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作者:吃鸡【完结】

文案:【影帝和他的小奶狗】【霸总和他的小娇男】【高冷和尚爱上我】【老攻,请再爱我一次】……面对这些坑爹的剧情,肖一诺表示攻略给你看!

世界一:

老攻(前):我对男人没兴趣,对你这种老男人更没兴趣。

老攻(后):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吧。

世界二:

老攻(前):我不会将我女儿嫁给你,你不配进我家门。

老攻(后):嫁给我。

世界三:

老攻(前):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老攻(后):为你,我愿破那红尘色戒,堕入俗世凡尘。

世界四:

老攻(前):小崽子,记住,你只是我养的一条狗。

老攻(后):汪!我是你身边的一条狗,谁碰你我咬死他!

……

攻略N多世界之后,肖一诺表示已经习惯了,他家老攻就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凶内里贼可爱。

排雷:1、一言难尽精分攻X小清新甜受,双洁。

2、攻略期间受没有记忆,只会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攻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人。

3、拒考据较真,作者逻辑死,狗血小白甜文博众一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一诺 ┃ 配角: ┃ 其它:快穿,网红直播,未来架空

第一章

“是否现在开启游戏?”

一道冰冷的机械音从自己耳边响起,黑发青年淡定的躺在游戏仓中。

“是。”

“是否选择副本《我的妖孽嫂嫂》”

“是。”

“游戏攻略期间,您会失去所有记忆,确定开始攻略?”

“确定。”

与此同时,K站直播间,此刻服务器已经快要瘫痪,上千万人关注着这场直播,弹幕闪的飞快。

【猫主666!】

【猫主我们看好你!一定能够完美通关!】

【猫主不要怂!要做第一个完美通关这款游戏的人!】

宇宙历3027年。

一款风靡全宇宙的游戏横空出世,快穿游戏。

该游戏真实还原了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满足了男女老少的一切幻想。

但该游戏攻略难度极高,游戏面世至今,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完美通关这款游戏,好一点的能够达成‘陌路相逢’结局,运气差的直接全灭。

游戏副本的难度从D到SSS级应有尽有,SSS级属于最高难度。

K站主播肖一诺,直播ID猫主,打算全网直播攻略这款游戏。肖一诺直播的目的很简单,倒不是因为有多喜欢这款游戏,而是游戏商付了一比天价广告费,肖一诺并不穷,但是目前的他很缺钱。

肖一诺躺在游戏仓里,眼前渐渐归于一片黑暗。

脑中的记忆,逐渐被封印。

【游戏载入中……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九十……载入成功,欢迎进入D级副本,我的妖孽嫂嫂。】

然后,肖一诺便感觉到,自己脑中忽然一阵晕眩传来,只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

陈嘉禾醒来的时候,正光着身体被人绑在床上,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陈嘉禾皱起眉,脑中出现片刻的茫然,这是哪?他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后一段记忆缓缓出现在脑海,陈嘉禾终于想了起来。

恋人顾昀去世,他本正在参加顾昀的丧礼,后来顾昀的亲弟弟顾钊跑过来,说有话想跟他谈一谈,于是陈嘉禾便毫无防备的跟着顾钊走了。

顾钊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陈嘉禾认识他,他与顾昀相恋的这段时间,这少年总时不时出现在他与顾昀之间。

顾钊这孩子似乎并不喜欢他,每一次见到他之后,都会满脸嫌弃以至于恶语相向。

但这并不妨碍陈嘉禾爱屋及乌,即便顾钊曾经恶语中伤过他,陈嘉禾也只将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童言无忌。

只是这一次,顾钊似乎做的有些过分。

陈嘉禾没有想到,顾钊竟会直接打晕他,还将他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一阵脚步声缓缓响起,随后属于少年嚣张的声音传来,“哼,老不死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把我哥给迷成那样,以至于人都死了,还要立下遗嘱留给你百分之二十的顾氏股份,保你衣食无忧。”

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少年红着眼睛,满脸不甘心的望着陈嘉禾。

陈嘉禾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顾钊。”

陈嘉禾并不老,男人三十一枝花,正是最好的年纪,但是比起顾钊来,还是大上了不少。

顾钊大步流星的走上前,眉眼间皆是戾气,他伸手,狠狠将陈嘉禾从床上拽起,说道:“要不是你!要不是为了去找你!我哥怎么会出车祸!”

顾昀是在去找陈嘉禾的路上出的车祸,陈嘉禾本应因此而感到悲伤难过,可陈嘉禾却发现,他心底平静的出奇,甚至升不起一丝的难受。

难道是他过于薄情?以至于顾昀死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陈嘉禾很确定,他和顾昀之间曾经非常相爱。

两人在一起的一朝一夕,他甚至都能记的清清楚楚,那人的一言一行,都仿若印在他的脑海里。

顾钊看他这样,心中更是不平!到底是少年心性,哥哥的死,对顾钊而言是极大的打击。

顾昀与顾钊是亲兄弟,且出生豪门。

但顾昀与顾钊这对兄弟之间,却不像一般豪门兄弟那样,斗的你死我活。

顾钊很尊敬他的兄长,正是因为尊敬,才对陈嘉禾是如此的痛恨,顾钊觉得,是陈嘉禾毁了顾昀,让他失去了他的哥哥。

顾昀曾向顾家出柜,无论如何也要和陈嘉禾在一起,顾家对此自然是不同意的,后来甚至不惜将顾昀逐出顾家,而顾昀也二话不说,就带着陈嘉禾走了。

后来顾家生变,爷爷身体实在撑不住,而顾钊又太小,叔叔婶婶各个都是势利眼,没有一个省心的,顾老无奈之下终于妥协,才将顾昀叫了回来。

从那以后,顾钊每一次看见陈嘉禾,眸中都好似淬了毒,心想着这个人怎么不去死,哥哥迟早会毁在这个人的手上。

他和哥哥说过不喜欢陈嘉禾,也不想让他来顾家,可哥哥却说他很喜欢,哥哥跟他讲了许多关于陈嘉禾的事情,那些事顾钊一件也不想听,即便听完,对陈嘉禾也没有什么改观。

直到这一次,顾昀为了去找陈嘉禾,出了车祸。

这个男人,他终究还是害死了自己的哥哥。

顾钊眼眶微红,死死瞪着他,说道:“怎么死的不是你!”少年所有的不甘于愤恨,皆化在这一声怒吼之中。

陈嘉禾微微仰起头,目光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说道:“是啊,怎么死的不是我呢?”

陈嘉禾并不讨厌顾钊,即便顾钊绑了他。

“少在这里可怜兮兮,跟我哥在一起,不就是为了我们顾家的钱,现在我哥哥死了,顾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也拿到了,满足了吗?”

顾钊恨不得将这个人给撕碎!

看看他,看看他!顾昀死了!他哥哥死了!这个人却一点都不伤心,哪怕是在丧礼上,也一滴泪也没有落过,他的心,难道是铁石做的吗?

而他的哥哥,却因为这样的人死了!

“是,满足了,顾钊,可以将我松开了吗?绑架是犯法的。”

陈嘉禾语气清润平和。

顾钊的那一股子气,仿佛全都打在了一团棉花上。

陈嘉禾的脸上没有半分怒意,一如他初次见到他时,哪怕此刻他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穿,也淡定的不似常人。

顾钊忽然发泄般的将他重重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顾钊长得极好,继承了顾家人所有的优点,眉眼深邃,那双漆黑的墨眸不怒自威,然而此刻的顾钊,却因为怒意,脸上平增了一股子戾气。

顾钊脱掉身上的机车夹克,里面是一件黑色背心,可以看到少年人紧实漂亮的肌肉线条,顾钊长腿缓缓迈上床,说道:“陈嘉禾,别忘了,你现在在我的手上,你让我失去了哥哥,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

“我哥死了,你也不哭,哪怕鳄鱼也会流两滴虚假的眼泪,而你呢?”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求预收《同时嫁给五个老攻》专栏可见

文案:

巫乐语死后穿越到未来,有了五个老攻五张结婚证,其中只有一张结婚证是真的,其他四张都是假的。

愁死个人,哪个才是他真老攻?

巫乐语:离婚!全都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攻一号:离婚?不可能,除非我死。

老攻二号:十个亿,买你留下来。

老攻三号:你要敢离婚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老攻四号:栓起来,关地下室。

老攻五号:天凉了,让世界跟着陪葬吧。

直到后来,巫乐语才知道这五个老攻全他妈都是同一个人,这就呵呵了。

排雷:非切片,攻是五重人格患者,五重人格偏执狂大佬攻X正直护短小可怜受

第二章

陈嘉禾能够理解顾钊的想法,在陈嘉禾眼中,顾钊到底只是个孩子。

陈嘉禾此刻浑身赤、裸的躺在顾钊身前,顾钊目光从他身上一寸一寸扫过,如同在打量一件货品。

陈嘉禾有些许不自在,说道:“顾昀的死谁也不想看到,即便你恨我,他也回不来了,顾钊,我希望你能想明白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在酿成大错之前将我放开,看在你还未成年的份上我不会与你计较。”

陈嘉禾心平气和的与顾钊说话,顾钊却好似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计较?”

顾钊蓦的俯下身,几乎与陈嘉禾面对面,此刻两人离的极近,近到陈嘉禾可以明显感受到顾钊的呼吸,近到陈嘉禾可以清楚的闻到顾钊身上淡淡的猫薄荷味道。

原来他也养猫吗?陈嘉禾后知后觉的想。

暧昧的距离,本应是令人十足血脉偾张的画面,然而一个淡定从容,一个满脸戾气。

“陈嘉禾,你说我要是现在上了你,我哥会不会从地底下爬出来吃了我?”

“你这是强女干。”陈嘉禾语气平静。

“你是个男人,构不成强女干。”

顾钊伸手掐住他的下巴,眼底浮现出一层冷意,“皮囊倒是不错,怪不得我哥会喜欢。”

说完,顾钊猛地甩开陈嘉禾,道:“不过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对你这样的老男人更没兴趣。”

顾钊强迫着陈嘉禾摆了几个姿势,而后拿出手机咔擦咔擦拍下几张裸、照。

今日顾钊的目的,本就是想羞辱陈嘉禾,但没想到陈嘉禾非但半点反应都没有,还把顾钊自己给气到了。

拍完这些照片之后,顾钊满脸烦躁的起身。

虽对陈嘉禾恨意满满,但现在到底还是法治社会,顾钊不可能真的对陈嘉禾做出什么来。

顾钊捡起地上的夹克穿上,给陈嘉禾松了绑,说道:“滚吧,另外,趁早收拾好你留在我哥住处的东西,从今天开始,那栋公寓归我。”

顾钊大约是没想到陈嘉禾这弱鸡竟然会对自己动手。

陈嘉禾甚至连衣服也没有穿,在解绑之后,便直接抄起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朝顾钊头上砸去。

顾钊愣愣的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的望向陈嘉禾。

陈嘉禾竟敢对他动手?!

以往这人,哪一次看见他,不是笑脸相迎?即便他出言羞辱他,也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陈嘉禾在砸了一下之后,便扔掉了烟灰缸,坐在床上仿佛一个乖宝宝,脸上甚至没有露出半点其他表情来,就好像方才拿烟灰缸砸人的不是他一样。

“你!”

回过神之后,顾钊顿时满脸铁青,愤怒的说不出话,额角青筋一跳一跳。

顾钊抬起拳头,红着眼眶瞪了他好半晌,最后还是愤愤回头,砰的一声甩上门离开,没有去与陈嘉禾互殴。

陈嘉禾本也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实在因为顾钊今日所做,已经超出了陈嘉禾的想象,太过分,陈嘉禾觉得自己不打一下,心里的气便出不去。

顾钊离开之后。

陈嘉禾一件一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顾钊拍下他的裸、照想做什么?陈嘉禾不用想就知道,无外乎将这些裸、照匿名上传到网上,搞到他身败名裂。

陈嘉禾是环影一哥,拿过最佳男主奖的影帝,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才爬上了这个位置。

顾昀虽是他的恋人,但陈嘉禾却从未动用过顾昀的半点关系,顾昀也知他不喜欢走后门,这些年来便一直任由他闯荡。

除了顾家之外,外界几乎都没有几个人知道陈嘉禾与顾昀之间的关系,便连北市上流社会的大佬们,也不知道顾昀还有个恋人的存在,顾昀从不带陈嘉禾外出应酬或者是出席酒会。

陈嘉禾一颗一颗系上衣服上的纽扣,手指纤长而又漂亮,做完这一切之后,陈嘉禾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手机。

打开一看,三十二个未接来电,都是他经纪人李容打来的。

陈嘉禾回拨了过去。

那头李容迫不及待的问道:“嘉禾,怎么回事?听说环影要雪藏你!你这半年的行程都被取消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惹上什么人了?”

陈嘉禾这些年有多不容易,李容最清楚不过。

陈嘉禾脾气好,学习能力强,演技好,从来不惹是生非,即便后来成名了,也不骄不躁,这样的人不红,简直天理难容。

陈嘉禾动作一顿,说道:“雪藏?”

“你不知道?公司没通知你吗?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了?还是说前段时间李总邀请你去饭局结果你拒绝,遭报复了?”

“不应该啊,李总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李容急的团团转。

李容手上原本艺人不少,但陈嘉禾是最有出息的一个。

自从陈嘉禾出名之后,李容便专心只带陈嘉禾一个人,因此现在陈嘉禾出事,最担心的便是李容了,他与陈嘉禾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不知道……”陈嘉禾慢吞吞的说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边顾钊的裸、照还没放出去,便发生了这样事,这也是顾钊的报复吗?陈嘉禾不知道,在没有确定消息之前,他不会去怀疑任何一个人。

“那怎么办啊!”李容急的直上火。

“那就……不做了呗。”陈嘉禾轻声说道。

正好这些年混迹娱乐圈,他也腻了,每天都仿佛有跑不完的行程,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连恋爱都不能公开。

这样的生活,陈嘉禾真的腻了。

“你说什么?”电话里,李容忽然大吼一声,震的陈嘉禾直接把手机给扔了。

“算了吧,李哥,正好我也累了,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了,退圈算了。”陈嘉禾语气淡淡。

“你抽什么风了!”

“李哥,告诉你一件事,我之前其实背着你谈恋爱了,对象是顾氏的大公子顾昀。”

那头,李容忽然沉默了下来。

顾氏顾昀前些天出了车祸,几乎登上了各种报纸杂志,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件事的。

李容震惊的举着手机,惊疑不定。

陈嘉禾的衣食起居,几乎都是李容一手包办,而他竟然不知道,陈嘉禾竟然私底下背着他谈恋爱了!对方还是那样一个商业巨擘。

“你……”李容想说节哀顺变,可是突然便说不出口,他猜陈嘉禾心里一定很难受。

“嘉禾,你再考虑考虑?公司高层那边,我去替你说,你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公司怎么会舍得放弃你这颗摇钱树。”

“不用了,既然能下定决心让公司雪藏我,对方就肯定不会简单,你去了也是白跑一趟,李哥你之前一直说等合约期到了就和我出来开工作室单干,我恐怕没法达成你的愿望了。”

顾钊真正的报复还没有来,等到顾钊放了那些裸、照,铺天盖地的黑料将会席卷而来,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到时候他会有多凄惨,甚至会连累到身边的人。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吃鸡《他超凶超可爱[快穿]》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52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52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52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52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52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52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52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52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52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