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王浩然]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苏韶在网上联系了一家还算靠得住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他们跟踪许悠然,每日一次汇报行程。但是既然目标已经把厉玔行排除,他也暂时不必多下功夫。毕竟他的目标是养一只弟控,而不是商业斗争。苏韶遵循自己的人设又去了骆隽知哪里。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他还是一个新人,很穷的。果然是厉玔行。【三十岁。】.

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兄长是BOSS[快穿]》作者:王浩然【完结+番外】

文案:高亮排雷,入坑必看!

①前两个世界,画风古早清奇,有同性暧昧情节。第二个世界配角以为主角被玷污,实际什么都没有发生!

②纯粹兄弟情,其他人戏份不多。

③如有不适情及时弃文,以免造成更大不适。么么哒。

苏韶是一名平凡的快穿者,跟其他人不同的是,别人都是刷爱情值,而他是刷亲情值。

每一个世界,苏韶都会有一个背景强大但是跟他关系冷淡/完全不认识/针锋相对的亲哥哥。

苏韶:要怎么做才能把老哥变成弟控?在线等,挺急的。

食用需知:①女性角色不是很多……你们懂的~②我真的很想要个哥,所以就有了这本,八百米滤镜下的产物,肯定有不合逻辑的地方,还请担待。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1

“乔哥,人带来了。”

乔野抬了抬眼,西装革履的男人被粗鲁地扔到了地上。屋子里光线不是很足,从乔野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苍白的半张脸。

乔野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胳膊,对着身边的人吩咐:“把他弄醒。”

“哗啦!”

一盆带着冰碴子的冷水浇到男人身上,乔野看到他的脸变得通红,不知道是冰的还是被冰块砸的。

男人动了动手指,身体抽搐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光线本来就不亮,也没有什么‘被光线刺地睁不开眼’的事情发生。男人很快回过神来,目光放在了乔野身上。

他身形高大,肌肉紧实,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狼狈的人,大概也有两人角度的原因,许悠然觉得他气势比以前更强了,也更加冷漠。

他喃喃道:“乔哥……”

乔野冷哼一声,走到后面的布艺沙发上坐下,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却不散漫,像只休憩的猎豹,随时掌控着周围猎物的生死。

“东西是你偷的?”乔野掏出一根烟,旁边的保镖立刻递过了火。点着之后乔野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吐出烟圈,随后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不再去动它,只偶尔用指头点一下,抖掉烟灰。

许悠然的性格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说好听了是温和如水,其实就是怯懦平庸,只是那张脸为他掩盖了大部分。

乔野跟他相处了近十年,早就吃得他透透的。此时不再温柔对他,骨子里的淡漠冷峻表露出来,许悠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更何况文件失窃确实和他有关系,听到乔野的问话,一下子大脑当机,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不……不是……”

“不是?那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乔野双腿交叠,搭在面前的玻璃桌子上,靠着沙发背闭目养神,没有对许悠然表现出一丝情感。

“乔哥,真的不是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信我呢?乔哥……”许悠然觉得他对自己应该还是有感情的,虽然文件确实是经过他的手被拿出去的,可既然一开始就否定了,那就干脆死咬到底,他们相恋七年,这点信任应该还是有的。想归想,看着这样陌生的乔野,他还是有点心虚……

乔野真的不清楚吗?

乔野不知道。可是他内里的灵魂“乔野”却一清二楚。

早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所有的剧情。所以他比许悠然想象中还要了解他,连许悠然最好的朋友——主角攻厉玔行都一清二楚。许悠然不过是个垫脚石而已,而乔野,更是被莫名其妙牵扯进来的。

剧情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决定作用,乔野的任务只是谈恋爱而已。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场游戏,即使玩的时间再久,也改变不了它是一个游戏的事实。

乔野勾唇一笑,其中似乎包含着无限宠溺,可当他睁开眼睛,许悠然才发现不是那样。他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

许悠然的西装贴在身上,头发也湿哒哒地,他感觉有些冷。他用脆弱的语气又近乎哀求地颤抖着喊了一声乔野的名字。

乔野把烟捻灭,扔到烟灰缸里,他笑容不变,站起身来走到许悠然跟前,脱下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冷了吧?我带你回家好吗?”

“……嗯。”许悠然有点怕,但是他知道别无选择。

乔野没再提这件事情,也没有讲过要原谅他。虽然男人抱起他来的动作如同往日一样温柔,许悠然却依然胆战心惊。这件事情就像是个□□绑在了他的身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全部揭穿,炸得他尸骨无存。

乔野是个非常讲信用的人,而现在,他没有做出任何承诺。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样揭过。

被带回家之后许悠然乖顺地被他放到床上,乔野摸了摸他的头发,给他脱掉了湿外套,露出□□的上身。

许悠然打了个哆嗦。乔野给他脱衣服的手一顿,就在许悠然以为他要发脾气的时候,乔野笑了笑,给他裹上了浴袍。

“冷吗?”他说着,伸手一够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启动了空调。

二十八度。

温度有点高。

“我出去一趟,你先睡一觉吧。”

不一样了。如果是之前的乔野肯定会把他抱到浴室,先用热水冲澡暖一下身子,或许会兽性大发地将他按在浴缸上做几次,直至许悠然体力不支……

虽然男人对他的语言和动作都像以前一样,可是……

破镜怎可重圆?

室内的温度逐渐升高,许悠然光裸着身体只在外面裹了浴袍。他有点困了,盘腿坐在床上一下一下地打着盹儿,最后腿麻了,他伸了伸腿脚,酸胀地疼。拽过床上铺叠整齐的毯子,许悠然听话地睡了过去。

.

乔野驱车来到了停车场,停放好车子之后从里面走出,他进入地下室的电梯里,按亮了25号的数字。

电梯上升的速度很快,乔野还是感到焦躁。他松了松领带,蹙着眉头解开了第一颗扣子。电梯门开之后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跨步走了出去,他走到门前,刚想要敲门,似乎又觉得不妥,转了下弯到了洗手间,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才又回来。

“笃笃笃!”

“请进。”

乔野推开门进去,向里面的人打了声招呼,“骆医生。”

“乔先生,好久不见了。”骆隽知笑着回话。他年龄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没有戴眼镜,笑起来很温和,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乔野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眉头不再紧凑。

“乔先生最近是有什么烦心事么?”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疑惑,又像是担忧,如同一个相处多年的老朋友,关切真诚,不会让人感到厌烦。

骆隽知倒了杯茶,放在乔野面前,“尝尝看,据说是当季的牡丹。我有个朋友喜欢这个,他自己煸炒的茶叶,可惜我这里没有茶具,只能用玻璃杯喝了。”

“谢谢。”乔野一手拿着杯子,看着清澈的茶水,没有茶叶,在透明的玻璃杯里如同琥珀,杯子上还印着一只粉色的草莓,倒是显得骆隽知更加真实。

他沉思了片刻,开口:“他背叛了我。”

乔野放下杯子,眼睛却一直盯着它,好像通过它看到的就是许悠然本人。

“不止是感情上的背叛,还有事业。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他握了握手,“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想打他,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掐着他,按到墙边,折断他的四肢,切掉他的舌头,挖出他的眼睛,狠狠地占有他,让他只能有我一个人!”

乔野说着,似乎沉溺在了自己的幻想里,他的神色变得狰狞,好像他现在讲的这一切就是他正在做的。

“嗒!”骆隽知放下杯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乔野回过神来,他抬头看了看骆隽知,暴躁的神色还没有褪去,只是忽然被拉回了现实,目光茫然。

“然后呢?乔先生?”骆隽知声线温润,刻意放缓之后如同潺潺溪水,安抚住了他的情绪。

“……然后?你让我想一想。”乔野有那么一瞬间放空,思考了一下才想起刚才的话题。

“我爱他。我怎么忍心伤害他?可是他背叛了我,我应该惩罚他的,这不算过分。他不该对别人产生好感,更不该为了那个人去偷盗!!我们在一起七年,我是不是对他太好了?他为什么会变心?”

乔野看着骆隽知,神色近乎麻木,骆隽知感受到了他的悲伤,开口安慰:“你没有错。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对,对。我没有错。错的人是他。可我什么都不能做。没了他我该怎么办?我把他关在了家里,他没有办法接触别的人了。骆医生你帮帮我,我快忍不住了。”

“你这样是不对的。”骆隽知迅速地组织语言,一边分析乔野现在的情况。他很同情乔野现在的处境,可他说不出让乔野放了“他”的话。如果重获自由,乔野口中的“他”肯定会迅速的逃离,乔野爱他爱的那么深,肯定承受不住,难免会情绪崩溃。

“这样吧,你先拿点药回去,失控的时候吃,记得每天最多吃两片。”骆隽知从隔壁房间里拿了一小瓶药片,递给乔野。“冒昧地问一句,我能见见他吗?”

乔野接过药瓶,拧开撕掉封口的铝皮之后倒出来两粒直接吞掉。他深呼吸了两次,控制自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好。”

第2章 1.2

乔野并没有限制许悠然的行动,但是许悠然却因为怕惹他生气不敢随意走动。他知道,乔野手上沾过血,也见过他暴躁狠辣的模样,即使从了商,他也和“儒商”两个字半点都不沾边。

骆隽知跟着乔野走到二楼停在门前,乔野抬起手,放在门把手上,细细的观察能够发现他的手指在小幅度地颤抖。骆隽知拍了拍他的肩膀,乔野深吸一口气,收敛了所有的情绪,推开门。

“乔哥……”许悠然还是穿着他走前给他换上的浴袍,卧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静静的阅读,内里风光无限。看到乔野进来,他愣了几秒,把书放到一边,迅速地站起身来,□□着双足站在地上。

宽松的浴袍因为他大幅度的动作散开,露出白皙胸膛,以及……下面。这时许悠然才看到了门外的骆隽知,他局促地拽着衣带把自己包裹起来,两只脚的脚趾不安地颤抖。

乔野皱起眉,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怎么不穿好衣服?”

“对……对不起乔哥,我只是怕你会生气……”

“不会。”

乔野似乎忘记了还在门外的骆隽知,他把许悠然拉过来,转身去旁边的衣柜里拿衣服。

“咳……”骆隽知有点尴尬,他轻咳一声,“我去楼下等你们。”

“嗯。”

许悠然猜不透乔野的心思,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乖巧的像个人偶,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布。以前乔野也会这样帮他穿衣服的,只是那都是在做完之后。现在许悠然好手好脚的,乔野再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特别是在他窃取了文件之后……许悠然心虚,他怕乔野。

蹲下身子给许悠然系好了鞋带,他握住许悠然的手,“走,去楼下吧。”

被乔野牵着手,许悠然觉得自己的走路姿势可能比第一次的次日还要怪异,更怪异的是心理上的。

刚才的男人是谁?

乔野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人下来之后骆隽知没有再让他尴尬下去,主动站起身来,伸出右手同许悠然握手:“你好,我是骆隽知,乔先生的朋友。”

许悠然站在乔野身边,听到骆隽知的声音后无措地看着乔野,乔野面无表情地坐到沙发上,根本没有理会他。

许悠然握住骆隽知的手,迅速离开,他低头小声道:“我是许悠然。”

骆隽知皱了皱眉,许悠然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在他的认知里,乔野虽然霸道了一点,在深爱的人面前却是能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按照乔野的性格,能像以前一样对待许悠然,他不应该是这样畏畏缩缩。

骆隽知想起乔野的话,“不只是感情上的背叛,还有事业”,这个男人,应该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背叛的后果吧。

相识十年,相爱七年。骆隽知不禁感叹乔野所爱非人。许悠然太过了解乔野的性格,所以在本该被宣告死刑时却待遇优渥,他怕觉得是乔野有了折磨他的新点子。唯一算错的是,乔野对他的爱。

骆隽知看着端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乔野,觉得他应该是在走神。许悠然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动物,坐立难安。他终于站起来,看着乔野试探地说道,“我……我去给骆先生泡茶。”

“嗯。”乔野嗯了一声,回过神来,许悠然只顾着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并没有发现乔野的异常。

骆隽知替乔野感到不值。但他作为一个医生,还是要安抚好病人的情绪。

“别紧张。”

乔野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三人相顾无言地坐在客厅,骆隽知全程表现得很有风度,趁得许悠然娇俏可怜。这张脸确实为他加分了不少,战战兢兢的模样让人不忍心责备,更何况是深深陷入的乔野。许悠然薄情,和重感情的乔野根本不合适。

可乔野现在的精神状况,除了许悠然,其他人根本起不了作用。

骆隽知站起身来,微笑道,“时间不早,今天就到这里吧,打扰了。”

“嗯。下次再约。”

“好。许先生再见。”

许悠然疑惑他们两个的对话,但还是乖乖答道:“骆先生慢走。”

骆隽知离开以后许悠然松了口气,看到旁边冷着脸的乔野又重新提了起来。“乔哥……”

“嗯。饿了吗?让刘妈准备早饭吧。”

许悠然觉得乔野在骆隽知面前和平时不太一样,仔细想的话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难道是,乔野喜欢上了骆隽知?

如果乔野喜欢骆隽知的话,那自己也是可以被利用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许悠然还有价值,也就不会这么快被“处理掉”。想到这许悠然又重新有了希望,唯一需要确定的是,乔野对骆隽知到底有没有感觉。

“怎么不说话?”乔野不耐烦道。

许悠然乖乖巧巧地笑,“都听乔哥的。”

“自己吩咐。我去公司了。”乔野走到玄关套上西装,对着还呆在原地的许悠然道。

“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

两人和以前一样,又什么都不一样了。

.

乔野坐在后车座上闭目养神,心里暗暗理着这个世界几个人物的关系。

主角攻厉玔行现在已经通过许悠然拿到了文件,而自己没有像原来的世界轨迹一样对此毫无所觉,许悠然由原本的窃取资料后跟主角攻离开变成了被禁锢在自己的身边。

主角受还没有和主角攻勾搭上。反而是对自己的感官不错……想到这乔野嘴角微扬,又瞬间抹平。可惜自己的任务不是攻略主角受,要不然就简单多了。

主角受就是他的心理医生,骆隽知。

乔野在心里默念:“查看系统面板。”

本数据

姓名:苏韶

容貌:80( )

体能:62( )

智力:75( )

次数据

姓名:乔野

容貌:78( )

体能:75( )

智力:80( )

攻略总进度:-15%

本数据是苏韶原本的灵魂数值,次数据是他寄宿身体的数值。任务完成的间歇可以通过积分增减次数据,便利下一次任务。

苏韶看到好感度愣了一下,“已经和任务目标见面了吗?”

【是的,攻略目标在宿主来到之前与原主接触过。】

苏韶回想了一下原主接触到的人,许悠然和主角攻是好朋友,自然原主也和主角攻有交集,主角攻和许悠然行为暧昧,原主自然不会对他产生好的印象,按照这负十五的进度来看倒是有可能。只是,主角攻会是原主的哥哥吗?乔野混迹商场,遇到的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也不少了,说不定哪个就是呢?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王浩然《兄长是BOSS[快穿]》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18 10:02:45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18 10:02:45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18 10:02:45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18 10:02:45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18 10:02:45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18 10:02:45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18 10:02:45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18 10:02:45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18 10:02:45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18 10: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