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灰小说[余酲]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周晋珩嗓音低沉,颔首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林,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逗你玩呢,别紧张。”周晋珩抬手拍小林的肩,面目和蔼,“助理嘛,工作能力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过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应该清楚。”周晋珩挥挥手,不耐烦道:“留着吧,要是真退了,老东西不得烦死我。”“知道上一个助理是怎么被开除的吗?”下一秒又勾唇笑起来,眼中的锋芒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根本不是他。专用通道里只剩下脚步声,靠近场馆入口,周晋珩单手插兜大步向前,比回自己家还要轻松随意。门那头是另外一个世界,灯光

飞灰小说章节试读

《飞灰》作者:余酲【完结】

文案:那个很爱我的小傻子死了。

从前周晋珩以为易晖是空气中碍眼的一粒灰尘,附赘悬疣,只想抬袖将他拂去。

后来才知道他是燎原大火后的余灰,轻飘飘的一簇吸入肺腑,便足以烧喉灼心。

伤口鲜血淋漓,药石罔效,唯有他能将它医好。

可是他已经死了。

周晋珩x易晖。

暴躁年下明星攻x前世真傻子单纯受。

重生魂穿,破镜重圆,渣攻回头火葬场,狗血套路全都虐。

【↓↓↓↓↓排雷↓↓↓↓↓】

①攻不完美,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生理和心理上都伤害过受,不洗白,虐攻不换攻,慎入!

②整体节奏是虐→平→虐→甜

③除了节奏,人设、剧情安排,以及叙述方式跟之前所有的文都不太一样,作者本人认为的“狗血”也大概率跟您想的不同,免费章节可以先试阅感受一下,看不下去请即刻止损千万不要勉强!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虐恋,重生,破镜重圆,HE。

第一章

易晖又做梦了。

依旧是无逻辑的零散片段,蒙着灰白的一层雾,提醒他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举目望去,略显空旷的卧房,床上并排放着两个枕头,左边放着一只歪倒的哆啦A梦玩偶,在床头灯的直射下笑得苍白颓然。

视线不经意扫到桌上放着的一杯冒热气的开水,梦里的他身体先意识一步起身追出去,门应声而开,迎接他的不是阳光灿烂的清晨,而是风雨交加的午夜,远处的高楼,草地,夜空,扭曲融为一团浓墨的黑。

转过身时那扇门已经不见踪影,他无处可去,也不知该往何处去,更不敢在原地坐以待毙,只得追着更远处的霓虹前行。

眼前的画面随着脚步颠簸摇晃,他确定自己没有眨眼睛,那摇曳的光点还是淹没在浓雾中,一寸一寸消失。可他还是不能停下脚步,他听见后面传来的声音,有人在追他,想踩住他的影子,碾碎他的脊骨。

脚下的路也变得陡峭难行,那黑影时而飘在身侧,时而浮游在头顶,好似藤蔓将他的身体紧紧缠绕,又像吐着信子的蛇贴上他的后背。

他吐息艰难,胸口胀痛,当眼前最后一缕能辨的光线也被黑暗收走,他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比疼痛先到来的是刺骨的寒,冷气沿着全身的毛孔钻入心脾,偌大天地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黑云压城,他也快被黑暗吞没了。

用最后一点力气撑起脖颈环顾四周,前不见来人,后不见往者,唯有盘旋在空中得逞般的嬉笑声提醒他,如今的处境是多么孤立无援。

没有人会来救他。

凌晨四点半,易晖拥被而起,在床上坐了几分钟,才找回大脑对四肢的控制权,慢吞吞地下床,搭上拖鞋,推门下楼。

他的脚步向来很轻,连栖在窗外屋檐上的鸟儿都不曾惊动。去厨房倒了杯隔夜的凉水,喝了两口,胃里隐隐泛起疼痛,这才想起这幅身体毛病很多,夏末秋初就盖棉被也是因为体质弱,稍一着凉,感冒发烧就接踵而来。

重新倒水烧上,易晖洗漱完毕无事可做,托腮坐于餐桌前,在水壶嗡嗡的运作声中发呆。

刚才的梦不是第一次做了。易晖有点认床,自从来到这里没有睡过一夜整觉,昨晚好不容易入睡,就被这无孔不入的梦魇搅得心惊肉跳,片刻都不得安宁。

他撩开腮边的发,按了按太阳穴。

闭目养神的功夫足够水烧开。往杯子里倒水的时候,手腕抖了一下,热水沿着桌边洒到地上,溅到脚背上时已经不烫了,易晖还是瑟缩了下,犹如条件反射。迟迟未等到痛感传到中枢神经,他才从怔然中回神。

喝完一杯水,心脏还是跳得很快,在皮肉下横冲直撞。易晖轻抚几下胸口,无奈地想,换了副心智相对成熟的躯壳,心理素质却大不如前了。

这个家里的人都没他起得早,给院子里几盆花浇了水,那株他刚来时开得正盛的铁茉莉如今花瓣凋零,唯有枝叶常绿。

易晖蹲在花盆前看了半晌,想起自己曾经养在窗台上的一盆白雪花,同样是白色,叶瓣比铁茉莉宽厚圆润些,花期也在夏天。

他曾对这个夏天充满期待,那期待与那盆白雪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最终他没能等到它开花,就先一步离开了。

回屋前顺便把外面晾了一夜的衣服收回来。这个时节的本国南部空气中还有夏季残留的湿热,外头几乎无风,布料摸在手上不仅不干燥,反而沉甸甸的发皱,像浸了返潮的水。

推门进去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穿吊带短裙的女孩,女孩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一跳:“你是鬼吗走路没声音的?”

易晖在只有一个人的安静空间里待久了,耳朵里冷不丁钻入尖锐的人声,先是愣了下,然后垂低眼帘,主动侧身让开路:“抱歉。”

即便女孩起床气再重,这样一拳打在棉花上也凶不起来了。她瞟了一眼易晖臂弯里抱着的衣服,讪讪道:“吓都被吓死了,道歉有什么用。”

嘴上不饶人,行动上却安分不少,出去溜了一圈回来洗把脸,就到客厅里跟易晖一块儿叠衣服。

从楼上下来的中年女人看到这一幕甚是欣慰:“亲兄妹就该这样。我就说这地方没来错,阳光照着海风吹着,人都变精神了。”

女孩撇撇嘴:“他把我裙子都叠皱了,我能不亲自上手吗?”

看一眼女孩刚为自己叠好的衬衫,易晖忍不住扯了下嘴角。

今天是周日,周遭居民普遍起得晚,汽车马达的嗡鸣声仿佛是这个宁静小镇上唯一不和谐的动静。

“一芒,把后车窗打开,进点新鲜空气。”握着方向盘的女人说。

名叫一芒的女孩艰难地将面包车后座的窗户拉开,在刺耳的摩擦声中嫌弃道:“这车快报废了吧。”

中年女人偏头道:“再忍忍,咱们马上就换辆新的。”

女孩白眼一翻:“得了吧,从我上初三就说马上换马上换,现在我高二了还没换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要攒钱换玛莎拉蒂呢。”

女人习惯了她牙尖嘴利,笑道:“那就玛莎拉蒂,全听我宝贝女儿的。”

住处离市区约莫二三十公里,越靠近市中心车流量越大,主干道上几乎一步三堵。好容易到医院门口,外头早早挂了车位已满的标牌,面包车无奈地在马路对面暂时停靠。

易晖下车的时候女人还不忘开窗再次叮嘱:“我们去趟超市,如果你提前出来,待在门口别乱跑,等我们来接你。”

没等易晖应下,后座的女孩不耐烦地拍驾驶座椅背:“他又不是小孩子,赶紧走吧。”

目送小面包车汇入车流,在道路尽头拐弯不见,易晖双手插兜踩着斑马线过马路。

走进医院大楼时,凉风贴面拂过,吹起颈间几缕发丝,扭头看着往来不休行色匆匆的人,易晖还是产生了一瞬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

这是他第二次来见这位刘医生,上一次是一周前,刚来到这里的第二天。

坐在诊室的椅子上,易晖习惯性地垂头观察桌面上的木质花纹,戴着眼镜的男医生放下茶杯坐在他对面,用笔轻敲两下桌面他才回过神抬起头。

“今天是个好天气。”医生以轻松的话题开场,“你的气色也比之前好了。”

虽说一回生二回熟,易晖本着对医生天然的敬畏,举止还是过分拘谨,点了下头,说:“嗯,好多了。”

接下来的流程和上次差不多,医生边跟他聊天边问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

易晖下意识紧绷神经,每个问题都要思索几遍才开口回答。

没聊几句,医生便留意到这情况,放下手中的记录本和笔,双手在桌上交握摆出平等的交谈姿态,开玩笑般地问:“怎么了?怕我叫护士过来给你打针?”

说的是上周易晖被强行送进诊室,没有熟悉的人在身边的陌生环境引发了他内心深处对医院的恐惧,那时候医生问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只不断地重复一句话——“晖晖不要打针”。

想到这里易晖赧然,摇了下头:“不怕了。”

即便再迟钝、再缺乏生活常识,他也知道这是在做类似心理疏导的治疗。出于自我保护,他下意识不愿敞开心扉,将自己缩在不怎么坚硬壳子里,努力阻隔所有想踏足这片禁地的人。

又聊了一会儿,医生大概也察觉到他放不下防备,合上记录本,说今天就到这儿。

易晖悄悄松了口气,刚要站起来,听见医生道:“这是第三个年头了吧?”

对此几乎一无所知的易晖是心虚的,别开目光磕巴着回答:“是、是吧。”

医生笑了笑,好似完全没发现他的反常:“我们都这么熟了,也别光我问你,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治疗进度,生活琐事,对周围人事物的看法,或许我能给你一些建议……对了,之前你还会带画来给我看,怎么,最近不画了吗?”

易晖一下子懵了,垂头讷讷道:“画,还画的。”

医生静静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拿起桌上的文件准备放回身后的档案柜里。刚背过身,耳边传来易晖细弱的声音:“问什么都可以吗?”

医生转回身,用温和的眼神传递鼓励:“什么都可以,我会为你保密。”

易晖舔舔嘴唇,似在犹豫,足足一分钟后才下定决心般地抬起头,勾着手指拨弄了下垂在胸前的一簇长发:“我可以把头发……剪掉吗?”

第二章

想把头发剪短的原因很简单,这头长发并不属于他。

易晖习惯了浅显直接的思考,后来得空往深里想,才迟钝地觉得自己提出的问题荒唐滑稽。

本就不是他的,这副身体从头到脚都不属于他,从别人口中寻求肯定和支持又有什么意义?

回去的路上忽然开始下雨,起先稀稀拉拉几滴从乌云中坠落,很快就转为气滂沱大雨,豆大的雨点气势如虹地砸在铁皮车顶上,隔音很差的面包车里充满急促钝重的杂音。

驾驶座的女人在等红灯的间隙指挥道:“一芒,把窗户关上,别让你哥着凉。”

女孩收回搭在窗户边上的胳膊,一面吃力地掰窗户,一面嘟着嘴抱怨什么。

易晖将视线从自己这侧的窗户转移到尚未完全关上的另一侧窗户,透过几寸宽的缝隙看外面。

这里的秋雨和首都的很不一样,细密如丝,像从天而降的银色织线,带着南方特有的温润湿黏。

这里的居民也与首都大不相同,道路两边多的是卖热带水果的小摊贩,大雨淋得肩头湿透,还不慌不忙地拾掇东西,爽朗大笑着与隔壁摊主闲话家常。

不知三年前从首都来到这里的江一晖,是否也一时无法从快节奏的生活中脱离,适应这片宁静悠闲的世外桃源。

或许是巧合,也可能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晖”,去掉姓氏念起来,竟和“易晖”有着微妙的相似。

若还在世的话,江一晖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孩,前面开车的是他的妈妈江雪梅,坐在旁边的是他的妹妹江一芒。

这是一个普通的单亲家庭,由患心理疾病的大儿子、在上中学的小女儿,以及作为顶梁柱艰难将两个孩子养大的母亲组成。

如果非要说点不同寻常,以易晖占据这具身体十天后对这个家的了解,江雪梅对儿子的偏心能算一条。

毕竟为了儿子心情舒畅,就举家从首都搬到这个偏远的南方小岛,从前疼爱易晖到骨子里的亲生母亲都做不出来。

所以江一芒对这个哥哥心存不满,时不时口头挑衅,待到易晖理顺这并不复杂的家庭关系,便对此表示充分理解。

“一晖,今天跟刘医生聊得开心吗?”

思绪被江雪梅的话打断,易晖将目光收回,道:“挺开心的。”

江雪梅笑着点头:“那就好。妈妈买了虾,想吃白灼的还是糖醋的?”

身旁的江一芒轻哼一声,易晖顺水推舟将这个问题抛给妹妹:“听一芒的。”

这种关乎个人喜好的问题,他拿不定主意,总是能躲则躲。

也不是没想过将事实和盘托出,可每当对上江雪梅关切的眼神,到嘴边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说他懦弱也好,自私也罢,从前的他再傻再愚钝,也知道亲人离世是怎样一种剖心泣血的痛苦。

江一晖是自杀死的,通过生前留下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他找不到生命的意义,是真的不想活下去了。

这一点易晖不太能感同身受,他作为一个清晰地知道自己与旁人不同的人,也从未放弃努力,以乐观的心态迎接每一个降临在他身上的困难。何况江一晖面临的仅仅是怀才不遇,难逢知己。

不过世间事除非亲身经历,否则并不具备猜测和质疑的立场。

易晖晃晃脑袋,觉得这番思考多余。当下他自顾不暇,虽是一场阴差阳错,可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是假装无事发生顶替江一晖的身份,还是找机会坦白告诉他们自己无意间鸠占鹊巢,才是当务之急。

回到家里,江雪梅去厨房准备午餐,江一芒回自己房间还锁了门,易晖无事可做,去楼下的画室坐了会儿。

江家父亲去世得早,全靠江雪梅一人打零工支撑,生活谈不上捉襟见肘,却也不宽裕,从江一芒那条穿了又穿的裙子就能窥知一二。

在这样的条件下,江雪梅还坚持租住独栋,并腾出一间专门的画室,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她对儿子的偏爱。

画室安排在楼下唯一朝南的房间,是以外头阴雨连绵乌云蔽日,屋里也不显昏暗。

墙角的木柜看似污迹斑斑,走近却能发现表面擦得一尘不染,连同为数不多的几座奖杯都闪闪发亮。

易晖抬起手,指腹滑过奖杯底座凹凸不平的字,心想,若是江一晖没有得病,还跟从前一样偶尔能产出几幅画作补贴家用,这一家的日子应该会好过许多。

占据这具身体的九天里,易晖对原主的基本信息有了大致的了解。

江一晖,24岁,曾连续两年拿过国际绘画大赛一等奖,首都美术学院大二辍学。

这是两人除了名字之外另一个不谋而合的点,易晖也喜欢画画。

不同的是,他从前画画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更遑论什么上进心,所以不理解江一晖为何能因为创作不出自己满意的作品而陷入抑郁不可自拔,甚至走上自我了结的道路。

易晖看了许多他留下的作品,无论从线条、色彩还是立意上评价,都不可否认他是一位颇有灵气的创作家。也许有旁人难以企及的才华的人身上都有些孤冷清高的特质,可刚愎自用有时候恰恰会成为一把刺向自己的利刃。

作为学过美术的同好,在江一晖留下的这些作品中,易晖最欣赏的并不是拿过奖的、获得极高赞誉的那几幅,而是一幅被塞在储物柜下层,与一堆废稿放在一起的风景画。

画的主体是一座房子,晴空、草地、木篱笆围绕周边,构图简单,色彩淡雅,乍一看平平无奇,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屋子是白墙红瓦,头顶天清云淡,院子角落里纯白的花开得正好。

画的正是江家在南方小镇租的这所房子。

吃午饭的时候,江雪梅提到今年的绘画比赛:“你要是想参加,妈妈请假陪你回首都……重在参与嘛,拿不拿奖都无所谓,要是不想也没关系,来回两千多公里太折腾,咱们自己在家画着玩也是一样的。”

从江雪梅小心翼翼的态度不难看出江一晖因为心理疾病平时情绪很不稳定,说不定还迁怒过家人。

易晖看着心酸,说:“我考虑一下。”

一家人都有午睡的习惯,外头雨还没停,易晖生怕闲坐着又胡思乱想,也回房休息。

兴许上午绷着精神应对心理医生,加上昨晚没睡好,此时易晖躺在床上放松身体,很快便在雨打屋檐的闷响中沉入睡眠。

时间太过短暂,只够做一个记忆闪回的梦。

还是黑夜,摇曳的烛火,扭曲的人影,沉重急促的脚步声,还有被撕成一片一片、漫天飞舞的画纸。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余酲《飞灰》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飞灰小说[余酲]在线试读

周晋珩嗓音低沉,颔首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林,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逗你玩呢,别紧张。”周晋珩抬手拍小林的肩,面目和蔼,“助理嘛,工作能力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过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应该清楚。”周晋珩挥挥手,不耐烦道:“留着吧,要是真退了,老东西不得烦死我。”“知道上一个助理是怎么被开除的吗?”下一秒又勾唇笑起来,眼中的锋芒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根本不是他。专用通道里只剩下脚步声,靠近场馆入口,周晋珩单手插兜大步向前,比回自己家还要轻松随意。门那头是另外一个世界,灯光...

2019-07-21 20:02:53

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王浩然]在线试读

苏韶在网上联系了一家还算靠得住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他们跟踪许悠然,每日一次汇报行程。但是既然目标已经把厉玔行排除,他也暂时不必多下功夫。毕竟他的目标是养一只弟控,而不是商业斗争。苏韶遵循自己的人设又去了骆隽知哪里。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他还是一个新人,很穷的。果然是厉玔行。【三十岁。】....

2019-07-21 20:02:53

剑与魔法与清流小说[糖醋皮卡丘]在线试读

而无数公会的入驻也让主城更具吸引力,成为了新玩家的首要选择。肖恩探索出来的新地图、开荒副本写的攻略交给公会共享,找到特殊任务线索、打出稀有装备都给会长分配,甚至没少自掏腰包买材料充实公会仓库。出面替公会唱/红脸、傲血醉金杯唱白脸,仇恨自己拉,荣誉会长拿更是家常便饭。他们这些真正的管理层不仅在游戏里横行霸道坐享其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工资拿的,而肖恩这种“管理员”和普通公会成员不过是赚钱的工具、好用的旗子罢了。开服数日之内,各个城郊的土地就被无数公会驻地占据,甚至不乏财大气粗的大公会在寸土寸金的都城内购买地...

2019-07-21 20:02:53

奇形怪状的他小说[龟缩世界]在线试读

系统:好呀,好呀,给你,加油。系统:我不是给你加油又让你能见鬼了吗。胖子:有用呀,你不是见到我了吗,我很有用的(  ̄ ▽ ̄)o╭╯顾正:我要对付刘现,系统大大给我点金手指吧。顾正:????金手指在哪呢?第四章 趁着夜黑天高,顾正决定带着鬼胖子去干点大事(搞事情)。...

2019-07-21 20:02:53

穷追不舍[古穿今]小说[下雷打雨]在线试读

“不要白费力气了。”随手退出对话框,苏泓打断他,“如果有男孩找你,就说我是直的,如果有女孩找你,就说我是gay。”“……你,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单着?”他们或许心中早已有了属意的人选,就差临门一脚,那层窗户纸就能捅破,或许同时有多暧昧对象,只是还没有抉择好到底跟谁确定恋爱关系。“咳,那个……之前有很多女孩跟你表白都被拒绝了,所以……试试男孩?”黄一繁道,“这是我店里一个客人,你上次来的时候看见你了,求我介绍你认识……后来我一问,发现还是S大的学弟,挺干净一男孩,我……”黄一繁:“……”黄一繁和苏泓从高中认识,...

2019-07-21 20:02:53

在男主家里吃软饭小说[大Z小z]在线试读

沈母还在喋喋不休,全部内容都是关于沈槐要出狱这件事,听得沈桐直犯困。他没憋住,打了个呵欠,沈母就有点不大高兴了:“我一说话你就嫌烦,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话真是一点儿不假。唉,我一老婆子什么用都没有,就不该活那么久,白白拖累儿女。行了,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回去吧,回病房。”《臆乱情谜》这本书实在有点偏厚了,翻到最后一页一看:第一卷 完结,TO BE CONTINUED …… 沈桐已经连续翻看好几个小时了,正是眼花缭乱、胃里反酸的时候,甫一看见这一排“未完待续”的英文单词简直要吐——这第一卷 就已经五百多页...

2019-07-21 20:02:53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21 20:02:53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21 20:02:53

穿成炮灰霸总的小白花[娱乐圈]小说[修欲]在线试读

刚刚云娱总裁云奕深特意找到他,说:“齐玉是冠军,第二给华尧。”齐玉……算了,但是为什么云总裁的口气听起来华尧得第二很勉强似的?云奕深转动着指尖的笔,思绪有些恍惚。站在台上宣布名次的导演曾祥手有点抖。曾祥的笑僵在了嘴角。疯魔了一般。云奕深并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对母亲的感情或许深一些,但是并不表露,对他那个花天酒地、五十岁还彩旗飘飘的父亲自然就更没感情了。...

2019-07-21 20:02:53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小说[照来]在线试读

但嘉灵不能放过,他这么早揭穿她就是为了绝后患,因为按照原著里的剧情,这次放过她,她接下来便不会善罢甘休。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长久起见,嘉灵就不能留。初沉听见他的声音,回头与他对视,半晌道:“按理确当如此,但母子情分乃万物皆无法割舍之情,我做不到不管不顾。”初沉性子正直得很,嘉灵却干了这么一件亏良心的事,他以为这母子俩没什么感情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还能上这么一出。而且看现在这形势,若是真的让初沉替嘉灵受罪,嘉灵定会来找自己报仇。初沉皱眉,段望还准备再说什么,穆正却说话了:“本神以为,无需再争,治...

2019-07-21 20: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