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作者:吃鸡【完结】

文案:【影帝和他的小奶狗】【霸总和他的小娇男】【高冷和尚爱上我】【老攻,请再爱我一次】……面对这些坑爹的剧情,肖一诺表示攻略给你看!

世界一:

老攻(前):我对男人没兴趣,对你这种老男人更没兴趣。

老攻(后):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吧。

世界二:

老攻(前):我不会将我女儿嫁给你,你不配进我家门。

老攻(后):嫁给我。

世界三:

老攻(前):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老攻(后):为你,我愿破那红尘色戒,堕入俗世凡尘。

世界四:

老攻(前):小崽子,记住,你只是我养的一条狗。

老攻(后):汪!我是你身边的一条狗,谁碰你我咬死他!

……

攻略N多世界之后,肖一诺表示已经习惯了,他家老攻就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凶内里贼可爱。

排雷:1、一言难尽精分攻X小清新甜受,双洁。

2、攻略期间受没有记忆,只会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攻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人。

3、拒考据较真,作者逻辑死,狗血小白甜文博众一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一诺 ┃ 配角: ┃ 其它:快穿,网红直播,未来架空

第一章

“是否现在开启游戏?”

一道冰冷的机械音从自己耳边响起,黑发青年淡定的躺在游戏仓中。

“是。”

“是否选择副本《我的妖孽嫂嫂》”

“是。”

“游戏攻略期间,您会失去所有记忆,确定开始攻略?”

“确定。”

与此同时,K站直播间,此刻服务器已经快要瘫痪,上千万人关注着这场直播,弹幕闪的飞快。

【猫主666!】

【猫主我们看好你!一定能够完美通关!】

【猫主不要怂!要做第一个完美通关这款游戏的人!】

宇宙历3027年。

一款风靡全宇宙的游戏横空出世,快穿游戏。

该游戏真实还原了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满足了男女老少的一切幻想。

但该游戏攻略难度极高,游戏面世至今,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完美通关这款游戏,好一点的能够达成‘陌路相逢’结局,运气差的直接全灭。

游戏副本的难度从D到SSS级应有尽有,SSS级属于最高难度。

K站主播肖一诺,直播ID猫主,打算全网直播攻略这款游戏。肖一诺直播的目的很简单,倒不是因为有多喜欢这款游戏,而是游戏商付了一比天价广告费,肖一诺并不穷,但是目前的他很缺钱。

肖一诺躺在游戏仓里,眼前渐渐归于一片黑暗。

脑中的记忆,逐渐被封印。

【游戏载入中……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九十……载入成功,欢迎进入D级副本,我的妖孽嫂嫂。】

然后,肖一诺便感觉到,自己脑中忽然一阵晕眩传来,只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

陈嘉禾醒来的时候,正光着身体被人绑在床上,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陈嘉禾皱起眉,脑中出现片刻的茫然,这是哪?他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后一段记忆缓缓出现在脑海,陈嘉禾终于想了起来。

恋人顾昀去世,他本正在参加顾昀的丧礼,后来顾昀的亲弟弟顾钊跑过来,说有话想跟他谈一谈,于是陈嘉禾便毫无防备的跟着顾钊走了。

顾钊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陈嘉禾认识他,他与顾昀相恋的这段时间,这少年总时不时出现在他与顾昀之间。

顾钊这孩子似乎并不喜欢他,每一次见到他之后,都会满脸嫌弃以至于恶语相向。

但这并不妨碍陈嘉禾爱屋及乌,即便顾钊曾经恶语中伤过他,陈嘉禾也只将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童言无忌。

只是这一次,顾钊似乎做的有些过分。

陈嘉禾没有想到,顾钊竟会直接打晕他,还将他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一阵脚步声缓缓响起,随后属于少年嚣张的声音传来,“哼,老不死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把我哥给迷成那样,以至于人都死了,还要立下遗嘱留给你百分之二十的顾氏股份,保你衣食无忧。”

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少年红着眼睛,满脸不甘心的望着陈嘉禾。

陈嘉禾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顾钊。”

陈嘉禾并不老,男人三十一枝花,正是最好的年纪,但是比起顾钊来,还是大上了不少。

顾钊大步流星的走上前,眉眼间皆是戾气,他伸手,狠狠将陈嘉禾从床上拽起,说道:“要不是你!要不是为了去找你!我哥怎么会出车祸!”

顾昀是在去找陈嘉禾的路上出的车祸,陈嘉禾本应因此而感到悲伤难过,可陈嘉禾却发现,他心底平静的出奇,甚至升不起一丝的难受。

难道是他过于薄情?以至于顾昀死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陈嘉禾很确定,他和顾昀之间曾经非常相爱。

两人在一起的一朝一夕,他甚至都能记的清清楚楚,那人的一言一行,都仿若印在他的脑海里。

顾钊看他这样,心中更是不平!到底是少年心性,哥哥的死,对顾钊而言是极大的打击。

顾昀与顾钊是亲兄弟,且出生豪门。

但顾昀与顾钊这对兄弟之间,却不像一般豪门兄弟那样,斗的你死我活。

顾钊很尊敬他的兄长,正是因为尊敬,才对陈嘉禾是如此的痛恨,顾钊觉得,是陈嘉禾毁了顾昀,让他失去了他的哥哥。

顾昀曾向顾家出柜,无论如何也要和陈嘉禾在一起,顾家对此自然是不同意的,后来甚至不惜将顾昀逐出顾家,而顾昀也二话不说,就带着陈嘉禾走了。

后来顾家生变,爷爷身体实在撑不住,而顾钊又太小,叔叔婶婶各个都是势利眼,没有一个省心的,顾老无奈之下终于妥协,才将顾昀叫了回来。

从那以后,顾钊每一次看见陈嘉禾,眸中都好似淬了毒,心想着这个人怎么不去死,哥哥迟早会毁在这个人的手上。

他和哥哥说过不喜欢陈嘉禾,也不想让他来顾家,可哥哥却说他很喜欢,哥哥跟他讲了许多关于陈嘉禾的事情,那些事顾钊一件也不想听,即便听完,对陈嘉禾也没有什么改观。

直到这一次,顾昀为了去找陈嘉禾,出了车祸。

这个男人,他终究还是害死了自己的哥哥。

顾钊眼眶微红,死死瞪着他,说道:“怎么死的不是你!”少年所有的不甘于愤恨,皆化在这一声怒吼之中。

陈嘉禾微微仰起头,目光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说道:“是啊,怎么死的不是我呢?”

陈嘉禾并不讨厌顾钊,即便顾钊绑了他。

“少在这里可怜兮兮,跟我哥在一起,不就是为了我们顾家的钱,现在我哥哥死了,顾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也拿到了,满足了吗?”

顾钊恨不得将这个人给撕碎!

看看他,看看他!顾昀死了!他哥哥死了!这个人却一点都不伤心,哪怕是在丧礼上,也一滴泪也没有落过,他的心,难道是铁石做的吗?

而他的哥哥,却因为这样的人死了!

“是,满足了,顾钊,可以将我松开了吗?绑架是犯法的。”

陈嘉禾语气清润平和。

顾钊的那一股子气,仿佛全都打在了一团棉花上。

陈嘉禾的脸上没有半分怒意,一如他初次见到他时,哪怕此刻他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穿,也淡定的不似常人。

顾钊忽然发泄般的将他重重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顾钊长得极好,继承了顾家人所有的优点,眉眼深邃,那双漆黑的墨眸不怒自威,然而此刻的顾钊,却因为怒意,脸上平增了一股子戾气。

顾钊脱掉身上的机车夹克,里面是一件黑色背心,可以看到少年人紧实漂亮的肌肉线条,顾钊长腿缓缓迈上床,说道:“陈嘉禾,别忘了,你现在在我的手上,你让我失去了哥哥,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

“我哥死了,你也不哭,哪怕鳄鱼也会流两滴虚假的眼泪,而你呢?”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求预收《同时嫁给五个老攻》专栏可见

文案:

巫乐语死后穿越到未来,有了五个老攻五张结婚证,其中只有一张结婚证是真的,其他四张都是假的。

愁死个人,哪个才是他真老攻?

巫乐语:离婚!全都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攻一号:离婚?不可能,除非我死。

老攻二号:十个亿,买你留下来。

老攻三号:你要敢离婚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老攻四号:栓起来,关地下室。

老攻五号:天凉了,让世界跟着陪葬吧。

直到后来,巫乐语才知道这五个老攻全他妈都是同一个人,这就呵呵了。

排雷:非切片,攻是五重人格患者,五重人格偏执狂大佬攻X正直护短小可怜受

第二章

陈嘉禾能够理解顾钊的想法,在陈嘉禾眼中,顾钊到底只是个孩子。

陈嘉禾此刻浑身赤、裸的躺在顾钊身前,顾钊目光从他身上一寸一寸扫过,如同在打量一件货品。

陈嘉禾有些许不自在,说道:“顾昀的死谁也不想看到,即便你恨我,他也回不来了,顾钊,我希望你能想明白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在酿成大错之前将我放开,看在你还未成年的份上我不会与你计较。”

陈嘉禾心平气和的与顾钊说话,顾钊却好似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计较?”

顾钊蓦的俯下身,几乎与陈嘉禾面对面,此刻两人离的极近,近到陈嘉禾可以明显感受到顾钊的呼吸,近到陈嘉禾可以清楚的闻到顾钊身上淡淡的猫薄荷味道。

原来他也养猫吗?陈嘉禾后知后觉的想。

暧昧的距离,本应是令人十足血脉偾张的画面,然而一个淡定从容,一个满脸戾气。

“陈嘉禾,你说我要是现在上了你,我哥会不会从地底下爬出来吃了我?”

“你这是强女干。”陈嘉禾语气平静。

“你是个男人,构不成强女干。”

顾钊伸手掐住他的下巴,眼底浮现出一层冷意,“皮囊倒是不错,怪不得我哥会喜欢。”

说完,顾钊猛地甩开陈嘉禾,道:“不过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对你这样的老男人更没兴趣。”

顾钊强迫着陈嘉禾摆了几个姿势,而后拿出手机咔擦咔擦拍下几张裸、照。

今日顾钊的目的,本就是想羞辱陈嘉禾,但没想到陈嘉禾非但半点反应都没有,还把顾钊自己给气到了。

拍完这些照片之后,顾钊满脸烦躁的起身。

虽对陈嘉禾恨意满满,但现在到底还是法治社会,顾钊不可能真的对陈嘉禾做出什么来。

顾钊捡起地上的夹克穿上,给陈嘉禾松了绑,说道:“滚吧,另外,趁早收拾好你留在我哥住处的东西,从今天开始,那栋公寓归我。”

顾钊大约是没想到陈嘉禾这弱鸡竟然会对自己动手。

陈嘉禾甚至连衣服也没有穿,在解绑之后,便直接抄起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朝顾钊头上砸去。

顾钊愣愣的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的望向陈嘉禾。

陈嘉禾竟敢对他动手?!

以往这人,哪一次看见他,不是笑脸相迎?即便他出言羞辱他,也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陈嘉禾在砸了一下之后,便扔掉了烟灰缸,坐在床上仿佛一个乖宝宝,脸上甚至没有露出半点其他表情来,就好像方才拿烟灰缸砸人的不是他一样。

“你!”

回过神之后,顾钊顿时满脸铁青,愤怒的说不出话,额角青筋一跳一跳。

顾钊抬起拳头,红着眼眶瞪了他好半晌,最后还是愤愤回头,砰的一声甩上门离开,没有去与陈嘉禾互殴。

陈嘉禾本也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实在因为顾钊今日所做,已经超出了陈嘉禾的想象,太过分,陈嘉禾觉得自己不打一下,心里的气便出不去。

顾钊离开之后。

陈嘉禾一件一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顾钊拍下他的裸、照想做什么?陈嘉禾不用想就知道,无外乎将这些裸、照匿名上传到网上,搞到他身败名裂。

陈嘉禾是环影一哥,拿过最佳男主奖的影帝,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才爬上了这个位置。

顾昀虽是他的恋人,但陈嘉禾却从未动用过顾昀的半点关系,顾昀也知他不喜欢走后门,这些年来便一直任由他闯荡。

除了顾家之外,外界几乎都没有几个人知道陈嘉禾与顾昀之间的关系,便连北市上流社会的大佬们,也不知道顾昀还有个恋人的存在,顾昀从不带陈嘉禾外出应酬或者是出席酒会。

陈嘉禾一颗一颗系上衣服上的纽扣,手指纤长而又漂亮,做完这一切之后,陈嘉禾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手机。

打开一看,三十二个未接来电,都是他经纪人李容打来的。

陈嘉禾回拨了过去。

那头李容迫不及待的问道:“嘉禾,怎么回事?听说环影要雪藏你!你这半年的行程都被取消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惹上什么人了?”

陈嘉禾这些年有多不容易,李容最清楚不过。

陈嘉禾脾气好,学习能力强,演技好,从来不惹是生非,即便后来成名了,也不骄不躁,这样的人不红,简直天理难容。

陈嘉禾动作一顿,说道:“雪藏?”

“你不知道?公司没通知你吗?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了?还是说前段时间李总邀请你去饭局结果你拒绝,遭报复了?”

“不应该啊,李总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李容急的团团转。

李容手上原本艺人不少,但陈嘉禾是最有出息的一个。

自从陈嘉禾出名之后,李容便专心只带陈嘉禾一个人,因此现在陈嘉禾出事,最担心的便是李容了,他与陈嘉禾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不知道……”陈嘉禾慢吞吞的说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边顾钊的裸、照还没放出去,便发生了这样事,这也是顾钊的报复吗?陈嘉禾不知道,在没有确定消息之前,他不会去怀疑任何一个人。

“那怎么办啊!”李容急的直上火。

“那就……不做了呗。”陈嘉禾轻声说道。

正好这些年混迹娱乐圈,他也腻了,每天都仿佛有跑不完的行程,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连恋爱都不能公开。

这样的生活,陈嘉禾真的腻了。

“你说什么?”电话里,李容忽然大吼一声,震的陈嘉禾直接把手机给扔了。

“算了吧,李哥,正好我也累了,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了,退圈算了。”陈嘉禾语气淡淡。

“你抽什么风了!”

“李哥,告诉你一件事,我之前其实背着你谈恋爱了,对象是顾氏的大公子顾昀。”

那头,李容忽然沉默了下来。

顾氏顾昀前些天出了车祸,几乎登上了各种报纸杂志,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件事的。

李容震惊的举着手机,惊疑不定。

陈嘉禾的衣食起居,几乎都是李容一手包办,而他竟然不知道,陈嘉禾竟然私底下背着他谈恋爱了!对方还是那样一个商业巨擘。

“你……”李容想说节哀顺变,可是突然便说不出口,他猜陈嘉禾心里一定很难受。

“嘉禾,你再考虑考虑?公司高层那边,我去替你说,你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公司怎么会舍得放弃你这颗摇钱树。”

“不用了,既然能下定决心让公司雪藏我,对方就肯定不会简单,你去了也是白跑一趟,李哥你之前一直说等合约期到了就和我出来开工作室单干,我恐怕没法达成你的愿望了。”

顾钊真正的报复还没有来,等到顾钊放了那些裸、照,铺天盖地的黑料将会席卷而来,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到时候他会有多凄惨,甚至会连累到身边的人。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吃鸡《他超凶超可爱[快穿]》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2019-09-03 07:27:52

苏断他的腰小说[凭胸]在线试读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即使有点不爽。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2019-09-03 07:27:52

全职兽魂师小说[萝卜精]在线试读

听到弟弟的怒吼,这个兽人也怒了,这人类果然卑鄙,必须要活撕了他。“哥,我怎么看不见了?”随后只听那个小的兽人怒吼了一声:“有毒!”“吼……”但很快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封锦鸿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儿子给抱出来往外跑。就在他下一秒就跑出屋子的时候。轰然那大的兽人倒下已经死了,那小兽人虽然失明但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吼叫了一声,随后准确的扑了过来!“喵。”...

2019-09-03 07:27:52

穿越后我靠手艺吃饭小说[枯绿萝]在线试读

从韩家院子前经过时,董传林特意又瞧了一眼,果不其然,韩松在家。见韩松还能悠闲认真在家看书,董传林突发奇想,可以让他去面摊帮忙呐!董传林的想法并非随口胡诌。忽地,他想起前几日看见韩松在种菜,眼神不自觉地往韩家的菜地里瞥,宽阔的菜地空无一人。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拿着一本破旧的书在看,高大健硕的身躯和英挺黝黑的脸庞本与看书写字不搭,可韩松举止洒脱的随性样,到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有些相似。韩伯是在黛山深处打猎时与野兽搏斗去世的,当时韩松也在场,他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打猎可以,但不能进深山,只能到半山腰等安全的位置...

2019-09-03 07:27:52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2019-09-03 07:27:52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2019-09-03 07:27:52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小说[棠叶月]在线试读

想必那些担忧是有点自作多情,更别说到秘书部也不代表能见到楼岳霖。他们身在秘书部,头衔只是助理,还是秘书的助理。关贺笑着想,见不到最好了,最好就是见不到。就算这次是楼总亲自过问实习生的事情,那也是有因有果,决然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关贺第二天去报道的时候,新同事们也印证这个说法。在秘书部关贺度过忙碌的一周。这天派下来两个任务,一个是核对部门报表,一个是去分公司取文件。...

2019-09-03 07:27:52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2019-09-03 07:27:52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老君仙不不不不]在线试读

第三章 林越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收拾东西。这时程大宇跑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林越,说:“林越是吧,我叫程大宇,顾铭的朋友。”程大宇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本子上瞅。林越囧,尴尬的说:“我的字是真的挺丑的。”他眨了眨眼,原来学霸上课也不认真啊。放学后,同学们蜂拥而出,开足火力冲去填肚子。高中学校一般七点二十分开始早自习,早上来不及的学生都随便吃点包子馒头,然后熬一上午到十二点,饿得前胸贴后背。顾铭淡淡的挑眉瞥他一眼,声音很平淡,“你的字也没好到哪去。”顾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他回头,黑眼睛一眨不眨...

2019-09-03 07:27:52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小说[废柴薄荷软糖]在线试读

“山贼的胆子那么大”顾言蹊诧异。顾言蹊沉吟片刻,问道:“你看那些兵卒还能撑上几刻”听到此言,顾言蹊便下定了决心。“是此处山贼在攻击一队兵卒。”仲文琢解释:“我看兵卒虽有百人,可大多身上带伤,神情疲惫,兵器也不多。而山贼却身强力壮,又有兵器在手。故而才打起兵卒的主意。”仲文琢吓了一跳:“那是两百多人的混战”前几日对方爆出名字,他认出这位王府小厮就是委托人记忆中那名少年将军,这才有了石下那番谈话。若非如此,那天出城后,他早就把对方甩了。...

2019-09-03 07:2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