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章节试读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作者:鱼之水【完结+番外】

文案:二线男星池亦穿成了一本耽美小说中的悲惨炮灰池重乔,一个开头被男主哥哥利用陷害男主,中间被炮灰的龙套。

池亦在穿书第一天果断反杀,拯救了被陷害的男主,然后收拾东西跑回了娱乐圈。

只是穿书后的池亦点亮了一个特异的体质——锦鲤福运加身。

他演过的电视剧都爆了。

陷害他的演员扑了。

连备孕多年却一直怀不上的影后,也因为他的一句话怀上了。

……

这都不算,原著中那个自带霉运的男主也因为他迎来从没有过的好运。

上辈子怎么都红不起来的池亦演了无数的配角,但穿书之后,他却凭借着无与伦比的演技和好运,登顶娱乐圈。

食用指南:

①原著剧情较少,不黑原著受。

②本质傻白甜撒糖文,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③无任何原型。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重乔 ┃ 配角:陆遇舟 ┃ 其它:重生

第1章 穿书

“啪!”

厨房外的周嫂听见一声脆响,连忙走进厨房,俊秀的青年脸色苍白地站在水池旁,盯着地上的玻璃碎片魂不守舍的模样。

周嫂被他吓了一跳,“池少爷,没划伤手吧?”

池亦陡然回过神来,勉强道对她笑了笑,“没事周嫂,我刚才踩滑了。抱歉,还把杯子摔了。”

周嫂笑呵呵地弯腰捡碎片,池亦连忙道:“我来吧。”说着转身拿了扫帚和簸萁将一地的碎片扫干净。

周嫂看着他利索的动作,目光透出慈爱——人年纪大了,就爱这种上进还会做家务的后生。

“这是遇舟少爷的杯子吧?”

周嫂眼尖,认出了碎片上的纹路,脸色顿时变了。家里那个小少爷脾气坏,砸了他的杯子肯定没那么容易算了。

池亦低头尴尬地笑笑:“是,我明天买个新的,去给他道歉。”

周嫂叹了口气。

池亦呆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倒是想进屋子冷静冷静,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屋子是哪一间!

没错,池亦是突然来到这里的,他前一秒还在自己的家里看剧本,后一秒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间厨房,杯子就是他吃惊下打碎的。

周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池少爷哪里不舒服吗?”

池亦尴尬道:“没什么。”

周嫂自动理解为他在为打碎了杯子愧疚,不想提到杯子让池亦难受,于是周嫂体贴道:“池少爷刚来这里不适应吧?我看池少爷有时候还走错门呢。”

陆家的少爷们都住在二楼,那一排的房间门都一样,池少爷来这里才两天,分不清也正常。

池亦连忙道:“刚才就不认门了。”

周嫂笑着指向一间房:“就那间。”

池亦松了口气,道过谢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关上门,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绷不住了。他靠着门坐下来,试图理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原本是一个二线明星,出演了一部电视剧的男二,一夜爆红。很快接到了一部大热IP改编的电视剧,然后…

池亦想起那个大嫂嘴里的“陆遇舟小少爷”,脸色一垮:那不就是他新剧本里的男主吗?

池亦站起身在自己的屋子里转了转,书桌上还摊着一本书,池亦走过去翻到内页,上面果然写着书主人的名字:池重乔。

池亦:“……”这不是那个文里的炮灰吗?他还真穿进了那本小说!

他现在是不是该感谢自己敬业,在电视剧开拍之前买了小说来看?但他没看完啊,穿过来之前他也只看了三分之一,把和自己有关的那部分仔细读完了,原文到了中期男主陆遇舟成长起来后涉及大量商战情节,而池重乔的戏份也差不多只到中前期。池亦看不懂商战,跳着看遗漏的情节和重要人物就更多了。

因而池亦虽然知道剧情的大致走向,但这就跟看小说知道会HE还是BE一样,没太大用处。

再说到池重乔这个男N号,他有个很幸福的家庭,爷爷是陆老爷子的战友,后来为了救陆老爷子牺牲了,陆老爷子感念池重乔爷爷的恩情,一直很照顾池家。而池重乔因为和房东不和,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在陆家借住。

池亦对男主的印象也很模糊,只记得男主前期还只是个有点坏脾气的少年人,到了后期众叛亲离后就开始黑化。

而且男主的运气让池亦记忆深刻——没别的,男主陆遇舟的运气和池亦一样,差到令人发指。

这边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是他爆红之前接的,饰演的正是池重乔这个龙套角色,连个男三都算不上。无论是小说还是后来的剧本,他都只在前期出现,后面就因为得罪了男主的事情爆发出来而下场凄惨地领盒饭了。

池亦长长叹了口气。池重乔只做了一件得罪男主的事情——他端给男主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让男主第二天睡过,错过了高考的第一场。

而池重乔本人并不知道这杯牛奶里放了什么,他只是听了陆遇舟大哥陆卓的话,把这杯牛奶端给了陆遇舟。后期这个问题爆发出来,还没有牵引出陆卓的时候,先倒霉的就是池重乔。

池亦摁开手机,屏幕上显示今天是六月六号:他虽然知道剧本而且拼了命地想挽救,但男主陆遇舟在高考前一晚被下药,没记错的话就是今天。而他摔碎的那个杯子里,就装着放了安眠药的牛奶。

换句话说,他来迟了。

池亦合上面前的书,封面上赫然是《演员自我修养》六个大字。

池亦叹了口气,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就是池重乔也是表演专业的学生,而且,已经这学期过就是大四了。

池亦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该怎么办,思来想去也只有叫醒陆遇舟这一条路可走了。虽然他不知道喝完安眠药的人第二天能不能叫醒,而且叫人很可能暴露他知道牛奶里放了什么,但不叫人等情节发展到后面他还是惨,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池亦还挺乐观,拿着衣服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笑了笑:说不定死过就能回去了,他在娱乐圈里刚红,也舍不得自己拼了那么多年才拼出来的事业。

不过打从今天起,他就得记住,他叫池重乔。

次日

池重乔被五个连着的闹中吵醒,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令池重乔惊喜的是,他昨晚在睡梦里找到了原身的记忆,这样就算今天遇上原身的熟人他也不会认不得了。

池重乔洗漱过后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七点了。

高考第一门语文是九点开始,池重乔七点十分开始就在屋里转圈。从陆家出发到陆遇舟的考场起码四十分钟,还是在畅通无阻的情况下。

原著中陆遇舟虽然喝了有安眠药的牛奶,但只是起得迟了点,本来还是能赶上的,但往考场去的路上接连红灯甚至还有小规模的堵车。等陆遇舟赶到的时候,校门已经封闭了。

陆遇舟错过了第一次高考。

这个运气,池重乔都心疼:没办法,他自己也很倒霉,很理解这种点背到了极致的感觉。

池重乔站在穿衣镜前,面对镜子里那张陌生但足够俊秀的脸,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卧室。

他还是去叫人吧。

池重乔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在准备过程中绝不会有任何动摇,因此他找到陆遇舟的门后毫不犹豫地敲响了。

三下敲完,门被直接拉开了。17岁的少年人骨骼已经长开了,因为抽条快,人看上去有些清瘦,面容却是俊美的。陆遇舟是惹桃花的长相,眼尾的颜色深,眉尾上挑,嘴唇削薄,显得又多情又薄情。

池重乔:“……”他将手背到身后,咳了一声。

陆遇舟打量了他一下,道:“什么事?”

池重乔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想叫你出门。”

陆遇舟薄薄的嘴唇上挑,露出一个笑的模样,可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那目光反而看得人直打颤。他应了一声,转身回去拿了包。

池重乔心里感慨:这孩子确实冷冰冰的。

这副身体虽然才二十,但池亦本人已经二十七了,心理上比陆遇舟大了整整十岁,很难把陆遇舟当成同龄人看待。

周嫂正忙着把早餐端出来,池重乔上去帮了把手。

陆遇舟吃得很快,池重乔今天也有课,他所就读的大学和陆渝的考场顺路,所以他今天和陆遇舟一辆车。

陆遇舟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他并不像要面临大考的考生那样抓紧一切机会死记硬背,态度淡然得有点奇怪。

开车的司机叶昆是陆家老爷子的心腹,看着陆遇舟长大的,从后视镜看到陆遇舟合上眼睛忍不住道:“小少爷要不要在车上看会儿书?”

陆遇舟睁开眼睛,他生了一双格外勾人的凤眼,睫毛纤长,透过的目光蒙蒙几乎有点深情的味道。他就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叶昆,道:“不用了,叶叔你路上开快点吧,要是堵车我这趟就不用去了。”

叶昆心里一凛,看看时间,觉得陆遇舟担心的很有道理:没办法,这孩子从小就有点邪性,就算是叶昆这样退伍的军人,和陆遇舟处久了,都不禁开始相信命理这种原本嗤之以鼻的说法。实在是陆遇舟运气真是背到了极点,年年都水逆。

池重乔感同身受,他知道这趟十有八/九还会堵车,但还是安慰道:“说不定很顺呢,路这么长,十分之一都没走到。”

是,路这么长,这一次他才刚开头。上一辈子那么烂的一手牌都他都能翻身,虽然最后还是输在了运气上,但这次他既然能回来,就不会重蹈覆辙。

陆遇舟望着他,点了点头。

叶昆叹气:“借池少爷吉言了。”

然而他们这一路真的顺到了极致,别说堵车,连红灯都没遇上,原本四十分钟的车程硬是被压缩到了三十分钟。

在考场停下时,叶昆喃喃道:“开了这么多年车,都没走这么顺的路……”他想起池重乔车上那句话,情不自禁瞥了池重乔一眼。

这世上可能有人真的就比别人运气好点。

现在才八点多,陆遇舟本以为这次也会迟到,没想到不仅没迟,反而提前了。

池重乔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文具盒,笑道:“我们大学城边上那个文具店里买的,据说用了他家东西,考试都特别顺,试试?”

叶昆渐渐迷信,这种大日子,什么喜庆话都不嫌多,他撺掇陆遇舟:“小少爷拿着,池少爷一片心意。”

陆遇舟接过,他的文具已经被陆卓动过手脚了,原本已经准备了新的,但这份他也没必要拒绝。

他下了车,池重乔忽然探头出来:“等一下!”

陆遇舟回头。

池重乔冲他笑了笑,道:“祝开卷顺利,每题都会。”

陆遇舟道:“借你吉言。”

他没再回头,而是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

他虽然多年没翻过高中的书本,但他记得上辈子考完后对的答案。刚才陆遇舟在车上闭目养神,就是在回想答案。

考官发下卷子,陆遇舟原本打算用自己准备的笔,但手伸出去又转向了池重乔给的笔袋,他从里面拿出一支黑笔,开始答题。

这卷子上的很多题目他都记得标准答案,就连阅读理解都不例外,就算是作文也异常顺利地切准了命题。

陆遇舟做完语文卷子,真的像池重乔说的那样,开卷顺利,从头到尾笔尖和思路都没有任何滞涩的感觉。

陆遇舟从考场走出来,外面下雨了,远远看见池重乔撑着伞站在校门口,他突然笑了笑:这个开头真是好极了。

陆遇舟随手将自己准备的黑笔丢进垃圾桶。

他倒霉了一辈子,难得有一件事顺畅。

也许这辈子从池重乔叩响他房门开始就不同了。

作者有话要说:没啥说的,重生攻×穿书受,乔美人是个披着锦鲤皮的外挂精,业务能力上天的那种。

开文第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就,发十个红包叭,希望这本不要扑。

第2章 电视剧

夏天难得有这么缠绵的雨,细细织成一张绵密的网。

陆遇舟没带伞,他也不急,一手拿着包慢慢走着,在一众小跑的学生中十分显眼。学校门还没开,跑到前面也只能站在门前淋雨。

陆遇舟走到门口时,学校大门恰好开了,他顺着人流走出去。池重乔已经拿着伞迎过来,上空淅沥的雨顿时被挡住,池重乔道:“走吧。”

中午休息的时间虽然长,但要是回家的话,来回要一个多小时,中午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了。所以陆遇舟在稍微远点的宾馆订了房间,中午过来午休。

池重乔把人送进房间,左右看了一圈觉得宾馆的环境还不错,“其实晚上也可以住在这儿,比在家里近,方便。”

陆遇舟道:“我晚上在宾馆睡不着。”这种小宾馆的房间其实很容易就能做手脚,陆卓要是打定主意不让他考,那他住在这里无疑是给了陆卓几百个动歪心思的机会。

池重乔点点头,他一直抱着个十来厘米高的盒子,此刻慢吞吞拿出来放在了陆遇舟面前。

陆遇舟:“什么?”

池重乔道:“很抱歉昨天打碎了你的杯子,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对不起。这是我新买的,你看看还喜欢吗?”他将盒子往前推了点。

陆遇舟已经不记得自己那个破杯子长什么样了,此刻池重乔一提他才想起来池重乔摔了他一个杯子。陆遇舟拆开包装,池重乔的眼光很好,买的是茶色的马克杯,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显得很素净。

陆遇舟道:“我很喜欢,麻烦了。”

池重乔松了口气:“应该的,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上课了。”

他下午一点五十就上课,没有时间耗在宾馆。

陆遇舟点点头。

等池重乔离开,他才端起马克杯,指尖在杯口划过,眼神却飘远了:他记得上一辈子池重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端给他一杯下了安眠药的牛奶,后续他发现这件事之后封杀了已经在娱乐圈崭露头角的池重乔。而那时候池重乔已经小有名气,有了固定粉丝的同时也有了互看不顺眼的对家。池重乔一被封杀,有仇的吃瓜的都过来踩一脚,而池重乔在全网黑的压力下彻底沉寂了。

后来陆遇舟调查到安眠药是陆卓放的,池重乔根本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池重乔这个人了。

要说陆遇舟重生后对谁心怀愧疚,那也就是池重乔了。

今天早上池重乔来敲他的门,他还以为池重乔也重生了,知道他会睡过才来敲门。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不管怎么说,是他对不起池重乔,再来一次,他希望能做出点补偿。

……

两天高考终于落定,陆遇舟顺利考完。

池重乔的心终于放下来,陆遇舟这次没有错过高考,以后可能也不会追究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他也能安心琢磨自己的前程了。

池重乔已经大三了,接下来就是暑假,他有大把的私人时间,打算自己先出去跑跑龙套。令池重乔没想到的是,陆老爷子身边的陈寒先找到了他。

池重乔疑惑:“老爷子找我?”

陈寒道:“是,老爷子现在就在书房,请你过去一趟。”

陆老爷子早年因为身上受了伤,很早就从部队退下来,下海经商挣下了一份很客观的家业,现在人年纪大了,手里的公司就交给了儿子儿媳打理。

池重乔将手里厚厚一本的笔记放下来,点头,“好,我现在就去。”

他不知道这位老爷子找他有什么事,思来想去最近也没做什么犯忌讳的事情,难道是牛奶事件暴露了?

陆老爷子的书房在一楼,池重乔敲门时老爷子正对着桌上的相框出神。

池重乔站在门口看了一眼,他记得头一天来的时候陆老爷子给他看过那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陆家一家都在,那时候看上去还很和谐的。

池重乔没有冒然进去,而是再次轻轻敲了三下门。

陆老爷子回过神,慈爱道:“重乔啊?快进来坐,人年纪大了,眼睛耳朵没年轻时候灵敏了。”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鱼之水《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2019-09-03 07:27:17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老君仙不不不不]在线试读

第三章 林越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收拾东西。这时程大宇跑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林越,说:“林越是吧,我叫程大宇,顾铭的朋友。”程大宇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本子上瞅。林越囧,尴尬的说:“我的字是真的挺丑的。”他眨了眨眼,原来学霸上课也不认真啊。放学后,同学们蜂拥而出,开足火力冲去填肚子。高中学校一般七点二十分开始早自习,早上来不及的学生都随便吃点包子馒头,然后熬一上午到十二点,饿得前胸贴后背。顾铭淡淡的挑眉瞥他一眼,声音很平淡,“你的字也没好到哪去。”顾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他回头,黑眼睛一眨不眨...

2019-09-03 07:27:17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小说[废柴薄荷软糖]在线试读

“山贼的胆子那么大”顾言蹊诧异。顾言蹊沉吟片刻,问道:“你看那些兵卒还能撑上几刻”听到此言,顾言蹊便下定了决心。“是此处山贼在攻击一队兵卒。”仲文琢解释:“我看兵卒虽有百人,可大多身上带伤,神情疲惫,兵器也不多。而山贼却身强力壮,又有兵器在手。故而才打起兵卒的主意。”仲文琢吓了一跳:“那是两百多人的混战”前几日对方爆出名字,他认出这位王府小厮就是委托人记忆中那名少年将军,这才有了石下那番谈话。若非如此,那天出城后,他早就把对方甩了。...

2019-09-03 07:27:17

反逆袭法则[快穿]小说[公子优]在线试读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三界修者,天才遍行。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

2019-09-03 07:27:17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小说[一杯酒凉]在线试读

用周敛容的钥匙开了门,安明晦把人放到沙发上,就在征求过主人同意后进卧室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和内裤出来,帮助暂时行动不便的周敛容换好后又去冰箱里翻找出冰块,装好冰袋交给对方,自己则进了厨房继续忙前忙后。“嗯?”差点都忘了自己身上还湿着,安明晦低下头看了一眼,不太在意地回道,“没事,我一般不容易感冒,你再敷一会儿,我帮你煮碗粥就走,要是还发热的话记得吃点药。”周敛容透过厨房的玻璃门看到安明晦对着自己的手指吹气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就回想起了刚才恢复意识时与自己的嘴唇接触的柔软触感,不知怎的手中的冰袋像是突然变得烫手...

2019-09-03 07:27:17

重生之精神力歌王小说[君自妖娆]在线试读

“我说,这是哪位小妖精弄的?”路柯真是太佩服了,他和池邵辰认识这么多年,最多也仅止于兄弟式的拥抱而已!而且这么多年加起来也没超过三次!往往都是长时间没见加上他的突袭,是以路柯完全无法想象池邵辰和别人亲热的画面。第4章 选择性洁癖“那人漂亮不?是不是和仙女姐姐一样清纯?”路柯这样的猜测是有道理的,他觉得池邵辰能看上的就应该是那种纯的不似凡人的美女,给人感觉纯洁又干净那种。路柯看到池邵辰后很是讶异,两人关系很好,路柯对于池邵辰的毛病非常了解,这也让他在看着池邵辰脖子上那激情遗留的证据时更为震惊。见路柯看着他脖...

2019-09-03 07:27:17

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小说[醉起凉风]在线试读

释殊心口一热,按照清霄门门规,弟子想要独自出门历练,必须成年。但若是天赋异禀之人,在十八岁前筑基,亦可独自出门历练。知道清珏真人是真的对他好,释殊心里的那一点不安也就彻底放下了。修真界有多凶险,释殊心里有数,即使他有剧情君这根金手指,也绝不认为他此后可以高枕无忧,世间变数千千万,唯有小心谨慎,提升自身,才是王道。“不过……为师也不希望你太过依赖外力,需知,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才能真的保护自己……为师知道你有分寸。”如今的释殊已经满足要求了。想来也正是因此缘故,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尊才会特地把他叫过来谈心...

2019-09-03 07:27:17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小说[兔月关]在线试读

那么能够从身体里发出来浓烈到刻骨的怨恨,只能是原主的东西。说好的穿越者光环在哪里?说好的我命由己不由天主角定律?从身体深处发出来的浓烈怨恨无法抑制。这不是他的情绪,他一个外来的穿越者压根就跟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交集,不会产生任何仇怨。槽槽槽,高级意外大警报!不过怨恨的心情还残留着,让他对面前几个跟踪的家伙有种咬牙切齿的恨。既然他穿到的这本小说已经变成了真实世界,那么里面的人也肯定有了灵魂,原主的魂魄不知道去了哪里,但身体却还留着很多情绪念想。...

2019-09-03 07:27:17

宿主是只史莱姆[快穿]小说[沙缇]在线试读

lady:“收到。”盯着那几个字好一会儿,欧姆才道:“用我的体温去温暖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欧姆还能怎么样呢?内心嘀咕了几句,欧姆对系统道:“lady,帮我搜索一下幼狮保暖的资料。”几乎是在lady话音落下的同时,欧姆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条加粗加黑的文字。他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的幼狮,大概是因为被淘汰的,所以幼狮体型偏小,和他这只狞猫差不了太多:“我这么盖上去不会把他给压坏吧?”他可不想救狮不成反而变成杀狮凶手了。并不知道系统其实是在夸奖自己,被打击到了的欧姆愤愤然地张开四肢往幼狮身上一扑。...

2019-09-03 07:27:17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穿书]小说[江北小酥肉]在线试读

蔺凉的身材是真的好,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手臂上是明显的肌肉,却又不过分夸张,带着种流畅的美。“发什么呆?”蔺凉感觉到身后灼热的视线,却没避开,而是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才回头点了下楚烨的额头。“嗯。”楚烨抱着被子点了头。楚烨看着他背对着自己穿衣服,一双眼睛都移不开。是他这种软趴趴的肉完全不能比的。他从蔺凉声音里听出了宠溺,心底竟然只有欢喜,他不会是真的早就喜欢上蔺凉,然后借醉酒把人给搞了吧?楚烨慢吞吞的穿上衣服,在卧室里洗漱完,脸上已经恢复的平静。...

2019-09-03 07: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