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弱受他大哥小说[云织]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注射完抑制剂的alpha意识逐渐清醒,相对应的身体的疼痛感、战斗过度的脱力感、对自己刚刚行为产生的羞耻感也慢慢回到大脑中。史前犬靠着墙倒在地上,整个A都不好了。绰号“章鱼”的前次重量级拳王——虽然这家伙因为休赛期大吃大喝不运动没有好好管理体重去了超重量级,被高量级的选手教做人了,也仍然是alpha中的普通人完全无法对付的对手。那抑制剂其实是谢嘉恕给自己准备的,他担心萧临屿的信息素会引起自己被动发情,在这种情况下用上倒是没有考虑到。“Duang!”萧临屿硬撑着从地上撑起来一点,努力抬起手拍开了监视器开关。走

穿成弱受他大哥小说章节试读

《穿成弱受他大哥》作者:云织【完结+番外】

文案:

谢嘉恕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了,直到某天字面意义上的被雷劈了一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穿书了。

但是已经晚了,

甜宠文原著里的深闺弱受小弟,信息素都是甜牛奶味儿的omega萧临屿已经被自己养成了星际拳王,每周在星际直播里痛殴各种体质5s级别alpha,邮箱塞满无数omega的求爱信息??

这天,晚分化的小弟突然发情了。

刚刚回忆起原著剧情的谢嘉恕一脸懵逼。

这当口让他上哪去找那个原著主角攻,帝国三皇子xxxxx(名字太长记不住)啊?

带小弟踏上漫漫寻弟婿途的型男家长带头大哥攻x一心向哥哭着喊着不想被嫁出去的O装A装O甜牛奶味儿拳王omega受

攻受无血缘关系,也无收养关系,是大哥罩小弟那种兄弟。

主攻,公路喜剧,攻受双控双苏双箭头甜文。

内容标签: 强强 机甲 星际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嘉恕 ┃ 配角:萧临屿 ┃ 其它:

第1章

谢嘉恕穿了十七年,直到今天上午被雷劈中,才意识到他特么穿的是书。

书是一本星际甜宠文,讲的是他当成小弟罩了很多年的萧临屿和帝国三皇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书里自己就是个龙套,唯一的作用就是把作为主角的萧临屿从荒野捡回来,交给隔壁没孩子的beta夫妇抚养长大。

但现实中,那对收养萧临屿的夫妇很早就去世了。

后来带孩子这件事,基本是他经手。

自从十四岁那年,萧临屿的血液检查结果是alpha,并表现出对拳击的兴趣,谢嘉恕就送他去经受专业训练。

如今他已经是IBA知名拳王,享誉整个星际,而书里——

书里的萧临屿各种柔弱吐血,被一把抱起,哭的梨花带雨,是omega中的omega!

谢嘉恕深感自己有罪。

他把未来国母培养成了糙汉接班人……

下午有萧临屿的比赛,谢嘉恕本来要去看现场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情了。

他从长宽各四米的床上爬起来,对着落地窗外欣欣向荣的豪华植物园,表情十分忧郁。

穿越要从十七年前说起。

谢嘉恕大一跑去当了两年兵,刚刚退伍回到学校上课,课堂上睡了一觉,就穿越到了二十七世纪的星际战场上。

星际时代的战争极端凶险,谢嘉恕多次险些丧命,依靠着学习能力和逃命能力苟到休战退伍。一场仗打了六年,等谢嘉恕回到原主的原籍,对方的家人已经全部失散。

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的谢嘉恕蹲在那个破破烂烂的房子门口犯愁,正巧这时候帝国发布了一条公告,将一部分土地向帝国公民出售。

——刚打完仗,国库空虚,帝国打下了一大片星系,可是管理能力却跟不上,于是决定把边缘地带的那些荒漠星球给卖了换钱。

这个时代的人不爱买房子,但是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穿过来的谢嘉恕就不一样了,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地主。没有想到,二十一世纪实现不了的梦想在二十七世纪实现了。

谢嘉恕立刻跑到附近星系管理署的有关部门办理手续。

对方听说他要买一颗荒星上的土地,立刻觉得是撞上了冤大头,热情地建议对方添点零头,把整个星球的海域也一并买下来。

“这个地段的星球又不贵,我们买二送一,把大气层也卖给你。”工作人员怂恿道。

谢嘉恕要购买的这颗星球,整个质量体积都和地球差不多,连自传和公转速度都很接近,温度也适宜。

区别在于整块星球上只有一块陆地,比地球上的大洋洲稍大一点点,其余所有的表面都被海洋覆盖,除了零星的小岛。

谢嘉恕一合计,相当于整个球都被他买下来了,以后他就是一个星球的球主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等签字付完款,他那点退伍安置费全掏光了,又变成一个穷光蛋,回荒星的飞船船票还是那位工作人员帮忙垫的。

工作人员完成了一笔大单,有很多提成,很高兴,就问谢嘉恕买这样一颗星球打算做啥。

谢嘉恕很有理想:“我打算搞一搞宣传,把它建设成新马尔代夫。”

然而他没有建成新马尔代夫,倒是建设出了了一个新沙特阿拉伯。

——买下星球的第二天,谢嘉恕在破房子门口挖井挖出了九种稀有矿!

后来帝国勘探署勘明这个星球海底下全是稀有矿,皇帝的脸差点没气歪……

以上就是谢嘉恕一觉睡到下午,还能如此有钱的根本原因。

谢嘉恕在床上回了一回神,觉得自己还是得去一趟拳击场。

自己当成alpha带了好多年的小弟竟然是个omega,一向以家长自居的谢嘉恕产生了深重的罪恶感。

要知道萧临屿可是连omega必读的生理知识基础课都没有上过,他从内心深处的认知就是自己是个alpha,这种错误的认知必然会对他未来找对象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这,和他谢嘉恕可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谢嘉恕,一定要帮小弟找到世界上最好的对象!

*

市中心占地20000平米的综合体育场座无虚席,炫亮的强光射在正中央的拳台上,四周近十米搞得墙壁都显影着全息投影,全信道光波把IBA这场次中量级焦点赛事实时传递到银河内的四千亿个恒星系。

“当当当当当当当——”

第十回 合结束的铃声响起,IBA今年最受瞩目的超新星萧临屿与上一任拳王的比赛结束。萧临屿最终靠点数取胜,拿到了属于王者的金腰带。

不过这场比赛并没有出现备受期待的KO场面,这使得部分现场观众,以及数百亿直播前观战的银河系公民发出了失望的叹息。

“真可惜,我以为临王一定能秒杀对手。”

“萧已经13战全胜,胜战率100%,没有击倒对手只是打得没那么漂亮而已。你不能对一个omega拳击手要求更多!”

“说实在的,我可不信‘漂亮男孩’是omega。”

在人们的讨论声中,裁判高高举起了萧临屿的右手。

舞台中央的年轻人,赤.裸的上身非常瘦,肌肉群相比其他同一量级选手要薄弱不少,但这不耽误他把他们按在地上揍。一场比赛下来,他总是毫发无损。于是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古地球时期某著名同类型拳王用过的外号,“漂亮男孩”。

萧临屿看起来甚至不满十八岁,五官深邃立体,鼻梁高挺,眉眼秀丽明亮。很多不了解拳击的人第一次在直播中看到他的人,会以为那外号是在形容他的长相。

年轻人随便把象征着至高荣誉的金腰带搭在光裸的肩头,摘下绣着俱乐部苍鹰队徽的拳套,取下牙托,一屁股坐在紧靠栏杆的休息椅上。

“冰水。”他伸手。

助手赶紧把水递给他,萧临屿接过来,直接从头往下淋。

今天状态不太对。

冰水缓解不了他的燥热,身体持续产生着疲乏和躁动。

教练担心问要不要去医院,萧临屿摇了摇头。

左近观众的猜测声钻进耳朵里。

“临王今天状态不对劲,会不会是……发情期?”

开什么玩笑呢,萧临屿晃晃脑袋站起来,灌下一大口冰镇营养液,拍拍教练的肩膀。

“我回家了。”

萧临屿没有去管自己身后的议论,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清楚得很——

什么发情期啊,他怎么可能真的是omega。

他的公开性别是omega,只是因为俱乐部老板说队里有omega可以减税而已!

那时候……

“减免80%税费!”老板激动道,“omega人权促进会提交的法案刚刚通过!重大利好!二临,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萧临屿十分抗拒:“俱乐部这么多人,凭什么非得是我?”

“因为唯有你称得上是偶像派。”老板特别诚实,“我们俱乐部一水的实力派,你看你左边的大猩猩,再看看右边的章鱼,再照照镜子,谁比较像omega?”

大猩猩和章鱼忙不迭地展示自己身上沉重的肌肉块,他们是重量级的选手,又是壮年alpha,体型本来就是萧临屿这种未分化的小年轻能比的。

萧临屿:……

他十四岁的时候被谢嘉恕带去做性别分化测验,当时的测验结果就是铁板钉钉的alpha。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分化特别晚,明天他就十九岁了,却还停留在少年时期。

长得帅又不是他的错,怎么这口装o的锅就扣在他头上了呢?

萧临屿回忆着往事还在不平衡,走到场馆门口,撞上一个硬邦邦的后背。

萧临屿这会儿有点神智昏沉,疼痛感传导减慢,捂着鼻子过了好一会儿才疼得哆嗦了一下——但疼痛还不是最难以忍受的,真正使他痛苦的是对方身上的味道。

那是一种淡淡的、不易察觉的、难以形容的气味,又或者不是气味,而是一种介质。这种介质作用神奇,它能标记领地、显示地位、驱赶同类、吸引异性……那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而身边这个alpha,一定是最强大的那一类。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萧临屿就晕头转向了。

为什么我突然能闻到信息素了?

萧临屿惊骇之下抬起头,努力睁大眼睛,所有神经绷紧,充满警惕。然后他看清了面前转过身来的人。

谢嘉恕的视线中,仰起头的萧临屿略微惊愕地张了张嘴,目光中的警惕瞬间敛去,极为乖巧地叫了一声:

“哥。”

*

谢嘉恕抱着极为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场馆外,结果不小心用后背撞哭了萧临屿。

是的,撞哭了!

谢嘉恕震惊地看着萧临屿眼眶湿红,眼神楚楚,书中的句子忽然冒上心头。

“梨花一枝春带雨”,谢嘉恕手不由抖了一下。

萧临屿鼻子撞得酸疼,于是以食指指骨抵着鼻梁,努力地闭着眼睛。

谢嘉恕看在眼里,忽又冒出书中那句“汉白玉一般精雕细琢的莹润玉指”。

谢嘉恕手又狠狠抖了一下。

萧临屿疑惑低头:“哥,你这手怎么了?”

谢嘉恕食指按了按眉心,摆了摆手:“没,没事。咱们走吧。”

两个人心思各异地上了家用小型飞行器,在悦耳的女音提示下系上安全索。

飞行器稳步升空,舷窗外,占地两万平米的多功能体育馆逐渐缩小成一点。

他们掠过城市的绿毯,向另一端的家飞去。

一百多公里也不过五分钟路程,可是在这封闭的狭小空间里,萧临屿很快有些支撑不住了。

第2章

舱门一封闭,萧临屿就没再开口过。

谢嘉恕随意浏览着屏幕上显示的今日新闻,约有一分钟,身侧传来的沉重呼吸声终于让他转过头去。

萧临屿硬撑着坐得挺直,封闭了十九年的知觉仿佛一瞬之间通透。乍一打开开关,他的知觉过度灵敏,残留在这架飞行器里的一点点陌生人的气息他都能察觉,omega或者alpha的……

那些杂乱的信息素全都让他难受,他掐紧飞行器座椅的边缘,把皮质沙发按出深深的凹陷。

最令他窒息的是谢嘉恕的信息素。

过去十年,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但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萧临屿没法确切的形容出那种味道来,单从气味上讲,肯定不是他所讨厌的什么东西……但是现在他不太正常,一切涉及到荷尔蒙的东西都使他排斥。

萧临屿憋了太久,难受地扣紧操作台,俯身急促地呼吸了两下。

——霎时间各种浓烈的气味因子疯狂卷入呼吸道,他呛得眼眶通红,从未哪一刻这么难受过。

谢嘉恕被这动静吓了一跳,他首先怀疑萧临屿是晕车了,但是这么多年这家伙从来没晕过车,可能性应该不太大啊。

谢嘉恕凑过来给萧临屿拍背,然而他一靠近,萧临屿反应更是剧烈到不正常。

“哥……”萧临屿努力抑制着发颤的声音,“你离远一点,我不太舒服……”

他手捂着嘴干呕了两下,一瞬间睫毛都浸湿了,又觉得这样子简直丢脸至极,转过脸去呆呆看着窗外。

我哥最讨厌alpha娘们兮兮了,萧临屿悲伤地想,他一定要讨厌我了。

谢嘉恕是不知道萧临屿此时此刻那伤春悲秋的想法,他要是知道一定会出声安慰:没事,你哥我早上还被雷劈晕了四个小时。

这世界上连穿书这种事都会发生,alpha娘们兮兮怎么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何况你还不是alpha呢。

如果不是丝毫感觉不到萧临屿身上有信息素,谢嘉恕几乎要怀疑他这幅情态是发情期。来到这个世界十七年,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omega发情期的状态他见识过,一个发情期的omega足以让方圆数十公里的alpha为他血流成河。

不是发情期,那或许会是……

谢嘉恕意识到了什么,果断让飞行器转向:“我们去医院。”

*

提前拿到许可后,谢嘉恕直接把自家飞行器停在了医院楼顶。

椭圆柱型建筑屋顶就有小型停机坪,六名医务人员已经严阵以待地准备好了担架和各种急救系统,各个如临大敌地仰望着飞行器降落停稳……

——这副阵仗是因为谢嘉恕在通知他们的时候描述地好像病人已经快要不行了。

不过萧临屿的身体素质在那里,哪至于一不舒服就要躺担架呢。他撑着自己走了下来,反射性地捂住了鼻子。

……我的天,你们味儿可都太大了吧。

“小屿可能正在分化。”谢嘉恕严肃地说,“请立刻给他准备omega专用的封闭观察室……要最好的。”

医务人员一听这情况不得了,赶紧给下面的人视讯。

成年健康的omega可是法律重点保护对象。

不过住院还是要先登记,谢嘉恕从兜里掏出萧临屿的身份识别芯片,接诊医生看了一眼萧临屿的身份信息:

萧临屿

19岁

男性

第二性别未分化

养父萧瑞(已故)养母雷媛(已故)

……

并没有其他亲属。

医生不禁看向谢嘉恕:“那么您是他的……?”

谢嘉恕想了一下,不管是法律上还是血缘上,他和萧临屿还真没有什么说得上的联系,一定要说的话那大概是……

“呃,邻居。”谢嘉恕认真道,把身份识别仪塞回医生兜里,顺手拍拍医生的肩膀,“关系比较好的那种。”

“等……等一下。”努力离所有人都超远的萧临屿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纠正谢嘉恕道,“应该是alpha的观察室吧?我的检验结果分明是……”

公开性别是假的哇,你是连我的性别都记错了吗?

谢嘉恕道:“小屿,检测结果也有可能出错,你是omega,这千真万确。”

萧临屿试图确认谢嘉恕是否在开玩笑,同时脸上浮现出困惑、茫然和不知所措的神情。

谢嘉恕看着他的眼睛再次肯定地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这家伙瘦削有力的肩膀——

萧临屿身上蕴藏着远远超过omega的力量感,以omega的身体素质练就这副体魄,他整个青春期吃了太多苦。

歉疚感再次浮上心头,谢嘉恕倾身将萧临屿搂了搂,在他耳旁说道:“性别怎样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会成为一个最出色的人。成为omega也并不可怕,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与此同时,电梯门开,他们抵达了观察室所在的楼层。

萧临屿傻愣愣地看着谢嘉恕,脑袋里乱糟糟成一团。

萧临屿很难相信自己将会分化成omega……也许是大哥搞错了,怎么可能会有像我这样的omega呢?

萧临屿这样想着,按照医生温和的示意,穿过了观察室那足有十厘米厚的玻璃门。

*

谢嘉恕就那样在观察室外待了很久。

医院走廊的光线明亮后又黯淡,黯淡后又明亮,他双手插兜立在玻璃外,看着里面omega终于回归平静的睡颜,一直提着的心逐渐放下。

等萧临屿从观察室里出来,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云织《穿成弱受他大哥》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21 20:02:58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21 20:02:58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21 20:02:58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21 20:02:58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21 20:02:58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21 20:02:58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21 20:02:58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21 20:02:58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21 20:02:58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21 20: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