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小说[照来]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但嘉灵不能放过,他这么早揭穿她就是为了绝后患,因为按照原著里的剧情,这次放过她,她接下来便不会善罢甘休。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长久起见,嘉灵就不能留。初沉听见他的声音,回头与他对视,半晌道:“按理确当如此,但母子情分乃万物皆无法割舍之情,我做不到不管不顾。”初沉性子正直得很,嘉灵却干了这么一件亏良心的事,他以为这母子俩没什么感情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还能上这么一出。而且看现在这形势,若是真的让初沉替嘉灵受罪,嘉灵定会来找自己报仇。初沉皱眉,段望还准备再说什么,穆正却说话了:“本神以为,无需再争,治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小说章节试读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作者:照来【完结】

文案

段望穿进一本书里,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为了超越男主不惜堕入魔道,最后被男主一掌拍死的炮灰反派。

段望穿过去后,表示他确实要超越男主,但要摒弃原主的智障方针。

男主正派,他就要比男主还正派,最后踢掉男主,成功上位!

但后来——

小姑娘受了伤,哭唧唧喊疼,段望抢着第一个跑过去哄。

男主:“你管她做什么?”

段望当没听见。

男主往胳膊上割一刀,清清嗓子:“小望,我疼。”

段望看着哗哗往下淌的血:“……你够了。”

穆正(男主)X段望

前期冷漠后期追妻火葬场的攻X属性不明爱抽风冲动的受

强调:攻的真身是上古神兽獬豸。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望,穆正 ┃ 配角: ┃ 其它:

☆、虚伪(改错字)

神界天帝宫宴厅,宫外星河闪耀,在墨蓝的夜空中缓缓流动着,宫内亮如白昼,各神仙身着广袖羽衣,在轻歌曼舞间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听说了吗,那段望又不知搞什么幺蛾子,非要去司法天神殿里,还冠冕堂皇说什么,要去请教学习,简直是笑话!”一位上仙一边举杯喝酒一边说道。

“小声点儿,”旁边另一上仙往大厅角落处看了一眼,挡了挡脸说,“当心被他听了去,毕竟是天帝的外甥。”

“听去又如何?说他的还少吗?还差本仙这一句?”

“你,”这位上仙说着往刚才那方向指了指,“是不差你一个,可那些谄媚讨好他的也不少,你看看。”

“看什么看?脏了我的眼,段望这等低劣之辈,最配那些恭维。”

……

段望坐在最偏处,还是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勉强抑制住心里即将奔腾的草泥马,叹口气将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

“诸位都散了吧,本神今日喝够了。”他淡淡道。

身边一直在给他敬酒找话题的仙子们听了,都露出不满的表情。

“神君,你以往能陪我喝五杯呢。”

段望面露不耐,捏了捏眉。

”都聋了吗?退下。”一位身着华服的神女走近说道,她是段望的养母嘉灵神女,曾在天帝身旁伺候过很长时间,神仙虽不老不死,但还是能看出她已有些年岁了。

众仙这下很干脆地全散了,嘉灵很满意地在段望身边坐下,身上的香味让段望还没舒展的眉头又皱的更深。

“小望,怎么了,不舒服?”嘉灵问道。

虚伪。

“母上,我说过多少次了,您不用管我。”段望往一边躲了躲,这香味熏得他脑袋疼。

“你这孩子,母上怎么可能不管你,”嘉灵神女说着拉过站在旁边的一位姑娘,“这位是迎月上仙,是位药仙,让她给你瞧瞧?”

段望抬眼看了那迎月一眼,她着一身淡紫轻纱罗裙,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

药仙出了名的保守,女子更是连脸都很少露。说她是药仙,打死段望都不信。

“不必麻烦。”他拒绝后便准备站起身,却被嘉灵按住了。

“小望,不能这么不知礼数,”嘉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迎月,可是一心想着你。”

段望只好看向迎月,对方眼波流转,主动在他身边坐下,脸上绽开妩媚的笑:“神君果然是风流倜傥,小仙若说想留下伺候您,不知神君可愿意?”

段望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这香味比嘉灵身上的更可怕,呛得他恶心。

迎月见他这样,有些不满,但脸上的笑容没变。

段望咳完后,有些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一个药仙,想来给我当丫鬟?”

话一说完,迎月脸上的笑僵住了。

段望见状勾了勾嘴角。

“……自是可以,迎月为神君做什么都愿意。”她咬了咬唇道。

段望突然笑出声:“当真?”

迎月有些慌,看了嘉灵一眼,点头:“自然。”

“那好,”段望嘴角留着一抹笑,“把你的灵力给我。”

“什么?”迎月猛然抬头看他。

段望挑眉:“你不是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吗?”

迎月瞪他好一会儿,眼眶都发红了,站起来就要骂他,嘉灵神女见状教训道:“小望,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快给迎月陪罪。”

段望缓缓站起身,饮完杯中残存的一口酒,看着迎月:“你把你的灵力修为都给我,我就考虑纳你当个丫鬟使使。”

说完推开嘉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面迎月哭了起来,段望撇了撇嘴,今晚过去,明天又不知该传成什么样了。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五六天了,他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跟他同名的,好吃懒做屁都不会的,神仙。

他想起原主的设定就忍不住叹气,这几天已经不知道叹了多少次了。

段望,从小就娇生惯养,横行跋扈。天资极佳却不务正道,虽然长得好看精致,却总是横着一张脸,看谁都不顺眼,在整个神界臭名昭著。

这就算了,他还摊上了一个从头到尾都在惦记他的灵力的养母,原主已经不知道被这个母上坑了多少回了。

这个嘉灵表面上装得对原主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但暗地里却可劲儿坑原主。

原因无非就是亲生儿子资质太差,而段望却天资聪颖,灵力深厚,时间久了,嘉灵难免生出些不正当的心思。

啧啧,可怜天下父母心。

但他也可怜。

原主真的是什么都不会,从小被惯得出门都是云车,吃饭恨不得让人喂着吃。这在普通人中间还好些,但在遍地都是神仙的神界,未免也太弱了。这些虽然大多是原主自己的原因,但跟这个嘉灵也脱不了什么干系。

只不过原主傻不拉几的,什么都不知道,被嘉灵从头坑到尾。他既然知道,肯定不能再傻等着被坑。

嘉灵偷了天帝的神器,专门用来渡取他的灵力,藏在了嘉灵宫里。

她这五六天几乎都没有出门,这次天帝设宴,段望终于找到了机会,为了避免以后惹麻烦,先拆穿她再说。

出了宴厅后,外面冷清了许多,嘉灵宫不远,段望也没让侍女跟着,迅速回去了。

今日众仙神欢聚,宫里的侍女都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

“公子怎回来这么早?”侍女围上来问。

段望一声不吭,径直往前走。

侍女们面面相觑,转而跟上:“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段望还是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加快了步伐。侍女们跟在他后面,越来越慌,等到他走到禁阁下面准备上去的时候,终于挡在了他面前:“公子,神女吩咐,这里不能进!”

段望不耐烦道:“你们敢拦我便是死罪,现在去报信还来得及。”

“公子!”丫鬟们都十分慌张,段望一把推开她们,径直上了台阶。

丫鬟们确实不敢拦他,违背主子是死罪,尤其是段望这个最难伺候的主子,她们只好匆忙跑去通知嘉灵神女。

嘉灵慌张赶来的时候,衣衫有些乱,来不及整理就匆忙上了阁楼。

“小望!”嘉灵推开门,径直往里面走,看见放置在铜架上的玉匣时,还没松口气,脸上便又浮现出惊慌。

她开始慌张在屋里来回翻找:“段望,你出来!”

她将整个屋子都翻得乱七八糟,出了一身冷汗。

“母上,在找什么?”段望这时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片玉板,语气关切地问道。

嘉灵被他吓了一跳,看见他手里的东西时,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小望,你这是做什么?”

段望看了一眼手里的玉板:“天帝舅舅找了那么久的玉匣,竟然会在这儿。”

“什么玉匣,小望,”嘉灵脸上挤出温柔的笑,朝段望慢慢走近,“你说什么胡话呢。”

段望瞥见她手心蕴满的灵力,迅速往后面退了几步,将手中的玉板伸到栏杆外面:“母上,我打不过你,但只要我手一松,这下面是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吧?”

嘉灵面露狠色,两人一时僵持着。

“玉匣是神器,有盖子,则可以随意移动,没有,则不能,”段望笑笑,“没错吧?”

嘉灵咬了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段望收起笑容:“当然是揭穿你,做坏事,总得付出代价。”

“你!”嘉灵脸上的笑意有些撑不住,“小望,我是你母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段望觉得好笑,嘉灵又道:“我平日里,对你百般关心,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小望,我是母上啊。”

段望嗤笑:“那母上,你偷了我多少灵力?”

嘉灵勉强掩饰着不可思议,深吸一口气,与他对视许久后,才颤着声音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段望皱了皱眉,思索后道:“从你偷神器的时候?”

“不可能!”嘉灵有些失控道,“不可能,你那时不过……”

她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段望却笑道:“我那时不过六七岁,母上,都十年了啊。”

嘉灵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还没做什么反应,下面突然嘈杂起来。嘉灵慌得头皮发麻,瞪大眼睛去看,只见下面围了许多神仙,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嘉灵有些惊恐地看向段望,段望也往下面看了一眼:“还真是快。”

原主十分会作,得罪了大半个神界,那些没被他得罪的,也都对他的英勇事迹耳熟能详。他还能在神界混成这样,也就全靠天帝对自己干妹妹那一点情分了。天帝也一直对这个干外甥一忍再忍,所以众神早就想找个够大的罪名给段望扣上,赶紧治了他的罪拉倒。

那些侍女去报信,只需“段望擅闯禁阁”这一句话,就够带来不少看戏的。

唉,这些神仙也是够闲。

段望刚扭过脸,嘉灵却被逼急了,趁他尚未反应过来迅速朝他扑了过去。段望本就什么法术都不会,空有一身灵力却不会用,被她逼退好几步,后背磕在了栏杆上。

嘉灵趁势去夺他手中玉板,段望反应过来堪堪躲过她的手,他没想到嘉灵会当着大家的面跟他动手,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母上,你这一动手,事情可就瞒不住了。”他有些吃力地说,他现在与凡人无异,嘉灵身上的灵力逼得他胸口闷疼。

嘉灵却丝毫不惧:“儿子,他们是来看你的笑话,你说,你我之间,谁更像会偷神器?”

段望瞪了瞪眼,嘉灵见他这个反应,面露得意:“你终究斗不过我。”

段望却轻笑一声,随即松了拿着玉板的手。嘉灵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玉板迅速坠落消失在夜空的云间,下面众仙也跟着惊呼了一声。

嘉灵一脸震惊,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扔神器:“段望!”

段望被她吼得耳朵里嗡嗡响:“母上怕是忘了,匣子里全是我的灵力,一试便知。”

嘉灵听了登时气急败坏,灵力一时变盛,竟逼碎了段望身后的栏杆,段望还没反应过来,便觉背后一空,整个掉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了,希望能把这个故事讲好。

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叭。

☆、是我

他正想着该怎么办,却突然有一股力量扯着将他救了上来,扔在了宫殿外的平地上。

来人正是天帝,面容是凡人五六十岁的模样,留着稀疏的淡白胡须的脸上满是不悦,正有些嫌弃地瞥着段望。有侍卫通报说事关神器,他正准备离宴,便迅速过来了,恰好顺手救下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外甥。

“怎么回事?”天帝的声音浑厚透着庄穆。

毕竟是神仙之躯,摔这一下不会受伤。但也好不到哪儿去,段望呲牙咧嘴站起来,连对方是谁也没顾得上看便道:“家暴,谋杀。”

天帝冷冷喊了他一声:“段望。”

段望身上的疼痛缓了缓,才注意到原来是天帝,心道来得恰是时候,对视几秒后,当即变乖:“舅舅恕罪,是小望失礼了。”

天帝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段望又道:“舅舅,您一定要为小望做主。”原主才十七,还算是个孩子,只要卖卖可怜装得乖一些,他相信天帝肯定不会不管。

天帝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一边说一边让侍卫过去将嘉灵叫来。

段望往禁阁的方向看了一眼,嘉灵还站在阁楼上,一动不动。

他道:“母上偷盗神器玉匣,渡取我的灵力给初沉……”初沉就是嘉灵的亲生儿子。

他还没说完,天帝就打断了他:“你是说玉匣?”

段望点头:“没错,您找了多年的玉匣,一直在那儿。”他往阁楼那边指了指。

方才围观的诸位神仙这时都赶了过来,纷纷给天帝行过礼后,都站在旁边等着看戏。

段望毫不介意,他从前就是被看笑话长大的,早就习惯了。

天帝迅速命侍从去取,段望却道:“拿不过来,匣盖被我扔了。”

“什么?”天帝瞪他,“你竟敢……”

段望解释:“当时情况紧急,母上她恼羞成怒要抢,小望也是迫不得已……”

天帝一脸质疑,段望又看向周围:“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都可以为我作证。”

众仙面面相觑,段望这些话确实挑不出毛病。

天帝只好移步去了阁楼,嘉灵也不用下来了。阁楼很大,众仙跟着都上去了,段望与嘉灵还有天帝都被围在中间。

天帝看到神器后迅速命天将将阁楼包围起来,并安排好守护的封印。每个神器的力量都是无法估计的,散落在外都是隐患,所以他一直在找。

这个玉匣消失了这么多年,如今找到也算是少了一份后顾之忧。

“神器为什么会在这儿,嘉灵,你说。”天帝安排好后问道。

嘉灵已经镇静下来,在大家的注视下,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说道:“嘉灵教子无方,请天帝降罪,只是小望还是孩子,望天帝饶他一回。”

众仙听见这话,脸上露出意料之中的讥笑,互相对视后都看向了段望。

段望倒没想到嘉灵到这时候竟然还狡辩,蹲下与她对视:“母上,你这脸皮,也太厚了吧?”

嘉灵脸色有些发青,遂装作失望的模样:“小望,你听话,快给天帝认错。”

“你真是太有手段了,”段望感慨道,然后看向天帝,“一面之词无凭无据,舅舅不妨去测玉匣中的灵力,一试便知。”

天帝听了这话,看了他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才命侍卫过来。

侍卫当着众神仙的面,从段望指尖引出一缕灵力,段望定定地看着那一丝淡白光芒从自己身上被抽走,忍不住在心里“啧”了一声。

自己的灵力,自己不会用,别人却能,这也太憋屈了……他胡思乱想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向嘉灵。

对方正一脸镇定,眼中甚至还有些得意,他很快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再看向玉匣,只见自己的灵力进去,却并不相融,段望有些错愕,大家却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心中都有了答案。

嘉灵这时却又给天帝磕了一个头:“都怪嘉灵糊涂,太过纵容小望,都是嘉灵的错,请天帝责罚!”

段望见状只剩冷笑:“母上,你未免……”

“这偷盗神器还栽赃自己的母上,未免也太过分了。”众仙已经议论起来。

“是啊,依我看,那玉匣里的灵力定是嘉灵的,真是可怜啊。”

段望微微低头站在那里,没有吭声,众仙便说得更加起劲儿,而天帝站在一旁,愣是一声不吭。

段望握了握拳头,他今天做这么一件事,本就是打乱了原著剧情。

原著里好久以后嘉灵才被揭穿,她当时还陷害了一个侍女,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这一次他都知道了原著剧情,若是不但让她逃了,还替她背锅,未免就太说不过去。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照来《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小说[照来]在线试读

但嘉灵不能放过,他这么早揭穿她就是为了绝后患,因为按照原著里的剧情,这次放过她,她接下来便不会善罢甘休。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长久起见,嘉灵就不能留。初沉听见他的声音,回头与他对视,半晌道:“按理确当如此,但母子情分乃万物皆无法割舍之情,我做不到不管不顾。”初沉性子正直得很,嘉灵却干了这么一件亏良心的事,他以为这母子俩没什么感情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还能上这么一出。而且看现在这形势,若是真的让初沉替嘉灵受罪,嘉灵定会来找自己报仇。初沉皱眉,段望还准备再说什么,穆正却说话了:“本神以为,无需再争,治...

2019-07-13 15:03:11

我抢了白月光的万人迷光环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艾瑞看了很久,那个孩子虽然有点不太好看,但是眉眼之间似乎能够看到和易宿相似的地方。“是。”因为艾瑞的突然到来,打断了一场本来应该出现的暴力,易宿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感激和庆幸,“他叫易慕。”这个问题是肯定的,在艾瑞认识易宿的一直以来都不曾知道易宿有个弟弟。易慕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艾瑞,眼神中充斥着淡淡的艳羡。“易宿,这个是你弟弟吗?”至少现在,易宿对这个弟弟,应该是很在意的样子。易慕有些胆怯,看向易宿,得到易宿的同意后才战战兢兢的站在了艾瑞的面前。...

2019-07-13 15:03:11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小说[雨雾小甜饼]在线试读

看着巨大的落地窗,严若嘴巴都要张到脑门上了,他往下看了一眼,连忙吓得退了回去。“别乱走,别乱碰任何东西。”黎垣扶额,似乎很头痛。过了大概两分钟,小助理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办公室,大喘了几口气,“黎总,您、您喊我?”严若小心翼翼的跟着黎垣坐着电梯上了就差直入云霄的大厦顶层,感叹了一句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之后,又跟着黎垣走进了一间面积足有以前的他家大的办公室。我的天,这么高!不、不会掉下去吗?严若指着自己,喊我?“别问了,他什么都不记得。”黎垣再次扶额,揉太阳穴,“他说他失忆了。”...

2019-07-13 15:03:11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小说[吃瓜的瓜]在线试读

而现在,她想把这颗怀疑的种子种进封铭的心里。“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这一次,封铭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猜想像种子一样在她心里疯狂地生长,她极度希望会成为现实。那样,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可封铭听到她的话,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江黎?笑话。她始终认为,封铭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就像她喜欢他一样。...

2019-07-13 15:03:11

穿越古代养夫郎小说[海毓秀]在线试读

赵小鱼脸涨得通红,要把手抽出来,“你,你,放开我。”赵小鱼立刻老实了。进了树林,原野拉着赵小鱼坐在一颗横倒的枯树干上,然后拿出包裹里的糕点给他吃。“跟我来。”原野拉过他的手向树林那边走。“你再磨蹭下去有人过来了。”原野说道。“怎么不吃?这是我的谢礼。”原野摸了摸鼻子,被自己喜欢的人嫌弃身子不好什么的,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现在这身体一米八左右,看起来虽然瘦,但常年劳作全身都是结实的肌肉,如果不是之前累太狠病倒,怎么看都是挺壮实一汉子。...

2019-07-13 15:03:11

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奉孝男神]在线试读

顾行止继续包扎,没有抬眼看她,“营里的老军医说治不好了,以后这腿也就这样了,走路要慢点走,不能太快了。”顾行止对她扯了一个笑容没说话,顾青青看着顾行止没有笑意的眼睛吓的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不是说废话嘛,人家好好的人,又有一把子力气,听说在村里姑娘心中人气很高的,偏偏原主不知听了谁说,顾二郎天生神力,正是当大将军的好料子,原主一时虚荣,想当将军的妹妹,就把人家坑成了这样。她诺诺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腿给治好的。”顾青青从一旁看到他那狰狞的伤口,吓了一跳,原主这还真是作孽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了上...

2019-07-13 15:03:11

穿成炮灰女配的儿子[穿书]小说[十里清桦]在线试读

喻甘和吴浓默契地暗地里对视了一眼,吴浓怎么想的喻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便宜老爸这一出有点不对劲啊!照这样下去,他要带着美人妈妈踹掉便宜爸爸走上人生巅峰的计划要悬了。喻衡晞满意了,看,宝贝儿子果然很喜欢我,“真的。”吃完饭,也不管喻衡晞,一把抱起喻甘嘴里重重“哼”了一声就走了,搞得喻衡晞还是莫名其妙。“下午公司没事,我在医院陪宝宝。”想是这样想,嘴里嘛,喻甘满面开心,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喻甘乐得看戏,在心里默默对便宜爸爸说了声抱歉之后就心安理得的为吴浓加油打气了。玩了一会,喻甘撑不住,睡意上头,不过半刻...

2019-07-13 15:03:11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小说[小猫不爱叫]在线试读

“……”小孩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原本还觉得情况危急的其他人都绷不住笑了出来。“走,甭管别的,咱们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收拾收拾吃饭。”他简单的把剩余的钱精打细算的一遍,对于之后的安排,他心里也多少有了打算。——————————————他们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天一宿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年肚子突然应景的叫了一声。“没事儿,别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程欢一边笑,一边安抚了小孩一句。是一家自建房改造的小旅店。平房大通铺一个人二十块钱一宿。一般手头拮据进城打工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2019-07-13 15:03:11

今天也必须拯救男主[快穿]小说[鹤也]在线试读

顾黎川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对他的到来更没有一点好奇。他总是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面对所有人,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拨动他的心弦。顾黎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怎么肥四?我们前几天才见过啊,你是鱼吗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呵呵,这样就想让我知难而退,你真是太天真了,商瑾心里冷笑,面上却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小小声地说:”之前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呀,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商瑾完全不想跟这位演技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的小人说话,他四处望了望,在角落里看见了低头看书的顾黎川。商瑾却偏偏要去撩拨他,...

2019-07-13 15:03:11

今天开始做萌宠小说[冰小江呀]在线试读

江亦枫刚把果子咽了下去,身后,便传出了一阵兽鸣。那是一个很细嫩的少女音:“啊!这不能吃!”捡到三只小脑斧他无聊的把那个小果子吃了进去。明明只是兽鸣而已,江亦枫发现,自己居然能听得懂其中的意思!……顾家禁地里哪里来的少女。...

2019-07-13 15: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