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主家里吃软饭小说[大Z小z]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沈母还在喋喋不休,全部内容都是关于沈槐要出狱这件事,听得沈桐直犯困。他没憋住,打了个呵欠,沈母就有点不大高兴了:“我一说话你就嫌烦,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话真是一点儿不假。唉,我一老婆子什么用都没有,就不该活那么久,白白拖累儿女。行了,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回去吧,回病房。”《臆乱情谜》这本书实在有点偏厚了,翻到最后一页一看:第一卷 完结,TO BE CONTINUED …… 沈桐已经连续翻看好几个小时了,正是眼花缭乱、胃里反酸的时候,甫一看见这一排“未完待续”的英文单词简直要吐——这第一卷 就已经五百多页

在男主家里吃软饭小说章节试读

《在男主家里吃软饭》作者:大Z小z【完结】

文案:沈桐穿书的第一天就把男主苏烈送进了局子里,更因为即将成为苏烈的继父而被怀恨在心,从此,沈桐在老苏家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聚会官宣被这准继子当众灌酒,好心劝架又被当成武器扔出去砸人,出门遭小姑娘搭个讪还被神秘人绑架戏弄,最艰难的是,每每被逼迫滚回主卧履行职责,他都得挖空心思找借口,甚至不惜迎难而上钻进苏烈的房间求他收留……

沈桐欲哭无泪,他刚大学毕业,对迎娶壕妇、住进豪宅、白捞一大帅儿子实在没兴趣啊。要不是破书的威胁指数太高,更兼苏烈这熊孩子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变得骚话连篇,时不时还又亲又摸又搂又抱的,好像实在离不开他这准继父似的,沈桐早跑路了!

一点就炸忽狼忽奶的拳王年下攻*喝茶要吹沫的佛系呆萌受

【食用须知】

狗血穿书生子文;不涉及伦理道德,受没有和攻的妈妈结婚,只是先搬进家里住着培养感情;成年之后才亲热,沈老师戴上红袖章拿着小手电亲自排查。

穿书,年下,生子,高糖,HE

主视角并非受,攻受都有,一半一半

内容标签:生子年下甜文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桐,苏烈┃配角:苏毓,许麓州,杨呈,南山,楚杭┃其它:视角是双方

第1章 1. 穿成男配

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一辆出租车像无头苍蝇似地横冲直撞,见着路口就拐,见着巷子就钻,也不管有没有走了回头路,反正是把一出警匪戏演到了极致。

沈桐坐在后排直冒冷汗,问:“师傅,你们这儿不限速的吗?”

司机:“限!待会儿你得多付钱!”

沈桐:“别怪我多事啊,现在这情况恐怕不是钱能解决的,你得被扣十二分了吧!”

司机:“哈哈哈!没探头!哈哈哈哈!”

“……”沈桐正想好好劝劝这位师傅,就瞥见车窗外有暗影笼罩,一道阴鸷的目光从侧面投射进来,他大喊,“我付你三倍!麻烦再快点儿,他追上来了!”

司机:“糟糕啦,下面那段有探头,不能再快啦!”

沈桐无奈,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喂,警察同志我举报……嗯对……有一个未成年人骑重机车在闹市区乱窜,对对我确定,违规上路还超速……在什么地段啊,师傅这条是什么路?”

司机:“云弧街道,刚过江河路交叉口!”

几分钟之后,那辆狂拽酷炫一骑绝尘的重机车终于被交警拦住,骑车人脱了头盔,眼睁睁看着沈桐的出租车跑远。

沈桐喘息未定,打开手机翻找万年历,想看看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是忌穿越吗?

没错,就在片刻之前他还是一个老老实实伏案写曲的佛系青年,一个瞌睡之后就……

拿着书站在云弧大厦下面了。

沈桐仰望穹宇,佛出了新境界——他穿越了,也接受了。

除了身份尴尬以外其实也没什么好吐槽的,不就是男配么,不就是男主他后爸么,不就是注定要被虐成渣么,跟谁还不能逃跑似的。

“嘀嘀——嘀嘀嘀嘀——”

来来往往的车辆肆无忌惮地在商业街上鸣笛,沈桐颇为无语,这书中世界虽然繁华,人民群众的素质却有待提高,这种地段也能鸣笛?啧!沈桐摇摇头,终于抬步从马路中央转至人行道上。

正当他考虑该何去何从时,裤兜里骤然发生一阵激烈的震动,沈桐慌忙掏兜,一看手机的来电显示,是苏毓——《臆乱情谜》世界的真大佬,云弧集团现任董事长,也是男主亲妈,他沈桐的……咳,老婆。

他犹犹豫豫地按了接听键,听筒中传来一个爽朗干练的女声。

“喂,小桐,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又迷路了。你到哪儿了?小烈马上就到,你待会儿看见一个拿着头盔的就是他。回头碰了面你们先在公司楼下的那家咖啡馆里等我一会儿,我签完这堆文件就下去。”

“……”沈桐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答,“那个,你打错了。”

他听见对方质疑地“嗯”了一声,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心脏扑通跳,像做贼似的。苏毓的这通电话来得太及时,沈桐一下就看到了希望,合着他现在还没跟男主碰过面,也就是说苏毓还不是他老婆,还有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沈桐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掏了掏兜——得,除了手机别无他物。没有身份证就不能住宾馆,在这样的地段想找个青年旅舍肯定比穿回去还难,可怜他站在大马路边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东张西望无计可施。

忽地一辆摩托车从他身边经过,张狂地带起一阵风,吹得沈桐手里的书页“哗啦”了两声,于是沈桐急中生智,打开《臆乱情谜》看了一会儿。

仔仔细细翻找了好几章,果然在一段不起眼的白话里看见了出租屋的位置——十八环外的贫民窟,名为“丽景秋庭”的安置房小区,无数耗子洞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行吧,聊胜于无。沈桐拦了辆出租车,谨慎地询问了一下司机:“师傅,请问你们这里可以手机付款吗?”

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反问:“你说呢?”

沈桐:“我不知道呀。”

司机:“现在什么年代?”

沈桐愣神,心想着莫非这司机大哥也是穿越来的?!

然后司机把付款码举给他看了:“当然可以啊!”

“哦。”

沈桐放心了,原主的手机账户里还是有钱的,且能够通过指纹解锁来确认付款。看来这《臆乱情谜》世界和他自己的世界差别不大,作者“小蛮腰”还是比较写实的。

沈桐上了车,看见后视镜中的自己还是那张招恨的脸,莫名还有点生气,怎么就不能丑一点了!俗话说得好,人丑一圈,祸少三千,他前二十二年已经把这真理的反面实践得透透的了。

就在关车门的瞬间,沈桐看见刚才那辆飞驰而过的重机车又拐了回来。他正纳闷这里怎么不禁摩时,那戴头盔的小伙就朝他抬了下巴,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名字?嗬!

沈桐认定这小伙是想跟他交朋友才来搭讪的,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碰上。他这人没别的突出优点,就是颜值高。高到什么程度呢,无论什么时候放到什么样的人群里,他永远能凭着精致的五官和一身白皮儿鹤立鸡群。

但就是这样长相优秀的人,偏偏选择了埋没自己,要靠才华吃饭。

他也知道《臆乱情谜》里的沈桐跟他不一样,虽然只来得及看了几个章节,但从文案中已经知道了这个男配的结局——靠脸吃软饭,吃得很成功,哄得苏毓团团转,两手空空套得大半云弧股份,甚至在苏毓死后还野心勃勃想要吞了苏烈的那一份,可惜兵败垂成了。

沈桐只能看见骑摩托小伙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暗藏凛凛之光,是双好眼睛。再看身条儿,板正,结实,腿长,是个大高个儿。但,即便这样也不能随意就接受陌生人的好友申请,于是沈桐答:“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

小伙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来,听着沉闷闷的,似乎没什么耐心:“我问你名字,你说不方便?”

沈桐友好地笑笑:“抱歉,我不会随便把名字告诉陌生人的。”

小伙:“那好,我跟你交换,我叫苏烈,你呢,是不是叫沈桐?”

苏烈,苏烈!是男主苏烈!

沈桐抓住驾驶座的椅背冲司机喊:“师傅开车!”

司机:“你还没告诉我去哪儿。”

沈桐:“先开!甩掉这个骑摩托的!”

司机一听顿时鸡血灌体,忽地一踩油门,蹿了出去。沈桐被闪了一下,抓着车顶把手才堪堪坐稳,朝后头看了一眼,苏烈果然在穷追不舍!

于是就有了先前那一幕,英勇无畏的出租车司机给自己平淡的人生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给沈桐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下车之后沈桐差点吐了,司机欢畅地听着钱款到账的提示音,冲他招手:“谢了啊,加个好友吧,下次有这种情况再找我!随叫随到!”

沈桐的脸都绿了,慌不择路地钻进丽水秋庭小区的侧门,直奔出租屋。

云弧街道上,苏烈还在跟交警掰扯。

“干什么拦我?”英气逼人的脸上散发着年轻人的蓬勃生机,苏烈稍有些不甘心。

交警:“有人举报你违规上路,还超速,这路段不能骑摩托车不知道么,叫什么名字?”

苏烈:“刚刚前面那辆出租车也超速,怎么不去拦?”

交警:“我们人手有限,普通的超速自然有电子眼抓拍,不用你操心。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出来看看。”

苏烈气不打一处来,那家伙竟然敢打电话举报他,简直找死。他拿出了身份证递给交警,交警一看,果然还未成年!于是这张身份证就和他的机车一起被扣了。

交警一边登记一边说:“摩托车我要拖走,你也跟我走一趟吧,打电话叫家长来交罚款。”

苏烈满不在乎:“用不着那么麻烦,我现在就能交。”

交警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也不行,未成年就得叫家长,走吧!”

衰透了,苏烈自打会骑摩托车之后还没遇到过这种状况。拜沈桐所赐,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进交警大队的经历。

苏烈现在读高二,是个学生混子不假,但他算不上刺儿头,平时乖张任性一点儿那是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大半都会有的特征,一旦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得乖乖叫家长,总不至于跟交警打一架,再驾车潜逃什么的。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周明翰的助理赵安东就赶到了派出所。他撂下东西就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打开手机开始订机票,头也不抬地说:“交警同志不好意思,该怎么处理您直接说就行,需要交多少罚款?要拘留吗?”

交警还没说话苏烈就先开口了:“表哥怎么没亲自来?”

赵安东订完机票又开始订酒店,说:“我的小少爷啊,他哪有时间跑这儿来管你,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你叫女王陛下亲自来行不行?别什么事情都找你表哥,他很忙的。”

苏烈避重就轻:“我看你比他还忙。”

到了哪儿都不忘办公,这人还真是得了他表哥周明翰的真传。当然,要是换了他家女王陛下过来,只怕不是持续办公那么简单,她还得在百忙之中抽空给苏烈来一腿训儿踢。

交警拿来各种交规条款给赵安东看,一边讲解处罚的依据一边对苏烈例行训导遵守交规的重要性,听见苏烈嘀咕:“那条街都是我家捐款修的,我竟然还不能在自家街上骑车了,什么道理......”

交警哼笑,心想这小伙真是,青春期,什么大话都敢讲。“啪”地一声按了三张纸在桌上,交警冲他道:“仔细读读,读完之后做个测验,过关之后在纸上逐个签字确认,然后就可以走了。”

苏烈拿起来展开看,一张是《未成年人交通规则常识测验题》,另一张是《未成年人遵守交规倡导协议书》,最后一张是《关于开展未成年人违反交规口头教育工作的实施办法》。

“……这什么鬼东西,交警大队什么时候也搞这一套了?”苏烈深表不屑,“签了这个并不能代表下次就不会再违反交规,净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交警:“嗯,但至少能代表你已经接受过组织的训导了,以后再犯就从重处罚。快做题吧!”

赵安东也在一旁催他快做题,说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做完题赶紧回去。苏烈无可奈何,恨恨地拿起了笔。

作者有话要说:小可爱们喜欢的话请收藏哈!

第2章 2. 穷凶极恶的书

沈桐按照指示找到了出租屋,到了门口他又遇到问题了——钥匙在哪儿?

他赶紧翻开《臆乱情谜》查找细节,竟然还真有介绍:沈桐掀开门口脚垫下藏着的一把备用钥匙,吹了下灰尘打开了门。房间已经有一段日子没人住了,一股霉味儿直冲脑仁,沈桐皱了眉,住进了豪华别墅的人已经没办法适应这种恶劣的环境了。

写得还挺细致的。

沈桐本人并没有住进豪华别墅的好命,但他原来的小屋还是很整洁很温馨的,通风也不错。他做好了霉味儿扑鼻的准备,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不得不说,这屋子,还真是家徒四壁。也难怪原版沈桐会变得那么极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一旦得到过天降的横财,再想把这横财夺走就难了,那就相当于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会像惹毛了疯狗一样严重。

既来之则安之,沈桐打开衣柜找出一身干净的衣物,洗了个澡之后又点了份外卖,决定先好好休息一晚,其余的事明天再说。

然而睡到半夜,墙上的摆钟突然敲响了,沈桐猛地惊醒,打开床头灯坐了起来,听见摆钟又敲了十一下。半夜十二点摆钟会报时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家人竟然会有这么具有年代感的物件。

沈桐下床穿鞋,忽然就停住不动了。

他看见桌上的书自己翻开了。

沈桐的心脏猛然收紧,忍着逃跑的冲动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的文字,只见第一章 写着:苏烈在咖啡馆见到了沈桐,出乎他的意料,这沈桐的长相并不妖冶,相反的,他眉眼温和顺从,皮肤白皙到近乎脆弱,看起来年龄比实际要小,与人丝毫不会构成威胁的模样。苏毓笑着向他介绍……

这一章是沈桐看过的,但接下来的内容却看不了了,因为那些字迹正在奇异地消失,像是有一支看不见的消除笔正在一段段擦拭。

沈桐脑中一片空白,他认为自己是被摆钟惊吓到神智失常了,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幻觉。但少顷之后发生的状况再次让他认清了现实——《臆乱情谜》的内容正在变化!

第一章 的文字开始慢慢恢复,只不过排列顺序变了,大致就是说由于沈桐的举报导致苏烈进了交警大队,他表哥周明翰的助理来交罚款之类的,后面写着:苏烈跟随着赵安东出了交警大队的门,司机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然而他们今天走背字,赵安东因为忙着看手机而被托运违停车辆的大卡车蹭了一下,肩膀见了红……

苏毓给沈桐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听,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小男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猜测他可能已经回了郊区的出租屋,于是连夜驾车往郊外赶。但就在半路上,她的车被人拦住了,几个手提棒球棍的青年砸烂了她的车窗……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苦等沈桐一整天的沈母终于忍不住了,她自己下了病床,一路扶着墙壁走到了活动区,结果被一个独自遛弯儿的轮椅大叔不小心撞着了。沈母摔倒在地,鼻子里涌出鲜血,而后便陷入了昏迷,被重新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什么情况!”沈桐看到这些文字彻底惊呆了,这是什么狗血情节,这本书竟然自带威胁系统的!

这是威胁吧,是明摆着的威胁吧,这本书在告诫他不要擅自更改剧情,否则会引发一系列难以想象的恶果。

这些恶果他本来不需要在意,可看书和亲身经历毕竟两码事,书里的故事越狗血才越有人看,亲身经历的时候却生怕遇上一星半点儿的坎坷挫折。哪怕是一些毫不相干的人,当他们因你而遭遇不幸的时候,再佛系的人也没办法装作无辜。

沈桐赶紧抓起电话,一看界面果然有十几条未接来电,全部都是苏毓打的,还有几条短消息。他哆嗦着给苏毓回拨过去,焦急地听着盲音。

“喂,小桐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苏毓的声音安好,沈桐总算松了口气,他忙问:“你在哪儿呢?你是不是出门了?”

苏毓:“是啊,我在去你家的路上呢。”

沈桐:“别来!快回去!”

苏毓:“为什么呀?我们不是说好了和小烈见个面的么,他说白天你看见他之后就跑了呢。小桐,小烈看起来是有点凶,但他人很好的,你们以后一定能处得来。小桐,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别跟我闹别扭了……”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大Z小z《在男主家里吃软饭》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15 10:03:32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15 10:03:32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15 10:03:32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15 10:03:32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15 10:03:32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15 10:03:32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15 10:03:32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15 10:03:32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15 10:03:32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15 10: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