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似黛]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他抬起手,将笛子放在唇边,悠扬清越的声音立刻响起,不是传统的曲调,而是一首《生日快乐》。很英俊。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你等我一下,”钟昇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从茶几上打开一个狭长的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碧玉色的笛子。陆释之在心中暗暗地想,眼神温柔。“谢谢。”陆释之一边感谢一边将蛋糕切分,取了两小块分别放入两个碟子内并插上叉子,然后将其中一碟递给钟昇。“晚上不能吃太多,你是歌手也要保持身材。”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作者:似黛【完结】

一本正经简介:

陆释之的眼睛:据说男神@陆释之恋爱了,姐妹们,让我们携起手来,好好想一想究竟是谁趁大家不备拐走了男神!

陆男神我的爱:没想到竟然被大家发现了,那我就不遮着藏着了,其实男神的女朋友就是我!

男神后援团:说不定是那些人胡说的,阿释根本没有什么恋人!

微博和论坛上芝士们争论不休,直到某位歌神大人转发了最初陆释之的睫毛发的那条微博并说道:他是我的。

众人:……唉,散了散了,原来是生世cp在撒狗粮啊!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对好基友也是没谁了!

某歌神:……所以说,并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吗?他这可是官宣啊!

暗恋几年就等成年才表白清冷大神攻&看似温润实则冷淡隐藏技能超多受

文艺版简介

陆释之:“我只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钟昇:“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我想要的更多,我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

何以为誓,言及此生。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古穿今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昇陆释之 ┃ 配角:各种人 ┃ 其它:娱乐圈耽美文

==================

☆、第一章 选角

第一章选角

《唐风定》剧组。

“木子,已经看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有找到可以的吗?”留着络腮胡的导演王洛山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制片人,编剧兼主演木子音,有些无奈的道,“其实我觉得刚才那个林宸越就还可以,好歹是当红小生,还算有几分潇洒风流的意味。在这么选下去,我的胡子都要被自己拔光了。”

木子音抬起头,露出一张典雅秀美的面容,极富中国古典美人的神韵,眼神坚定但却语气柔和,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形似而神不似,连他的三分都比不上。王导,你知道我对《唐风定》的感情有多深,如果找不到能达到要求的,我宁愿删掉他的所有戏份。毕竟那个人是举世无双的存在,恐怕也无人能演得出来。”

王洛山和木子音也合作了好几部戏,知道她是一个怎么样的性子,对于不在意的事情什么都能容忍,很少有这么寸土必争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在《唐风定》上却是出奇的强硬。便也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再看看,反正已经发出声明要进行全国海选,后面还有许多人等着。”

但这句话说完,王洛山还是忍不住劝了劝,“不过你也要做些让步,绝无仅有的‘谪仙人’青莲居士李太白,哪里是这个浮躁的娱乐圈能有的。”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即便是一位少年推门而入。

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紧身的黑色长裤,外面搭着一件宽大的水蓝色牛仔外套,身姿高挑,腰细腿长。

他鼻梁高挺,嘴唇微薄,乌黑的发丝柔顺的贴在脑后,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盛着漫天星光却又清澈异常,白皙的皮肤如同最为细腻的瓷器,在灯光的照耀下似乎发着光亮。

他鞠了一躬,然后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各位好,我是d组第二十三号,我叫陆释之。”他的语气认真而又礼貌,温润如玉中却偏偏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潇洒,让人不由的心生欢喜。

光看外表的话,这个少年似乎不错,身上似乎有些名士风流的气质。

王洛山在心里暗暗地想,抬起手翻看着手中的试镜资料,问道,“陆释之是吗?你抽中的是哪一段?”

“是月夜饮酒的那一段。”

“哦。”王洛山点了点头,这一段不算太难,说不定还能入了木子的眼,这些天光看一个男三号已经看了三天,再找不到恐怕这电影就要无限期拖延下去了。“那你开始吧!”

“等等,”一直没有开口的木子音忽然道,“这段戏我来和你搭吧。”

王洛山愣了一下,木子音这就有些反常了啊。但是陆释之却神情平静,对着木子音颔首笑了笑,“那就多谢木小姐了。”

这一幕戏是李太白在长安再次遇到女主角李持盈,两人相逢一笑,于月夜下饮酒畅谈。这本来不是多难的戏,但若是木子音上去插一脚,那就不好说了。来自国际影后的强大气场和高超演技足以将一个小新人压的毫无光彩可言,更何况,还是无实物表演。

木子音起身,一身白色的及膝裙婷婷袅袅,可是再次站定抬起头来,那双眼睛已经不复木子音的温婉优雅,而是属于大唐玉真公主李持盈的大气爽朗,雍容高贵,她盈盈开口,语气中带着掩盖不住的欢喜。“太白,我就知道你会来。”

“阿音相邀,岂有不来之礼?”陆释之的声音本就好听,现在比平日里更低了些,悦耳低沉,似乎能激淡淡单回响。

木子音将一只根本不存在的“玉樽”交给陆释之,语气带着些戏谑促狭,“我以为你今日来会称我一声殿下。”

陆释之却面色如常的将“玉樽”接过仰头饮尽,随即靠在墙壁之上,散漫中又带着某种意识上的坚定——“我李白只见朋友不见贵人,饶是天子也不例外。”说完这句,他侧过头对着木子音一笑,霁月风清,豪气十足。“再说了,于李白而言,阿音就是阿音。”

“呵!”木子音笑了一声,眼中盛满笑意,点头称是。“是,阿音只是阿音,太白只是太白。”

“这长安的酒还是不够烈啊,”陆释之将玉樽放下,提起酒坛再次斟满。“他日若有机会,我带你去剑南道①,那里的‘剑南春烧’②才是真正举世无双的好酒,曾让我解貂赎酒,独醉人间。”

“好。”木子音微微低头,语气中不知为何多了一丝苦涩无奈,“等来日,剑南道上,貂裘换酒——也可称豪。”

“果然,这世间懂我之人,惟阿音一人而已。”

这场戏到此已经终止,陆释之也收起了自身的潇洒不羁,恢复成温润如玉的模样,但木子音却依旧低垂着头问道,“在剧本里原本太白应该坐下,你为何靠在了墙上?”

陆释之回复道:“我觉得椅子太束缚,我想他应该更加洒脱,对待好友也该更加随意。没必要向其他人一样将礼教放在眼里。”

木子音没有应声,半晌才抬起头,眼眶有些发红。她走到陆释之的身边,目光渺远复杂,似乎想透过他看到些什么,连声音都带着些颤抖。“你真的很像他,刚才有一瞬间,我甚至以为有见到了他。”

陆释之虽然心里对于木子音的反常表现有些疑惑,但想起这剧本是木子音亲自编写,文人将自己笔下的人物当成真实存在的也是常事,便温和礼貌地道,“多谢木小姐夸赞。他是我最喜欢的诗人,我很希望能够演绎他。”

王洛山看到陆释之的表演早已激动的难以自持,这样的气度就是他梦中的李白,看木子音的态度也很是满意,于是赶忙将剧本交给陆释之,说道,“好小子,陆释之,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了,至于进组时间我会派人去联系你,所以你最近的档期都要空下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陆释之点头对着王洛山和木子音道谢后便推门离开。

陆释之回到路家以后就看到一个男人靠在沙发上浅眠。黑色的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显得白皙的脖颈更加纤细。他的双眸紧紧地闭着,纤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深深的阴影,即使是这样倚在沙发上,姿态也是清冷而又禁欲,像是山巅之上的的高岭之花,不容任何人染指的绝色存在。

如果其他人站在这里一定会屏住呼吸,毕竟这个人是举世瞩目的歌神钟昇,十八岁出道,一路斩获各种奖项,二十四岁时获得了最具盛名的沃兹奖,由此在娱乐圈封神,国民度极高,从几岁小孩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熟悉喜爱的男人。

但是陆释之对于这个人已经十分熟悉,从他初中毕业归国以后,由于两家长辈是旧交的原因两人就认识了,本来也不是多么熟悉,但是却在交流之中多了些志趣相投的意味,再加上他还帮钟昇写了几首歌词,算得上是工作伙伴,渐渐地自然也走得近了些。

至于这个男人为什么出现他的家里,陆释之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来自于自己老爷子的盛情邀请。毕竟老爷子明明对娱乐圈的那些明星没有半分兴趣,却对钟昇和另外一个女歌手容卿喜欢的紧,没事儿就请这位故交之子来家里住住。

不过陆释之也有些奇怪,钟昇明明是一副清冷的性子,却对老爷子的话听得认真,再忙都会抽空过来,话也比平时在外面时候多一些,难道这就是对于老者礼节性的尊敬和顺从?果然这些看起来寡情的人才是真正的好孩子。

只不过今天早上老爷子就已经离开了淮城市前往平京了,钟昇还在这里恐怕是不知道这件事吧。

陆释之这样想,故而并没有吵醒他,只是脱下牛仔外套帮他盖上,便坐在了一旁开始翻看王洛山给他的剧本。《唐风定》讲述的正是安史之乱前的盛唐景象,以唐玄宗胞妹玉真公主李持盈串联所有的故事。所有的历史知名人物一齐出现,唐玄宗,杨玉环,李白,孟浩然,王维,念奴,岐王……浓墨重彩,大悲大喜,爱恨纠葛。不同于现在占据主流的爱情电影,《唐风定》里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有权谋,也算得上规模宏大,气势恢弘。

陆释之没有想到木子音竟然能写出这样的剧本,所有感情线处理的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那些细节连他一个从小学习历史的人都觉得考据,真实到让他产生这些故事真的在历史上发生过,而木子音所做的不过是将那段历史复述出来,比任何的史书上都要热切鲜活,这样的功底,实在是让人惊叹。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君:

(1)唐太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废除州、郡制,改益州为剑南道,治所位于成都府因位于剑门关以南,故名。

(2)“剑南烧春”,相传李白为喝此美酒曾在这里况把皮袄卖掉买酒痛饮,留下“士解金貂”、“解貂赎酒”的佳话。北宋苏轼称赞这种蜜酒“三日开瓮香满域”,“甘露微浊醍醐清”,其酒之引人可见一斑。据李肇《唐国史补》载,唐代开元至长庆年间,酿有“剑南之烧春”名酒。诗人李白曾于剑南“解貂赎酒”的典故,留下“士解金貂,价重洛阳”佳话。其酒又称“烧香春” 。小剧场:

陆释之:钟昇真是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经常来看老爷子。

做贼心虚不敢多说点的那位名叫钟昇的歌神大人:……

全新开始,望大家喜欢^_^

这两天微博禁了les的超话,我不知道姐妹们有没有看到。我不是les,但是我是女性,我热爱着所有敢于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女性,我们才是真正的朋友。我只会为这样的女性骄傲。

我最近在写耽美故事,但我知道les所面对的境地更加孤立无援,她们面对的是仇女和仇同双重压力,到现在还没有万众声援。

我希望姐妹们能够去微博发声,发声或许起不到多大的效果,但是它意味着我们存在,意味着我们想要得到的自由,平等,爱的权利不会因为失落而消失分毫,我们要让所有人听到,看到,直到不能忽视我们的声音。

像韩国的女性们一样,我们应该告诉她们。姐妹们,我们来了。

#les#超话被封掉,#LGBTQ# 超话被封掉,甚至连#女性健康知识科普# 的超话也被封掉,我们的声音被拒绝,有人不想让我们被看见,被听见,他们担心我们的声音振聋发聩,是他们害怕了,我们没有错。很多事不关己的事情根本是不存在,寒冬中一个人是过不去的。我们需要发声,必须要做荆棘鸟,哪怕浴血而死,也要把自己的声音喊出来。这不仅是为了les这个群体,更是为了其他失去话语权的群体。我可以是是les,可以是gay,可以是跨性别人士,我可以是任何一个需求被忽视,权益被损害,声音不被听到的群体中的一员。我们或许做不出多么伟大的事情,但是我相信还有无数人想要听到我们的声音,想要用这些声音来验证自己根本没有错,来确信自己坚持的是正确的事情,来高声呼喊,自由和爱,永远都是不容践踏的最高价值。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我不怎么符合传统道德的道德,不将□□当做第一次序的信念告诉我,我不能袖手旁观,我们所有人,都不能,也没有资格袖手旁观。

2019.4.14

☆、第二章 来去

第二章来去

陆释之一口气将剧本看完,看了眼用手扶着后颈仰了仰头,舒缓了一下僵硬的脖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便打算起身去冰箱里拿些牛奶。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钟昇已经醒来,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他的剧本。

钟昇将牛奶递给钟昇,坐到他的身边随意而又放松的躺靠在沙发上问道,“你觉得这剧本怎么样?”

“我只看了两眼,没法做出判断。”钟昇将牛奶拿过抿了一口,他难掩眼中的疲惫,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释之,你这是要去演戏吗?”

“是啊,”陆释之笑了笑,柔和的眼眸在昏黄的灯光下荡起温柔的涟漪,“前段时间我看到了《唐风定》剧组公开选角的消息,你知道的,我最为敬仰倾慕的诗人就是诗仙李白了,于是就在网上提交了报名表。权当是为自己追逐一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偶像的些许慰藉。”陆释之顿了顿,继续道,“我今天去试镜了,也已经通过。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钟昇话虽这么说,但是心中确实不怎么希望陆释之去演戏。可是这么多年他也明白陆释之是怎样的性子,坚定而又果决,一旦决定了什么绝对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主意,所以也没在多说,他不应该成为陆释之在演戏上所谓的前辈理论和前车之鉴,他要做的只是为这个少年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为他扫清前进路上的障碍。

再说了,陆释之要去《唐风定》剧组试镜也只是想去参演李白而已,并不一定会在这个圈子里呆的持久,他的那些担心或许并无必要。

“剧本我虽然没怎么看,但是关于《唐风定》男三号全国选角的消息我还是听过的,你能拿到这个角色自然是在演戏上很有天分,王洛山拍戏的时候虽然比较严苛,但在圈子里的风评却很不错,还有那个女主角木子音也是一个好相处的。”钟昇这样说,他向来是这样,语气清冷公正,从来不带有自身主观感情上的偏颇。

陆释之点了点头,“我今天也见到他们了,王导看起来和我心目中的导演别无二致,至于木小姐,她看起来更像是文人而不是演员。”

钟昇对于这些人也不太了解,不便多做评价,只好转移话题道:“听说高考成绩下来了,你已经报考了平京大学的历史系?”

陆释之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老爷子在平京大学教书,我不去的话老爷子一哭二闹我可扛不住。只是可怜了在淮城的这所老宅,住了几年还挺怀念的。”

钟昇看着陆释之鲜少露出的属于十七八岁少年的可爱模样,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意,“扛不住就去我那儿,陆爷爷总不会去我那里要人。”

陆释之笑着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你是不了解我家老爷子,平日里对待你们都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是关起门来脾气倔起来就是谁也拦不住。我想等他知道了我要演戏恐怕也要大发脾气,说什么我们陆家几辈书香世家都被我给毁了。听说我爸当初学金融系的时候老爷子就是这么说的。”

“如果他发脾气你就不去演戏了吗?”

“怎么会?”陆释之反驳道,眼睛睁的更大了些,“我已经决定了要去演这个角色,自然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突然放弃。”

“我就知道是这样,你和陆爷爷一样倔。”钟昇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陆释之的脑袋,黑发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才收回手。“放心吧,只要你喜欢,就去吧。这圈子里的人多少还是会卖我一个面子的。”

陆释之:“……”这种嚣张的话语为什么从钟昇的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带感?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似黛《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点评: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25 10:00:34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25 10:00:34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25 10:00:34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25 10:00:34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25 10:00:34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25 10:00:34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25 10:00:34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25 10:00:34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25 10:00:34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25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