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章节试读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作者:呱补天【完结】

文案:本文原名《谁都别想让我学习》,本文又名《两个杀马特谈恋爱》

谢景上辈子是三好学生,奖杯证书砸死人

重活一世,谢景决定放飞自我。

扔了试卷染了头,上课睡觉下课做梦

一代学神陨落的轰轰烈烈。

众人痛心疾首:多好的孩子,怎么就不学好,太可惜了!

下次月考,谢景又又又考了年级第二。

第一又又又是他前桌,谢景不甘心。

都说早恋影响学习,谢景一合计,踹着前桌的凳子。

“喂,前面的,老子要和你早恋。”

沈晏清笑眯眯,行,你考年级第一我和你早恋。

为了年级第一,谢景不分昼夜写作业,对万恶之源沈晏清恨的咬牙切齿。

要命的是谢景还打不过他。

沈·金盆洗手·前校霸·晏清带上眼镜: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装纯的真校霸攻×真纯的假校霸受

说不学习,又为爱学习的故事,真甜真沙雕,是兄弟一起写检讨。

内容标签: 重生 业界精英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景,沈晏清 ┃ 配角:宁浩远,石旭,顾善杰 ┃ 其它:

第1章

下午两点,阳城。

滚烫的太阳把地面烤出了一层雾气,整个都蔫吧了,炙热的柏油马路像是铁板一块,伸只脚上去立马就能蜕掉一层皮。

谢景和宁远浩并排坐在马路边上的小凉亭里,手里拎着一袋快化成水的冰棍,蜷着长腿挤进小亭子下的阴凉地。

一辆汽车飞驰而过,甩了谢景一脸炙热的尾气。

谢景掐了一把眉心,实在想不到他高二暑假竟然还有这么傻逼的时候。三十八度的高温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跑出来受这个罪。

尤其是旁边宁远浩还在王八念经,魔音贯耳,听的谢景头整整大了三圈。

“景儿,我完了,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学了,我一个字没动。”

“老头子不知道昨天出去被谁吹了耳边风,回来掐着我脖子就逼着我写暑假作业。”

“高三还不知道努力,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天天说天天说,烦死了,可怜见的,我连三本线都摸不到,还有啥可以抢救的,祖坟冒烟吗,我爸催我还不如买柱香求求祖宗。”

……

滋儿哇滋儿哇,比大半夜窗外瞎叫唤的蝉还聒噪。

谢景意识刚清醒点,就被宁浩远的喋喋不休给吵晕过去,头都快炸了。

他是真的头疼,像是有一千根针扎在大脑皮层,整个都是混沌不清的,谢景甚至都没搞清楚他怎么会在这里。

五分钟之前,谢景还在大学宿舍里洗脸,眼前一黑,然后就坐在这里了。别说洗脸了,套餐升级,直接变洗澡了,浑身上下都是水汽。

热的。

然后一扭头,就看到宁浩远那张苦大仇深的怨妇脸。

谢景当时就愣住了。

他都快三年没见过宁浩远了。

宁浩远和谢景一个小区的,光屁股玩到大。一起上过树,一起跳过湖,堪称是上天入地的交情。

但是自从高三之后,谢景忙着在题海里闯荡,宁浩远是学渣中的战斗渣。随后各上各的大学,分道扬镳,渐渐就不联系了。

后来,谢景有空的时候,还会为这段猝不及防结束的友情叹息一声。

谢景竟然又看到他了,还是活的。

尤其是他头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小黄毛,谢景可真是太印象深刻了。宁浩远求着他师父染的,刚n瑟了半天,回去被他爸追着一顿胖揍。

宁浩远面子上过不去,离家出走,在网吧蹲了三天。

还是谢景百忙之中抽中把他找回来的。

但是那是谢景高三的事情了。

谢景盯着面前烤脱水的冬青,心中隐隐有一种不靠谱的猜测,但是他没办法思考,他现在头疼欲裂,还受极端恶劣天气影响,甚至感觉到之前在大学宿舍的那股子困劲也过渡过来。

谢景只想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

“你刚刚说找我干什么。”谢景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扭头问宁浩远。

宁浩远猝不及防被打断,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非常虚假的职业假笑:“我想借你的暑假作业。”

谢景高中时候的寒暑假作业,由二中老师亲自挑选,亲自印刷,亲手批改。一科十五套,一套八页长,总计惨不忍睹。

高二暑假,加量不加价,一科二十套,全心全意冲刺高考。

没有参考答案。

深受二中同学的讨厌。

除了谢景,他早就写完了。

也除了宁浩远,因为他从来不写。

今时不同往日,宁浩远被命运扼住了咽喉。不得不向谢景低头。

谢景其实不记得他写完了没有,不过刚才宁浩远说了还有一个星期开学,那他肯定写完了。谢景点点头,一只手扣在脑门上,掀起来刘海,揉着肿胀的太阳穴,舒缓一下快炸了的头皮。

谢景问:“还有吗。”

“还……没有了。”宁浩远一句话戛然而止,堵在嗓子里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谢景刚才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宁浩远印象中,谢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眼神。冰凉、冷静,像一处寒潭,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

仿佛在说,我在看傻逼。

宁浩远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傻逼。

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谢景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变了。不耐烦的气息简直要横穿马路,与蒸腾的暑气相媲美。

谢景是真的又头疼,又想睡觉,所以丝毫不加掩饰。一听宁浩远这么说,毫不犹豫站起来把化成水的冰棍袋扔进旁边的垃圾里,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上车之前告诉宁浩远晚上再联系找他拿卷子,他先回家睡觉了。

车上的冷气让谢景稍微清醒了一点。

谢景从兜里摸出手机,屏幕还没巴掌大。

这是谢景第一个智能机,当时智能机还不怎么完善,屏幕不够大,也不够轻薄。

亮屏,时间显示,2014年8月17号,14:23:45。

果然,谢景的猜测没有错,他确实回到了四年前,高二的那年暑假。

谢景心里有数,他在宿舍里那一个低头,可能就再也没起来了,当时他确实感觉到了窒息。

呵,顶尖学府大三学生猝死学生公寓,想来还觉得挺讽刺。

谢景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今天上午,谢景刚刚上台领了acm-icpc国际赛的金牌,为此他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合过眼了。

刚下领奖台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宿舍准备京大国家特等奖学金的演讲材料,一口气都没歇。

而且在决赛之前的一个月,谢景每天睡眠时间不足四小时。

换句话说,他不猝死谁猝死。

“到了。”出租车拐过马路,停在了小区门口。

谢景回神,脱口而出:“微信、支付宝?”

“啊?”司机大哥迷惑了。

“没事。”谢景低头看了一眼计价器,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十块纸币递过去。

忘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移动支付。

“康桥名居”四个金闪闪的大字挂在大门口,作为阳城最高的高档小区,数年如一日,一点没变。大门金碧辉煌,两个石膏天使雕像簇拥着一汪喷泉,别提多富贵了。

谢景家在十二楼,他从兜里摸出钥匙开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谢景没心思纠结其他几个人都去哪了,径直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空调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很香,谢景在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一点光没有,也没人叫他。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空调嗡嗡作响。意识回笼,谢景盯着天花板,有片刻出神。

“滴答滴答…”

是钟表走针的声音。

谢景偏过头,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书桌上绿色闹钟的表盘发出荧荧绿光。

很老旧的款式,圆圆的立在桌上,头上顶着两个金属的小耳朵。每天尽职尽责叫醒谢景。

但是每天它叫的时候,谢景已经醒了。

谢景是个十分自律的人,自律的几乎可怕。

高中的时候,六点起床,十点放学,上十节课,两节自习,课间的时候,写作业,睡午觉。十点回家以后还要另外做一套卷子,一点钟睡觉。

大学的时候,七点起床,上课,上自习,参加各种比赛竞赛活动,带着一个击剑社团,还能拿最高等的奖学金。他甚至每天夜晚都会腾出两个小时,健身和上兴趣班交替。

谢景就像是一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定时定点,一刻不停的运转。

泰山压顶般的高度紧张感一只吊着谢景的一口气,让他没有一颗敢停歇。

不停止,不回看,谢景从来不会觉得累。

他甘之如始,他前赴后继。

谢景想因为他的优秀,从他母亲冰凉冷漠又美丽的脸上,看到一丝欣慰的笑容。

那笑容,谢景曾经见过,在他初二的那年,像是漫山遍野地山花都悄然地绽放,温柔又美丽。

从那天起,谢景再也没比别人家的孩子差一星半点。

都是笑话,谢景在心里想。

他从床上做起来,摸到书桌前,打开了台灯。

白炽光顷刻照亮了房间,桌上摊着一套还没写完的数学卷子,卷子前面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时间规划表。

把谢景暑假的一天安排的明明白白。

谢景从墙上小心翼翼地撕下那张表,看也不看,三两下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桌上的数学卷子只剩下最后一题的最后一小问,列了一整张草稿纸,没解出来。

求导数里两个零点的差值,谢景扫了一眼,随手拿起旁边的签字笔,在卷子上写下了答案。

和折磨谢景千万次的高数相比,谢景觉得自己在做1+1=2。

然后谢景把这张卷子,连同桌角半米高的资料,一同扔进了柜子里。

老天爷又给了他一次机会,不是让他再次作践自己的。

“嗡嗡嗡……”

手机响了。

“景儿,还在做题啊?”宁浩远的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

“刚写完了。”

“出来遛两圈,哥请你吃烧烤。”

谢景确实有点饿了,他还没吃晚饭:“行啊,在哪见面。”

“细亚广场,别忘了带暑假作业啊。”

挂了电话,谢景从书桌上的另一边翻出六个大厚本,塞进书包。

很重,但是谢景一身轻松,他打开房门,客厅里亮着灯,女人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细白的手上滴着水,位置正对着谢景的房门。

婴儿肥的小圆脸从沙发上探出头,奶声奶气地叫道:“哥哥。”

谢景忽然就没那么轻快了。

第2章

方婉舟女士神色如常,波澜不惊地从架子上抽出一张洗脸巾擦干净手,径直走到沙发旁抱起她的宝贝女儿。

“宝宝,去洗澡了。”

方婉舟其实很温柔,她低声说话的时候,像弹奏的手风琴,每一个音符都悦耳。

不过谢景就听到了这一句。

马上,方婉舟女士就抱着谢景的妹妹进了卫生间,然后干脆利索的关上了门。

谢景觉得有点好笑。

方婉舟果然和他记忆中的样子分毫不差。

上一世,谢景为了讨方婉舟的欢心,拼了命的学习,他累死累活,捧着沉甸甸的acm的金牌到方婉舟面前时,方婉舟连一个多的眼神都没给他。

亲妈还不如继父来的热情。

真的没必要,完全不值得。

谢景有机会重活一世,没兴趣重蹈覆辙,再拿热脸贴冷屁股。

谢景盯着磨砂的门板两秒钟,然后面无表情地走了。

他和宁浩远约的细亚广场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购物广场,四面八方都被居民楼环绕,长期人满为患,巨大的人流量,催生了无数个乱七八糟的露天小吃摊。

因为在谢景和宁浩远家的中间,长期作为他们俩的碰头之地。

新城区绿化好,建筑空,晚风一吹,气温没下午那会高。

谢景家距离细亚广场不到一公里,走两步路就到。谢景出了小区大门,毫不犹豫地拦了辆出租。

谢景一点没客气,脱下书包直接扔给他。

宁浩远手上一沉,差点兜不住,惊道:“什么玩意?”

“催命符。”

宁浩远回神一掂量,立马明白里面是啥,一把揽过谢景的肩膀:“景儿,你真是我亲哥哥。走走走,先吃饭去。”

广场地面就有一家烧烤店,谢景记得味道还可以,价格也不贵。但是人不多,全被对面五花缭乱的小吃摊抢走了人流量。

谢景推开大门,猝不及防和里面呛鼻的气味撞了个难怪,差点被熏得再死一次。

桌子倒了四个,凳子更是支楞八叉到处都是腿,还有好几个腿上带着血。地上更是撒了一片烤好的肉串,踩的油腻腻的,和碎了的啤酒瓶渣一起,掺合着地上乱七八糟的液体。

味道极其强烈,惨不忍睹,令人反胃

谢景第一次见这种阵仗,和宁浩远面面相觑。

“乖乖,这是怎么了,十二级台风刮过了?”宁浩远忍不住感叹道。

听到动静,从后厨探出个人头:“小伙子,今天晚上不关门了,明天再来哈。”

这也不是像能营业的样子?宛如台风过境,肉眼可见,这里曾经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宁浩远:“谁啊,这么猛。”

谢景摊摊手,一脸无辜。

——

罪魁祸首也没走远,就坐在烧烤店门口的台墩上缠纱布。

精瘦的手臂上一道十厘米宽的划痕,钝器所致,所以不深,渗着血,缠好的纱布已经红了,看上去还挺}人的。

罪魁祸首也不觉得疼,十指翻飞,相当熟练。

“沈哥!”

罪魁祸首懒懒地抬起头。

马路对面走过来一个人,红头发,大花臂,还穿这件红t恤,活像一团跳动的小火苗,就是背后背着一个快压到屁股的,严重阻碍了他瞎蹦q的步伐。

小火苗老远就开始喊:“沈哥,你怎么坐着了,不是说吃烧烤吗?”

沈晏清低头在末尾打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今天打烊,吃不了了。”

“卧槽,牛逼啊。”小火苗走到沈晏清跟前,“沈哥就是沈哥,回阳城第一天就挂上彩。齐大叔打烊不会是你干的吧,我记得他们半夜两点才关门,风雨无阻。”

沈晏清活动着手腕:“我在店里碰到任肖他们了,顺手教训了他一下。”

“任肖,他也太倒霉了,一回来就撞你手里。不对啊,”小火苗后知后觉,“把烧烤店教训关门了?你砸人家店了?”

“坏了两桌子。”

“这老板都能让你走?”

“麻烦,我直接给他打了一笔钱。”

“你赔了多少?”

“五万。”

小火苗瞬间黯淡了两圈,简直要给他跪下了:“卧槽,你是我爸爸。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你也太不识人间疾苦了吧。砸俩桌子都能讹五万。我叫你一身爸爸,讹的不多,也就五百块。”

沈晏清:“打打杀杀多不好,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

小火苗拍着鼓鼓囊囊的书包:“一点没少,全在里头。”

“打烊了就换一家吧。”小火苗站起来,“沈哥,那边打起来了!是任肖!”

沈晏清把剩下的纱布收起来,漫不经心道:“任肖?刚刚收拾了他一顿现在还能跳,精力挺充沛啊。”

“不止他一个,那孙子叫人了。”

“谢景?”小火苗疯了,“卧槽,卧槽,竟然是谢景!”

沈晏清:“?”

“我他妈是眼花了吗?我竟然能看见谢景打架,月亮从东边出来了吗?”

沈晏清:“???”

“还是和任肖,卧槽啊,去看看。”顾豪说着已经拔腿朝那边走了。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呱补天《全世界都想我学习》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力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27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27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27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27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27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27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27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27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27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