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章节试读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作者:EveZ【完结+番外】

文案:

常言道人死如灯灭,陆祁却在死后被迫围观了一出狗血大戏

在那个故事里,人人都爱一个白莲花,有人为他抛弃了爱人,有人为他放弃了弟弟,有人为他背叛了朋友

而沈晨安,就是那个被炮灰的爱人弟弟朋友

陆祁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到了这个故事里面,成了一个一出生就夭折的婴儿

原故事线背景板路人vs原故事线炮灰反派

不算霸道的总裁vs表面乖巧实际张扬的小祖宗

——————

一个谈恋爱为主的甜文,不会过多参与原故事线,主线就是甜甜甜

日更,1v1 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祁,沈晨安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重生or穿越

【据悉,本市知名企业家陆祁先生已于本日下午四时因癌症逝世,享年25岁......】

【陆祁,本市知名企业家,一手建立了陆氏集团......】

【青年企业家因胃癌而逝世】

......

常言道生死无常,哪怕是陆祁这样的天之骄子,也无法逃离死神的魔爪。

陆祁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他出身孤儿院,凭借自己对金融行业的敏感,年纪轻轻就攒下了大笔财产。只可惜还没等他在上一层楼,他就在体检的时候查出了胃癌。

年纪轻轻就被宣告死亡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陆祁这种拥有大好前程的人身上。只可惜他身体底子太差了,前些年透支的太厉害,发现的也太晚了。

他挣扎治疗了半年之后最终还是没能战胜病魔,死在了手术台上。

人死了以后会什么什么样子?

陆祁原本以为人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意识消散,身体长埋地下,只会留存在活人的记忆之中。

只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子的。

他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一个异空间之中一般,看得到听得到,只是无法动作。

陆祁就这么被迫看了一出狗血大戏。

故事发生在n市,纪然是一个家境普通的男生,在大学期间认识了薛家继承人薛君浩和沈家继承人沈远和他的弟弟沈晨安,还有一众富二代。

薛君浩爱上了他,却因为家庭的压力被迫与他分离。最终纪然出国,薛君浩和沈晨安结婚。

对,这是一个同性可以结婚的世界。同性结婚虽然不是主流,但也是合法的。

纪然忘不了薛君浩,而薛君浩也没有忘记他。

几年后纪然回国,两人意外相见,再次相见。经过一系列事件以后,两个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而他的旁观者陆祁已经快恶心死了。

陆祁是以纪然的视角看的这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纪然毫无心机,而他遇到的大多数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成为他的爱慕者。

哪怕他闯了祸,那也是无心之失,而与他计较的人,都是刻薄不容人的存在。

至于薛君浩和纪然之间的真爱?

他们两个人搞到一起的时候,薛君浩和沈晨安可还没有离婚呢!

一个婚内出轨的渣男,一个不要脸的第三者之间见鬼的真爱,陆祁对这个故事下了一个判词。

最终薛君浩和纪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的那些爱慕者也全数到场忍痛祝福。花瓣彩带飘扬的婚礼现场,下一瞬间却被火海吞噬。

陆祁知道,沈晨安就是死在了一场大火之中。

“沈晨安......”陆祁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一步步地看着沈晨安从原本开朗张扬的小少爷,被现实一步步逼迫到一无所有——丈夫另有所爱,父亲只把他当作联姻的棋子,朋友背叛了他,哥哥也站在了第三者那边。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要承担那所谓爱情的苦果。

公平吗?

哪怕是陆祁这种冷心冷清的人,都不由得觉得有些心疼。

看着弥漫到眼前的火海,陆祁下意识的想要伸手触碰一下,却在下一瞬间被火海吞噬了。

“婴儿心跳恢复了!”

“这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快,快通知家属!”

......

陆祁隐约听到这些声音,想要睁眼让他们别吵了,却觉得眼皮重的过分,只能昏昏沉沉的再度睡过去。

等陆祁重新拥有个人意识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因为婴儿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眠,陆祁用了很长时间才整合好了前世今生的记忆。他也终于从旁人的三言两语之中推断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重生了,重生在一个一出生就停止了心跳,几乎要宣告死亡的婴儿身体里,他拥有了一对父母,得到了和前世同样的名字——陆祁。

重来一世本就是无比幸运的事情,看着眼前慈爱的母亲和严厉又不失温情的父亲,陆祁彻底的融入了新的一世。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无论他属于哪个时空,他都还是他不是吗?

既然能够有机会重来,那么他一定要好好孝顺自己的父母,珍惜自己的身体,过好这难得的一世。

陆祁这辈子出生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都不为过,他的父亲陆昆峰从政,母亲赵曼是全职太太,还有一个叔叔陆昆海在n市经商。可以说他只要不挥霍,这一辈子是吃穿不愁了。

直到十岁那年陆祁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不是重生,而是穿越了——穿到了他所看的那个狗血剧情之中。

事情要从他们一家去n市过年说起。

陆祁本就聪明,要不然也不可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打拼出自己的公司了。学生犯愁的作业,考试,在他看来实在是简单的过分,如果不是他想要在用空闲时间多学一些技能,早就申请跳级了。

在完成了期末考试以后,陆祁得到了一个令他有些吃惊的消息——他们一家要去n市过年。陆昆海没有结婚,过年过节的只要有空都是来帝都和自己一家人过的,怎么今年变了?

疑问归疑问,父母和叔叔那边都同意了,陆祁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他到了n市才知道,今年陆昆海因为公司合并扩张更名等一系列事情腾不出空来帝都,才让他们过来的。

“叔叔的集团更名成什么了?”陆祁也就是随口一问,他现在还太小了,哪怕以后想要经商,那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最多就是拿零花钱和压岁钱在股市里试试手。

“海逸集团,小祁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叔叔明天带你去看看?”

陆祁吓了一跳,问道:“海逸集团?!是大海的海,逸乐的逸吗?”

“是这两个字,海这个字太大了,就搭配了逸乐的这个逸,怎么了吗?”

陆祁收敛了神色,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有点惊讶,小叔叔这么年轻就已经有这么大的集团。”

陆昆海笑了笑,说:“这算什么,小祁你好好学习,以后肯定比你爸爸和我都厉害。我可是听说了,你现在在学校里次次都是第一,我们上学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厉害。”

陆祁笑着应了几句,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惊慌。无他,海逸这个名字,曾经在那个狗血故事里面出现过。

晚上,陆祁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搜了一下薛沈两家集团名字,看着电脑上的资料,他久久的说不出话了。

n市这个名字太常见了,哪怕知道自家叔叔在n市,陆祁也没把自己所在的时空和那个狗血剧情联系起来。

虽然薛家和沈家都经商,但那个故事是围绕纪然的爱情故事展开的,就连薛家的一些事情都只是一笔带过,更不要说没有参与到剧情之中的海逸了。

陆祁看故事的时候恶心的不行,根本没费脑子记忆,如果不是他记忆力好,根本想不起来薛君浩提起过一次海逸拒绝了他们集团的合作,他才不得不和沈家联姻的。

现在薛沈两家相关资料都对上了,公司名字,总裁名字,全对上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陆祁把电脑扔到一边,自己埋进枕头里,只感到无比的心烦。

平心而论,陆祁是真的不想和那几个人有接触。他的家在帝都,他小叔叔和那些人基本没牵扯,这一切管他什么事呢?

大不了剧情发生的那段时间,他不来n市就是了,纪然的魅力还能影响到帝都?

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他可以完全不掺和进去那些事情里,说不准以后只会在茶余饭后说上几句薛沈两家的恩怨;但他现在知道了,他能看着那一切发生吗?

陆祁从床上躺了半天,最后爬起来去冲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管这么多呢,现在距离那个剧情开始还早着呢。

大不了,大不了到时候给沈晨安提示一下,让他离那群神经病远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第2章 沈晨安

赵曼看着服务员把饮品端上来,说:“小祁,你不要乱跑,妈妈一会就回来。”

陆祁乖巧的点头应了,赵曼又给司机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陆祁不是第一次和母亲出来逛街了,陆祁年纪小体力差,逛不了多久就会觉得累。

最开始的时候赵曼见他累了就回去了,后来陆祁见母亲逛的不尽兴,就提出来他可以和司机在饮品店等着,免得两人每次出来都逛不了多久。

赵曼开始的时候不放心,后来见陆祁确实是乖巧不乱跑,而且也有司机跟着才放心离开。

陆祁捧着一杯热饮,颇有几分无聊的看着窗外。

陆祁对于逛街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这次主动提出来陪母亲购物,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的人很多。陆家虽然没有什么亲戚,但是陆昆海商场上的朋友还有陆昆峰官场上的朋友都不少,来拜访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

陆祁年纪还小,哪怕他在商业上有些天赋,他们也不会让他这么早就接触这些事情。

只要他在场,话题就都是问成绩问排名,然后就是对他的夸奖。

陆祁的灵魂毕竟是成年人,虽然因为身边人都把他当孩子宠的缘故带了孩子气,但是实在不好意思听人夸奖自己考了小学第一名这件事情。

太羞耻了。

一次两次还好,每见一个长辈就夸一次,他实在是顶不住,这才跟着母亲一起出来逛街。

陆祁有几分无聊的放空自己,忽然注意到店外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哭。

逢年过节的商场人很多,n市繁华归繁华,但小孩走丢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份繁华而减少,甚至会因为大量人员来往而增多。

不管怎么说,一个小孩,孤身一人在商场哭,实在是太危险了。

陆祁出去走到那个男孩面前,把纸巾递给他,问:“你是走丢了吗?”

冷不丁地有人过来,小男孩下意识地退了几步,见是个没比自己大太多的哥哥才敢抬头说:“哥哥不见了,我找不到哥哥了。”

陆祁半蹲下来问:“你是和你哥哥一起来商场的?”

或许是因为身高差距的缩小,男孩没那么害怕了,说:“还有司机叔叔。”

陆祁听他说是和司机一起来了,稍微放心了一些,这个男孩的哥哥应该不是被拐走了。

“你知道哥哥去哪了吗?”

“哥哥让我跟在他后面,我跟着跟着就找不到他了。”说到刚才被人群冲散的事情,小男孩又是止不住的哭,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是我太没用了,哥哥说过我也要好好跟着他的。”

陆祁被他哭得心烦意乱,动手给他擦了擦眼泪说:“你别哭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这样吧,你和我在这边的店里等你哥哥,我让人去服务台广播找人。”

看着陆祁伸出的手和近在咫尺的甜品店,男孩有些心动,但还是没动作。

“又怎么了?”陆祁不是太有耐心的人,他只觉得自己这辈子耐心都快被这个男孩透支光了。

“哥哥说不让我乱跑,不让我跟不认识的人走。”

陆祁想直接进去不管这件事情,看那个男孩哭红的眼睛又狠不下心来。犹豫了一下说:“你看这样,我去叫甜品店的店员来,给他们说刚才的事情,让他们看着我绝对不把你带到其他地方去,行吗?”

“好,谢谢大哥哥。”

男孩最终还是把手递给陆祁,让他牵着自己进了店。

进店以后,陆祁径直走到收银台说:“姐姐,这个小孩走丢了,我把他带进来坐一会。他不放心,你们看着点我绝对不会把他带到其他地方去。”

收银员刚才也注意到门口有个小孩在哭了,不用陆祁说,他们店也不会让这个男孩随意被人带走的,很痛快的应了下来。

男孩跟着陆祁走到座位上,见他把跟着的司机派去服务台找人,才彻底放下心来。他见自己误会了陆祁,红着脸说:“大哥哥对不起,我不该乱想的,你别生气。”

陆祁刚才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倒没觉得这孩子做错什么了。

看身旁哭得有点可怜的小男孩,陆祁摸了摸他的头发说:“没事,你不和陌生人走是对的。你哥哥可能晚点才会找过来,要吃点什么吗?”

男孩见陆祁没生气,松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不用了,谢谢大哥哥。”

“咕...”

他话音刚落,陆祁就听见他肚子的叫声了。

男孩反应过来,脸都红透了。

“服务员,来一下,我要点单。”陆祁见他低头不说话,说:“我现在不能带你去其他地方吃饭,先在这边吃点东西可以吗?”

“我不用...”男孩下意识想要拒绝陆祁的好意,却被陆祁忽略了。

这家甜品店规模不小,除了蛋糕甜品以外还有一些小吃,陆祁对甜点不了解,也不知道这个小孩爱吃什么,干脆说:“上几个小孩能吃的甜点,再要一杯热牛奶。”

服务员很快端来了几个小蛋糕还有陆祁点的牛奶。

陆祁把盘子推到男孩面前,看了一眼司机发来的消息,上面说已经找到男孩的哥哥了,司机正要去找他。

他正准备给司机回复,见男孩没有动作,说:“吃吧,你哥哥一会就能过来了。”

“谢谢大哥哥。”男孩还是没能抵住食物的诱惑,给陆祁道谢,选了一块栗子蛋糕吃了起来。

陆祁在给司机回信息,就听见旁边的男孩说:“大哥哥,你也吃。”

他抬头一看,男孩正要拿勺子喂他蛋糕。

陆祁上辈子因为身体不好,最后一年多的时间无论是吃什么都要听从医生的安排,就连这样一天到晚都未必能吃多少东西。甜点这种东西更是不知道多久没碰过了。

他本就不太喜欢甜食,现在重来一世,基本上是没碰过这些甜点。。

他想说自己不吃这些,看着男孩的眼睛又说不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那口蛋糕。

吃完蛋糕,喝完牛奶,男孩情绪已经稳定了,也许是因为知道陆祁不会伤害他,开始找他说话了。

“大哥哥,我叫沈晨安,你叫什么啊?”

沈晨安!

“陆祁。”陆祁面前的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思绪却早跑了。

“大哥哥你是除了爸爸和哥哥以外对我最好的人了,他们都不和我一起玩......”男孩,不沈晨安还在找话题同陆祁聊天,陆祁却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几天前刚做好了不掺和到剧情里面的准备,谁能想到今天就碰到重要角色了?

陆祁先前见到男孩的时候,因为他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家教都不差,隐约猜他家里情况可能不错。

但他也没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就是沈晨安。

要是知道的话,他...他......

他也干不出来把一个小孩扔外面不管的事。

陆祁全凭下意识在和沈晨安对话,他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沈晨安,粉雕玉琢的男孩在提起自己父亲和哥哥时全是崇拜,不由得觉得难过。

陆祁还记得,压倒沈晨安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父兄对他的彻底放弃。

“晨安,谁让你乱跑的,我不是让你乖乖跟在我身边的吗?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EveZ《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2019-09-03 07:27:32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2019-09-03 07:27:32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小说[棠叶月]在线试读

想必那些担忧是有点自作多情,更别说到秘书部也不代表能见到楼岳霖。他们身在秘书部,头衔只是助理,还是秘书的助理。关贺笑着想,见不到最好了,最好就是见不到。就算这次是楼总亲自过问实习生的事情,那也是有因有果,决然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关贺第二天去报道的时候,新同事们也印证这个说法。在秘书部关贺度过忙碌的一周。这天派下来两个任务,一个是核对部门报表,一个是去分公司取文件。...

2019-09-03 07:27:32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2019-09-03 07:27:32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老君仙不不不不]在线试读

第三章 林越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收拾东西。这时程大宇跑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林越,说:“林越是吧,我叫程大宇,顾铭的朋友。”程大宇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本子上瞅。林越囧,尴尬的说:“我的字是真的挺丑的。”他眨了眨眼,原来学霸上课也不认真啊。放学后,同学们蜂拥而出,开足火力冲去填肚子。高中学校一般七点二十分开始早自习,早上来不及的学生都随便吃点包子馒头,然后熬一上午到十二点,饿得前胸贴后背。顾铭淡淡的挑眉瞥他一眼,声音很平淡,“你的字也没好到哪去。”顾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他回头,黑眼睛一眨不眨...

2019-09-03 07:27:32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小说[废柴薄荷软糖]在线试读

“山贼的胆子那么大”顾言蹊诧异。顾言蹊沉吟片刻,问道:“你看那些兵卒还能撑上几刻”听到此言,顾言蹊便下定了决心。“是此处山贼在攻击一队兵卒。”仲文琢解释:“我看兵卒虽有百人,可大多身上带伤,神情疲惫,兵器也不多。而山贼却身强力壮,又有兵器在手。故而才打起兵卒的主意。”仲文琢吓了一跳:“那是两百多人的混战”前几日对方爆出名字,他认出这位王府小厮就是委托人记忆中那名少年将军,这才有了石下那番谈话。若非如此,那天出城后,他早就把对方甩了。...

2019-09-03 07:27:32

反逆袭法则[快穿]小说[公子优]在线试读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三界修者,天才遍行。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

2019-09-03 07:27:32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小说[一杯酒凉]在线试读

用周敛容的钥匙开了门,安明晦把人放到沙发上,就在征求过主人同意后进卧室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和内裤出来,帮助暂时行动不便的周敛容换好后又去冰箱里翻找出冰块,装好冰袋交给对方,自己则进了厨房继续忙前忙后。“嗯?”差点都忘了自己身上还湿着,安明晦低下头看了一眼,不太在意地回道,“没事,我一般不容易感冒,你再敷一会儿,我帮你煮碗粥就走,要是还发热的话记得吃点药。”周敛容透过厨房的玻璃门看到安明晦对着自己的手指吹气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就回想起了刚才恢复意识时与自己的嘴唇接触的柔软触感,不知怎的手中的冰袋像是突然变得烫手...

2019-09-03 07:27:32

重生之精神力歌王小说[君自妖娆]在线试读

“我说,这是哪位小妖精弄的?”路柯真是太佩服了,他和池邵辰认识这么多年,最多也仅止于兄弟式的拥抱而已!而且这么多年加起来也没超过三次!往往都是长时间没见加上他的突袭,是以路柯完全无法想象池邵辰和别人亲热的画面。第4章 选择性洁癖“那人漂亮不?是不是和仙女姐姐一样清纯?”路柯这样的猜测是有道理的,他觉得池邵辰能看上的就应该是那种纯的不似凡人的美女,给人感觉纯洁又干净那种。路柯看到池邵辰后很是讶异,两人关系很好,路柯对于池邵辰的毛病非常了解,这也让他在看着池邵辰脖子上那激情遗留的证据时更为震惊。见路柯看着他脖...

2019-09-03 07:27:32

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小说[醉起凉风]在线试读

释殊心口一热,按照清霄门门规,弟子想要独自出门历练,必须成年。但若是天赋异禀之人,在十八岁前筑基,亦可独自出门历练。知道清珏真人是真的对他好,释殊心里的那一点不安也就彻底放下了。修真界有多凶险,释殊心里有数,即使他有剧情君这根金手指,也绝不认为他此后可以高枕无忧,世间变数千千万,唯有小心谨慎,提升自身,才是王道。“不过……为师也不希望你太过依赖外力,需知,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才能真的保护自己……为师知道你有分寸。”如今的释殊已经满足要求了。想来也正是因此缘故,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尊才会特地把他叫过来谈心...

2019-09-03 07: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