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奉孝男神]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行止继续包扎,没有抬眼看她,“营里的老军医说治不好了,以后这腿也就这样了,走路要慢点走,不能太快了。”顾行止对她扯了一个笑容没说话,顾青青看着顾行止没有笑意的眼睛吓的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不是说废话嘛,人家好好的人,又有一把子力气,听说在村里姑娘心中人气很高的,偏偏原主不知听了谁说,顾二郎天生神力,正是当大将军的好料子,原主一时虚荣,想当将军的妹妹,就把人家坑成了这样。她诺诺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腿给治好的。”顾青青从一旁看到他那狰狞的伤口,吓了一跳,原主这还真是作孽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了上

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章节试读

《被迫上进的日子》作者:奉孝男神【完结】

文案:沧澜大陆药典传承者顾二,重生成了一个瘸腿的男人,有了一个未婚夫郎,是一个漂亮的小少年,他挺喜欢,但人家不想跟他成亲,只想忽悠他干活。

据说他那备受全家宠爱的小姑是从什么现代穿越的,于是大房家二十几年考不上秀才的堂哥终于考上了,三房家的堂弟突然变的过目不忘,估摸着也是要飞升的,作为二房的孩子,迫于无奈,顾二觉得自己也该找个工作了,不如去守城门吧。

顾二守城门后:

躲马车里咳嗽两声,假装有传染病来躲避搜寻的手段不好使了。狐假虎威恐吓卫兵混出城门的手段不好使了。叛逃者切西瓜般砍杀城门口卫兵轻易出城的手段不好使了。

许久之后,顾二又换了一份工作。

ps:主攻文,背景古代,架空历史,涉及低武。pps:姜宁是侯府亲生的。

ppps:攻脾气大的很,三观不正,非圣母型,本性视人命如草芥,因融入世界没有太夸张,但骨子里是黑暗系,所以不要在文中找圣父。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种田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二,姜宁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在遍地都是药修的大陆,顾行止却以剑术凌驾于众修士之上,最终却因一本人人求之的《药典》命丧黄泉。醒来后居然到了另一个世界,正想找个人夺舍的他被天道暗搓搓的偷窥着,无奈只能答应人家的三个要求,让对方心甘情愿的让出身体。这其中一个条件,便是娶了那个狸猫换太子中的那只狸猫,该狸猫目前已被下放到村子里。然而真.侯府小世子,现今被陷害成狸猫的小哥儿可不愿意嫁给一个农家小伙子!本文基调轻松闲适,性格霸道强势的主角与不想嫁人只想忽悠他干活的侯府小世子之间的互动甜蜜有趣,作者行文流畅写意,文风诙谐,全文值得一看。

第1章

西南边境,陈国军营。

顾行止来到这个莫名的朝代已经大半个月了,可他还是一副灵体的模样,倒不是他心慈手软不想去抢夺他人的身体,实在是他在刚来这个时空之后就被虚空中的法则之力给盯上了。

他灵魂遭受重创,现下最需要修养,还不想和此界的天道杠上。

夺舍活人太过阴邪,可是顾行止没想到他连将死之人的身体都占领不了,屡次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挡了回来,他的灵魂也比半月前要清浅了许多,顾行止也难免有些心灰意冷。

他面朝无尽夜空,默默问候了一下对方。

最后叹了口气,顾行止走到这方营帐中唯一一个活人的床前坐下,外面这段时间正在打仗,这帐中士兵来来去去的抬出去了,也就剩他身后这张床上的人他看了大半个月了。

这个人白瞎了一副高大的身材,长的也不错,就是看着有点不得劲,面相总让人觉得这个人是坏人,惹到就会被报复一般,但顾行止却知道这是个个性懦弱老实的,他都看到好几回这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了。

“哎,你这高烧了大半个月,不会已经烧成了个傻子了吧”他随手把手放在了床上人的额头上,理所当然的他什么也摸不到。

顾行止收回手,双手放在脑后,双眼无神的看着虚空。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高烧不断的人悄悄睁开眼,畏畏缩缩的小心偷看着他。

看了一会儿,顾二郎终于开口道:“我可以把我的身体让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要求,只要你同意我就愿意把我的全部都给你。”他这些日子也听到过顾行止的只言片语,知道或许要人心甘情愿让出身体才可以。

他是在很早之前就发现营帐里多了这么个一看就不凡的人物,他还跟来给他换药的军医问了一句这是谁,怎么没在军营里见过?这般出众的人物要是见过一面,他总该是会有些印象的。

没想到军营当场回他:这哪来的人啊,你莫不是烧糊涂了。

回来他就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对方,他小心翼翼的没让顾行止发现,因为他害怕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顾行止很快就回过神,他诧异的回首看着床上的人:“你能看到我?”

那岂不是他钻人家床底躲阴凉的事也被人看到了?他的一世英名!

“嗯。”顾二点了点头,再次把自己的要求复述了一遍。

顾行止问道:“你为什么不想活了?就因为你腿瘸了?”

“也不全是因为腿。”更多的是因为他在这次接连不断的高烧中获得了关于自己前世的记忆。当他这次拖着瘸了的腿回到家后就会发现自己娘和小姑之间的矛盾越发激烈,他的小姑从小就和他们不一样,小姑自出生起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他奶最疼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小女儿,自己的爹和几个叔伯也最疼自己的妹妹。

他小姑虽然是农家姑娘,可过的比他们村里秀才家的闺女还要好,从来不用下地干农活,每天吃的也比大家的好,每季都有新衣服,还有闲钱去买些零嘴,整个人养的白白胖胖的。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他们这一房分出去的事情也差不多定下了顾二郎向来都是沉默寡言没什么主见的,更何况他娘盼着分家已经很久了,他也就没有阻止。

可是自从分家之后,老家的日子过的越发红火,他娘觉得小姑包藏祸心,专门把他们这一房分出来,就带着老家的那些人做生意,合着前面十几年她在老家天天累死累活,临了人家一副让她占便宜的面孔把她分出来,和老家的纷争也就越多,当然他娘每次都讨不着好,最后他们家过的越来越差,全村人都看着他们家的笑话。

等小姑成了王妃之后,说他们闲话的也就越来越多了。

说到他娘的一些性格时,顾二郎的脸都胀红了,“我、我知道我娘的这种性格你、你应该瞧不上眼,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娘,她就是好面子,也要强,实际没什么坏心思的,你、你别讨厌她。”似是想到娘亲晚年苍老疲惫的脸,顾二郎眼泪都出来了。

顾行止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后来、后来......”之后的话顾二郎就说的简洁了,“后来我瘸着腿,名声也不好,未婚夫郎也不跟我了,其实,他应该是从来都不喜欢我的,他那样的人如何看的起我们这种普通人,是我没本事,给不了他想要的,他最后还给我们家送了银子。”

“我娶不上媳妇,一直让我娘操心。”

平日很少说话的人,一旦开了话匣子就有些停不下来,顾二郎絮絮叨叨说了许久。

顾行止算不上有耐心的人,这些东西他原本也是可以直接在顾二郎的记忆中看的,但他还是听了下来。

“天快亮了。”顾行止道。

顾二郎顿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说了这么久。

他知道鬼魂大概都是怕太阳的,他之前看到顾行止大白天的蹲在角落里去躲阳光。

“那、那你来吧。”顾二郎道。他微微挣脱了被子,让身体露出来。

顾行止站起来俯下身,周身萦绕的黑雾向顾二郎的身体钻去,果不其然,这次没有遇到一丝阻碍,他答应了顾二郎提出的三个要求:一、不要分家;二、照顾好父母;三、娶了他那个将来会跑路的未婚夫郎,并且让对方爱上他。

顾二郎感觉到浑身逐渐的发冷,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要死了,有血液从他的鼻孔、口腔逸出,视线模糊中他尽力想要抓住身前的顾行止,艰难的道:“别瞧不起娘亲,她要是发现自己儿子看不上她,会难过的。”

顾行止低头看他,神情认真中透着一丝的空白,一声“好”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

手臂垂下。

这个老实而又懦弱的人带着一丝笑意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股力量填补了顾行止灵魂的空缺,当床上的睁开晦涩难辨的双眼,顾行止回想着记忆中看到的那些画面,竟然仿佛能感受到身体本身的情绪。

这样也好,顾行止想着。

他把手伸出来,打量着自己的新身体,“都没有说,原来你和我都叫同一个名字啊。”

......

半个月后,顾行止把包袱放在马背上,杵着拐,军营里的军医扶着他上了马背,颇有些担忧的道:“你这样骑马没事吧?”

“没事。”顾行止收好拐,露出一个爽朗的笑来,“那我就走了啊,师傅你就别送了。”

军医依依不舍道:“你小子在医药方面颇有些天赋,就留在这里跟老夫学医多好,以后保准有出息。”

“那还是不了。”顾行止一口拒绝,嘿嘿笑道:“师傅你也得为我多想想,我这再待下去,媳妇都要跟着人跑了,我还是先回去娶了再说。”

“行行行,赶紧滚。”军医装作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顾行止一挥鞭,马蹄迅疾的像远方驶去。

这一路走的比较急,因为顾二郎的要求里有个不分家,所以他一等到腿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出发了,顾二郎前世回去的时间就太晚了,大家都已经决定好了。

他必须要争取一些时间,何况他还得说服自己一心想要分家过自己日子的娘亲。

至于他自己的这条瘸腿,顾行止没有太担忧,他本身来自的大陆名叫沧澜大陆,或者也可以叫做药修大陆。这个大陆就是靠炼药来修行的,在药这方面他可是有着深厚的底蕴的,更何况他这次之所以被人追杀,弄的爆体而亡,就是因为他得了顾家的千年圣典。

顾家是六大世家之一,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整个顾家天赋出众者无数,最后却叫自己这个不会炼药的人得到了圣典。

等等!

手中牵绳一拉,座下马儿乖乖停下。

似乎有什么不对!

自己是个不会炼药的人!

顾行止想到自己不仅召唤不出自己的药鼎,而且连买普通人的药鼎也得炸锅的前世,脸渐渐绿了!

第2章

在沧澜大陆,凡是修为高深者、飞升者几乎都是能召唤出自己专属药鼎的人,一般而言,在十二岁之前大家都比较注重理论知识,等到十二岁左右,凡是有天赋之人都能从自己的身体里召唤出独属于自己的药鼎。

能召唤出药鼎的人修行天然比普通人要强。

越早召唤出的人,修行越出众,无一例外。

唯一出了一个奇葩,就是顾行止。

顾行止是在四岁时召唤出自己药鼎的,专属药鼎都是成长型,主人越厉害,药鼎品质越好,而顾行止的药鼎,它长的就跟旁人的不一样,看着就很精致,花纹精妙绝伦,实则品阶也高。

顾行止和他娘可算是一步登天,顾行止是个小心眼的,把之前欺负他的人都给狠狠欺负回来了,还把人当大马骑,他爹还乐呵呵的护着他。所以说做人不能太顾行止,一周后,他的药鼎开始不听使唤,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彻底哑炮了。

他多灾多难的受难史就由此重新拉开了序幕。

拜他之前小心眼的报复所赐,天堂有多美好,地狱就有多残酷,这回还来了个普拉斯版本。

顾行止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吗?那绝对不是啊。

他开始学大陆上更多的那些普通人一样,去买一些炼制好的普通药鼎,还有各种样式包君满意,但发现每次都炸自己一脸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得不放弃了。

于是他开始走旁门左道,比如说练剑、耍暗器等,这是被人所看不起、甚至见了都要吐一口的修炼方式,前者是他想以武入道,后者这是他用来跟顾家那些庞大寻仇团队斗智斗勇的。起初十几年是顾行止最难受的,前面都说了沧澜大陆有个别称叫做药修大陆,这也就说明其他修行方式是绝对比不上炼药的。

往往顾行止终于精进了一点,敌方队伍炼药中突然灵光一闪,修为就跟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噌噌噌的往上涨,他还是得挨打。好在药修后期的进步就会愈加困难了,给了顾行止一些缓和的时间。

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用任何药鼎都会炸锅。

“要是我的药鼎没有消失该多好啊。”顾行止忍不住再次想到,然后身体像以往千万次那样熟练的召唤了一下,然后,顾行止看着自己手里的破碗发呆......

这破玩意儿是哪里来的?

感受着顾行止锋利的视线,破碗里的灵魂,即林园,也有些心里发虚,毕竟都是因为他才害得原本顾行止由好好的天赋卓绝的世家少爷沦落到人人欺凌的地步。

见顾行止半天没有动静,他实在忍不住在顾行止的手心里小心的动了动。

顾行止眸色渐深,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千万种思绪,他可没听说药鼎还会自己动的,除了药鼎主人达到圣阶的时候,药鼎才会渐渐孕育中器灵。

林园试探性的开口道:“你能听的见我说话吗?”

“你是谁?”

“我是你药鼎里的器灵啊。”

林园在现代看过的小说不少,他跟着顾行止那么久,也知道在沧澜大陆也是有器灵存在的。

顾行止冷淡的道:“我的药鼎不长这样。”纵然他的药鼎只在他四岁那年出现了一周,但他自出生便开始记事,自个药鼎长什么样他自然是知道的。

“呃……”林园被顾行止的态度弄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原以为顾行止不该是这样的。他跟着顾行止这么久,也知道顾行止虽然后面修为凌驾于众人,但还是没有放弃对炼药的追求。

炼药是每个药修大陆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更别说顾行止每天都要召唤药鼎很多次,他和药鼎融合了,当然是能感受到的。

“你也知道器灵的生长是需要培育的,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药鼎退化了……一点点?”林园道:“不过我相信只要你炼药,很快药鼎就能升级了。”

顾行止笑了一下,眼中却无一丝笑意:“器灵初生懵懂,对主人有天然的亲近,你倒是知道的多。”

“说实话,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顾行止语气阴冷,林园知道这个疯子是绝对能做的出的,他的心理早在那个环境下被压迫的扭曲了。

想到这里林园有些愧疚,刚开始他是怕被火烧才强行压着让小顾行止召唤不出药鼎,后来好不容易他和药鼎融合了,心里也隐约清楚现在的他和药鼎乃是一体,是不会怕火的,甚至炼药对他会很有好处。

可是看着黑化的顾行止他已经不敢出来了。

上百年过去了,林园没跟任何人说过话,如今看到有转机自然就想要寻求一丝光明了,他实在太想和人说说话了。

林园在现代不过是个高中生,死宅,他没有什么舌灿莲花的技能,因此犹豫了半天还是说道:“我不是沧澜大陆的人,我在我们那里只是一个学生,过马路的时候有人喝醉了开车没注意,把我给撞飞了。”

“然后我醒来之后就在你的药鼎里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怕顾行止误会自己不怀好意,林园拼命解释:“我是说真的,我们那里的人都不会修炼,不过倒是听说有的古老的门派可以修炼内力,但是我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也不知是真是假。”

内力这个词林园不用解释,因为沧澜大陆是存在这个,顾行止也是知道的,甚至了解很多。

空气一时陷入了安静中,两个人都半晌没有说话,顾行止是在发呆,而林园则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这么说,我的药鼎,从那之后就一直召唤不出来,是因为你吧。”很久之后,顾行止突然问道。

“什、什么?”林园结结巴巴的有些慌乱,他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借口,这怎么想都是因为他的原因,因此只能道:“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我不是故意。”

之前小顾行止召唤出药鼎之后,因为好奇学着炼了两次药,那会儿林园还未和药鼎融合,整个灵魂就算是被放在火上烤着,痛苦异常。可也有一点好处,他发现自己被烧过两次之后就和药鼎产生了一丝联系,就是靠着这他死死压着不让小顾行止把药鼎再召唤出去。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折腾了各种方式,才让药鼎和他的联系越来越深,直至融合,可也因此,他就眼睁睁看着原本精致可爱的药鼎,逐渐退化成现在这么一个小破碗的模样。

但他可不敢直接这么就把真相全部都说了出去,不然就顾行止那性子,说不定直接捏碎了药鼎也要把他杀了。虽然他出来搭话就是抱着会死的心态,但不死当然更好!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奉孝男神《被迫上进的日子》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奉孝男神]在线试读

顾行止继续包扎,没有抬眼看她,“营里的老军医说治不好了,以后这腿也就这样了,走路要慢点走,不能太快了。”顾行止对她扯了一个笑容没说话,顾青青看着顾行止没有笑意的眼睛吓的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不是说废话嘛,人家好好的人,又有一把子力气,听说在村里姑娘心中人气很高的,偏偏原主不知听了谁说,顾二郎天生神力,正是当大将军的好料子,原主一时虚荣,想当将军的妹妹,就把人家坑成了这样。她诺诺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腿给治好的。”顾青青从一旁看到他那狰狞的伤口,吓了一跳,原主这还真是作孽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了上...

2019-07-12 20:04:00

穿成炮灰女配的儿子[穿书]小说[十里清桦]在线试读

喻甘和吴浓默契地暗地里对视了一眼,吴浓怎么想的喻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便宜老爸这一出有点不对劲啊!照这样下去,他要带着美人妈妈踹掉便宜爸爸走上人生巅峰的计划要悬了。喻衡晞满意了,看,宝贝儿子果然很喜欢我,“真的。”吃完饭,也不管喻衡晞,一把抱起喻甘嘴里重重“哼”了一声就走了,搞得喻衡晞还是莫名其妙。“下午公司没事,我在医院陪宝宝。”想是这样想,嘴里嘛,喻甘满面开心,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喻甘乐得看戏,在心里默默对便宜爸爸说了声抱歉之后就心安理得的为吴浓加油打气了。玩了一会,喻甘撑不住,睡意上头,不过半刻...

2019-07-12 20:04:00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小说[小猫不爱叫]在线试读

“……”小孩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原本还觉得情况危急的其他人都绷不住笑了出来。“走,甭管别的,咱们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收拾收拾吃饭。”他简单的把剩余的钱精打细算的一遍,对于之后的安排,他心里也多少有了打算。——————————————他们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天一宿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年肚子突然应景的叫了一声。“没事儿,别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程欢一边笑,一边安抚了小孩一句。是一家自建房改造的小旅店。平房大通铺一个人二十块钱一宿。一般手头拮据进城打工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2019-07-12 20:04:00

今天也必须拯救男主[快穿]小说[鹤也]在线试读

顾黎川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对他的到来更没有一点好奇。他总是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面对所有人,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拨动他的心弦。顾黎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怎么肥四?我们前几天才见过啊,你是鱼吗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呵呵,这样就想让我知难而退,你真是太天真了,商瑾心里冷笑,面上却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小小声地说:”之前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呀,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商瑾完全不想跟这位演技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的小人说话,他四处望了望,在角落里看见了低头看书的顾黎川。商瑾却偏偏要去撩拨他,...

2019-07-12 20:04:00

今天开始做萌宠小说[冰小江呀]在线试读

江亦枫刚把果子咽了下去,身后,便传出了一阵兽鸣。那是一个很细嫩的少女音:“啊!这不能吃!”捡到三只小脑斧他无聊的把那个小果子吃了进去。明明只是兽鸣而已,江亦枫发现,自己居然能听得懂其中的意思!……顾家禁地里哪里来的少女。...

2019-07-12 20:04:00

快穿反派他有病小说[栾云夏]在线试读

结果进来后,一眼看到窗台上睡得香甜的小奶蝠,“啊!”门半开着,他微微皱眉,进去后,看到一个小护士蹲在床前,眉开眼笑的捧着他的小奶蝠,正在亲亲抱抱举高高。顾叶临呼吸一窒,胸中醋海翻涌。小护士过来送东西,没人应,拧开把手,想把病例放在桌上,然后离开。顾叶临做完手术,有些疲惫,换好衣服,他捏了捏眉心,往办公室走。“是的。”顾叶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胸中喷薄而出的怒火,风淡云轻的笑了一下,手却是强势的伸了过去,不容拒绝的接过小奶蝠。“宝宝,刚刚玩的开心吗?”顾叶临语气十分轻柔,轻柔的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

2019-07-12 20:04:00

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小说[顾青词]在线试读

谢元嘉从桌上迷糊的揉眼睛应下了,糊里糊涂的就去看18号床的产妇,苏医生说她今晚肯定生,可是这都快凌晨了还没动静,再不行就要剖宫了,可是产妇本人还是希望最大可能的顺产。产妇脸色灰白的摇摇头,“不管他了。”谢元嘉见她使不上劲,给她吃了一块巧克力,鼓励她做最后的冲刺。“小谢,小谢!18号床的产妇你去查看一下,怎么还没有动静啊?”护士长王阿姨喊道。他去看了一下产妇,她正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看着自己,大喊着自己要生,身下全是血,羊水破了。他一个机灵,忙一边扶着她,一边赶紧叫人来帮忙,“怎么不见你家里人?你老公呢?”是夜...

2019-07-12 20:04:00

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小说[君莫遥]在线试读

“砰”地一声,车门关上。钱郝多身上的肥肉都被这“砰”地一声吓得颤抖了一下,待反应过来江橙干了什么事之后,愤怒地拍打车门,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呵呵,钱老板,不要着急嘛!”江橙伸手拿了手机,就从车厢里面蹿了出来。“滴”地一声,车门锁上,确保谈判站在足够高的地步。江橙不慌不忙地打开录像,并把声音调到中等程度,贴在车窗上,刚好能让里面的人听清楚,手机里面顿时传来不堪入耳的“恩~恩~啊~吼~”的声音。钱郝多完全不能想象为什么自己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还被江橙这个小艺人拿到把柄,还用来威胁他。...

2019-07-12 20:04:00

[快穿]但求长生小说[霜释承阡]在线试读

3、骑士注:痛感已经达到100%】“易畅!”易畅感觉谁在外面动了他的游戏机,他下线一看,是妹妹易闻。2、甜点师4、护卫“你竟然抽到了特殊卡牌!快给我点欧气,我只能抽到【野蛮女友】、【伪装圣女】什么哒,好气哦!”易闻坐下来不满极了,“你抽到了什么?”他回到游戏,惊了。...

2019-07-12 20:04:00

重生之侯门悍夫小说[千浔若雪]在线试读

魏衍听完他这大姐姐的话突然就笑了,他那俊美秀丽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就连那好看的凤眸都笑弯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他的话落下,原本以为他会客套一番的魏宁被噎住了,那面色顿时就变得有些奇怪。魏衍哪能不知道对方此时心里定是已经恨得牙痒痒呢?这一刻,他又添油加醋般的说了一句。说罢,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带着几丝打量的味道,看的魏宁内心暗恨不已。对方那话字里行间都是对魏衍的关心,若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必定会以为说这话的人对魏衍多好呢。“那弟弟就多谢大姐姐你了,正好弟弟那里缺了不少东西,过会回院子里就让青梅...

2019-07-12 20: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