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干件大事[快穿]小说[废柴薄荷软糖]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山贼的胆子那么大”顾言蹊诧异。顾言蹊沉吟片刻,问道:“你看那些兵卒还能撑上几刻”听到此言,顾言蹊便下定了决心。“是此处山贼在攻击一队兵卒。”仲文琢解释:“我看兵卒虽有百人,可大多身上带伤,神情疲惫,兵器也不多。而山贼却身强力壮,又有兵器在手。故而才打起兵卒的主意。”仲文琢吓了一跳:“那是两百多人的混战”前几日对方爆出名字,他认出这位王府小厮就是委托人记忆中那名少年将军,这才有了石下那番谈话。若非如此,那天出城后,他早就把对方甩了。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作者:废柴薄荷软糖【完结】

文案:成为任务者的第一天,顾言蹊被告知,他马上就要死了

顾言蹊:我能行我能行我能行!

死线逼得太紧,顾言蹊越来越喜欢干点大事,搅和得整个世界天昏地暗

众渣男:求你了!不行一次吧!

顾言蹊:男人不可以说不行!

穆璟:对,他能行!

快穿X虐渣X爽爽爽

每日早上九点,准时更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蹊 ┃ 配角:穆璟 ┃ 其它:苏、甜、爽、狗血

第1章 国士无双(1)

牢房阴冷的地面上。

像老鼠一般蜷缩在肮脏的秽物中。

往日的荣光随着酷刑折磨的不剩分毫。

瞪着眼睛,透过铁栏的缝隙看向外面,只有狱卒点燃的豆大烛光。

心脏开始停跳,极度的痛苦从胸口传到周身。

窒息感叫人忍不住抓挠着脖子。

牢房里充斥着濒死之人粗重的呼吸。

好恨

好恨啊

你权势通天你能在战乱中救走全府老小

你甚至有空闲指导最卑贱的小厮成为将军

为何却留下我

留下身为正妻的我,受尽折磨,痛不欲生,如老鼠一般在这肮脏的牢房中死亡 我诅咒你

你所求的东西女人也好地位也好

一辈子都无法得到

你要在余生都为我忏悔

系统为您服务。

您已选择遗憾弥补业务,是否购买。

您将支付九十年寿命,酬劳将从您的灵魂中抽取。

支付成功。

顾言蹊睁开眼睛。

天色尚早,小厮正将紧闭了一日的窗户打开,清晨的凉风钻进屋内,叫他打了个寒颤。

“什么时候了。”

“寅时刚过。”小厮看了他一眼,答道。

早上五点。

顾言蹊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他随即下了床,在小厮的服侍下穿戴衣服,抬眼看了看铜镜中模糊的自己。

一身华贵的装束,衬得镜中那本就俊秀的男人越发惊艳。

这是一张在任何时代都能被世人惊叹的面孔。

儒雅俊秀,但不显女气。

可惜长着这幅面孔的男人,却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

顾言蹊心中古井无波。

他虽也叫顾言蹊,却并非这个顾言蹊。

站在这里的顾言蹊,是大庆朝太傅幼子,是大庆朝神武大将军正妻,当之无愧的贵公子 也是东宫与恭王政治博弈中的牺牲品。

而他顾言蹊,不过一介凡人。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小厮一愣:“寅时”

冰凉的手指阻止了小厮系衣带的动作,顾言蹊低头看着面前半大少年,再一次道。

“现在是几月几日。”

“十十一月刚到,夫人。”

十一月啊

顾言蹊放开了小厮的手,心底暗自思索。

他是被一个自称系统的存在送到这里来的,在这之前,他生活在一片无天无地的漆黑空间中,更往前的事情,便不记得了。

那片空间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就算想要弄出一些动静也绝不可能,他生活了不知多少年月,而后对黑暗和死亡的恐惧便深入骨髓。

他甚至开始期待将他送来这里的系统,即使那声音冰冷可怖,在这里也犹如天籁。

他终于等到了。

那是一个要前往异世界完成委托的通知。

委托人为大庆朝大将军之妻,委托时间为五个月,报酬为两个月生命。

他将回到委托人死前五个月。

这是报酬相当吝啬的一份委托。

顾言蹊却如获至宝般接了下来。

无论如何,总要比在这黑暗中生活一辈子强。

他的思想早已改变。

顾言蹊抬起手,看着映在上面暖融融的日光,眸色暗沉了几分。

要活下去。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两个月的生命,值得全力争取。

从此刻开始,他要为活着而活着。

“夫人,穿好了。”

小厮见顾言蹊在铜镜前站了许久,心中不由得有些不耐,出声提醒道。

顾言蹊闻言看了过去,他目光温和,却隐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慑力。

“给我换身便于行动的衣服。”

“可夫人您才穿好衣服。”

小厮语气里的烦躁越发明显,却在顾言蹊的目光中渐渐低去。

他不情不愿去为顾言蹊换衣服,心头却暗暗叫苦。

早知道跟恭王闹什么脾气,让他跑到姓何的这里当下人,还要伺候这位男夫人,又不受宠又是挑剔,听说姓何的就是因为厌恶他才向王爷主动请缨去北面。

好容易穿戴整齐,小厮松了口气,正想离开,却听得这位大爷又吩咐起来。

“给我备马。”

顾言蹊走到门前也不见小厮动作,他回身看过去,道:“怎么还不去。”

“夫人,不是小的不给您备马。”小厮低着头一幅恭敬的样子,叫人看不到面上表情,“只是这府上的马都是有数的,除非大将军吩咐,任谁都动不得。”

“我也动不得”

“动不得。”小厮连犹豫都未曾犹豫。

顾言蹊盯着他看了许久,似乎在权衡什么,半晌,他说道:“你去外面给我买匹好马来。”

“府中财务也”

“动不得”顾言蹊似乎已有些愠怒,“好,你拿着我的嫁妆去买,总行了吧。”

“也不可”

顾言蹊气笑了,道:“难道我连自己的嫁妆也用不得”

“夫人买马是要养在府中,可如今府中并无闲置之处”

顾言蹊的目光扫过房内摆设,他轻轻拿起挂在墙上的一根装饰用的银鞭,试了试手感。

而后在那小厮越发底气十足的声音中,迎面抽去

“啊”

小厮摔倒在地,肩上厚实的冬衣迅速沁出血色。

“碎嘴的仆人。”顾言蹊双眸冰冷,俯视着他,“我乃是圣上钦定的神武大将军正妻,难道连用嫁妆买匹马的权利都没有”

小厮捂着肩膀,仰头看他。

“这一鞭是罚你顶撞主人。”顾言蹊抖抖银鞭,“现下我也不要买马了,你立刻去为我备马。”

他重复。

“就要府中的马。”

小厮看了眼银鞭上闪闪的光芒,咬了咬牙硬是什么都没说,从顾言蹊身旁钻走转眼消失在房中。

当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时,顾言蹊将银鞭放回原处,忽的轻笑出来。

他眉眼间带着轻松和得意,哪有之前半分凛冽,倒像是个得逞的孩子。

顾言蹊可不是易怒之人。

能在那黑暗中生活那么久,小厮的一两句顶撞又算得了什么。

委托人的任务是让何正戚失去他最重视的地位,让他一辈子都娶不到女性妻子,让他也如自己一般在牢房里凄惨死去。

而现在,大庆第一战神、神武大将军何正戚正在北方抗击蛮人,再过一个月,沉鹿关陷落的消息就将传到京城,天下即将大乱,他若仍留在这大将军府,是决计完不成委托的。

顾言蹊心里已经有了个详细的计划。

离开京城,前往北方,救下战败的庆军。

对旁人而言,此时的北方战乱频发,正是凶险之处。但顾言蹊却觉得那里是再好不过的地方,足够他实施计划。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府中的一些东西。

这小小的买马冲突,正是他拿到那东西的好机会。

顾言蹊靠在院中廊柱旁,不多时就见小厮匆匆回来,但他没带来备马完成的消息,却带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和他身后跟来的十几个人。

那些人看上去并非府中之人,或许是来府中洽谈事务的外人。

陈管家。

中年人乃是将军府主管,堪称神武大将军最信任的人,他看到顾言蹊,便用一种慈和却暗含质问的语气道:“夫人,我听说您想要买马”

“只是在府中呆久了有些闷,想要出门逛逛。”

“这可不行。”陈管家关切道,“您身患心疾,骑马出门若是犯了病可就麻烦了”

顾言蹊指指小厮:“那我带着他出去。”

“如此,按说我也该应允夫人的,只是”陈管家又道,“将军离京前特别嘱咐过,要让夫人在府内静养,您就不要让小人为难了。”

“我若执意出门呢”

“那小人也只好得罪了”

顾言蹊不笑了。

劝说不行便拿将军的命令来压,软的不行拿硬的,如此油滑圆润、手段高超的人,怪不得被何正戚倚重。

何正戚镇守边疆十数年,乃是当朝第一猛将,当今圣上惠哲皇帝亲封的神武大将军。

同时,他也是皇次子恭王最强力的支持者。

正因如此,东宫才看准了时机,让顾言蹊一个男人嫁给他当正妻,使得何正戚被何家冷落,元气大伤。

大将军府内没有一个人看的惯他这位男夫人。

这种情况下,想拿到那样东西,可谓处处都是阻力。

不过

擒贼先擒王,只要处理了这位陈管家,他的行动就能方便多了。

“好啊。”顾言蹊道,“这样说这大将军府内,除了静养,我是什么都做不得了”

“正是。”陈大管家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但将军在北面打仗,我又如何知道你说的是真的。”顾言蹊渐渐露出温和的笑意,声音却骤然提高“又或者你本就是自己胡编乱造我夫之命,想要趁我夫不在府内,欺辱与我”

他这一声爆喝,令陈管家膝盖一软,惊得险些跪下。

在这个封建的时代,在这个没有人权的时代,这一声质问对忠心耿耿的陈管家而言,岂不是诛心之语 他语气里已然带了警告的意味,沉声道:“夫人慎言老奴绝无假传大将军命令之举”

“圣上赐婚当日,便再三嘱托将军照顾好我。”

顾言蹊一声比一声凛冽,他眼眸中闪过寒光,正冰冷的看着陈管家。

“有圣上嘱托,大将军怎会如此待我”

“不是你胡编乱造妄想假传大将军之命,趁着大将军不在在府中收揽权势,又能是如何”

“我念你劳苦功高,此时认罪还能减轻刑罚”

“夫人”陈管家意识到面前此人的难缠,他大喝一声,想要令自己冷静下来,“老奴确确实实是奉了大将军之命,还望夫人勿要听信谣言”

“哦你的意思是,圣上管不得大将军府”

“非非也”

“那便是大将军之命比起圣上金口玉言更高”

“也也不是”

“圣上既管得,大将军既管不得,我又如何不能出府”

“阻止我出府你这是让千里之外卫国抗敌的大将军违反律令”

要么是大将军抗旨,要么是他假传命令该死,他自然不可能陷大将军于不义。

不若就此处理了这位夫人

这念头一起,他便听到了身后众人传来的窃窃私语之声。

陈管家面色惨白,他颤抖着嘴唇,脑中却一片空白。

有这些人在一旁看着,此时他若不能解决此事,恐怕 陈管家颓然的垂下肩膀,“大将军绝无此意,是老奴假传大将军之命,老奴甘愿受罚”

顾言蹊指着他:“大庆律令,杖毙。”

陈管家身体一震,随后面色灰白的瘫坐在地,满眼绝望。

“当然。”绝望之中,顾言蹊的声音幽幽响起,“我既承诺减轻你的刑罚,那便不能食言,暂且只打你一百大板。”

俊美的男人看向一旁的小厮。

“这一百大板,你来打。”

一百板子下来,和杖毙有什么区别

可事到如此,他们却不得不低头。

非但如此,还要咬牙切齿做出恭恭敬敬、诚心诚意的姿态叩首。

“谢夫人仁慈”

第2章 国士无双(2)

京城的商贾们算是开了眼。

早就听说大将军夫夫不和,夫人嫁过去后一步也没出过府,都说是将军厌恶其妻,才将其囚禁起来。若非顾言蹊也是当朝太傅之子,父亲位列三公,这京城街头巷尾怕是早就传开大将军杀夫之类的传闻了。

往日这些小道消息对商贾们而言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闲谈,最重要的还是能卖给大将军府什么货物,自己又能挣到什么钱,哪想到今天见识了这一场大事。

商贾们窃窃私语着,看着仆人们搬来长凳板子,平日里德高望重的陈管家乖乖的趴了上去,又看看那个坐在廊上悠闲看着的男夫人,心里琢磨。

看来传闻是真的,这位夫人确实不受宠,多么尊贵的身份竟被囚禁在这小院子里。

可也确非凡人。

三言两语就逼得府内说一不二的陈管家乖乖就范,还要背上个欺瞒大将军的罪名。

啧啧啧。

大将军府压不住这位夫人啊。

商贾们观察顾言蹊的时候,顾言蹊也在看着他们。

今日借用商贾们之势,叫陈管家不得不服软,这府中一切事务,至少在今天,都是他说了算。

卯时过后,这一百大板终于打完了,小厮咬着牙,憋着心中委屈过来汇报。

顾言蹊道:“备马去。”

小厮愤恨的看了他一眼,压着怒气躬身离去。

顾言蹊再看向那群商贾道,“言蹊管教府中仆人,倒让诸位见笑了,烦请诸位暂且休息片刻,待言蹊处理好家事,再来招待诸位。”

商贾们自无不可,便在仆人的指引下离开了小院,顾言蹊的目光落在陈管家身上:“大将军的书房在哪”

陈管家说不出话,身旁另有仆人站了出来,道:“我带您去。”

顾言蹊自无不可。

何正戚手握重权,又是世家出身,大将军府造的是华美异常,顾言蹊好好欣赏了一番府内美景,这才在书房前止步。

“等等。”他阻止了仆人的动作,上前一步先行进了书房的门,“你在外面候着就行。”

仆人面色犹豫,又不敢说话,只好闭口不言,眼睁睁的看着顾言蹊关上门,想要从窗户里看些究竟,对方又将窗户也关上了。

门窗一关,房内便显得昏暗下来,只是日头正盛,倒也不至于完全看不清。

顾言蹊在书桌上找了一会,很快便翻到了一样东西。

一块由上好白玉雕琢而成的大将军印。

他抚摸那方印玺,眼角染上笑意。

像是这种能证明持有者身份的印玺,大多都会被主人随身携带,这大将军印会留在府内,也是意外之喜。

他本是想找方私印的,这下方便多了。

顾言蹊旋即摆好纸墨,挥笔洋洋洒洒写了两篇文章,又将那大将军印盖于其上,等到墨水干涸,便用牛皮封皮包好。

有了这两份东西,下面的事情便能轻松许多了。

正要离开,那长长的衣袖突然勾住了什么东西,“叮”的一声砸到了地毯上。

顾言蹊看清那东西的面貌,眼前一亮,忙将其与信件分别藏于身上,这才走出书房。

“叫人把我的嫁妆给那些商贾换成银票,价格低一些也无妨。”

他理所当然的吩咐着。

仆人诺诺应了连忙去办,不多时便换来了一大捧银票。

顾言蹊刚贴身放好,就见之前那小厮走了进来。

“夫人,马已备好。”

“带我过去。”

也不知出于何等心理,等顾言蹊走出府门才看到大门前那条路上被塞了整整十几匹高头大马,引来围观的百姓几乎将这条路堵上了。

顾言蹊的目光在马上流连片刻,重又落回小厮身上。

小厮负气道:“我已将全府的马都备好了,您要多少匹都够用”

跟着伺候的仆人眼皮抽筋了一样抖个不停。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废柴薄荷软糖《我要干件大事[快穿]》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07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07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07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07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07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07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07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07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07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