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老君仙不不不不]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三章 林越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收拾东西。这时程大宇跑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林越,说:“林越是吧,我叫程大宇,顾铭的朋友。”程大宇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本子上瞅。林越囧,尴尬的说:“我的字是真的挺丑的。”他眨了眨眼,原来学霸上课也不认真啊。放学后,同学们蜂拥而出,开足火力冲去填肚子。高中学校一般七点二十分开始早自习,早上来不及的学生都随便吃点包子馒头,然后熬一上午到十二点,饿得前胸贴后背。顾铭淡淡的挑眉瞥他一眼,声音很平淡,“你的字也没好到哪去。”顾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他回头,黑眼睛一眨不眨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章节试读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作者:老君仙不不不不【完结+番外】

文案:27岁的林越重回十年前,还开启半仙模式,掌握了一手面相八字算命的能力。

开学第一天,他发现学霸顾铭不但和他是天生一对,还是他命里福星,姻缘匹配度达到了罕见的百分之百!

林越欲哭无泪:我特么可是直男啊!

一番折腾之后,林越开始了一边抱福星学霸大腿,一边为他另寻良人的苦逼生活。

“哇,这个不错,肤白貌美。这个也不错,清纯可人。这个简直不能更完美了,梦中女神啊!”

顾铭毫无兴趣的看眼,哦。

林越:“学霸一定是太爱我了都看不上其他人,肿么办,在线等,急QAQ”

某一天,学校里都在传学霸顾铭和三班的校花居然早恋了,公然在学校里卿卿我我,拉拉扯扯。

林越一听,气势汹汹的找到学霸,恶狠狠的一巴掌呼过去。

“早恋选我,咱俩天生一对还超甜!”

腹黑学霸攻VS欢脱神算受

1v1 he,甜甜甜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校园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越顾铭 ┃ 配角:其他 ┃ 其它:重生神算学霸

第一章

“越越,这是要去上学了?来来来,阿姨刚刚煎好的饼子,拿一个当早餐。”

八月的清晨,早餐店门口,四周弥着蒙蒙雾气,林越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饼子,他穿着淡蓝色的T恤,黑色牛仔裤,背着个空荡荡的书包。大早上的太阳还很柔和,伴着早晨的清新空气,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咬一口热腾腾的饼子,油滋滋的,肉味足,很香。

“您这手艺可真好。”

刘姨见他吃得香,顿时开心道:“那以后早上你都过来,六姨给你煎。”

林越笑道:“那多麻烦您。”

“瞧你说的,昨天你不是给我算卦说晚上去南巷口会有好事儿发生么,本来刘姨也没当真,就吃了饭顺道去散散步,结果居然遇到十几年的老朋友,她儿子现在是我闺女的老板。本来我家那闺女工作要保不住了的,结果那么一寒暄,这事就算是过去了。”刘姨笑得合不拢嘴,“这事还得谢谢你,算得可真灵。”

“那是您有福气。”

“诶哟,可真会说话!来来来,刘姨再给你弄一个饼子。”

林越一听,赶紧说:“您甭忙活了,我也得去上课了。”

“对对对,今天开学第一天吧,那晚上来刘姨家吃饭。”

“好,那我走了。”

目送少年走远,刘姨低头继续捯饬面饼,颇为感慨的低声啧啧道:“多好的孩子啊。”

林越其实上课并不着急,他吃着香喷喷的肉饼慢悠悠走着。这条去往学校的路以前走了很多遍,可现在却觉得有些恍惚和陌生。

路上的学生大多穿着校服,三三两两的结队走着,说说笑笑的。

林越一边打量一边几大口吃完饼子,擦擦手加快了脚步。

如果重回到高中时代,你还会记得多少人,多少事。

在那远去的岁月里,每个人大概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一两个场景印象深刻。或者是班主任老生常谈的严肃模样、同学们课间趴在桌上争分夺秒睡觉的场景、隔壁班暗恋了三年的女神,又或者是黑板上挂着的时钟滴答滴答跳动的声音。

当林越走进教室,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的时候,脑子里仍然是一片茫然,这个同学那个同学,好像有一点点印象却又实在想不起来。

八月的早晨太阳已经冒出了边,蓝天白云,空气凉爽。

因为是第一天开学,教室里很乱,走廊上也全是人。高一升高二,文理也就划分了出来。一群学生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讨论自己和谁谁谁依然一个班,也有几个落单的,像林越一样自己找个地方坐着,显得生疏冷淡。

不过林越有点特殊,他不是不想找人说说话,而是压根记不得谁是谁,只是依稀对几个关系要好的有点印象。十年的时间,能够让很多人很多事从记忆中消失,只留下模模糊糊的一点点痕迹。

而他,林越,27岁,在上班的路上发生车祸,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回到十年前高二开学的前两天,变成了青春稚嫩的小鲜肉。

很玄乎对吧,要是放在以前他绝对不相信,但现在真实发生了不信都不行。

有个黄毛从教室外探头进来,目光一扫,锁定在林越身上。他小跑进来,在林越身上拍一巴掌。

“你小子这个假期去哪浪了,都不联系我,给你发消息也不知道回,我还想着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刚在门口看了老半天,一个劲的学么你的名字,还好咱还是一个班,不过班主任好像是那个铁面阎王,啧,点真背。”

林越看着他脑袋上无比醒目的黄头发,认真想了想,这同学叫余聪,高中时期和他关系不错,后来毕业联系少了,但偶尔还是会聚在一起吃顿饭。不过那时候他们都二十多岁,对彼此十七八岁时的模样早就记不太清了。

能见到这么一个老朋友,林越还挺高兴,他一拳还回去,勾住他的肩膀道:“最近有点事,你这头发怎么回事,顶风作案,一会上课不得挨□□。”

余聪顿时一摸脑袋,苦大仇深的说:“和我表哥去旅游的时候染的,也没多想,脑子一热就染了。”顿了顿,他摆了一个自恋的姿势,顾盼风流的朝林越抛了个眼神,嘚瑟道,“怎么样,酷吧。”

“酷酷酷,酷死了。”林越相当配合的夸赞,左脸颊上现出一个深深地酒窝

余聪憨笑两声,对他不走心的夸赞颇为满意。林越认认真真打量他,余聪本身长得挺帅,现在头发剪得很潮,完全露出耳朵和脖子,短发竖着,染着嚣张无比的黄色,确实是挺帅的。

不过比起他这一脑袋黄毛,林越更在意的是他的面相,余聪的山根有横纹,印堂发青,耳朵单薄,这是厄缘将至的征兆啊,小则身体不适运气不佳,大则家中运势低迷。

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余聪这段时间注意点,可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说了人家也不一定相信。

难道他要说自己是从十年前嗝屁儿回来的,还开启了算命看相的能力,算是成了个半仙儿?

——林越可不想被笑白日做梦。

还是等找个机会再说吧。

“下次放假你也去染一个,开学了再染回来。我昨天本来打算要去染的,谁知道被我表哥拉去他家店里帮忙。”余聪边说边抚摸自己的脑袋,觉得就这么染黑还挺可惜。

“算了吧,你这脑袋往太阳底下一晃,看着都眼睛痛。”

“这叫时髦,懂不懂啊你。”

林越没说话,这是挺时髦的,不过要搁他脑袋上那还是算了吧。他的视线回到教室,黑板上方的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这在林越的高中记忆中代表了无止尽的学习,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

教室里的座椅不多,林越隐约记得他以前坐在教室朝阳一边第六个靠窗的位置,也算是个睡觉玩手机发呆的宝地。通过窗子往外面看,能看到教学楼正对面是操场,圆形的红色塑胶跑道,铺上假草的绿色草地,操场对面建筑一律是白墙红顶,看着就让人觉得祥和安静。

他们学校在B市算是个不错的高中,一本录取率挺高,去年被教育部钦点为第二示范中学。而林越所在的班级有点类似于实验班,百分之六十的学生成绩好,百分之三十是一般性成绩,不好不坏,最后的百分之十是差生。林越化学和语文成绩不错,物理英语还有数学就有些惨不忍睹了,被老师划入了百分之三十的一般生里面,基本属于能拯救就尽力拯救,实在没辙就看学生自个儿造化了。

随着教室门口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一群人呼呼啦啦的跑进来,然后嘀咕着分散到班里各个位置。

一个三十五六的高个男人走进来来,手里拿着一沓白纸。他在讲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严肃的表明自己班主任的身份。

学生们默默撇嘴,这马老师一向以严肃疾言遽色著称,在学生堆里外号铁面阎王。

余聪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表示以后有得受的。林越倒是平静,事实上他对马老师评价不错,严厉是严厉了点,但也是打心眼里的为他们好。

马老师说完十几项班级规矩,又根据上学期期末成绩选了班干,然后让班长把白纸分发给他们。

“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一个奋斗目标,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所有同学都把自己对未来的期望、学习的目标和计划写下来,时刻勉励自己。”

林越掏出笔,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写什么好。旁边的余聪埋头唰唰唰的写着,他凑过去一看,啧,未来期望——开一间属于自己的豪华酒店,学习目标——登上学习的巅峰,学习计划——废寝忘食的学。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可真逗,不过余聪以后确实开了一间豪华五星级大酒店,混得相当不错。

余聪见他笑,小声道:“你自己一个字都没动呢,还好意思笑我。”

林越故作高深的说:“我的计划太多了,担心这纸不够写,准备缩减缩减。”

“你可拉倒吧..........”

大部分学生埋头认认真真的挥笔书写,小部分像林越一样无从下笔。不但如此,林越注意到有个角落围着一群女生,她们嘀嘀咕咕着,眼睛往同一个方向瞟。

林越看过去,那个方向笔直的坐着一个男生。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清那个人的侧脸,皮肤是浅浅的蜜色,他低着头写字,坚毅的下巴勾勒出一条流畅的曲线,鼻梁很高,嘴唇饱满。光线打在他的侧脸上,被反射开去,眼睫毛从侧面看特别的长,偶尔眨眼,像蝴蝶翕动的翅膀。

林越有些奇怪的摸了摸头发,明明隔了蛮远的距离,他居然能看得怎么清楚。

马老师开始催促赶紧写,同时朝林越和余聪这边走来。林越扫眼旁边扎眼的黄毛,用胳膊撞了一下余聪,拿起笔开始写。

余聪梗着脖子,和马老师对视。

马老师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的一头黄毛,“是要我帮你剃还是下午染回来?”

余聪当然选自己染回去。

马老师这才转身离开,并且严肃的说:“你们是高中生,除了学习外什么都不要想。老老实实的度过剩下的两年,以后想怎么着都行。但在学校里,你们是学生,就必须有个学生样,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可就没这么好糊弄过了。”

余聪和林越小声嘀咕:“好像也还行,没形象中那么严。”

“你再来一次试试?”

“那还是算了吧。”

林越嗤笑,碳素笔在手里一转,盯着白纸想要怎么写。后来实在想不到,索性随便写,什么好写什么,总不会错的。

未来的期望——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栋梁

学习目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学习计划——尽最大的努力学

余聪探着黄脑袋凑过来,在纸上一瞅,顿时乐起来。

“哎哟,我说林同学,越越同学,您这字可真个性,鬼画符都比不上。都说字如其人,瞧瞧你这脸多帅啊,怎么字就这么磕碜呢。”

林越黑线,给了他一个白眼。

不过,他的字是真的丑,歪歪扭扭的,该勾的没勾,该撇的没撇,在白花花的纸上跟几大条毛毛虫似的。要不是出自自己的手,他肯定看不出来写的什么。

上一世高中时期林越写字也很丑,不过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他毕业工作后大部分时间都是用电脑打字,很少有练字的机会,时间一久,原本就写得不好的字不但丑,还非常潦草。

班长很快把所有人写好的纸收回去,放在讲桌上。

马老师看眼时间,安排男生去搬桌椅,女生去抱书。

林越和余聪一边闲聊一边随着人群去搬桌椅,要说余聪一头黄毛在乌压压的一片里实在是醒目,好几个人跑过来表示他真牛。

余聪有些飘了,洋洋得意道:“别说是这个发型,就算是剃个板寸,哥们也照帅不误。”

众人乐呵呵的笑起来。

搬椅子回教室的路上,林越注意到前面有个高个儿男生,他抬着两张桌子稳稳的向前。那身影,应该是之前在教室看到的那个。

林越觉得这人挺眼熟的,可就是想不起来。

这时,身后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

“顾铭!”

前面那个男生听见声音,前进的脚步一顿,然后回头向身后看去。林越正好在打量他,于是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林越的视线措不及防的跌进一双平淡纯黑的眼眸里,那是很好看的一双眼睛,纯正的黑,又似乎带着点点光亮。清晨的微弱橘色阳光将他头发的边缘染成橘黄色,半逆光的眼瞳如水般清亮。

男生微微挑眉,移开目光。

林越下意识算了算他的面相,然后越算脸色越沉,最后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直到身后的人跑上前,和那人搬着东西回教室。

余聪见他半天不动,疑惑的看过去。

这一看,他顿时吓了一跳。

林越那脸惨绿惨绿的啊,眼睛瞪得贼大,活脱脱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靠......你怎么了?”

林越呆若木鸡,他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张了张嘴却一个音都没发出来。

这这这这这.....这不可能吧!!

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晃过顾铭那张脸,林越脸色铁青,瞪大双眼。他自从重生以来就多了项根据面相八卦算命的能力,虽然其中缘由他自己都不知道,可是算出来的结果那是一算一个准儿,一点差错都没有。

而刚刚那个顾铭靠太阳穴的边沿浅浅的有一道延伸的隆起线,五官完美端正,哪怕是这样远远的看着林越都能非常精准的看出他和自己的面相姻缘那是百分之百的匹配,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啊挖槽!

不但如此,这人还是他命里的贵人,能帮他度过死劫!!

他不是基佬啊啊啊啊啊!!

虽然上辈子活得窝囊,到死的时候都没个女朋友,可他喜欢的是大胸美女,对硬邦邦的男人一定兴趣都没有啊。

一定是看错了!!!

林越长长的吸口气,扭头目光如炬的对余聪说:“走,回教室!”

他得去找顾铭看清楚!

刚刚一定是他搞错了!!

余聪在后面一脸茫然,这家伙怎么一会如遭雷劈一会杀气腾腾的。

教室里人大多都回来了,清洁卫生打扫好,一群人正在风风火火的摆放桌椅。林越把桌椅搬到最后一排,然后抬头目光幽幽的去看顾铭。

顾铭正低着头摆放桌椅,帅气俊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乌黑的头发微微垂下来,挡着半边额头,眼睫微微垂着。

林越眯着眼睛做贼似的上上下下的来回打量一番,只觉得脑子炸哄哄的,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要是这种情况发生在别人身上,林越敢拍胸脯打包票,你们这面相这匹配度,要不是一对,劳资直播吃翔!

可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他只觉得背脊发亮,眼前一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打量的目光,顾铭抬头看了过来。林越偷看人家被抓包,顿时反射性的一呲牙,给这位与他注定天生一对的同学一个超级无敌大的灿烂笑容。

顾铭微微一怔,然后酷酷的下巴轻抬,算是和他打招呼了。

第二章

学校刚刚开学,第一天不完全上课,因为还有迟迟未来报道的学生,桌椅教程教材之类的也还没有完全整理好,所以今天上午都是班主任的课。

林越所在的班级是高二(2)班,桌椅摆放好后马老师开始组织学生分发教材以及按照上学期期末成绩调整座位。

余聪拉着林越找了个位置坐,林越一抬头就对上了顾铭的脑袋,顿时沉着脸拉余聪换个位置。

“你个大老爷们的怎么这么多事。”余聪叹道。

“你不懂。”林越目光幽幽的,要是你突然发现自己注定要和一个男的搞基,看你躲不躲着点。

现在的位置是随便坐,如此一来顾铭的身边除了他的朋友程大宇外全是一溜的小姑娘。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盯着顾铭,互相挤眉弄眼,推推搡搡,明显想跟顾铭认识的模样。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老君仙不不不不《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11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11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11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11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11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11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11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11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11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