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了白月光的万人迷光环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艾瑞看了很久,那个孩子虽然有点不太好看,但是眉眼之间似乎能够看到和易宿相似的地方。“是。”因为艾瑞的突然到来,打断了一场本来应该出现的暴力,易宿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感激和庆幸,“他叫易慕。”这个问题是肯定的,在艾瑞认识易宿的一直以来都不曾知道易宿有个弟弟。易慕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艾瑞,眼神中充斥着淡淡的艳羡。“易宿,这个是你弟弟吗?”至少现在,易宿对这个弟弟,应该是很在意的样子。易慕有些胆怯,看向易宿,得到易宿的同意后才战战兢兢的站在了艾瑞的面前。

我抢了白月光的万人迷光环小说章节试读

《我抢了白月光的万人迷光环》作者:上苍【完结】

文案

接受不了易宿的自杀,百灵鸟千辛万苦找到了凤凰,重生在易宿的身旁。

艾瑞抢了易宿的父亲:他对你不好!

易宿:……

艾瑞抢了易宿敬爱的老师:他抢你曲子!

易宿:……

艾瑞抢了易宿的朋友:他想对你做坏事!

易宿:……

艾瑞搞砸了易宿出道的机会:他们都是坏蛋!

易宿:……

艾瑞抢了易宿最爱的食物:这东西有毒!

易宿:你给我放手!

艾瑞这辈子最喜欢易宿,神魂颠倒,形销骨立,喜欢看他笑看他作曲看他弹琴,一切会影响易宿的人,艾瑞都要抢!

易宿: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了:)微笑。

【抢天抢地貌美痴汉受】X【睚眦必报厌世狠辣攻】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种田文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宿,艾瑞·渊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高楼的窗台上,落着一只漂亮的百灵鸟,空气中飘散着玫瑰花茶的味道。

花一样的美人,百灵鸟看着那个精致透明的人儿,满心满意的都是爱意。

“易宿,你可以怨恨我,但是他是无辜的。”

西装革履的男人,百灵见过很多次,他总是会翻看易宿的曲谱,和易宿很亲密,但是易宿可一点都不理会对方。

“他很努力,一直都在努力着,我只是想帮他。”西装男人的面色灰败,嘴角挂着几分无奈的宠溺,“易宿你很坚强,无论是什么样的挫折都无法打倒你,他不一样。”

易宿淡淡的垂着双眼,一副淡然的模样。

“你以为,我会难受?”易宿缓缓的抬起双眼,那样的美丽让认为自己心有所属的男人内心也依旧忍不住激荡,“我的世界,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也不多。”

西装男人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却看到了易宿勾起的冷笑。

“区区一个跳梁小丑,我从未放在心上。”易宿的指尖带着淡淡的粉色,仿佛他杯中的玫瑰茶,“不要再来烦我。”

西装男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易宿转过身去,回到了自己的录音室,西装男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很久,之后才灰败的起身离开。

百灵穿过门缝,停留在了易宿的肩膀上,微微的蹭了蹭易宿的脖子。

不亏是我的爱人!什么才让人难受?!漠视才是最让人难受的!

“真恶心。”突然,易宿发出了百灵从来没有听到过的音调,低沉、厌世、倦怠、冷漠,“这个世界,真恶心。”

易宿的手不断的写下曲谱,百灵看不到,却仿佛能够从那陌生的音符之中看到已经扭曲的易宿的内心。

“真恶心。”

百灵鸟啄了一下易宿的脖子,才将易宿从自己的意识中唤醒,易宿微微侧过头,看到了百灵鸟圆溜溜的眼珠,心情逐渐的平和了下来。

跳到易宿的掌心,百灵抬头看着易宿,总算见到那双漂亮却无神的双眼中看到了光。

“到最后只有你陪伴我。”易宿轻轻的蹭了蹭百灵鸟小小的脑袋,疲惫却温柔,“如果有来世,我愿做你的伴侣,陪伴你一生。”

百灵疑惑的歪着脑袋,什么意思?我的爱人,你在说什么?

一个月之后,一首临终曲空降于网络,迅速火爆了全球,曲调的悲哀痛苦所有的人都能够感同身受,极度的压抑甚至将心灵脆弱者引导向死亡。

伴随着作曲者易宿的自杀,震撼全球的临终曲一度被蒙上了灰色色彩,成为了世界级的禁播曲目。

但是能够真心感受到的人,从那悲语中,听到一丝小小的雀跃音符,那是期望的音调。

谁也不曾注意,在易宿的葬礼上,有一只百灵鸟凄厉的哀嚎,撕碎了所有的音调。

——我不许你死,我不许你还没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死!

“真可怜,失去了母亲,他才十岁啊,父亲还是继父。”

“不过听说继父对他挺好,吃穿用度都用的最好的。”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精致少年站在尚未填埋的墓碑之前,身前一两米处是即将被放入他母亲遗骨的地方,瞳孔中仿佛蒙上了一层灰尘,透不出一丝亮光。

“凤凰大人,那个就是易宿吗?”艾瑞巴拉着墓地的一棵巨大的古树,看着在下面进行哀悼会的一群黑色人,“看起来很痛苦。”

“是的。”

艾瑞的眼神中只剩下了那个小小的人儿,他用他的一切和凤凰做了交易,他要用他永生永世,换得易宿的一生顺遂。

易宿背脊挺得笔直,双眼一直定格在不透明的棺材上。

“凤凰大人。”艾瑞直勾勾的盯着他最爱的男孩子,“我好难受,看到易宿这样,我好难受。”

艾瑞尖利的指甲扣着树皮,眼中满满都转悠着泪水,恨不得将易宿的痛苦自己扛了。

易宿的母亲死了,病死的,他的易宿在这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吗?

“我该怎么办?凤凰大人?”

“抱他!”凤凰冷漠的回道。

“为啥?”艾瑞不明所以。

“抱就对了!”

第一次见面就抱抱,会不会让易宿觉得他是一只轻浮的鸟?

易宿眼睁睁的看着棺材被土壤掩埋,指甲嵌入了掌心,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来的平静。

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一只属于成熟男性的手,那只手搂住了他的身体,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抚摸着易宿领口处的皮肤。

“可怜的易宿,妈妈虽然离你而去,爸爸却会永远在你身边。”

从后面抱住易宿的是他的继父,霍维勇。

艾瑞差点把树皮给扣掉,他就是犹豫了一下,为什么就给人捷足先登了?

霍维勇的身材很高,略微发福,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又高又壮,样貌不算路人,从葬礼的人际关系上看,应该事业有成。

“是爸爸啊……”知道了霍维勇的身份,艾瑞松了口气。

“是继父。”凤凰冷冷的开口。

“哎?”艾瑞一愣。

易宿浑身紧绷,排斥着身后的人的靠近,十岁的他纤细的大腿甚至比不过霍维勇的手臂。

“没关系的,我的乖宝宝,爸爸会一生陪伴着你,你只要爱着爸爸,爸爸能给你一切……包括爸爸。”

带着滑腻的音调,宛若蟒蛇一样冰冷的缠绕在易宿瘦弱的身体上,冰冷的吐息不断的暧昧的划过他的脖颈,带来一阵阵身体本能的战栗。

“不怕,不怕,爸爸在你身边……”

霍维勇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角落里,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易宿的锁骨,他的语调中并没有对已故妻子的悲伤和怀恋,反而带着几分压抑着的愉悦。

“我美丽的天使。”霍维勇的手指顺着易宿的脖颈上移,触碰到了易宿的脸颊,亲昵的掐了一下,就如同亲密的父子在进行安慰的游戏。

易宿的眼中闪过一抹冷芒,身体本能的颤抖在瞬间被压制下来,那双漆黑的瞳孔中,闪现出谁也不曾注意到的杀意。

“总觉得有点奇怪。”艾瑞发现自己的情感已经压过了理智,不管不顾的走上前去,“易宿不喜欢那个男人的拥抱。”

突然一阵光芒在易宿的眼角闪现,奇怪的温度突然握住了易宿紧握的拳头。

易宿诧异回头,却闯入了一双澄澈的双眼,那双眼睛中承载着的是满满的对自己的担忧。

“你还好吗?”艾瑞握住易宿的手,眼中并没有拥抱着易宿的霍维勇的存在,“你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悦耳的声音宛若最美的莺啼,清脆的划破恶心湿腻的空气,带着舒适的阳光破开了夜晚的阴霾。

“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心理很难受?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累吗?你看起来好疲倦,昨晚好好睡觉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从一个陌生的孩子嘴里问出来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易宿确定自己完全没有见到过面前这个精致到美丽的女孩子是谁。

艾瑞被凤凰塑造了身体,但是却并没有看过自己。

艾瑞很自豪自己作为百灵鸟所拥有的漂亮的羽冠,此时变成了松散的发丝,带着微微的小卷,将本身精致的五官衬托的如同一个纯手工的艺术洋娃娃。

“你是?”首先开口的是霍维勇,趁着霍维勇问话,艾瑞不动声色的将易宿从男人的怀中拉过来,挡在了身后。

霍维勇并没有注意到艾瑞的小动作,只是看着艾瑞,惊艳无比。

易宿的样貌已经是巅峰,却未曾想到更有甚者。

长而浓密的睫毛将那双眼睛衬托的灵动,小小的红唇张开,露出其中淡粉色的可爱的舌尖,这一切几乎可以被制作成最精美的艺术品!

好……好高???

为什么会这么高?

“凤凰大人,为什么我变成人类了,人类在我眼中还是这么巨大?”

“十岁的身体和成年男性是有很大区别的。”

艾瑞看了一眼居然和自己平齐的易宿:“……我只有十岁吗?”

十岁的身体想要为易宿做什么会很困难,但是已经成为了契约者的凤凰大人,不是他能够责怪抱怨的对象。

“没关系,只要还能站得稳,我就一定会保护易宿。”艾瑞回过头,对着易宿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仿佛要将世界的阳光,全部都送给这个孩子。

易宿怔怔的看着,从艾瑞握着他的手中,感受到不断窜流上来的温暖,灵魂本能的期望亲近眼前的人。

艾瑞回过头,善用自己被凤凰赋予的美丽:“叔叔好。”

“啊,你是哪家的孩子啊?叫什么名字?”霍维勇蹲在艾瑞的面前,伸手握住了艾瑞的手。

柔软又可爱的小小的手,可以被他轻而易举的包裹在手心,专属于孩子的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

霍维勇的眼底溢满了惊叹。

“我叫艾瑞·渊。”

艾瑞的声音,就宛若是神的造物,美妙至极。

“真是个好名字。”霍维勇由衷的赞叹道。

☆、第二章

易宿是一个才华横溢,性格温婉,镜花水月的月光男神一般的男子。

但是眼前的孩子,虽然眉眼精致,然而在那深邃如渊的漆黑色双眼中,艾瑞看到了只有自己知道的厌恶。

厌恶的对象,是这个高大的男人。

“叔叔是他的爸爸?”艾瑞一直握着易宿的手从来就没有放开,易宿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任由艾瑞牵着。

甚至不知不觉之间,易宿在汲取艾瑞手心的温度。

“是啊,你的爸爸妈妈呢?”霍维勇四处张望了下,却没有看到焦急寻找孩子的大人。

“我可不可以和他玩?”

“当然可以。”霍维勇笑的亲昵,这才松开了艾瑞的手,推了一下易宿,“易宿是个好孩子,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谢谢叔叔!”艾瑞拉着易宿转身,转身的瞬间,笑意全然消失,只剩下敌意。

易宿讨厌那个男人,所以那个男人,是敌人。

“放开我。”易宿抿了抿唇,到了较为偏僻之地才开口。

“你不喜欢我牵着你吗?”

易宿一愣,抿了抿唇,说不出违心的话。

“你先放开。”

“为什么?”艾瑞不依不饶的问道,手却握的跟紧,大大的眼睛盯着易宿,“明明你不想放开,为什么让我放开?”

小小的少年,已经有了未来惊才绝艳之色的雏形,但是比起未来的易宿,现在的他的轮廓,要显得更加的稚嫩。

到底是生气还是安心,易宿说不上来,但是在艾瑞拒绝了松开他的时候,自己居然悄无声息的松了口气。

易宿好像不高兴……

“很难受,对吗?”艾瑞单手捧着易宿的脸颊,轻轻的上前去舔了舔易宿的眼角,“那为什么不哭呢?”

易宿心里一惊:“你做什么?!”

“这双眼睛里,没有泪水。”艾瑞抿了抿唇,眼角一点点蔓延下来一丝晶莹。

“你哭什么。”易宿看着流泪的艾瑞,顿时慌了手脚。

精致的少年,泪光闪烁,过人的美丽,哪怕他年纪尚幼,也忍不住为之担忧。

艾瑞的眼中承载着悲伤:“我要替你将泪水哭干。”

易宿呆呆的看着,内心坚固的防线,突然被捅破了一个窟窿。

艾瑞感受着两人的牵手,易宿说要放开他,却不曾挣脱。

“艾瑞渊,奇怪的名字。”易宿坐在草地上,艾瑞也乖巧的坐好,易宿的手冰凉冰凉的,比坐着的草地还要凉。

“艾瑞是名,渊是姓。”

“外国人?”

凤凰族人对易宿来说应该是外国人吧:“是啊。”

“哪个国家?”

“天空之国!”艾瑞指着蓝天,那里曾经是他的国家,“渊是凤凰大人赋予我的姓,有了这个名字,我才是真正的变成人类!”

易宿沉默了片刻,撇过眼神:“哦。”

凤凰沉默了,忍不住觉得害臊,到底是自己造出来的东西,这种羞耻感真的是……

“凤凰大人,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抱他?”

“是。”凤凰应道。

“谢谢你,凤凰大人。”

凤凰一愣,心情有些复杂。

易宿感觉到旁边的人传来一阵炙热的眼神,回过头去,对上了艾瑞漂亮的大眼睛,里面闪烁着兴致勃勃的目光。

“怎么了?”

本能的感觉有点不对,尚未变声的少年故意粗声粗气的企图制止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艾瑞松开了易宿的手。

易宿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企图握紧手指阻止那只柔软的小手从自己的手里逃脱,但是在瞬间冰凉下来的手心却带来了巨大的沮丧。

然而只有一瞬……

一个带着奇特的青草香味的怀抱,将他整个人搂在了怀中。

艾瑞张开双手将易宿整个人拥在怀里,几乎将易宿的整张脸都隐藏起来。

“你做什么?”易宿没有正在,从怀里传出来的闷闷的声音带着疑惑。

“抱你。”艾瑞理所当然的回答。

“为什么要抱我?”易宿发觉自己十分有耐心。

“为什么呢?”艾瑞带着淡淡的笑意。

凤凰看着这一幕居然有点想笑。

“让他抱你。”凤凰说道。

“凤凰大人……”

“让他抱你就对了!”凤凰揉了揉太阳穴。

“不是的凤凰大人……”艾瑞低着头看着易宿的发旋,“他已经抱了。”

“???”

青草、空气、树叶的味道。

不属于人类所制作的任何的物品,干净的,纤尘不染的气息,包罗万象,又像只是单一的清新。

在被这个少年所拥抱的时候,仿佛被世界所拥抱。

安全、温暖、柔和,独属于这个少年,仿佛在这个人的怀里,世界都和他无关。

没有人看得到他,没有人注意到他。

湿湿的。

艾瑞穿着很薄的衣服,在他失去了羽毛的胸膛上,有什么湿润的东西透过自己的胸口传递了过来。

发生什么了?

“蠢,他哭了。”凤凰的声音,只剩空灵,“这是好事。”

“这样吗?”艾瑞抱着易宿,“那哭吧。”

经历过挫折的人才懂得珍惜,易宿的母亲是契机,虽然这么做很不道德,但是易宿的母亲,不能被复活。

真丢人。

易宿冷静下来,能够感受到所贴着的部位,那个陌生的少年胸膛上自己所留下来湿痕。

他居然在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胸前哭了。

算了,大概今天过后就见不到了吧。

真的……见不到了吗?

“不哭了吗?”

易宿眉头一跳,撇过眼神。

“可以再哭会儿哦。”艾瑞看了看旁边,人群还没散开。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上苍《我抢了白月光的万人迷光环》点评:构思新颖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13 15:03:05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13 15:03:05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13 15:03:05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13 15:03:05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13 15:03:05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13 15:03:05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13 15:03:05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13 15:03:05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13 15:03:05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13 15: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