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小说[醉起凉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释殊心口一热,按照清霄门门规,弟子想要独自出门历练,必须成年。但若是天赋异禀之人,在十八岁前筑基,亦可独自出门历练。知道清珏真人是真的对他好,释殊心里的那一点不安也就彻底放下了。修真界有多凶险,释殊心里有数,即使他有剧情君这根金手指,也绝不认为他此后可以高枕无忧,世间变数千千万,唯有小心谨慎,提升自身,才是王道。“不过……为师也不希望你太过依赖外力,需知,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才能真的保护自己……为师知道你有分寸。”如今的释殊已经满足要求了。想来也正是因此缘故,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尊才会特地把他叫过来谈心

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作者:醉起凉风【完结+番外】

文案:穿成《定天》中的反派,释殊誓要将反派的精神进行到底,他倒要看看他和吊天吊地的大主角比起来到底谁更能!

然而,忙着处处与主角作对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护崽子般的诡异行为。

修真界众人:泽轻子看不惯寒凛子,咱们设计一下寒凛子他应该不会管,说不定还会帮咱们。

下一刻他们就被释殊替天行道了。

修真界众人:剧本上明明不是这么写的!!!!

释殊: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有意见?

&%℃#**狗男男!

~换个视角~

舒长予自幼见惯世态炎凉,世人皆视弱者之命如草芥,若他有能力,便要创一太平盛世,修真者修仙道求长生;俗世之人,男耕女织,安稳度日。

哪成想他为他人劳累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反被捅了刀,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临死之际,竟然只有死对头站在他身边,还大言不惭要为他对抗整个修真界。

重来一世,他只求护得那人平安。

★把打败攻当成唯一目标还看不得攻受丁点儿委屈的老妈子纠结受&一心只想和受打好关系还要疲于应对受的各种损招的无奈狂宠攻。

★释殊=泽轻子=反派

舒长予=寒凛子=主角

★本书出于作者君的执念,只求吸引同好!(划重点——)我们的目标是:热血√励志√苏爽√成长√强强√互相救赎√

内容标签: 年下 穿越时空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释殊,舒长予 ┃ 配角:好多好多啦 ┃ 其它:

第1章 前世

“吧嗒”一声,似乎是开锁的声音,躺在木板床上的人半睁开眼,随即又无力闭上。

他身形修长,双手枕于脑后,一条长腿微微曲起,尽管身上没有一丝灵力,那股清雅的气质依旧隐隐可见,即便沦为阶下囚,身处污秽的幽域之中,他依旧神色淡然,气质出尘。

幽域被称作修真者的地狱,一砖一瓦皆可吸蚀灵力,长住于此,必然修为尽散,身体虚弱至死。

舒长予在这儿住了一月有余,修为从渡劫期降至炼气期,与俗世之人无异,加之幽域阴冷潮湿,他的身体愈发虚弱,不知还能撑多久。

据说,天机门的祭天大典定于后日,届时,他这位即将登位的掌门为求天下太平,将以身祭天。

祭天大典过后,天机门心系天下之名必将传扬四海,传为佳话。而他,为大道献身,死后被赞几句忠义,再消弭于历史长河之中。

舒长予勾了勾嘴角,似要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天机门乃他一手所创,第一批弟子皆是他一手教导。往日里,他们尊他为宗主,神色恭敬,不似作伪,但在一月之前,这些他看重之人,竟为了一己私欲,联合外宗,在他背后捅刀。

他所追求的道,不过是浮世安稳,修真者修仙道求长生,俗世之人,男耕女织,日落月升。强者为尊未免太过血腥,为了一点缥缈的机缘,强者可随意碾杀弱者,争夺之中,无法修炼之人遭受无妄之灾……

他所追求的道,不过是在这一乱世建立一个秩序,让弱者有枝可依,让生命短暂如蜉蝣的俗世之人亦可安稳度过一生。

可是如今,他自恃强者,可保一方平安,却被他所以为的需要保护之人捅了刀。

阴寒袭来,脑海中一片混沌,他已无力再思考其他。

阴暗之中骤然响起的开锁声,将他的四散的思绪拉回了一瞬。

然而身体实在虚弱,他的眼睛只是半睁了一瞬便又闭上了,在完全闭上眼睛之前,他注意到了随着主人走动而掀起的暗红色衣角。

或许是再分不出神去想其他,他此刻所有的思绪便都围绕着那一片暗红衣角而转动了。

只是偶然一瞥,他便知道了来者的身份。

释殊——他唯一敬重的对手,他的,大师兄。

他与释殊虽然站在对立面,交手无数次,有几次自己甚至差点儿丧命,但他知道,释殊此时过来,绝不会对他不利。

“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

他了解释殊,其人十分骄傲,他此时的样子,释殊根本不屑出手。

他有些疑惑,不知释殊过来有何目的。总不会……是来看他的吧?他们虽师出同门,但不和已久,平心而论,若是释殊落得他这般下场,他虽然会心有失落,但更多的,还是轻松。

他觉得,释殊和他一样。

那么他便实在猜不透释殊前来的目的了。想不通,便不再想 。到了如今的境地,反正也不会更差了。

如此一想,即便是听到了释殊走过来的脚步声,舒长予依旧闭着眼睛,丝毫没有要招待客人的觉悟。

阴冷的房中不知何时盈起一股桂子清香,浓而不腻,带着灵力的酒香入鼻,舒长予不由心神一震,软弱无力的身子竟然恢复了许多。

睁开眼,只见释殊身披暗红色披风,怀中抱着两坛酒,站在半米之处看着他。

脸上依旧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邪笑,眼中含着许多东西,舒长予不欲多想,随意一瞥,只注意到释殊眼神中那股子熟悉的不羁意味。

舒长予缓缓撑起身子,随意靠在墙壁上,姿势慵懒,他带着戏谑的语气开口:“都道魔尊所酿之酒中以醉仙酿最佳,怎么,来送我这个老对头,就带了两坛桂花酒?”

释殊将两坛桂花酿往木板床上一摆,长臂潇洒地撩起披风,亦是慵懒地靠坐在床上。拔开坛盖,桂子清香瞬间充斥了整间屋子。

将其中一坛递给舒长予,他方开口道:“这酒,爷酿了两百年,旁人想喝都喝不到。”

听此一言,舒长予愣了一愣。两百年,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正好是他拜入清霄门的那年。他不知释殊说这话是何意,难不成,真是顾及同门情谊来看他?

他眼中神色莫名,桂子清香使得他的脑子清醒了些,他不禁开始想,他与释殊,究竟是因何结仇呢?

许是时间太久,许是他这会儿精神不好,又许是……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仇怨,总之,舒长予皱眉思索许久,仍想不出他与释殊是缘何而斗。

释殊喝了一口酒,桂子清香顿时盈满口鼻,注意到舒长予似有困扰的神色,他开口嗤笑道:“怎么,担心过几日的祭天大典会殒命?”

舒长予听此一笑,将纷繁的思绪抛到脑后,往嘴里倒了一口酒,桂花与酒的醇香在口中晕开,他呼出满口的清香,笑着说:“我是在想,我们究竟是因何结的仇,都斗了两百年了。”

说完他自嘲一笑,想想他这一生,越发觉得索然无味。

追求的东西是个笑话,一直被他视为宿敌的人,仔细想想,竟然也没什么仇怨。一世蹉跎几百年,到头来,却是什么也没有。

释殊酿的酒自是极好,只喝一口,他便感觉灵力回归了些许。他的注意力都被手中之酒吸引了,因此并未注意到释殊听到他说的话后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

半晌,他方听到释殊有些意味不明的声音:“有些人生来,便注定是宿敌。”

舒长予正往嘴里倒酒的动作倏地一顿,漏出来的酒水顺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淌下,沿着脖颈流进衣领之中。

“若是无冤无仇,又何必缠斗这么多年。”说着,舒长予看向释殊,露出一抹淡笑,“不如你我冰释前嫌如何?仔细想来,这世间,也只有你释殊能与我比肩。人活一世,难逢一对手,又何必非要做仇人,挚友,也未尝不可。”

他这话说完,倒是释殊愣住了。

是啊,为何非要做敌人。他不是原来的反派释殊,他不嫉妒主角的实力,不嫉妒主角能得到宗门上下的认可,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沿着原主的路线继续与主角作对呢?

舒长予对过去的事记不太清了,释殊却恰好相反。

他原本不是这个世界之人,那日他刚好拿到公司要翻拍的大ip——本年度最热修仙小说《定天》,连夜看完原著,刚合上书,他不过是突生了一句感慨,一时间天旋地转,他便成了书中的人物。

……

“冰释前嫌?”释殊心中触动,面上却丝毫不显,他勾唇一笑,挑衅地看向舒长予,“可以啊。不过,这可是你舒长予先开的口,爷大发慈悲答应了,可不代表爷示弱了。”

舒长予失笑。释殊极其骄傲,而且对待与自己有关的事,有种诡异的执着,不得不说,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如此想着,舒长予淡笑着开口:“我先开的口,若说示弱,是我,不是你。”

释殊满意地瞥了舒长予一眼。喝了些酒,也没有刻意用灵力散去酒力,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他半眯着眼眸,靠着墙壁。

进来了这么久,他自是感受到了体内灵力在缓缓流失。

转头望向舒长予,释殊眉峰微微皱了皱:“后日便是祭天大典,届时,你可有什么打算?”

即便他思索许久仍想不出舒长予可以如何破局,但或许是出于对他主角身份的信任,他觉得舒长予一定有办法可以撑过去。

舒长予脸上浮现出点点自嘲,他有些疲惫地说道:“并无安排。”

舒长予一向是自信且从容的,自嘲这种神色,释殊从未在他脸上见过。不知为何,他的心隐隐抽痛。

这是他一直欣赏的主角,他唯一认可的对手,他来到这个世界一直想要打败的人,或者说……他在这个世界存活这么久的信念。

右手紧握成拳,又倏地松开,他笑着说:“答应爷一个条件,爷助你出去。”

舒长予看向对方,释殊的眼中浮现着笑意,他知道释殊此时所说的话是认真的。

舒长予笑了笑,道:“条件你可以说说看,出去……就不必了。”

他这一生已经够长了,追求的实力已达巅峰,一直为之努力的,呵,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此生走向尽头之前还能与释殊交心,已是意外的收获。

释殊注意到了舒长予眼中的灰败之色,他心头一痛,说:“若是我要你活下去,你可答应?”

释殊这话说得极为郑重,舒长予心中触动,但还是摇摇头:“此事,顺其自然。”

释殊垂眸沉默良久,他喝下一口酒,方才流失的灵力又回复了一丝。

“陪爷喝完这坛酒。”他说。

“好。”舒长予点了点头,抬起酒坛,同释殊手中的坛子碰了碰,两人皆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几口酒下肚,舒长予精神好多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猜想,胸口不禁微微发烫。

“这酒,可是你当年埋在殊灵峰上的?”他还记得殊灵峰上那花开遍野的盛景。清霄门,他已经,许久没回去了……

等了一会儿还没得到释殊的回复,长予偏过头去看他。

只见方才还在同他聊天的人,此刻头微微斜靠着墙,呼吸均匀,手中酒坛歪倒在木板床上,里面的酒已经喝完了。

这样子,莫不是醉了?

长予勾唇一笑,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人,酒量极差。

当年修为尚弱时,他们还无法用灵力驱散酒力,但大师兄偏偏喜爱喝酒,醉过多次,还因此被掌门责罚。

后来修为渐长,便再没见这人喝醉过,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刻意没有用灵力驱散酒力。

是真的对他不设防了,还是,觉得他没有威胁?

长予喝下一口酒,自嘲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他又偏头看释殊。

释殊长相极好,他一直都知道,不过平日里人们都被其气势镇住了,反而很少去注意他的长相。此刻,这人静静地靠着墙,摄人的气魄褪去,精致的面容竟让长予看愣了一瞬。

他们半坐在床上,一齐靠着墙壁,床不大,因而他们靠得有些近,只要长予将头转向释殊那边,释殊呼出的气息便可扑打在长予脸上。

带着桂花和酒的醇香从释殊身上传来,温热的气息扑打在他的脸庞,长予的视线从释殊的眉眼一直移至嘴唇、下巴、脖颈,直至藏在领口中的锁骨。

突然,他似是如梦初醒往旁边挪开,直至感觉不到那股温热的气息。

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揉了揉眉心,他许是魔怔了,竟然觉得坛中之酒还比不过释殊呼出的气息,喝这坛中酒不醉,释殊呼出的气息,却丝丝缕缕都醉人得紧。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君的新文确定啦,轻松灵异小萌文,凑不要脸跟小天使们求个收藏~

文名:《误入玄学界》by醉起凉风

文案:玄学界人人都知天机门老门主给他那个天煞孤星徒弟订了娃娃亲,订亲对象是楚家唯一的子嗣,订亲时那娃儿还没出生,但老门主掐指一算:是个女娃!阴气重,扛得住豫之的天煞之体。

玄学界大龄单身男女青年遍地走,没啥,就是难遇上个命格相配的。

牧·天煞之体·豫之(抬手亮出腕间红绳):看到没,我和我媳妇儿的定情信物。

众人:……

牧·天煞之体·豫之(鄙视):你说你们这一天天的,忙活大半辈子,连个对象都找不到,丢不丢人。

众人:……

麻麻我好想打他可我打不过QAQ

牧豫之期待许久,终于到了见媳妇儿的时候。

见面前:美滋滋。

见面后:卧槽?

他掐指算了算,没错啊,我媳妇儿就在这儿啊,怎么没有?

突然,他瞅着路过的楚澈,瞪大双眼:你丫把我媳妇儿还给我?!

楚·没看错性别男·澈:……精神病院前面左拐不送。

①抓抓鬼,驱驱邪,除除妖,冒冒险,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主‖单元剧‖

②闷骚正经受*满嘴跑火车攻

小天使感兴趣的话可以点个收藏哟,么么哒

第2章 今生

“大师兄!大师兄!”

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在喊,释殊躺在一棵桃树的树干上充耳不闻,继续闭眸悠闲地晒着太阳。

山上的阳光暖绵绵的,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舒服极了,释殊正昏昏欲睡,若是平时,他定要顺势睡上一觉,奈何今天时间不巧……

那边又传来两声“大师兄”,他叹了叹气,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一个漂亮的翻身从树上落下,施展身法,转瞬间就到了那位扰人清梦的小师弟面前,在对方呆愣的神色中,一抬眸,轻飘飘的目光扫过,开口:“何事?”

不过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将主人的不耐烦表现得淋漓尽致。

“大…大师兄……”小师弟吞了吞口水,知道他家大师兄此时心情不好,他强压住忐忑,力求用最简洁的话将来意讲清楚。

“执…执剑长老出关了……掌…掌门,让我来叫您回去……”

果然。释殊暗叹一声,心道以后怕是没安生日子过了。

想起之后要发生的事,释殊眉峰紧了紧,没理会对面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师弟,他直接朝清霄峰而去。

感受到低气压渐行渐远,呆愣在原地的小师弟松了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一边感叹大师兄这两年脾气愈发差了,一边感受到从释殊身上传来的压迫,又为大师兄修为又精进了而感到骄傲,同时也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修炼,不求能达到大师兄那个地步,只求不要差太远。

……

眼瞧着离清霄峰越来越近,释殊心中的郁闷渐渐消散,转而被兴奋代替。

等了这么久,可算来了。

他穿到书中时,原主才十岁,变成小娃娃也就罢了,要知道这小娃娃可是书中头号大反派,全书唯一一个天赋可以与主角相匹敌的人,有剧情君这根无比粗壮的金手指在手,玩转修真界简直不要太爽,释殊光是想想就热血沸腾,可是……原文剧情要等到他十六岁才展开,还有六年……

六年啊……释爷放眼一望,热血渐熄,一种名为“无聊”的负面情绪占据内心……

号称修真界第一宗门的清霄门坐落在一众雪山之中,白茫茫一片,淡得能出水,同辈人在释殊眼里就是一群小团子,还怕他怕得要死,走近两步就抖,说话也不利索,逗了两句还会抽抽搭搭地掉眼泪,不是,你释爷有那么可怕?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醉起凉风《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反派的尊严何在[穿书]小说[醉起凉风]在线试读

释殊心口一热,按照清霄门门规,弟子想要独自出门历练,必须成年。但若是天赋异禀之人,在十八岁前筑基,亦可独自出门历练。知道清珏真人是真的对他好,释殊心里的那一点不安也就彻底放下了。修真界有多凶险,释殊心里有数,即使他有剧情君这根金手指,也绝不认为他此后可以高枕无忧,世间变数千千万,唯有小心谨慎,提升自身,才是王道。“不过……为师也不希望你太过依赖外力,需知,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才能真的保护自己……为师知道你有分寸。”如今的释殊已经满足要求了。想来也正是因此缘故,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尊才会特地把他叫过来谈心...

2019-09-03 07:26:43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小说[兔月关]在线试读

那么能够从身体里发出来浓烈到刻骨的怨恨,只能是原主的东西。说好的穿越者光环在哪里?说好的我命由己不由天主角定律?从身体深处发出来的浓烈怨恨无法抑制。这不是他的情绪,他一个外来的穿越者压根就跟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交集,不会产生任何仇怨。槽槽槽,高级意外大警报!不过怨恨的心情还残留着,让他对面前几个跟踪的家伙有种咬牙切齿的恨。既然他穿到的这本小说已经变成了真实世界,那么里面的人也肯定有了灵魂,原主的魂魄不知道去了哪里,但身体却还留着很多情绪念想。...

2019-09-03 07:26:43

宿主是只史莱姆[快穿]小说[沙缇]在线试读

lady:“收到。”盯着那几个字好一会儿,欧姆才道:“用我的体温去温暖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欧姆还能怎么样呢?内心嘀咕了几句,欧姆对系统道:“lady,帮我搜索一下幼狮保暖的资料。”几乎是在lady话音落下的同时,欧姆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条加粗加黑的文字。他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的幼狮,大概是因为被淘汰的,所以幼狮体型偏小,和他这只狞猫差不了太多:“我这么盖上去不会把他给压坏吧?”他可不想救狮不成反而变成杀狮凶手了。并不知道系统其实是在夸奖自己,被打击到了的欧姆愤愤然地张开四肢往幼狮身上一扑。...

2019-09-03 07:26:43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穿书]小说[江北小酥肉]在线试读

蔺凉的身材是真的好,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手臂上是明显的肌肉,却又不过分夸张,带着种流畅的美。“发什么呆?”蔺凉感觉到身后灼热的视线,却没避开,而是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才回头点了下楚烨的额头。“嗯。”楚烨抱着被子点了头。楚烨看着他背对着自己穿衣服,一双眼睛都移不开。是他这种软趴趴的肉完全不能比的。他从蔺凉声音里听出了宠溺,心底竟然只有欢喜,他不会是真的早就喜欢上蔺凉,然后借醉酒把人给搞了吧?楚烨慢吞吞的穿上衣服,在卧室里洗漱完,脸上已经恢复的平静。...

2019-09-03 07:26:43

梦的边陲小说[禹葵葵]在线试读

言翊陷入黑暗之前,脑子里回响着黑眼镜对他说的一句话,“你这小模样,真像个美人鱼。”白光闪现,祝贺贺从天上落进了海里,嘴里喊着,“为什么出生点会在空中啊啊啊啊啊啊……!”“我靠了,我不会游泳!救命啊……”某人已然忘了自己是条美人鱼……梦的边陲,游戏加载中……这TM真成了美人鱼了!突然,有个人游到他身边从身后抱着他,将他拖回了岸上。“你是美人鱼?”救他的人问道。...

2019-09-03 07:26:43

大神拯救计划[快穿]小说[西白1314]在线试读

(修改了一下小bug,加了点字数。)傍晚,火红的晚霞占据了接近地平线的大半天空,不时可以看到归巢的鸟儿在天边掠过的黑影。青年站在村口,面前立着画板,红色的水彩在纸上慢慢的晕开,青年时不时的就往上面添几笔。晚上还再会补一章,好困,先睡了,么么哒~第4章 拯救教育大神4“好厉害!”少年情不自禁的感叹道,一双大眼牢牢的看着画板上活灵活现的大鸟。晚霞出现的时间并不会太久,青年在画板上加加减减的速度加快,在晚霞即将消失的时候,那只白皙的手握着画笔几乎只能看到残影。最后一丝晚霞消失的同时,落下了最后一笔。...

2019-09-03 07:26:43

大唐理工学院小说[肥皂有点滑]在线试读

难怪村里的人面黄肌瘦。大伯娘也笑道,“等冬天过了,我去山上采些野菜,这样桌子上也能有个像样的菜。”他没说的是,徐家村现在的情况比想象中更加严重,现在全村一片愁云惨淡,因为刚分到的两斤粮食是他们最后的口粮了,能不能撑过一个月都是问题,一但冬天延长,村子里很可能会饿死人,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他这还是被特殊照顾的结果?“长生,快吃饭,想什么勒?”大祖父徐文远说道。徐长生皱着小眉毛。他怎么可能突然适应得了一个月两斤粮的生活?村子实在清苦得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2019-09-03 07:26:43

本座不会生孩子小说[可1可23]在线试读

寂淳喜静,白武给他住的这处院子比较偏僻,鲜少有人出入,想是明白他不喜与人交流言谈,特意挑了这院子。于是他便打开包袱取出经书来,然后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打坐默念。起身推开门,见两个门徒提着饭盒过来送饭,寂淳忙将人请进来,心中暗叹这天罡派待客的周到,还没等开口,来人便双手合掌朝他施了一礼,恭敬道:“寂淳师父,大师兄命我们给您送些素食过来,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正要坐下吃饭,就听院落外有人走近的脚步声,隐约能听到那两人还在交谈,正往他的房间接近。之后白武命一个小门徒领着他到一处院子收拾了房间请他住下,还细心叮...

2019-09-03 07:26:43

穿成前男友他爸的恋人小说[狩心]在线试读

男人个子很高,两条大长腿,走动间身体姿态优雅蕴含强大力量。这也太优质了!男人快走到黎染面前,黎染抬头往男人脸上看过去。就这腹肌,都能单独放杂志首页了。要是用一种动物来形容,黎染觉得是猎豹。突然,黎染脑袋里跳出一个人名来。出来约,约到前男友他爸爸怎么办?...

2019-09-03 07:26:43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小说[山风满楼]在线试读

“闭嘴!”秦越低头望着他,语重心长,“沈师弟啊,你怎么这么单纯,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裴元直回过神来,不满道:“我说秦越,我跟沈师弟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在这里多嘴多舌?”没关系!沈意心道,面上却迫于情势——具体来说就是秦越有一下没一下捏着他后颈的手,无奈妥协:“秦少爷,你行行好,放开我吧。”谁是你们家的!沈意笑着开口:“没关系——”沈意:……裴元直又羞又怒,脸都绿了:“说的好像你背会了一样!”沈意无奈扶额,只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小学生骂架的现场,而秦越的众小厮们则早就习惯了这种场景,甚至是颇为乐在其...

2019-09-03 07:2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