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袭法则[快穿]小说[公子优]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三界修者,天才遍行。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

反逆袭法则[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反逆袭法则[快穿]》作者:公子优【完结+番外】

文案:作为天定主角,陆珩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就总有人想反他上位。

每次穿越都会遇到各种变着花样要逆袭的杠精!

先知者:是非功过留与后人说,青史留谁的名字不是留?

重生者:上辈子欠我的,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穿书者:穿书剧情我知道,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

攻略者:系统在我手,主角自觉成舔狗。

佛系陆珩:……随意,请便,高兴就好,不约。

然而,看似好说话的陆珩,转身就把人踹进坑里,还顺手埋了土,让人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绑架不成反被绑的系统内牛满面:“……”

这个主角有毒,不能坑!

对陆珩来说,他的反逆袭法则只有一条。

干掉逆袭者!

PS:全文架空,通篇瞎扯(差不多到鬼扯的程度),请勿较真,也不要有任何对号。

主攻文,主攻三千年不挪脚,剧情为主。

本篇是快穿系列第二部 主攻文:陆珩VS萧沐。 第一部路指隔壁:渡劫老祖是炮灰[快穿],容祁VS萧景,已完结。 第三部路指隔壁:反派不肯领盒饭[快穿],剑修燕玄篇求收!

内容标签: 强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珩 ┃ 配角:萧沐 ┃ 其它:

第1章 楔子

三千世界,百亿须弥,生灵千千万,所求者莫过于避开天道,躲过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然而法则难逃,欲成其事者,须脱凡入圣,为诸天神佛添辉,方可窥长生不灭之万一。

于是,便有了无数穷极毕生之力钻研仙法道术的修者。

修者多能,或点石成金御极天地灵物,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将,或炼器制药起死回生。

翻手云覆手是雨也不过如此。

在人类的眼里,多数修者已经半脚踏入仙人大门,可立庙设祠,焚香叩祭。

可凡人之间尚且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修者为争夺机缘法宝也会争伐屠戮行阴诡之道。

自此,立场之分,修道之别,逐见分晓。

所谓人有善恶,修有正邪,均各自为道,亦不外如是。

自太古起,修者前辈为将毕生所思所学流世传承,均择选天赋出众者为徒,悉心教导竭力培养,立心立命,使其不忘先人之志。

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

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

三界修者,天才遍行。

历代能者,或飞升上界,渡劫成仙,或拥护本源,以身证道,诸此百般,莫不青史留名,万古长存。

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

修真界发展至今,已逾数万年,门派之见,正邪之争,一触即发。

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

直至三百年前,天地灵物兑减,修行之路日益艰难,为争夺修炼资源,正邪两方再难共处,大战爆发,死伤无数,让以三界为首的正派和以幽冥教为首的邪派两败俱伤,均损失惨重。

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封印阵法紊乱破损,距魔灵破印而出时,计日可待。

届时修真界必然大乱,正派无依,邪风肆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再无人能阻。

要保住修真界,唯复原阵法,再封魔灵,一法而已。

当世阵法造诣最高者,非奉玄界陆珩莫属。

陆珩此人,虽行事恣意慵漫,却不会眼见着生灵涂炭而无所作为。

他耗时百年,日以继夜钻研探索,勉强把阵法修复,将上古魔灵暂时困住,不能长久。

究其因由,是为原生阵法紊乱时,加持道运溃散。

所谓道运,乃数十位上古大能以毕生修为功德是祭,以仙骨血肉为锁,为封印魔灵而增加的最为坚固的枷锁,再由本界气运日夜不断滋养,历经万载所形成的独特的运道。

获此运道者,莫不是人中龙凤,天铸之才。

可封印若无道运加持,枷锁不再,魔灵现世,迟早而已。

故寻回溃散道运,彻底镇压上古魔灵,势在必行。

当时,坤墟界容祁神魂被创,重伤修养,苍梧界燕玄须得防备意欲反击的邪派,寻回道运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陆珩的身上。

据修真界前辈指示,陆珩自封大半修为,将神魂沉入三千世界,踏上轮回路。三千世界,百亿须弥,生灵千千万,所求者莫过于避开天道,躲过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然而法则难逃,欲成其事者,须脱凡入圣,为诸天神佛添辉,方可窥长生不灭之万一。

于是,便有了无数穷极毕生之力钻研仙法道术的修者。

修者多能,或点石成金御极天地灵物,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将,或炼器制药起死回生。

翻手云覆手是雨也不过如此。

在人类的眼里,多数修者已经半脚踏入仙人大门,可立庙设祠,焚香叩祭。

可凡人之间尚且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修者为争夺机缘法宝也会争伐屠戮行阴诡之道。

自此,立场之分,修道之别,逐见分晓。

所谓人有善恶,修有正邪,均各自为道,亦不外如是。

自太古起,修者前辈为将毕生所思所学流世传承,均择选天赋出众者为徒,悉心教导竭力培养,立心立命,使其不忘先人之志。

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

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

三界修者,天才遍行。

历代能者,或飞升上界,渡劫成仙,或拥护本源,以身证道,诸此百般,莫不青史留名,万古长存。

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

修真界发展至今,已逾数万年,门派之见,正邪之争,一触即发。

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

直至三百年前,天地灵物兑减,修行之路日益艰难,为争夺修炼资源,正邪两方再难共处,大战爆发,死伤无数,让以三界为首的正派和以幽冥教为首的邪派两败俱伤,均损失惨重。

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封印阵法紊乱破损,距魔灵破印而出时,计日可待。

届时修真界必然大乱,正派无依,邪风肆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再无人能阻。

要保住修真界,唯复原阵法,再封魔灵,一法而已。

当世阵法造诣最高者,非奉玄界陆珩莫属。

陆珩此人,虽行事恣意慵漫,却不会眼见着生灵涂炭而无所作为。

他耗时百年,日以继夜钻研探索,勉强把阵法修复,将上古魔灵暂时困住,不能长久。

究其因由,是为原生阵法紊乱时,加持道运溃散。

所谓道运,乃数十位上古大能以毕生修为功德是祭,以仙骨血肉为锁,为封印魔灵而增加的最为坚固的枷锁,再由本界气运日夜不断滋养,历经万载所形成的独特的运道。

获此运道者,莫不是人中龙凤,天铸之才。

可封印若无道运加持,枷锁不再,魔灵现世,迟早而已。

故寻回溃散道运,彻底镇压上古魔灵,势在必行。

当时,坤墟界容祁神魂被创,重伤修养,苍梧界燕玄须得防备意欲反击的邪派,寻回道运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陆珩的身上。

据修真界前辈指示,陆珩自封大半修为,将神魂沉入三千世界,踏上轮回路。三千世界,百亿须弥,生灵千千万,所求者莫过于避开天道,躲过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然而法则难逃,欲成其事者,须脱凡入圣,为诸天神佛添辉,方可窥长生不灭之万一。

于是,便有了无数穷极毕生之力钻研仙法道术的修者。

修者多能,或点石成金御极天地灵物,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将,或炼器制药起死回生。

翻手云覆手是雨也不过如此。

在人类的眼里,多数修者已经半脚踏入仙人大门,可立庙设祠,焚香叩祭。

可凡人之间尚且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修者为争夺机缘法宝也会争伐屠戮行阴诡之道。

自此,立场之分,修道之别,逐见分晓。

所谓人有善恶,修有正邪,均各自为道,亦不外如是。

自太古起,修者前辈为将毕生所思所学流世传承,均择选天赋出众者为徒,悉心教导竭力培养,立心立命,使其不忘先人之志。

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

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

三界修者,天才遍行。

历代能者,或飞升上界,渡劫成仙,或拥护本源,以身证道,诸此百般,莫不青史留名,万古长存。

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

修真界发展至今,已逾数万年,门派之见,正邪之争,一触即发。

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

直至三百年前,天地灵物兑减,修行之路日益艰难,为争夺修炼资源,正邪两方再难共处,大战爆发,死伤无数,让以三界为首的正派和以幽冥教为首的邪派两败俱伤,均损失惨重。

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封印阵法紊乱破损,距魔灵破印而出时,计日可待。

届时修真界必然大乱,正派无依,邪风肆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再无人能阻。

要保住修真界,唯复原阵法,再封魔灵,一法而已。

当世阵法造诣最高者,非奉玄界陆珩莫属。

陆珩此人,虽行事恣意慵漫,却不会眼见着生灵涂炭而无所作为。

他耗时百年,日以继夜钻研探索,勉强把阵法修复,将上古魔灵暂时困住,不能长久。

究其因由,是为原生阵法紊乱时,加持道运溃散。

所谓道运,乃数十位上古大能以毕生修为功德是祭,以仙骨血肉为锁,为封印魔灵而增加的最为坚固的枷锁,再由本界气运日夜不断滋养,历经万载所形成的独特的运道。

获此运道者,莫不是人中龙凤,天铸之才。

可封印若无道运加持,枷锁不再,魔灵现世,迟早而已。

故寻回溃散道运,彻底镇压上古魔灵,势在必行。

当时,坤墟界容祁神魂被创,重伤修养,苍梧界燕玄须得防备意欲反击的邪派,寻回道运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陆珩的身上。

据修真界前辈指示,陆珩自封大半修为,将神魂沉入三千世界,踏上轮回路。三千世界,百亿须弥,生灵千千万,所求者莫过于避开天道,躲过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然而法则难逃,欲成其事者,须脱凡入圣,为诸天神佛添辉,方可窥长生不灭之万一。

于是,便有了无数穷极毕生之力钻研仙法道术的修者。

修者多能,或点石成金御极天地灵物,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将,或炼器制药起死回生。

翻手云覆手是雨也不过如此。

在人类的眼里,多数修者已经半脚踏入仙人大门,可立庙设祠,焚香叩祭。

可凡人之间尚且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修者为争夺机缘法宝也会争伐屠戮行阴诡之道。

自此,立场之分,修道之别,逐见分晓。

所谓人有善恶,修有正邪,均各自为道,亦不外如是。

自太古起,修者前辈为将毕生所思所学流世传承,均择选天赋出众者为徒,悉心教导竭力培养,立心立命,使其不忘先人之志。

随修者日渐增加,各方门派陆续诞生。

修真界自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每年都会有新的门派创立或消失,能在源洲大陆传承万年而屹立不倒者,唯东洲坤墟界,中洲苍梧界,南洲奉玄界三界而已。

许多散乱于世的小门派,为保全自身,多择三界依之。

三界修者,天才遍行。

历代能者,或飞升上界,渡劫成仙,或拥护本源,以身证道,诸此百般,莫不青史留名,万古长存。

近古时期亦能者辈出,其更以坤墟界鬼才丹修座上容祁,苍梧界绝世剑修元主燕玄,及奉玄界无双法修君上陆珩为个中翘楚。

修真界发展至今,已逾数万年,门派之见,正邪之争,一触即发。

所幸双方实力相当,其间虽冲突不断,你来我往,好歹还能控制,堪堪维持表面平静。

直至三百年前,天地灵物兑减,修行之路日益艰难,为争夺修炼资源,正邪两方再难共处,大战爆发,死伤无数,让以三界为首的正派和以幽冥教为首的邪派两败俱伤,均损失惨重。

在大战中,正派虽以微薄余力险胜,使邪道避退,可双方的殊死搏斗却撼动了上古魔灵封印,致封印阵法紊乱破损,距魔灵破印而出时,计日可待。

届时修真界必然大乱,正派无依,邪风肆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再无人能阻。

要保住修真界,唯复原阵法,再封魔灵,一法而已。

当世阵法造诣最高者,非奉玄界陆珩莫属。

陆珩此人,虽行事恣意慵漫,却不会眼见着生灵涂炭而无所作为。

他耗时百年,日以继夜钻研探索,勉强把阵法修复,将上古魔灵暂时困住,不能长久。

究其因由,是为原生阵法紊乱时,加持道运溃散。

所谓道运,乃数十位上古大能以毕生修为功德是祭,以仙骨血肉为锁,为封印魔灵而增加的最为坚固的枷锁,再由本界气运日夜不断滋养,历经万载所形成的独特的运道。

获此运道者,莫不是人中龙凤,天铸之才。

可封印若无道运加持,枷锁不再,魔灵现世,迟早而已。

故寻回溃散道运,彻底镇压上古魔灵,势在必行。

当时,坤墟界容祁神魂被创,重伤修养,苍梧界燕玄须得防备意欲反击的邪派,寻回道运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陆珩的身上。

据修真界前辈指示,陆珩自封大半修为,将神魂沉入三千世界,踏上轮回路。三千世界,百亿须弥,生灵千千万,所求者莫过于避开天道,躲过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然而法则难逃,欲成其事者,须脱凡入圣,为诸天神佛添辉,方可窥长生不灭之万一。

于是,便有了无数穷极毕生之力钻研仙法道术的修者。

修者多能,或点石成金御极天地灵物,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将,或炼器制药起死回生。

翻手云覆手是雨也不过如此。

在人类的眼里,多数修者已经半脚踏入仙人大门,可立庙设祠,焚香叩祭。

可凡人之间尚且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修者为争夺机缘法宝也会争伐屠戮行阴诡之道。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公子优《反逆袭法则[快穿]》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00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00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00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00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00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00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00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00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00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