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小说[有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唯申皱了皱眉,转身吩咐管家,“管家,下次多备些馄饨。”唯申用完早餐,路过卷舒情身边时微不可察的停顿了一下,卷情舒收了报纸,朝他说了一声再见,唯申应了一声,抬步离开别墅。唯泽吃完起身,走到卷舒情身边,卷舒情同样放下报纸,同他说了声再见,唯泽同唯申一般应了一声,在门口换好鞋子,离开别墅。“我吃好了。”卷情舒起身,重新坐到沙发上,阅读手中的报纸。“是的,少爷。”管家应声。晚饭的时候,唯申回得早了一些,意外看到穿着多啦A梦围裙的卷情舒,少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直没看见素色的围裙,你可不可以让管家帮我买一条?”“

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作者:有歌【完结】

文案:

卷情舒是朵万人迷。

卷情舒原本应该是书中的炮灰人物,但他却活出堪比主角的完美人生,被系统绑定被迫穿越位面拯救其他书中的炮灰人物卷情舒。

系统空间里,卷情舒看着那一本一本的男男小说,不由有些烦恼,他一介直男要如何拆耽美里的男男CP?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卷情舒 ┃ 配角:各种各样的爱美之人 ┃ 其它:乱七八糟的病娇

☆、第 1 章

红色的丝绦层层卷卷,如情人间缱绻的情话,飘飘散散,细□□密,触动人心底最深处的意念。

阔大的心形床上,一具莹白而修长的身影跃然画中。

白色的床单衬着他精致的锁骨,衬着那青青紫紫的痕迹,让周围的空气都显出几分糜糜。

墨发男子长睫微动,睁开那双漆黑如深潭般冷静平和的双眸,他轻轻吻上身旁少女饱满的额头,起身穿起衣柜里备好的高级订制西服。

纤长白皙的手指在蓝底白条纹的精致领带间翩跹,标准的领带结规整的束在衬衫领口,带好领针袖扣,叠好口袋方巾,齐整的放进西装口袋。

镜子中出现一位极精致俊美的人物,一身浅灰色西装衬得他几分禁裕,几分睿智冷静,几分平和,镜中的俊美人物微勾唇角,一抹勾人的魅力倾泻而出,带着冷静平和一切尽在掌握的沉着,比精怪的妖饶,更让人为之沉迷。

卷情舒推开房门,迈着沉着的脚步离开酒店,沿途有几位面容娇好的少女凭凭对他侧目,面颊绯红,眉宇间露出几分羞涩春情。

情卷情舒,是谓卷情舒。商场肆意,情场得意,便是他卷情舒的完美人生。

作为享誉国际的润达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卷情舒可谓是贵族中的贵族,年轻,极致的俊美,数不清的财富,无数痴迷他的女人,他似乎天生便带着主角光环,无论他走到哪里,聚光灯的光环都会聚焦到他身上。

觥筹交错的宴会上,卷情舒漆黑冷静的眸光遥遥望着宴会中真正的主角,季思明。和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生截然不同,季思明似乎天生幸运,自带运道,无论多荒唐的事,由季思明做便一定会成功,无论多无稽多荒谬的决定,由季思明做便一定是正确的。

卷情舒的财富地位是他长期夜以继日的步步经营得来的,而季思明,他可以轻轻松松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季思明遥遥望着卷情舒,这个极耀眼极精致极有魅力的男子,在聚光灯下,在漫漫人群里,显得那样高不可攀。

季思明冲着卷情舒举杯,一边用眼角余光仔细描摹卷情舒精致的轮廓,一边抬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卷情舒面容平淡,同样举杯,将杯中之酒轻酌细品,端是看着他优雅举杯的模样,仿佛就能闻到那让人唇齿留香的酒气。

季思明看着那人微动的精致喉结,面上闪过一丝灰暗的神色,眸色渐深。

宴会上,又有几位年轻貌美的女孩朝卷情舒走去,她们或明媚或优雅,恰逢人生肆意绽放的花期,正在向心爱的人展露自己含羞带怯的年轻美丽,季思明看着那些女孩,眼底的不愉越发明显,季思明嫉妒这些能在卷情舒面前表达自己心意的女孩。

卷情舒漆黑的眼眸现出浅浅温柔,与漂亮的女孩推杯换盏,他紧抿的唇角微微勾起,显出几分摄人的魅力,让女孩们的脸色红了又红。

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围簇着他,众人却独独会被卷情舒微勾的唇角吸引,仿佛在这个宴会上,他才是那朵真正的娇花,其他围着他的人,也只是为这朵娇花凭添几许绿意罢了。

宴会结束,卷情舒淡然的面上染上几分酒气,白皙的面容添了几许薄粉,墨黑如寒潭的眸中闪现几丝敛滟的水光,接他上车的司机只是瞧了他一眼,便垂下头去不敢再直视他,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窥上一眼又迅速敛眉站好。

司机扶着卷情舒精健的腰身,把他放进车里。

“老板,直接回家?”

卷情舒伸手揉了揉眉心,“不,先去简驭明那里。”

做了卷舒情四年的司机,他自然知道简驭明是谁,那是业界有名的心理治疗师,也是卷舒情的心理医生。

司机把卷舒情扶进简驭明的公寓,便起身离开,重新回到车里。他不知道卷舒明有什么心理问题,但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卷舒明的这件事情,他不会同任何人提及。

司机抽出一根烟,打燃火机,看着星火燃烧深黄的烟草,心头莫名烦躁。

简洁整齐的公寓内,简驭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卷舒情,看着他微张的领口处暗红的痕迹,眉头微微皱起,“既然不喜欢参加宴会,下次便不要去了,于你的病情不利。”

卷舒情伸手捏了捏眉心,“季思明准备的酒会,谁敢不去?”

“你处处皆胜于他,何必委屈自己参加他的酒会。”简驭明说着,取出药箱,从药箱里拿出醒酒药递给卷舒情。

卷舒情抬手接过,伸出修长的指头撕开瓶盖,抬头喝下药液,“你知道的,我不想得罪季思明。”

一直用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看着卷舒情一举一动的简驭明温声调侃道,“你还怕他?”

“或许吧。”卷舒情醉声回道。

喝了醒酒药的卷舒情并没有更清醒,反而觉得脑袋更加晕沉起来,连身体都不可自抑的倒在沙发上。

简驭明微勾唇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他静静地看着因酒气而神思不属的卷情舒,温声诱哄道,“你若把你的事告诉我,你的病很快便能好。”

卷舒情微闭的双目现出纠结的神色,终是紧抿唇角,什么都不说。

卷舒情是简驭明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也是他见过的最不配合的病人。

无论多么漂亮多么完美的女人,只要和卷舒情滚过床单,便无法对那个女人生出情意,更别提身体反应。简言之,卷舒明无法同女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简驭明不止一次旁敲侧击的问过他病情的起因,却总被卷舒明含糊带过,简驭明对他的治疗也因此陷入瓶颈,不得寸进。

“你是不是被女人抛弃过?”简驭明出言诱哄道。

卷舒明素来清浅的眉心越皱越紧,显出更明显的挣扎纠结,“不,不是。”

“真的没有吗?”简驭明继续诱哄道。

似是想到一些不愉的过往,卷舒明眉间纠结的神色散去不少,睁开双眼,眸中虽仍是一片混沌睡意,却已经清醒了许多,连带着声音也不复刚才的湿哑,带着几分清明,他说,“没有。”

简驭明骤然撞进卷情舒清醒的眼神,垂眸掩饰自己心中纷乱的情绪,眼角余光触到卷舒明渗血的掌心,暗叹一声可惜。

简驭明丝毫没有做错事被当场抓包的慌乱的样子,他的神情依然平静,卷情舒松开掐着自己掌心的手指,抬头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我想简先生已经不再适合做我的心理医生。”

简驭明在他身后,望着男子颀长的身影,勾唇轻笑,“若我都治不好你,便再没有心理医生愿意接手你的病例。”

卷情舒眉头轻挑,“你在威胁我?”

“是又如何?”

卷舒情勾起唇角,露出几分轻嘲,“享誉盛名的简先生也不过如此。我的病,我不会再治,也希望简先生遵守起码的医师准则,不要把我的病情泄露出去。”

“那是自然。”简驭明垂眸应道。

卷舒情虽然尽量让自己清醒着,但他的身体依然控制不住的左右晃动,简驭明看着卷舒情跌跌撞撞离开了自己公寓。

抽烟的司机看着踉跄的卷舒情,早已上前一步扶住了他,把他搀进车里。

简驭明看着黑色的奔驰驶进更深的夜色,漆黑的眸色晦暗不明。

简驭明不知道,卷舒情最讨厌被人下药。

若干年后,润达集团成为世界百强企业,卷情舒也如愿成为一代金融巨鳄。

卷情舒30岁生日当天,身着一袭丝绸睡衣,猝死在别墅的深灰躺椅上。世界上最年轻的金融巨鳄,一代娇子,自此,与世长辞。

卷情舒死得十分突然,连卷情舒自己都没有预料到。飘在空中的卷情舒看着躺椅上自己神识尽散的样子,一向平淡的眼眸也浮现几许无法理解的荒谬感,他这是,灵魂出窍了?

☆、第 2 章

叮,系统参昴君启动中。

叮,系统参昴君绑定宿主中。

叮,系统参昴君启动空间跳转,《总裁的爱弟》小说世界开启,请宿主改变炮灰卷情舒的人生命盘,炮灰卷情舒的完美人生开启。

叮,请宿主再接再厉,实现炮灰卷情舒的逆袭之旅。

叮,系统参昴君友情提示,宿主精神力之强大世所仅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宿主收敛自己的万人迷光环,本着多不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与所接触的一切人物保持距离,避免眼神交流。

卷情舒忍着浑身剧痛,睁开双眼,他这是在哪里?

老旧的屋舍,灰败的墙皮,窗户上满是灰尘,阳光透过灰尘射进屋子里,零零星星,昏暗的光线,到处都是发霉的气味,视线所及,尽是摔碎的瓷碗和玻璃杯,还有七零八落无一处完整的家具。

卷情舒看了眼远处蜷缩在角落里的枯瘦女人,忍着浑身的剧痛冲进卫生间,这才在那破损模糊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卷情舒打开水龙头,却没有一滴水流出来,伸手拽过一旁的纸巾,抹去额头上成片的血迹,镜子中出现的是和卷情舒十四岁时一模一样的容颜。

卷情舒略有些失神,他这是穿越了吧,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卷情舒身上?

识海中一片刺痛,原身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卷情舒的识海,卷情舒脑袋被这汹涌而来的记忆胀得生疼,初初醒来的卷情舒被这种刻骨的胀痛疼得晕死过去。

角落里的枯瘦女人撑着身体,散乱着头发,摸进卫生间,她抬脚踢了踢自己这个便宜儿子,见他没醒,又加重力气踢向少年的腹部。

倒在地上的少年闷哼一声,终于睁了睁眼睛,幽幽转醒。

卷情舒望着眼前蓬头垢面一身污浊连脸都看不清的女人,想着这女人应该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

屋子里依然是一片狼藉,满是被催债的混混扫荡过后的痕迹,以前,这样的情况都是卷情舒在收拾。

“收拾好屋子,做好饭,我睡醒了吃。”女人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卧房,砰地闭了门,睡觉去了。

卷情舒看着对自己颐指气使一脸冷漠的女人,仿佛刚才那个对着讨债的混混跪地求饶满面哭泣的懦弱妇女不是她。

卷情舒翻开上衣,露出少年羸弱的身躯,苍白的上身连片好肉都没有,尽是些踢打的淤青红肿,有讨债的踢的,也有他母亲踢的,讨债的踢的重,那女人踢的频繁。卷舒情伸手摸了摸胸前凸起的根根肋骨,轻叹一声,这个身体怕是瘦得只剩骨头了吧。

《总裁的爱弟》一文开篇叙述的便是原身之死,原身的母亲把原身卖给了会所,原身抵死不从,从会所里逃跑出来,被会所的人抓回去活活虐死。虽然故事概述里没说是如何虐死的,但卷情舒一点也不能把这简单的“虐死”二字想得轻松。

原身作为早期的炮灰人物,在小说中的第二章被已身死魂灭。

卷情舒正翻看着识海里的剧情概述,楼道里突然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便是铁棍敲打房门造成的砰啪巨响,这声音肯定不是一般的邻居能制造出来的,绝对又是一拔混混来找他的赌鬼妈讨债来了。卷情舒迅速直起身,抬手锁上卫生间的门,抬眼望着旁边锈迹斑斑的破败门窗,思索着逃离的可能性。

卷情舒扒开窗户,纵身一跳,翻窗出去。

终于逃出来的卷情舒踢蹬着脚上不合脚的破鞋,拼尽全力向外跑去。

只是他刚刚跑到胡同口,便被两名穿着皮甲克的男人抓住,两人翻身扣住他的双手,卷情舒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卷情舒腕上吃痛,知道凭着自己现在的力气定是挣不脱,只能任由甲克男拖着向那处破败的屋子走去。

卷情舒刚进门就被人狠狠地推倒在地,卷情舒抬眼便看见重新蹲在角落里的邋遢女人。

此时,邋遢女人也抬头看着卷情舒,看到卷情舒的那一瞬,她灰败的眸中现出死灰复燃的亮光,女人急急叫道,“我还有钱,我还有钱,你们别打我,别再打我了。这是我儿子,他会扫地,会做饭,会干好多好多活。人长得还漂亮,旁边好多小姑娘都偷偷喜欢他,我把他卖给你们,我把他卖给你们。”

卷情舒愣了一下,他真的没想到,他穿来的第一天剧情就开始了,还要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虐死”他。

为首的一刀疤男子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用锋利的刀刃刮蹭着卷情舒稚嫩的脸颊。

“长得是还不错,就是瘦了点。既然搜不出钱来,这人我就带走了,就当你这个月还上的利息。”刀疤男说着便去扭卷情舒的胳膊。

卷情舒往后退了一步,躲过刀疤男伸出的手,面上一片平和镇定,抬眼望着比他高一头的刀痕男,静静说道,“这个女人欠的钱我来还。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把她欠你的钱全都还给你。”

刀疤男听着少年清润的声音,愣了愣,“你这小子,倒是硬气,可惜``````”刀疤男说着便抬起卷情舒细瘦的下巴,认真打量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可惜长得比那会所里的楚溪容都俊俏,这般长相,自然是物尽其用最好。”

卷情舒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知道再求无用,索性紧抿唇角,双手使了个巧劲,夺过刀疤男手中的匕首,反手朝刀疤男胸口刺去,猝不及防的刀疤男被突然袭来的匕首当胸刺入,不敢置信的睁圆双眼看着拔腿就跑的少年。

“抓住他。”刀疤男说完便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一帮男人还没从陡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卷情舒已经跑到门口,在他开门的瞬间,守在门口的男人抬腿踢中他的腹部,尽管卷情舒已经抬手抵挡,还是被踢的生疼,倒地的卷情舒也顾不上腹部的疼痛,拔腿向外冲去。

身后传来刀具破空的声音,卷情舒的后背和腿上传来被利物贯透的剧烈疼痛。

但卷情舒不能停,他不敢停,他只能忍着浑身剧烈的疼痛向前跑去。

红色的血迹洒了一路,星星点点。

直到卷情舒终于逃离肮脏混乱的小巷,奔进车水马龙的大道,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终于安全了。

“砰”的一声巨响。

卷情舒眼看着自己的身体直直飞起,划出半圆的弧度,重重砸进乌黑的路面。

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墨黑的路面上,红色的血液汩汩流出,登时染红了少年的衣襟。

追过来的一帮混混看着眼前的车祸,重新退回小巷,离开众人的视野。

黑色的宝马车上走下来一位身材修长模样俊挺的青年,他看着被他撞飞的少年,皱了皱眉,走到少年身边,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脉搏,确定他还活着,又检查了一下少年的伤势,俊挺的青年把少年打横抱起,放进了自己车里,开着车扬长而去。

退回小巷的混混们虽是一脸不甘,却也知道不能在这布满监控的大道上闹事,遂转身离去。

☆、第 3 章

卷情舒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发晕,看了看吊在旁边的点滴,知道自己应该是得救了,复又闭眼沉沉睡去。

卷情舒是被胃部的强烈的不适痛醒的,他睁眼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一处收拾得十分整洁的房间,纯白色的房间有一股恬淡的气息,窗边放着几盆鲜嫩的植物,床边的柜子上还插着新鲜的百合花,柔柔的阳光正好洒下来,衬得所有物件一起变得恬静舒适起来。

卷情舒以为他会在医院,毕竟他伤得有些重,但看现在的情况,他似乎是有别人家里。

卷情舒扶着墙走出屋子,下了楼便看见三三两两的仆人抬眼望着他。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有歌《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6-25 16:47:19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6-25 16:47:19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6-25 16:47:19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6-25 16:47:19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6-25 16:47:19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6-25 16:47:19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6-25 16:47:19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6-25 16:47:19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6-25 16:47:19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6-25 1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