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小说[雨雾小甜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看着巨大的落地窗,严若嘴巴都要张到脑门上了,他往下看了一眼,连忙吓得退了回去。“别乱走,别乱碰任何东西。”黎垣扶额,似乎很头痛。过了大概两分钟,小助理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办公室,大喘了几口气,“黎总,您、您喊我?”严若小心翼翼的跟着黎垣坐着电梯上了就差直入云霄的大厦顶层,感叹了一句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之后,又跟着黎垣走进了一间面积足有以前的他家大的办公室。我的天,这么高!不、不会掉下去吗?严若指着自己,喊我?“别问了,他什么都不记得。”黎垣再次扶额,揉太阳穴,“他说他失忆了。”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作者:雨雾小甜饼【完结】

文案

严若在街头被人捅了一刀,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三十年后,还成了一个二十八线的小艺人。小艺人要风没风要雨没雨,要金主倒是有一个。

金主脾气不好,话不多,笑太少,分分要把他掐了的节奏。

黎垣:“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有任何妄想的举动。”

严若:“好的。”

直到后来,严若发现,金主竟然是他好兄弟的儿子——

严若:“记住你爸说的,以后好好照顾我!”

黎垣:“……想得美。”

黎爹:“怎么说话的?”

黎垣:“好的。”

再然后——

黎爹气急败坏的看着床上的人。

黎爹:“你、你……我让你照顾你叔叔,你就是这么把他照顾到床上的?!”

严若揉揉眼睛,“谁在说话啊?”

黎垣拍拍怀里的人:“没人宝宝,继续睡。”

黎爹:“……”

【属性】:深度洁癖自恋醋桶怕爹攻vs外表蠢萌武力值max的爱告状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若,黎垣 ┃ 配角:王立,顾远 ┃ 其它:甜,逗

第1章

严若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眼睛睁了一会儿,才从窗外透进来的幽幽月光看清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几乎没几样东西,他从床上坐起,身子一阵酸痛,往后一摸才发现床板硬得跟石头似的。

“我在哪儿呀?这是地狱吗?”

严若记得,刚才自己明明中了刀子,锐利的刀锋刺入肚腹的感觉似乎还在身上有着实感,他应该死了才对,怎么会还有意识?

他把手伸进衣服,摸上偏右腹的位置,伤口没有了。

他不禁诧异:“怎么回事?”

严若正惊叹于这一切时,外面依稀传进来几人的谈话声。

“李哥,这样真的好吗?”一个女声问。

一个男人回道:“今晚是绝佳的机会!错过了就不可能有了。”

女声说:“可严若始终没做过那种事,以前不也拒绝了吗,要是他中途反悔……”

男人喝止了那个女声,“闭嘴!我告诉你,今天如果他不去,咱们这辈子谁都没办法出人头地!”

严若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有些好奇说话的人是谁,“那种事”又是什么事?

正欲起身朝声源方向去看看,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室内的灯光对着啪的一下亮起,将他的眼睛刺了一下。

随后,两个陌生的面孔闯进他的视线。

严若脑子昏昏沉沉地问:“你们……是谁啊?”

为首的男人面露震惊,后面的女人则诧异的捂住嘴巴。

***

男人自称是严若的经纪人,叫做李建。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严若就被李建带着上了一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车里,说是要带他出去吹吹风。

在路上,李建告诉了他很多。

比如说,现在是2019年,而不是1989年。

严若才知道,原来他居然没有死。

不对,他死了,但是他又重生了。

重生到了30年后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男人身上,这个男人也叫严若,今年21岁,是一个身在娱乐圈中二十八线的小艺人,要风没风,要雨没雨,进入娱乐圈好几年还惊不起一点浪花,拍过一部不知名的网剧,严若不太懂什么叫网剧,李建告诉他和电视剧差不大,严若点头,虽然不太懂,但是再问李建好像要发火了,于是他选择了闭嘴。小艺人严若事业运一直不好,甚至连健康运都不太好,一直没接到合适他的剧,终于好不容易接了一部,前不久却又开车撞树上,伤到了头部,到现在为止住院了快一个月。

严若不禁感叹,这人的命途挺多舛的。

***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下了。

严若跟着经纪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车,生怕自己磕着碰着了这辆“高档”的车子。

严若对面前的环境很陌生,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尤其是在他被这两个人带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夜店之后。严若看着店里华丽的装饰,心中的感叹足足升起两米高,脸上写满了看到新世界的表情。

李建走在前面,旁边的女人小声朝他嘀咕着:“李哥,严若的这脑子怕不会被撞傻了吧?”

李建摆出一个不好的脸色,小声回道:“管他傻不傻,能赚钱就行。”

严若被带进了一间和外面一样装饰十分华丽,面积很大,但同时又很吵闹、充满了烟酒味的房间,他跟在李建身后,走到了一个正左拥男右抱女的男人面前。

这人叫汪止,和严若一样是一名演员,不一样的是,汪止的名气是严若的无数倍,在娱乐圈里算是有着自己的一席地位。

汪止没有什么演技,但是因为脸长得还算不错,所以拥有着一大批无脑爱护、维护他的粉丝。

汪止靠坐在沙发上,俨然一副主角的样子,身上的扣子解开一半,衣服半敞着,左边的女人在他的胸膛上玩着画圈圈,样子妩媚到极致。

严若看着这些画面,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伤风败俗。”

李建笑眯眯地朝面前沙发上坐着的人说:“汪少,人我已经带过来了。”

看到严若,汪止放开搂住旁边女人的手,身子不禁往前迈,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他右手指间夹着烟,另外一只手抬起严若的下巴,“之前喊你不是不想来吗,怎么今天又改主意了?”

汪止是圈内男女通吃的类型,早先看到严若,就觉得严若的长相特别对他胃口,之前邀约过几次,每次都被严若严肃的拒绝了,还扬言“我不是那种人”。

到头来,只是给的好处不够多而已。

严若讨厌这人沾着烟味的手指,厌恶的将下巴从他手上移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建就抢先道:“之前是严若不懂事,今儿不是过来给您赔罪了嘛。”

汪止看着李建那幅狗腿样,满足的笑了笑,“行了,你走吧。”

李建转身要走,严若跟着他也要走。

汪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留下。”

李建以为汪止在喊自己,转过身却看到跟着自己的严若,朝汪止狗腿的笑了笑,而后立马把人按在沙发上,小声道:“你不能走,你得留在这儿陪汪少喝酒。”

严若有些急了,“那你呢?你不是要走了吗?我得跟你走啊。”他从一个陌生的地方转醒,第一看到的人就是这个自称是他经纪人的李建,对目前的他而言,李建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够跟随和信任的人。

李建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面上却还是笑着,“你现在先陪汪少喝酒,我待会儿会来接你的。”

李建好说歹说,严若才答应留下来。

严若穿着一身薄薄的衬衫搭休闲裤,水灵灵的眼睛里带着困惑,皮肤嫩得好似要掐出水来,稍显单薄的身板让他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

汪止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喝酒的初始,严若是自愿的,可到后面就不是了,汪止旁边的男男女女一直灌他。也不知道最后到底喝了多少,严若感觉自己的胃部开始翻涌,问了厕所的位置,捂着嘴巴就冲了出去。

以前也不是没有喝过酒,也不是没有烂醉过,可现在和那时不一样了。

那时有大哥照顾他。

过多的酒精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头上的明亮灯光都开始恍惚,再宽阔的走廊都被严若走成了胡同小巷,突然间不知撞上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差点让严若往后栽去,幸好他及时抓住一条类似于带子的东西,他意识模糊的想看看自己抓住的是什么,抬头却看到了一个男人,男人脖子上的领带被严若抓着,深邃神秘的眼里透着十分明显的怒色,身体僵硬得很不自然,严若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喉咙却突然一阵发热。

还没来得及说出完整的词,胃部就过度翻涌,几乎把今晚喝下去的酒全都吐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黎总!”男人旁边的小助理捂脸惊呼。

黎垣看着溅在自己西装上的污渍,脸上的僵硬神色转变成愤怒和恐惧。

黎垣,星宇娱乐老板,年纪轻轻就创办了星宇而且仅花了四年的时间就让星宇一跃成为同行业中的龙头企业,手中掌握着无数资源人脉,比任何一个一线明星都要有名;以及,有着无人能及的重度洁癖症!

黎垣的洁癖,几乎所有A市的人都知道。

小助理手慌脚乱的抽出大半包湿巾,黎垣颤抖着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一堆湿巾,下不去手,最后攒紧拳头将湿巾捏成一团,脱下外套,扔到一旁,声音里带着要戳死人的冰茬子,“烧了。”

旁边的小助理颤巍巍抖着手,“好、好的。”

吐过之后的严若胃里舒服了很多,想擦嘴手臂却被人架着,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刚想说对不起,嘴巴刚张开就头一歪晕了过去。

***

严若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淅淅沥沥的水声从不远处传来,他感觉头昏脑涨,眼前还有些模糊,但已不是烂醉的状态。过了一会儿,他的面前多了一个男人,是夜店里那个被李建喊作“汪少”的男人,只下半身围着一块白色的浴巾,严若正发着呆,这人就扑到了他身上。

严若在心里懵逼了两秒,男人的手往下,就要钻进他的裤子,严若惊吼着将他推开。

“玩情趣?”汪止挑挑眉,“也行,挣扎一点才好玩。”

汪止又要扑下去,严若敏捷的滚开躲避开他,吼道:“玩什么鬼情趣!有毛病,你想干嘛呀?”

再一次被躲开的汪止颇有些不爽,他扭头看向严若,话语中带着不屑,“你问我想干吗?”他嘴角勾起一丝戏谑,“当然是想干你!”

严若心中突升一阵恶寒,眼看汪止就要朝他扑过来,他迅速扑腾起身,将手里的白色抱枕重重砸向汪止,而后快速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跑去。

好不容易跑到门口,手刚握住门把要扭开,一只带着蛮力的手便横穿过来抵住了门。

严若颤巍巍扭头,身后离他只有不到十厘米远的汪止露出了一个让他胆寒的笑容,“挣扎play到此结束,正剧开始。”

他被汪止一手拽着往床边拖去,眼看就要到目的地,想到将要发生的事,严若浑身就反射性的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恶心的感觉从脑袋开始窜起,延至全身,就要冲出体内。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就这样!

突然,他眼睛微眯,抬手往后,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反抓住汪止的手臂,瘦小的身板里爆发出一股熟悉的力量,另外一只抓起汪止的后肩,双手同时使力,一个稳稳当当的过肩摔将汪止重重往地上砸去,趁着汪止倒地的机会,严若奋力跑向门口。

汪止嘶吼着从地上起来,骂了一句脏话,跑过去吃一把抓住严若的衬衫,恶狠狠道:“操!想跑?没那么容易!”

严若靠着门一个侧身躲避开了汪止,打开门,两手抓住汪止,再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直接将汪止摔出了门外。

汪止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趴在地上,这下是真摔得疼了。要是此时此刻被汪止的粉丝撞见,估计他阳光偶像的形象就不复存在了。

严若反坐在汪止身上,大喘了几口气,以一副和弱小身躯不相符的口气骂道:“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呢是吧?啊!”说着还往汪止的脑袋上扇了一巴掌。

“严若,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汪止怒喝,可状况与语气相反,此时他的双手正被严若反剪在身后,动弹不得。

“我呸!不想活的人是谁呢?”严若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想到汪止的恶行,严若擒住汪止的手就一个使力。

汪止面部扭曲,“疼、疼!啊!我去你……”

“还骂人是吧?”严若更用力了。

疼怕了的汪止终于闭嘴了,严若才稍微松了手。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想再跟汪止在这里耗时间,料汪止也不敢再动手,严若这才松开了他,离开了这里。

汪止嘴角带着淤青,脸憋得通红,气急败坏的蹲坐在墙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颗白色纽扣,将那颗纽扣紧紧捏入掌中,顿时咬紧牙关,眼里迸发出恶光,“严若,你等着!”

楼层一个掩蔽的角落,抬着摄像机的男人翻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嘴角划起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角度。

***

严若走出夜店,吹着冷风,被酒精侵蚀了的脑袋霎时清醒了许多。

遭遇了店里的这一出,严若算是明白了,李建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好人。他们那个年代也有这种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了钱都可以出卖身体。李建就想让他跟他们那个年代的男妓一样,出去和别人睡,赚钱。

想到这里,严若就忍不住觉得真他妈龌龊。

现在李建和李建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不能相信了,那么他孤苦无依的来到这个世界,还能够相信谁?

严若突然觉得迷茫了,在这个陌生而未知的世界里,他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眼望不到边的汪洋大海,不知道位置,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无路可走。

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是一条提醒话费的短息。

严若脑袋一个激灵,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在来的路上,李建已经教给过他使用手机的方法,严若脑子挺好用,学东西也快。

严若翻出手机通讯录,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有认识的人吧,好朋友什么的,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和他亲近的人,或许暂时就能解决眼下的问题了。

手指慢慢往上滑动,在看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严若停住了。

看着上面的名字和名字后面的备注,严若的眼里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找到了,身体原主人的好朋友!

严若深呼吸了两下,随后小心翼翼的按下拨通键。

手机界面跳转显示,正在呼叫——金主(备注:有事可以找金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啦啦!这次写的是一个柔中带点横,没错,就是横,螃蟹那种(完全没有),打架贼厉害,却被长相耽搁了的受受。

然后,前三章评论送红包啊~~

小甜饼求作收~

——————————

接档文:《想和校霸分个手[穿书]》已开

林启穿书了,穿进了一本甜宠系校园文里,还多了一个校霸男朋友,据说是他死缠烂打才缠来的。

当晚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人告诉他:“珍爱前途,远离校霸。”

想不到还能重读一次高三,穿书前高考才三百分的林启决定,这回他一定要洗心革命,好好学习,争取清华北大!

所以……他得先和校霸分个手。

*贺曜-攻:闭着眼睛就能考满分,校霸兼学神(暗着骚)

*林启-受:试图好好学习考清华北大的学渣(能动手一般不动口)

两人的日常——

贺曜:“想分手?”

林启:“对。”

贺曜伸手将他困在墙角,把脸凑过去,“那先亲我下。”

林启:“……”

苏苏爽爽甜甜,求收藏~

预收文:《刺激》

文案:

空了许久的对门搬进来了一个很对自己胃口的男人,身材长相无可挑剔,完全挑起了谢延的兽/欲和征服欲,让他开始主动进攻。

然而,认识男人之后的发展似乎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

很久之后,谢延坐在床上叼着烟忆起从前:“我当时就不应该贪图你的美色,否则现在也不会……唉……”

高大性感的男人俯身凑近他,露出尖尖的獠牙,声音清冷,“再说一次?”

怕疼的谢延把嘴里的烟一扔,面带微笑,“不贪图美色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不贪图的,那个……把獠牙收一下?”

獠牙是真獠牙系列

强大神秘攻,撩得人心服口服受,刺激的小甜饼,求收藏~

日常——

有撸猫癖的谢延:“亲爱的,我能揉揉你的耳朵吗?或许还可以再摸摸毛茸茸的尾巴?我觉得这样会让我们变得更亲近。别误会,不是想摸才这样的,我保证,绝对不是……”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雨雾小甜饼《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力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小说[雨雾小甜饼]在线试读

看着巨大的落地窗,严若嘴巴都要张到脑门上了,他往下看了一眼,连忙吓得退了回去。“别乱走,别乱碰任何东西。”黎垣扶额,似乎很头痛。过了大概两分钟,小助理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办公室,大喘了几口气,“黎总,您、您喊我?”严若小心翼翼的跟着黎垣坐着电梯上了就差直入云霄的大厦顶层,感叹了一句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之后,又跟着黎垣走进了一间面积足有以前的他家大的办公室。我的天,这么高!不、不会掉下去吗?严若指着自己,喊我?“别问了,他什么都不记得。”黎垣再次扶额,揉太阳穴,“他说他失忆了。”...

2019-07-13 15:03:00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小说[吃瓜的瓜]在线试读

而现在,她想把这颗怀疑的种子种进封铭的心里。“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这一次,封铭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猜想像种子一样在她心里疯狂地生长,她极度希望会成为现实。那样,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可封铭听到她的话,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江黎?笑话。她始终认为,封铭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就像她喜欢他一样。...

2019-07-13 15:03:00

穿越古代养夫郎小说[海毓秀]在线试读

赵小鱼脸涨得通红,要把手抽出来,“你,你,放开我。”赵小鱼立刻老实了。进了树林,原野拉着赵小鱼坐在一颗横倒的枯树干上,然后拿出包裹里的糕点给他吃。“跟我来。”原野拉过他的手向树林那边走。“你再磨蹭下去有人过来了。”原野说道。“怎么不吃?这是我的谢礼。”原野摸了摸鼻子,被自己喜欢的人嫌弃身子不好什么的,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现在这身体一米八左右,看起来虽然瘦,但常年劳作全身都是结实的肌肉,如果不是之前累太狠病倒,怎么看都是挺壮实一汉子。...

2019-07-13 15:03:00

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奉孝男神]在线试读

顾行止继续包扎,没有抬眼看她,“营里的老军医说治不好了,以后这腿也就这样了,走路要慢点走,不能太快了。”顾行止对她扯了一个笑容没说话,顾青青看着顾行止没有笑意的眼睛吓的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不是说废话嘛,人家好好的人,又有一把子力气,听说在村里姑娘心中人气很高的,偏偏原主不知听了谁说,顾二郎天生神力,正是当大将军的好料子,原主一时虚荣,想当将军的妹妹,就把人家坑成了这样。她诺诺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腿给治好的。”顾青青从一旁看到他那狰狞的伤口,吓了一跳,原主这还真是作孽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了上...

2019-07-13 15:03:00

穿成炮灰女配的儿子[穿书]小说[十里清桦]在线试读

喻甘和吴浓默契地暗地里对视了一眼,吴浓怎么想的喻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便宜老爸这一出有点不对劲啊!照这样下去,他要带着美人妈妈踹掉便宜爸爸走上人生巅峰的计划要悬了。喻衡晞满意了,看,宝贝儿子果然很喜欢我,“真的。”吃完饭,也不管喻衡晞,一把抱起喻甘嘴里重重“哼”了一声就走了,搞得喻衡晞还是莫名其妙。“下午公司没事,我在医院陪宝宝。”想是这样想,嘴里嘛,喻甘满面开心,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喻甘乐得看戏,在心里默默对便宜爸爸说了声抱歉之后就心安理得的为吴浓加油打气了。玩了一会,喻甘撑不住,睡意上头,不过半刻...

2019-07-13 15:03:00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小说[小猫不爱叫]在线试读

“……”小孩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原本还觉得情况危急的其他人都绷不住笑了出来。“走,甭管别的,咱们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收拾收拾吃饭。”他简单的把剩余的钱精打细算的一遍,对于之后的安排,他心里也多少有了打算。——————————————他们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天一宿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年肚子突然应景的叫了一声。“没事儿,别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程欢一边笑,一边安抚了小孩一句。是一家自建房改造的小旅店。平房大通铺一个人二十块钱一宿。一般手头拮据进城打工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2019-07-13 15:03:00

今天也必须拯救男主[快穿]小说[鹤也]在线试读

顾黎川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对他的到来更没有一点好奇。他总是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面对所有人,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拨动他的心弦。顾黎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怎么肥四?我们前几天才见过啊,你是鱼吗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呵呵,这样就想让我知难而退,你真是太天真了,商瑾心里冷笑,面上却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小小声地说:”之前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呀,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商瑾完全不想跟这位演技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的小人说话,他四处望了望,在角落里看见了低头看书的顾黎川。商瑾却偏偏要去撩拨他,...

2019-07-13 15:03:00

今天开始做萌宠小说[冰小江呀]在线试读

江亦枫刚把果子咽了下去,身后,便传出了一阵兽鸣。那是一个很细嫩的少女音:“啊!这不能吃!”捡到三只小脑斧他无聊的把那个小果子吃了进去。明明只是兽鸣而已,江亦枫发现,自己居然能听得懂其中的意思!……顾家禁地里哪里来的少女。...

2019-07-13 15:03:00

快穿反派他有病小说[栾云夏]在线试读

结果进来后,一眼看到窗台上睡得香甜的小奶蝠,“啊!”门半开着,他微微皱眉,进去后,看到一个小护士蹲在床前,眉开眼笑的捧着他的小奶蝠,正在亲亲抱抱举高高。顾叶临呼吸一窒,胸中醋海翻涌。小护士过来送东西,没人应,拧开把手,想把病例放在桌上,然后离开。顾叶临做完手术,有些疲惫,换好衣服,他捏了捏眉心,往办公室走。“是的。”顾叶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胸中喷薄而出的怒火,风淡云轻的笑了一下,手却是强势的伸了过去,不容拒绝的接过小奶蝠。“宝宝,刚刚玩的开心吗?”顾叶临语气十分轻柔,轻柔的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

2019-07-13 15:03:00

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小说[顾青词]在线试读

谢元嘉从桌上迷糊的揉眼睛应下了,糊里糊涂的就去看18号床的产妇,苏医生说她今晚肯定生,可是这都快凌晨了还没动静,再不行就要剖宫了,可是产妇本人还是希望最大可能的顺产。产妇脸色灰白的摇摇头,“不管他了。”谢元嘉见她使不上劲,给她吃了一块巧克力,鼓励她做最后的冲刺。“小谢,小谢!18号床的产妇你去查看一下,怎么还没有动静啊?”护士长王阿姨喊道。他去看了一下产妇,她正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看着自己,大喊着自己要生,身下全是血,羊水破了。他一个机灵,忙一边扶着她,一边赶紧叫人来帮忙,“怎么不见你家里人?你老公呢?”是夜...

2019-07-13 15: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