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球就跑真刺激小说[吃瓜的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而现在,她想把这颗怀疑的种子种进封铭的心里。“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这一次,封铭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猜想像种子一样在她心里疯狂地生长,她极度希望会成为现实。那样,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可封铭听到她的话,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江黎?笑话。她始终认为,封铭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就像她喜欢他一样。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小说章节试读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作者:吃瓜的瓜【完结】

文案:江黎穿成了总裁文里假孕争宠的恶毒女配。

原书中,原主不停作死搞事,想尽一切办法拆散男女主,最后输给了主角光环下场奇惨。

江黎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决定珍爱生命,远离男女主,赶紧收拾包袱跑路!

谁知道,男主居然辜负他的成全,放着女主不要跑来抓他!

封铭看着逃跑的小娇妻,愠怒质问:“怀了我的孩子,还敢跑?”

江黎熟练地从衣服里抽出假肚肚:“你的崽。”

封铭:“……”

他一把将想要溜走的某人拖回来,咬牙切齿:“小骗子,那就生一个真的!”

江黎急得扯开衣服,“其实我是男人!”

封铭的眸光发暗,“我说能生就能生!”

江黎:害怕QAQ.

身娇体软女装受X霸道总裁闷骚攻

「食用指南」

①不喜请点叉

②本文有生子

③剧情狗血小白逻辑死,只为攻受谈恋爱服务。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黎,封铭 ┃ 配角:预收文《渣受选我我超甜》求收藏 ┃ 其它:带球跑,生子,穿书

作品简评:江黎穿成了总裁文里假孕争宠的恶毒女配,决定珍爱生命,先收拾东西跑路!谁知道男主居然辜负他的成全,放着女主不要跑来抓他!封铭看着逃跑的小娇妻,愠怒质问:“怀了我的孩子,还敢跑?”江黎熟练地从衣服里抽出假肚子:“你的崽。”封铭:“……”他一把将想要溜走的某人拖回来,咬牙切齿:“小骗子,那就生一个真的!”本文是一篇沙雕甜文,节奏轻快,文笔流畅,情节有趣。讲述了两个主角相知相爱的故事,过程中发生许多爆笑事件。后期温暖治愈,甜到掉牙,日常解压,带给读者欢乐轻松的阅读体验,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文。

第一章

江黎没想到自己穿了。

前几天他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咸鱼富二代,无聊中点进某文学网看了一本名叫《霸道总裁俏女佣》的小说,今天就穿成了文中的恶毒女配。

是的,没错,女配。

江黎穿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可爱的大宝贝,发现还在的时候才悄悄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他眉头一皱,很快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原书中,原主作为男女主真爱之路的合格绊脚石,想尽一切办法拆散两人,甚至想出了假孕争宠的手段。原主仗着假孕不停作死搞事,最后被女主拆穿,被丢进海里喂鱼,下场奇惨。

至于原主为什么这么久没被发现假孕的真相……大概是因为作者的强行设定。

而江黎穿过来的时间段,正好是原主假孕争宠的时候,他低头看着自己腹部绑着的假孕肚,脑壳有点疼。

镜子里的人五官精致得不可思议,看起来雌雄难辨,这具身体是他自己的,而脑海里有一道声音告诉他,他和原主长得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真正的原主哪里去了,但既然他代替了她的角色,那么绝对不能走她的老路!

江黎先充分地回忆了一遍关于原主的剧情,还没来得及制定求生方案,外面便有人敲响了门,告诉他封铭也就是男主回来了。

他这才想起来,原主这个时候已经仗着自己“怀孕”又趁着封铭出差在外死皮赖脸地住进了人家的别墅,顺便欺负身为女佣的女主。

江黎掂了掂腹前好几斤重的假肚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抓起两个厚厚的胸垫,往一马平川的胸口塞,最后昂首挺胸,波涛汹涌。

大丈夫能屈能伸,女装算什么?没有女装过的男人是不完整的!

做好心理建设之后,江黎视死如归地下楼,准备去见那位传说中的男主。

客厅里,高大俊美的男人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面容冷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只差没有在头顶上写“生人勿近”几个大字。

江黎心想男主就是男主,就连头发丝儿都带着主角的王霸气息。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对方的视线忽地扫了过来。

江黎和他对视一眼,感觉到了嗖嗖的寒气,妈耶,难怪总裁文里都写男主的眼神可以冻死人,他总算是体验到了。

他抖抖周边无形的寒气,捧着肚子慢慢走了过去。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却是忽然站了起来。

对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仿佛在看一只小小的蝼蚁。

“起来,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来了来了!今天的剧情正是男主要把女配的孩子打掉!

在原书中,因为作者的强行设定,男主以为自己真的和原主发生了关系,孩子也是自己的。但因为之前原主劣迹斑斑,还给男主下药,可以说是刷满了男主的厌恶度。

男主厌乌及屋,不愿娶原主,更不愿要这个孩子,所以干脆让她打掉。在他眼里,这个胚胎只不过是一场龌蹉算计的产物。

可是原主怎么可能愿意!

别说是原主,江黎也不愿意啊!

要是男主真的带他去医院流产,那他假孕的事情不就被揭穿了吗?说不定还会被发现真实性别……到时候怎么收场!他会完蛋的!

见江黎沉默不言,封铭眉毛一挑,眼睛里含了一丝嘲讽,“怎么,不愿意?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江黎想了想,压住声音,试探性地开口,“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那我自己去医院做手术吧?”

封铭顿时发出一声冷冷的嗤笑,“你当我傻吗?谁知道你会不会真的打掉孩子,到时候偷偷生下来算谁的?江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江黎心想你说的真的好有道理啊!

可问题是我肚子里根本就没有货啊大兄弟!

他努力回想着当时书里的原主到底是用什么办法保住这个“孩子”不去医院的,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封铭的耐心终于告罄,“江黎,把你那些心思和手段都给我收起来,我不会娶你,也不会要这个孩子。听懂了吗?”

说着,他直接走过去把江黎拉了起来。

江黎和原主一样有着一米七五的身高,在女生里算是高挑,可是在一米八八的封铭面前还是不够看。

对方把他拎起来,就跟拎小鸡一样容易。

江黎想到原主的下场,后知后觉地剧烈挣扎起来,脸上的表情像是要踏入刑场一般,“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放开我!”

“由不得你。”封铭的声音冷酷无情,夹杂着一丝厌恶,“在你使了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之后,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

“我不去!”江黎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男儿身,用尽全力的话封铭应该没办法制服自己,但没想到他还是天真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还是他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比从前弱鸡了许多,力气变小了不说,痛感像是放大了无数陪似的,轻轻一碰都觉得疼。

更别提封铭紧攥着他的手腕,他差点没怀疑自己的腕骨被对方捏碎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疼?疼得他眼泪都快掉了。

真是一个不绅士的混蛋!

江黎的眼泪说掉就掉,他干脆自暴自弃地多挤了两滴,捏着嗓子大声哭嚎起来,“封铭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封铭还真的没有见过江黎这么毫无形象的样子,愣了一下,“你……”

可江黎哪里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不想娶我就算了,我认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这也是一条生命,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把抱住了男人的一条长腿,宛若一个被抛弃的下堂妇。

而封铭就是那个可恶的陈世美。

封铭听得额角青筋直跳,他差点产生了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渣男的错觉,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这么会耍赖撒泼?

江黎不耍赖撒泼不行啊,他又打不过封铭,只能把脸先丢丢,待会再捡起来就是了。

“封铭,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好不好?”

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为了给他争取生的希望,苦苦哀求,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可江黎听着自己的台词却是有一秒钟的恶寒,他的眼泪跟不要钱似地往外流,忍不住想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毛病了,要不怎么变得娘唧唧的。

封铭一低头便对上江黎像是兔子一样红通通的眼睛,长睫轻轻一眨,眼泪像是晶莹圆润的珍珠一样滚落下来。

啪嗒。仿佛落在他的心上。

封铭不想承认,他居然看出了一丝丝可怜的意味。

江黎的长相无疑是漂亮的,就连哭起来的时候都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味道,像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小妖精。

封铭隐约能感觉到对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又说不上来,当然他也不屑去分析江黎的变化。

他看得出来江黎很在乎这个孩子。

也是,这是对方想进封家的筹码。

想到这里,封铭的眼中重新恢复冰冷,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别装了,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今天把事情解决。”

江黎已经打算耍赖到底了,死死地抱住封铭的腿不放,“我不!我们可以签协议,以后我和孩子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自己养他总行了吧?”

封铭怒极反笑,“封家的血脉不可能流落在外。”

江黎简直无语,没忍住吐槽,“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啊?还血脉不能流落在外,那你倒是负起责任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怀了封铭的孩子,咳,不小心入戏太深了。

封铭被他气得脸色发黑,正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铃声。他冷睨了江黎一眼,毫不避讳地接了电话。

江黎抬头看他,不自觉眨巴眼睛。

啊,他终于想起来了!

这通电话是封老太太也就是封铭奶奶打来的!原主之所以能够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封老太太的维护!

封老太太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最大的心愿就是抱曾孙子,所以对原主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看重。这也是原书里封铭开始一直忍耐原主的原因。

再到后来假孕被揭穿,封老太太欢喜一场空,受到打击重病了一场。这一下,原主可以说是引起了封家人的众怒,加上之前的条条罪状,下场才会那么惨。

江黎感叹自己的金鱼脑子,他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早想起来他就不用这么又哭又闹地撒泼耍赖了!

果然,封铭挂完电话之后面色更加难看了,低头一看,江黎跟只小狗似的正巴巴地瞧着他,一双泛红的眼睛亮晶晶的,隐隐还有些小得意。

显然是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

不知怎么地,封铭莫名有一种想要摸他脑袋的冲动,甚至还想揉一揉。好在他自控力向来强大,很快把这念头压了下去,下意识地忽略。

他冷着脸,沉声道,“放开。”

“哦哦。”江黎这回倒是听话地放开,还顺便把眼泪鼻涕蹭在了男人高定西装的裤腿上。

封铭:“……”

封铭:“恶心。”

江黎:“……哦。”

封铭冷哼一声,“别以为老太太是你的护身符,我再给你几天时间,你最好自己考虑清楚。”

说完后他转身就走。

江黎差点没高兴得挥手说拜拜。

等人走后,江黎拍拍屁股起身,正准备去洗把脸,没想到正好撞见一个在洗手间偷偷哭泣的女佣。

对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悲伤,还有一种独属女主的迷之气息。

这就是女主了。

可怜的女主显然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眼眶通红,却倔强地憋着眼泪不肯让它落下来,我见犹怜。

江黎悄悄退出去,心里对女主说了一声对不起。

放心吧,等我把“孩子”的事情处理好,立马滚出你们的二人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原女配没有和攻发生过关系,原女配是女性,不是女装大佬,受是身穿,和女配长得一模一样,顶替了女配的角色。通俗一点说就是,瓜作为《霸道总裁俏女佣》的导演不满意原女配,于是中途换了小受来演反串,所以小受并没有占原女配的东西,因为所以的东西都是角色标配。就解释到这,我已经尽力了…

第二章

封铭去见了封老太太后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到这幢别墅,江黎也乐得自在,琢磨着该找什么借口出去把这个假肚子给弄没了,而且还不能让人发现不对劲。

倒是女主,每天都是一张苦瓜脸,任谁都能看出她心底的苦涩之意。

有好几次,江黎听见别墅里的几个小女佣凑在一起骂他是不要脸的狐狸精,用下作手段抢走了女主喜欢的人。

要是原主听到了指定要发作,用尽各种手段来折腾这些说她坏话的人,江黎对此却毫无兴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不过她们之所以认为女主和男主是一对儿,还是有原因的。

女主林落落的生母曾经做过男主家的保姆,两人从小相识,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后来女主生母因病去世,封老爷子看着她可怜依旧让她住在封家,供她上学读书。待到封老爷子去世,女主的待遇就没有原来那么好了,虽然依旧能够上学念书,但却和普通女佣没什么两样。

女主自然是不甘心这样的生活的,她对于男主一直念念不忘,但男主自成年之后就不在封家老宅居住了,她想法设法到了男主的别墅中当女佣,只为离他近一些。

在所有人眼里,女主温柔善良,纯洁得像是天使,除了身份差上一点以外,其他方面足以匹配男主。

而原主江黎除了富家千金的身份以外,哪里都不如女主,不仅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而且还恶毒自私、卑鄙无耻。

每天看着林落落每天像是望夫石一样地站在别墅大门口等着封铭回来,终于在这一天,她等到了。

江黎每天被看着不能出门,都快闲出鸟来了,此时见有瓜可吃,八卦之心熊熊燃起,跟做贼一样躲到了柱子后面,竖起耳朵偷听。

大概是因为距离的原因,他只隐约听见两个人在说话,却听不清楚内容。

江黎失望地放弃偷听,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便见林落落捂脸哭着跑了过来。

咦,这是吵架了?

不用想,肯定是因为他。

江黎有些心虚地想溜,谁知道林落落跟没长眼睛一样,直直地朝他撞了过来。

撞就撞吧,反正他是一个男人,让她撞撞出气也没什么。可问题是,江黎忘了自己突然变得娇弱的体质,还忘了自己是一个戴着大肚子的“孕妇”。

林落落这么一撞,力气还不小,正好撞到了他的肩膀!江黎顿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后一翻,圆滚滚的肚子正好朝下摔去!

他的第一反应是担心这假崽会不会被摔出去,所以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然而下一秒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没摔。

江黎抬起眸子,看到了一张黑沉沉的俊脸——卧槽卧槽卧槽!

封铭居然接住了他?!

他的手还放在他的假肚子上!

江黎像只受惊的兔子从封铭的怀抱中蹦了出来,心脏砰砰直跳,实在摸不准对方到底有没有察觉到异常。

在原书中,原主的这个假肚子像是bug一样的存在,不仅柔软得像是皮肤还带有温度,能根据月份调整大小,甚至还有仿真胎动。

总而言之就跟真孕妇的肚子一样。

要不然也不会瞒了那么久。

江黎默默祈祷剧情效应,让这神奇的肚子继续神奇。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落落似乎也没想到会把江黎撞倒,一张发白的小脸上满是惶然无措,“江小姐,请你原谅我的冒失……”

她一边说,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像是极为害怕江黎似的,又求助地看向封铭。

而封铭垂着眸子,像是在看自己的手心,没有注意的林落落的目光。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吃瓜的瓜《我带球就跑真刺激》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7-12 20:04:13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7-12 20:04:13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7-12 20:04:13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7-12 20:04:13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7-12 20:04:13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7-12 20:04:13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7-12 20:04:13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7-12 20:04:13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7-12 20:04:13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7-12 20: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