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小说[西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整个幼稚园时期,懵懵懂懂的席音可谓深切体会到了邻居方弥的杀伤力,老师的第一块蛋糕是方弥的,最好吃的冰激凌是方弥的,就连饭后水果,最新鲜的那个也是方弥的,就算不是老师分给他,其他小朋友竟然也会主动过来跟他交换。“音音,我这个是香蕉的,咱们换吧!”“我不想换。”席音说,他将雪糕放到方弥嘴边,语气很单纯地说:“要不你吃一口?”糖果到手,席音点点头,反正方阿姨找不到方弥,最后还是会端着盘子去他家。有一次席音分到了唯一一只蜜瓜口味的雪糕,自从雪糕到了他手里,方弥就频频朝他这里瞧,直到席音撕开了包装,就要往嘴里送时,

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作者:西呱【完结】

文案:得知自己穿成了万人迷的竹马后,席音一直非常敬业。

他帮方弥挑选男人,陪失恋的方弥喝闷酒,甚至在方弥被渣男坑了后舍身而出,但方弥不但不领情,还总是抢走他看上的男神12345。

朋友A说:离方弥远点,那就是个小biao砸,谁沾上谁倒霉!

朋友B说:这样下去,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

朋友C说:我看方弥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男人都拉上床!臭不要脸!

席音没当回事,身为被上天选召的主角竹马,他决定还是敬业到底,反正很快就会有霸道总裁、傲娇二世祖、高冷学霸、妖孽邻居等一系列优质小攻任主角采撷,到时候他这个竹马也就能功成身退了...

很久以后,席音突然想起朋友ABC说过的话,又看了眼身边的方弥,只恨自己当初没有朋友D来提醒他,他也是全世界的男人之一啊!

而且说好的万人迷主受呢?

万人迷浪精攻 X 好闺蜜美人受。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音、方弥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穿成万人迷的竹马之后,席音以为帮助万人迷主角找到正牌攻是他的使命,直到身边的追求者接连被方弥撬走,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主角针对了,某次醉酒,方弥将他堵在墙边,声称根本不想做万人迷,只想迷住他后,席音总算明白了方弥的心意,从校园到娱乐圈,浪精花蝴蝶终归从了良,一辈子守在了一朵小白花身边。

本文颠覆传统的CP设定,采用了富贵花与小白花这一新颖人设,令人眼前一亮,整体文风轻松,剧情跌宕起伏,配角性格鲜明,在成长过程中,两朵小花在各式大佬的阻挠诱惑间保持本心,不屈不挠,情节紧扣心弦,值得一读。

第1章 第五轮金瓜争夺战

A大的食堂楼下的咖啡厅里,小胖扯着席音挑了一处角落坐下,然后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反复确认过没有某人的身影后,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耳边说:“我给你约出来了!”

“谁啊?”

席音有点懵,随即在小胖略有些猥琐的笑容里,很快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小胖直起身,嘿嘿一笑,拍着席音肩膀邀功似的说:“陆时川可真难堵,我昨天特意去他宿舍楼下截的他,一提起你,他立马就答应了!”

“你说我什么了?”席音舔了舔嘴唇,得知陆时川很快就要来了后,开始坐立难安起来。

在席音的小动作里瞧出了他的紧张,小胖安慰道:“哎呀放心吧!我就说自己很崇拜他,拜读过很多遍他发表的论文,问他能不能一起吃个饭,最后顺便提了一嘴你。”

小胖体胖心宽,当事人席音却是个脸皮薄的,要不然也不能单身至今。

他拿出手机,正想着回顾一下陆时川新发的论文,免得等会尴尬没话题,这时店门突然被人推开,咖啡厅门口传来女孩子惊讶的问好声。

“哇!陆师兄好!你来喝咖啡吗?”

席音抬起头,正和朝这里望过来的陆时川远远对上视线,陆时川眼神顿了顿,随即转过头朝那两个偶遇的医学院学妹示意。

“嗯,我来找人。”

两个女孩子顺着陆时川的目光看过来时,席音心头有种微妙的异样,有种陆时川刻意让两人注意到他的感觉,不过还是礼貌性地对那两个女生笑了下。

两个女生立刻双手握拳,难以压抑激动的情绪般在原地颠了颠脚,憋得小脸通红,也顾不得还挡在门口,半掩着嘴窃窃私语了起来。

陆时川高大挺拔的身影渐近,他是A大医学院出了名的男神,不光长相身材完美,就连学术水平也堪称医学院的招牌,发表过的论文几次被各大医学周刊刊登,有心人曾估算过他大学四年来的稿费,差不多能买下辆不错的轿车了。

席音的理想型就是这种冷淡禁欲风的型男,最重要的是,在原书里陆时川和方弥没什么交集。

见不得好朋友被坑得单身至今,小胖前些日子跟席音吃饭的时候,旁敲侧击地打听出了他的喜好,之后在C大挑剔地筛选一番后,便一直琢磨着给他和陆时川牵个线。

陆时川一年前曾被论坛上的瓜友爆料他有个A大的男朋友,最近这位瓜友又爆料陆时川分手了,在确定了消息的可靠性后,小胖的目光首先就锁定了陆时川。

陆时川和席音哪哪都门当户对,在一起肯定能走得长远,但前提是他要扛得住某人的撩骚。

昨天小胖说这个时,席音还没当回事,陆时川是不错,但也是出了名的生人勿进,没想到这么一座大冰山还真让小胖给牵来了!

等到陆时川在席音对面坐下,席音的心脏才后知后觉快跳了两拍,两拍里的一拍是为陆时川,另一拍是为心头涌起的那股不好的预感。

不止他紧张,旁边的小胖同样紧张到疑神疑鬼,陀螺似的转动着脑袋四下环顾,明明在咖啡厅内吹着温度适宜的空调,小胖的脑门上愣是挤出了几滴冷汗。

“你很热吗?”

陆时川轻轻蹙起眉,大概医学系的学生都有些洁癖,他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朝小胖递过去,那手帕一看就是成沓买的,全由纯白色的布料制成,一点点缀装饰都没有。

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二十几岁的大学生随身带着手帕,席音和小胖都有点傻眼,然后小胖赶紧接下手帕,没有用来擦汗,而是直接递给了旁边的席音。

在陆时川略显诧异的表情下,席音红着脸,一边暗骂小胖是个猪队友,一边尴尬地将手帕还了回去。

“学长,不麻烦了,我这里有纸。”

小胖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傻事,赶紧干笑着转移话题,叫来服务员点单。

陆时川很绅士地让席音先点,席音点了一杯奶昔,陆时川挑了挑眉,随后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小胖最近在减肥,所以什么也不喝。

服务员听完单,正要前去准备,肩膀突然被人虚虚揽住,一阵好闻却不刺鼻的甜香涌进鼻腔,大一勤工俭学来兼职的服务生小学弟慌张转头,接着就僵在了原地。

揽着服务生的方弥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席音,绮丽的脸上慢慢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说:“小哥哥,给我也来杯奶昔呗,要和他一样的。”

画面大概定格了五秒钟,席音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睛,仰头看着方弥,小胖则忽地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指头颤颤巍巍指着站在桌边的方弥,惊怒交加之下竟然一时没能说出话!

不过他虽然没说,但那眼神里分明写着,你tmd是怎么找来的???

被指着的方弥完全无视了他,点过奶昔后,他放走同手同脚的服务员小学弟,转头朝陆时川眨了眨眼,示意他让个位置。

陆时川远没有小胖反应激烈,清冷的墨色眼眸中反而闪过一抹兴味。

他站起身放方弥进去,方弥却没动,余光扫了眼席音,微微撅起红唇,得寸进尺地说:“学长,可我想坐在外边。”

陆时川一愣,目光不受控般落在方弥的嘴唇上,神情微微有些怔忪。

席音拄着下巴,跟场外吃瓜群众一样看着陆时川泛红的耳尖,颇为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知道这次又没戏了。

等到四人终于落座,小胖脸色黑的像块烙糊了的油饼,因过于气愤,小胖急促明显的喘息着,凶狠的目光直直针对方弥而去,方弥却视而不见,目光在席音和陆时川之间游移了两圈,唇角勾起,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四个人的小桌上充斥着难捱的尴尬,这时候点好的咖啡奶昔送来了,席音赶紧拿过一杯埋头苦喝起来,好像这样就能假装自己不存在一样。

服务生小学弟临走前又频频朝方弥看了几眼,这几眼直接成了小胖爆发的□□,他面向方弥,毫不客气地问:“你来做什么?你不是正和江澜打得火热么?!”

“分手了。”

“靠!你骗鬼呢!他早上还去你家接的你!”

方弥端起奶昔喝了一口,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挑起眼梢反问:“中午分的,不行?”

小胖被他噎的脸红脖子粗,为了顺下这口气,他视线在桌上一扫,直接端起席音的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知道的是在喝奶昔,不知道的还以为喝啤酒呢!

方弥嫌弃地皱起脸,将自己的奶昔推到席音跟前,变脸比变天还快,下一秒就双手拄着下巴,亮晶晶的眼眸讨赏似的望了过来。

由于这两个人是从小掐到大的关系,光是这几句问话就不知道重现了多少遍,席音没理会方弥的暗示,堪称麻木不仁地继续喝奶昔,并不想参与进他们的战场。

因为这些年来,他试过站在小胖一边,也试过站在方弥一边,当和事老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最后终于发现,自己不吱声才是最快结束二人争吵的做法。

陆时川也是个聪明人,目光在方弥和小胖间环视了几圈,最后放在了进入好像要开始走神了的席音身上。

这时,方弥用指节敲了敲桌子,对着闻声呆呆抬起脸的席音说:“音音,一会一起去吃饭啊,我想吃火锅。”

火锅?下午一点多照理说不是刚吃完饭吗?

席音打开手机,装模作样地翻看了一下课程表,故作遗憾地婉拒道:“可是我下午还有课。”

“哦...”

方弥眼神黯淡了些,半嘟着嘴,视线奶昔杯口望去,露出一副虽然理解但是很失望的模样,寻常人若是看到他这样,多半宁可逃课也要陪他了,但席音却好像没注意到似的不为所动。

大概三秒钟之后,方弥转过头朝陆时川笑了笑,眼含深意地问:“那陆学长一会儿有课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学校旁边新开了家火锅,听说味道相当不错。”

一听这话,被无视许久的小胖脸彻底绿了,挺着两百斤的肚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就骂:“方弥!你他妈别太过分了!还真当自己是万人迷了啊!喜欢发骚就他妈去做...”

小胖站起来时席音就有所警觉了,话听到这,赶紧起身捂住了小胖的嘴,另一只手在他后腰的软肉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

再上头话也不能说的这么过分啊!更别说现在还是在外面!

早在方弥陆时川和席音会面时,咖啡厅里零星几桌客人的目光就若有似无地瞟了过来,后来方弥入场,旁观的目光就没什么顾忌了,基本都竖着耳朵在听这里的八卦,搞得店里除了他们在说话外,其他人一齐安静如鸡。

方弥一向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但此刻仍因为小胖的话面色微冷,他沉默半刻,突然嗤笑了一声,斜睨着小胖很是轻蔑地问:“关你什么事?你算哪根葱?”

像是气小胖不够似的,他瞥了眼陆时川,又咄咄逼人地说:“怎么着?陆学长是你亲戚还是你同学啊?我邀请他吃饭你生什么气?难不成小胖你暗恋陆学长?早说啊,虽然你这条件配不上陆学长,但我认识荤素不忌的,用不用给你牵牵线?”

方弥刻意加重小胖和牵线两字,生怕别人听不清似的,连声线都拔高了两度,席音感觉到他说最后那句的时候好像若有似无地瞟了眼自己,等到他看过去时却又移开了目光。

“行了方弥,我们先走了,你和学长去吃火锅吧。”

在论坛上得到消息跑来看热闹的学生越来越多,席音坐不下去了,环顾一眼四周,站起来就要拉着小胖出去。

小胖让方弥气得眼眶通红,出去前差点把奶昔杯子都打翻了,这事儿估计已经被好事儿的吃瓜群众发到了论坛上,他们再呆下去,这些天走在学校里肯定又要被各种围观。

小胖也知道自己不能将方弥怎么样,方弥脑残粉众多,今天他给上方弥一拳,明天保不准宿舍锁头就能被人撬了,所以虽然愤懑难平,他还是顺着席音的牵扯走了。

等到回宿舍登上论坛之后,小胖才算知道为什么今个方弥会找过来。

开始的那两个女孩一点都憋不住事儿,出了咖啡厅就把陆时川和席音在东区咖啡厅见面的事给宣扬到了论坛上。

宣扬就算了,她们还根据自己的臆想添油加醋地分析了一番,方弥这人是个重症网瘾患者,肯定就是这么被他瞧见的!

那两个女孩还在帖子里祝福席音和陆时川有个好结果,表示这对儿cp很好磕,嗷嗷嗷地庆祝了好久两人能有所交集,一番关于两人绝配的彩虹屁吹完,就差自掏腰包送他们去酒店了,属于典型的好心办坏事!

两个爱分享瓜的小姑娘间接把事情给搅黄了,后续的经过又被其他校友发到了网上,好好的‘相亲’一下子变成了三角恋,掺和其中的还是那个在抢人上从未尝过败绩的方弥。

第五轮金瓜争夺战拉开序幕,期待已久的吃瓜群众霎时沸腾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收回之前的话,看到这里觉得受不了的,赶紧回头,之后槽点很多,感谢阅读有缘再见。

来自一只自闭的萌新青蛙。

第2章 论竹马这一人设

【主题帖:第五轮金瓜争夺战已开启,广大瓜农来投票,今日的主题是陆时川和谁更有cp感?】

A:骚浪万人迷当前得票率68%

B:傻白甜校花当前得票率32%

瓜友知更:我我我我我我我投骚鸡弥弥啊,清冷禁欲攻X骚浪小妖精,这反差感不能更萌好妈妈妈妈吗。

瓜友1116:楼上的,你妈妈在这,我选校花,咱们C大的男神虽说弯的差不多了,也不能全拿来添充咪咪后宫吧,俺们校花差啥了?

瓜友还没有猫:差多了,论撩汉的技术一个咪咪抵100个校花吧,不能再少了。

瓜友哪都疼:你拿一张被用了n次的废纸和嘎嘎新的白纸比啥呢,我们小白莲还真比不了小母猫,但我瞧着陆时川不错,配咪咪亏了,配音音赚了,所以我不投。

瓜友小机灵鬼:建议加上潘佩奇,他今个不是差点把咪咪揍了么,就因为咪咪说他对陆时川有意思?我投佩奇一票。

瓜友弥弥的后备忠犬:楼上少扯淡,看来这轮投票又是我老婆赢了,都五连胜了吧,天天battle还认不清现实?

瓜友好像抱抱音音:真搞笑,方弥那种烂货也就这点勾搭男人的本事了,管他陆时川还是江澜,我们音音可从来没去倒贴过!

瓜友电音之蛙:我咋觉着万人迷对这五位都没意思呢,最长没超过一个月的吧,他针对小白莲都多长时间了,这难道不是真爱?

瓜友翻车鱼:放狗屁!楼上去世了。

瓜友大宝sod弥:楼上上去势了。

瓜友百变小樱:楼上上上建议直接火化。

瓜友版主王老汉:已查封用户脑洞清奇,瓜友们务必谨言慎行,本老汉特长摘瓜,专摘烂西瓜。

瓜友版主王老汉:太气了,此贴锁了!

晚上九点,席音正在床上边看英文电影边学习咬字呢,身边的手机突然跟触电了似的接连震动起来。

一分钟之内,方弥连着发了十多条语音,每条都很言简意赅,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来接我。

方弥说话的时候距离话筒极近,喝过酒后沙哑迷离的嗓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音音音音的反复叫着,就跟贴在人耳边说的似的。

席音隔壁床本来都要睡着了的于星文猛地坐了起来,捂着耳朵哀求席音赶紧把声关了。

“我的个妈呀,我还寻思谁把猫放我耳朵边叫唤呢,喵喵喵的这谁招的住啊!”

早在席音手机连环震动时就已经给自己做好预警的高骁林在地上戏谑道:“咋地老三,你硬了?”

“硬个腿儿!”于星文不自然地拢了拢被子,数不清是第几次义正言辞地声明:“老子是直男!”

对于这几个不正经室友的插科打诨,席音一向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他合上电脑爬下梯子,在衣柜里随手掏出两件衣服更换起来。

于星文和高骁林对视一眼,于星文瞬间装死躺下,高骁林嘴角一抽,对着手机纠结了老半天,最后还是赶在席音出门前开口叫住了他。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西呱《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点评: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21 20:03:10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21 20:03:10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21 20:03:10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21 20:03:10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21 20:03:10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21 20:03:10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21 20:03:10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21 20:03:10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21 20:03:10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21 20: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