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日记去重生小说[嗷小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可以让童童做这种事……谢知行开口道:“老师,童朔没想打架,是我硬拉他去的,他……”谢知行试图发表意见未果,回教室的路上给童朔发消息——“是打架受的伤吗?”谢知行对他的话没多大感触,李军不喜欢他,他对李军也不见得有多尊敬。但一想到童朔要跟他一起上台在全校学生面前做检讨他心里就不是滋味。“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李军见谢知行还不走,挥了挥手赶他:“回去写检查去。”两条新消息,一条是谢知行发来的,童朔没理。点开另一条。坐在中间第一排的周光站起身走上讲台咳了一声:“大家把数学作业拿出来,我一会儿收。”

带着日记去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带着日记去重生》作者:嗷小淼【完结】

文案:谢知行重生了,带着他的日记本回到高一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没有被女朋友和好兄弟绿,也没被学校开除,他的同桌软萌可爱,会腼腆的问他橡皮能不能让我用一下,也会在他睡觉的时候用手指戳他提醒他听课。

谢知行翻开自己的日记,“xx年9月6日,晴,我的同桌是个死学霸,一节课叫醒我八次,很烦。”

重生后的谢知行:烦你妹啊!那么可爱的一个宝宝你特么是不是瞎。

再往后翻。

“xx年11月24,小雪,静静跟我最好的兄弟好上了,他们还一起去看电影,我的同桌买了电影票问我想不想看,我拒绝了,感觉自己头上有点绿,讨厌下雪。”

重生后的谢知行:那天的电影是什么来着?

哗啦啦把日记翻到最后,6月18日,他死的前一天,“破牛仔裤怎么能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

重生后的谢知行:能!

童朔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脾气暴躁成绩极差,可他帮自己打架的样子帅呆了,他请他吃饭看电影,砸了存钱罐给他买限量版的运动鞋,可是都被拒绝了。

哥哥说喜欢一个人就会卑微到尘土里,童朔不想到尘土里,他决定不喜欢那个人了。

做出这个决定没多久,那个人在放学路上栏住了他,校服随意甩在肩上,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喂,看电影去吗?”

惊鸿一瞥是你,历经岁月也是你

重生文,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朔,谢知行 ┃ 配角:张渺,蒋明浩,董承 ┃ 其它:

第1章

童朔又挨打了,一个礼拜内的第二次。

瑞璟名居的复式公寓布置温馨窗明几净,壁挂电视里播着早间新闻,餐桌上的花卷白嫩松软,小米粥的甜糯清香直直钻入鼻孔。童朔趴在沙发上吸吸鼻子,抓了个抱枕垫在下巴下面看他爸跟他妈在客厅吵架——确切的说是他妈单方面□□他爸。

秦漫把童荣轩从沙发旁推到了一边,平日里温柔娴雅端庄大气的大家闺秀形象全无,冲着丈夫呵斥道:“做什么呢大早上打孩子?”,天知道她一大早下楼就看到小儿子双手攀着沙发边缘眼眶通红吧嗒吧嗒掉眼泪时有多心疼。

说完丈夫她又扭头看儿子,“挨打怎么都不知道跑,那么傻呢。”

童朔好不容易止住眼泪,被秦漫这么一问,小金豆又吧嗒吧嗒下来了,配合着通红的眼眶和白嫩嫩的脸蛋显得特别小可怜。

童荣轩本来就生气,见童朔又给他整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一招更怒了,手里握着鸡毛掸子指着他厉声道:“再给我哭,当你哥还在家呢?”

童家两个孩子,老大童谨从小聪明懂事,学习成绩也好,一年前出国读硕士,念得还是管理,家里是当继承人培养的。

童谨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宠弟弟,童朔早产,小时候身体不好,愣是被秦漫和童谨宠的豌豆公主似的,再加上童朔小时候长的可爱嘴巴又甜,偶尔闯点小祸,他爸只要一动手他就躲在他哥背后嚎,紧接着他妈就会劝他爸,他爸其实也没真舍得打,往往就坡下驴训斥两句就算了。

可这次不一样,童荣轩是真被童朔气到了,“习学不好就算了,还跟同学打架,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秦漫正心疼儿子,听了童荣轩的话不甘示弱:“你教他了吗?平时都忙着工作还好意思说。”说完转头安慰儿子,“童童不怕,你哥不在家妈在呢,打哪儿了,妈看看。”

童朔哪儿好意思让他妈看。他爸一点力气没省,鸡毛掸子全往他屁股上招呼了,现在他整个屁股又疼又烧,一抽一抽的,不用看都知道肿了。

他忸怩着不让他妈看,秦漫也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要面儿,拍了拍他的背说,“妈去给你拿药。”,谁知道这轻轻一拍,童朔竟然“嘶”了一声。

秦漫直觉不对,伸手就要掀儿子的衣服,童朔着急了,死死抓着毛衣衣摆不松手,童荣轩还在一旁说妻子,“他现在为什么这样,还不都是你跟老大惯得。”

童荣轩说这话的时候秦漫刚结束跟童朔的毛衣拉扯战,松软的羊绒毛衣被掀到背部三分之二处,一道长长的青紫印子从腰部直到肩胛骨,在童朔白皙细嫩的后背上显得触目惊心。秦漫眼眶一下就红了,伸手想要摸一下又怕弄疼了他,一只手悬在半空止不住发抖。

童荣轩被妻子推到了沙发后面看不清前面的状况,还沉浸在对小儿子不懂事的痛心中,“要是从小对他严加管束,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童朔听他爸在那叨逼叨,他妈却半天不说话,估摸是背上的伤把她吓着了,刚想说话,就感到背上一凉,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童朔心里一惊,他妈这是……哭了?扭头一看,果然是。

“爸,”童朔出声想提醒一下。

“爸什么爸,”童荣轩在气头上:“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你没有我有,”一直没说话的秦漫忽然抬起头红着眼眶指名道姓冲他吼道:“童荣轩你还是不是人!”

童荣轩:“……”

直觉不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童朔背上的伤也是吓了一跳,看妻子的意思估计以为是自己打的,童荣轩有点委屈:“我真的只打了他屁股。”还都是拣屁股上肉厚的地方打的。

秦漫一听更伤心了,抹了抹眼角对童朔道:“童童,你跟妈说,是不是班里同学欺负你了?”

童荣轩这会儿也顾不上反思自己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了,儿子长这么大童荣轩都没舍得往重里罚,如今被打成这样他也生气,一边在柜子里翻找药油一边懊恼道:“受伤了你怎么不跟爸说,你别怕,爸爸给你出气。”

童朔刚刚还挨打难受呢,这会儿一听他爸妈这么说鼻子就忍不住发酸,他在沙发背上蹭了蹭眼泪才带着鼻音说:“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没人欺负我。”以为能瞒住,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这还没事呢,”童荣轩坐到童朔旁边给他背上上药,手掌刚使了点力童朔就喊疼,他爸又生气又心疼,刚刚还说妻子惯孩子,这会儿也忍不住道:“怎么不早说,挨打也不知道跑,平时倒是窜的比兔子还快。”

童朔听着他爸看似责备实则关心的话,感受着背上手掌的温度,闭了闭眼睛道:“不跑,我该打。”最好是一顿能把他打醒了。

儿子这段时间叛逆惯了,突然这么懂事童荣轩还有些不适应。童朔虽然是被宠着长大的,却并没有长歪,高中之前也是属于别人家孩子那一挂的,中考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故有一门没考,却也够上了花钱进省重点的线,还有一科拿了满分。可不知怎么到了高中就不肯学习了,成绩始终保持在年级倒数一百,整个高一稳如磐石的待在后进班动也不肯动。

要只是成绩差也就算了,可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童荣轩接到学校教导主任电话,说童朔前两天傍晚跟几个同学在学校后门的小树林里打架,还有个同学进了医院。

现在正在放国庆假,童荣轩见自己儿子这两天在家里好好的,就以为是他把人家同学打进医院的。哪里知道自家崽子也是受害者,如今看着儿子背上的伤,童荣轩越发觉得自己刚才冲动了。

秦漫眼眶还是红的,一边看着丈夫给儿子擦药一边问童朔,“童童,到底怎么回事?”

不问还好,这一问就见童朔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可怜的小兔子一样,童荣轩以为自己力道太大弄疼他了,忙道,“爸爸轻点。”

童朔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爸,妈,你们就别问了,我知道打架不对,以后不会了,我保证好好学习不给你们惹事。”

秦漫:“……”

童荣轩:“……”

叛逆了一年的儿子突然说出这种话,夫妻两可太意外了。

童朔最后是一瘸一拐回的屋,他妈给他把早餐热了热端上去,叮嘱他屁股上涂好药就赶紧吃。

房门被关上,外面传来他妈的声音,“要不要把小徐叫来给童童看看,我看伤的挺重的。”小徐是他们家家庭医生,他爸说:“这药就是小徐给的,治跌打管用呢,这两天注意着,吃清淡一点。”

童朔听着父母的对话,越发觉得自己那天冲动去打架不应该,他图什么啊,爸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人要死要活,还让父母操心。

他屁股疼不能躺,只能在床上趴着,把抱枕扒拉到脑袋下垫着,一侧头,对上了硕大玩偶蟹老板的眼睛,他心里更烦躁,扯着玩偶的腿把它扔到了门口。

哭的时间长了消耗体力,童朔药也没涂,在床上趴着趴着就睡着了,还是他发小王文虞来把他给叫起来的。王文虞典型的人傻钱多,在私立高中读书,以后要出国,童朔有点起床气,被叫醒就心情不好,看着王文虞生气道:“你还知道来看我,我挨打的时候你怎么跑飞快。”

王文虞在床边坐下,看到桌上有苹果便拿起一个啃,“别冤枉人啊,我不是给你买奶茶去了吗?再说你那同桌还在呢。”

“不提姓谢的我们还能做朋友?”童朔侧了个身,结果不小心扯到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童朔更郁闷,“以为是友军,结果拿我当垫背,自己女朋友倒是护的眼珠子似的,我再也不要做他小弟了。”

王文虞吃惊,“你替姓谢的挨的?我靠他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我们童童这么弱不禁风,他也好意思让你替他挨揍?”

童朔不想解释,把床上的抱枕扔过去砸他,“你来干什么,吃我们家苹果吗?再说我跟他也不熟。”

“你不暑假还跟我夸他打架帅,励志做他座下第一小弟呢,”王文虞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怎么一往你身上招呼就不行了。”

童朔觉得自己净交了些损友,他拿手机戳王文虞腰,“赶紧吃,吃完滚蛋,我伤心着呢。”

“行吧,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王文虞咔呲咔呲几大口把苹果啃完远距离投射进书桌边的垃圾桶,然后擦了擦手说:“要不要哥给你雇几个人neng死他。”

童朔忙道:“可别,”说完又觉得自己太没出息,这咋还帮敌人说上话了,又找补两句,“他都开瓢了,你再找人真能neng死他,以后不往来就是了。”

“什么玩意儿?”王文虞啧啧称奇,“童童,这不是你风格啊。”

童朔说:“这就是我风格,我们重点高中都忙着学习呢,没功夫打群架,你有时间也多学习。”

“不是,你这怎么一顿揍还挨出要学习的觉悟了?”王文虞一提起学习就脑袋疼,顺便打击童朔,“整天见你做题不还是在后进班窝着,认命吧啊。”

“我那是有原因的,”童朔嘟囔了一句说“你等着吧,我要冲出九班走向全校了。”他们高二刚分文理科,九班是文科最后一个班,一中按成绩分班,八班和九班汇集了年级倒数一百名。

“那你加油,”王文虞打气打的十分敷衍,“预祝你喜提年级第一,我就不陪你了,我家今天做红烧鱼呢。”

童朔也想吃红烧鱼,但他还记得他爸说这两天要吃清淡的,一瘸一拐把王文虞送到门口。

王文虞以为这也是打架被揍的,到底没忍住又问了一句:“真不弄他啊。”

“不弄不弄,”童朔的眼神竟然有几分受伤,“我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了。”

王文虞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伸出手弱弱拍了拍童朔的肩膀,“行吧,不管他,你专心学习走向全校吧。”

送走了王文虞童朔回房又窝床上了,屁股上木木的疼,还有点烧,背部也不太舒服,他把手机屏幕按亮又关上,关上又按亮,反复几次后到底没忍住打开了浏览器,然后点到收藏夹,从里面进入了一个网站。

这是一个同志论坛,要几个月前他是死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个网站的,童朔点开了置顶有关弯掰直的帖子,一边看一边在心里骂王文虞,发个黄片也不提前打开看一看,发个gay片给他,他竟然还看得有感觉了,最难以启齿的是,他看着gay片自渎时,脑子里浮现出的竟然是同桌谢知行的脸。

在此之前他只是觉得谢知行又帅又酷,想做他跟班,跟他一起玩,可经过一个暑假的消化他才知道自己哪里是想做人家跟班,分明是想跟人家搞对象。

可他现在不想了,谢知行不但对自己不理不睬还特么的有女朋友,他一片真心喂了狗,背上的伤口就是血泪般的教训。

帖子里的小受正在字字血泪的控诉直男是怎么跟他一夜情之后回归家庭的,童朔看了几眼就关掉了。他不想掰弯谢知行,更不想当第三者。

关掉网站随手把手机一丢,一个阴影倒下来直直砸上他的脸,童朔下意识闭眼。睁开时,被王文虞从门口拎回来的蟹老板玩偶正支棱着长眼睛看着他笑。

跟玩偶对视了几秒,童朔忍着身体的疼痛起来把玩偶扔进了衣柜里。

以后,他要离谢知行远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童朔: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开新文啦,第一天三更(12点和18点),之后还是晚八点半,V前随榜,v后日更,感谢支持鸭。

第2章

C市是旅游型城市,每年国庆黄金周总会有很多的游客,全国知名高校G大和它对面的G大附中自然吸引了很多游客来打卡。熙熙攘攘的喧闹声混杂着车鸣,小巷子里秘制卤鸡的味道通过窗口钻入房间,即使时隔数年,谢知行也难以忘记。

他的睡眠很浅,工作后更是严重,所以早上被房间后窗小巷的叫卖声吵醒后就在躺在床上看日记,这是他从书包里翻出来的,日记记录的最后一天是2023年6月3日,可桌上的台历却显示着“2015年”。

谢知行把日记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摊开的最后一页只有一行字——“破牛仔裤怎么可以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他从网上抄来的句子,却十分符合自己当时的心境。

谢知行只记得公司聚会时他喝多了酒。那天他刚升任荣盛的财务主管,作为公司最年轻的领导层,请客是必须的。那段时间工作压力大,一连几天不曾睡好,在酒桌上被人灌酒,又被母亲过来闹场大骂他不孝。他在一片混轮中离场,马路上刺目的闪光和凄厉的刹车声让他的大脑一瞬间陷入空白,恍惚中只看到跌撞的人影和那个车牌。

再次醒来时,便已经回到了八年前,他在G大附中上学的时候。

“知行。”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少年提着便利袋进来,紧跟着一个披着头发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儿。G大附中每月要仪容仪表检查,女生要求马尾或短发,爱美的女生也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长发披肩那么几天,谢知行注意到她还化了淡妆,脸蛋和脖子差了个色。这就是高中时代的李静,算不上国色天香,倒也有些姿色,也难怪她会……

“今天感觉怎么样?”少年打断他的思绪,把便利袋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出来给他削,“给你表演个绝活,削完不带断的。”说完冲他挑挑下巴挤了下眼。

谢知行有一瞬间的恍惚,十七岁的陈哲穿着一身休闲装,一头黑色短发干净整齐,笑起来很暖,跟多年后西装革履阴沉内敛的性格相去甚远。这张清纯温和的笑脸,谢知行有八年不曾见到了,还有从便利袋里掏保温盒的李静……

“人陈哲跟你说话呢,”李静拿了勺子准备出去洗,见谢知行不说话便出口提醒他。

谢知行淡淡嗯了一声李静便出去了,回来的时候陈哲已经削完了一个苹果,紧接着在削第二个。

李静把饭盒打开递给谢知行,“赶紧吃,一大早起来在宿舍煮的粥,还差点被宿管发现。”学校不让使用这些电器,算是违章。

谢知行目光在李静的脸上停顿了几秒才接过她手里的饭盒,一晚没吃东西,他确实很饿,这一碗寡淡的白粥并不能满足少年的胃口,但也聊胜于与。

李静见不得乱,看谢知行床头柜上摆得乱七八糟,就准备帮他收拾收拾。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嗷小淼《带着日记去重生》点评:文章文采盎然,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小说[一枝明月]在线试读

“公子。”外面的明觉轻轻敲了敲门,随后又蹑手蹑脚地端着盆进了来,见周锦言眼底的黑眼圈愣了愣,随后立即满脸担忧地扑了过来,“哎呦我可怜的公子呦,今天居然这样憔悴,看到公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割,是不是沈公子又扰了公子清净,奴才这就拿刀砍了那伪君子去!”说着说着带了哭腔。心里又急又气,早在心里把沈琢那野种骂了千儿八百遍,恨不得立即拿了刀砍了那不要脸的小子。明觉这名字还是母亲在世给他取的,取自清净明觉,名字是顶顶好听,只是这人越长越丑。许是八岁那年快饿死时买进了府,进了府拼命的吃拼命地吃,可还是一副瘦骨嶙峋,干如枯...

2019-06-25 16:46:42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似黛]在线试读

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他抬起手,将笛子放在唇边,悠扬清越的声音立刻响起,不是传统的曲调,而是一首《生日快乐》。很英俊。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你等我一下,”钟昇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从茶几上打开一个狭长的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碧玉色的笛子。陆释之在心中暗暗地想,眼神温柔。“谢谢。”陆释之一边感谢一边将蛋糕切分,取了两小块分别放入两个碟子内并插上叉子,然后将其中一碟递给钟昇。“晚上不能吃太多,你是歌手也要保持身材。”...

2019-06-25 16:46:42

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小说[西呱]在线试读

整个幼稚园时期,懵懵懂懂的席音可谓深切体会到了邻居方弥的杀伤力,老师的第一块蛋糕是方弥的,最好吃的冰激凌是方弥的,就连饭后水果,最新鲜的那个也是方弥的,就算不是老师分给他,其他小朋友竟然也会主动过来跟他交换。“音音,我这个是香蕉的,咱们换吧!”“我不想换。”席音说,他将雪糕放到方弥嘴边,语气很单纯地说:“要不你吃一口?”糖果到手,席音点点头,反正方阿姨找不到方弥,最后还是会端着盘子去他家。有一次席音分到了唯一一只蜜瓜口味的雪糕,自从雪糕到了他手里,方弥就频频朝他这里瞧,直到席音撕开了包装,就要往嘴里送时,...

2019-06-25 16:46:42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小说[慕容离白]在线试读

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藤蔓绊倒并试图将他拉走后,陈启火了,在阿泽将捆着他脚裸的藤蔓撕成两段后,陈启拿起一块石头将那截还在挪动的部分砸的稀巴烂,完了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那藤蔓烧成灰烬。“为什么它们不袭击你?”陈启依旧愤愤不平地说。......弱小?好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陈启塌拉下肩默默安慰自己。在多拉平原,植物远远比动物危险的多。阿泽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暴躁的雄子,看对方盯着已经熄灭的灰烬由不解气,提议道:“这一片是食人藤的领地,它们习惯躲在草丛中伏击猎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背着你走,我速度很快。”看出...

2019-06-25 16:46:42

穿成弱受他大哥小说[云织]在线试读

注射完抑制剂的alpha意识逐渐清醒,相对应的身体的疼痛感、战斗过度的脱力感、对自己刚刚行为产生的羞耻感也慢慢回到大脑中。史前犬靠着墙倒在地上,整个A都不好了。绰号“章鱼”的前次重量级拳王——虽然这家伙因为休赛期大吃大喝不运动没有好好管理体重去了超重量级,被高量级的选手教做人了,也仍然是alpha中的普通人完全无法对付的对手。那抑制剂其实是谢嘉恕给自己准备的,他担心萧临屿的信息素会引起自己被动发情,在这种情况下用上倒是没有考虑到。“Duang!”萧临屿硬撑着从地上撑起来一点,努力抬起手拍开了监视器开关。走...

2019-06-25 16:46:42

飞灰小说[余酲]在线试读

周晋珩嗓音低沉,颔首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林,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逗你玩呢,别紧张。”周晋珩抬手拍小林的肩,面目和蔼,“助理嘛,工作能力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过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应该清楚。”周晋珩挥挥手,不耐烦道:“留着吧,要是真退了,老东西不得烦死我。”“知道上一个助理是怎么被开除的吗?”下一秒又勾唇笑起来,眼中的锋芒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根本不是他。专用通道里只剩下脚步声,靠近场馆入口,周晋珩单手插兜大步向前,比回自己家还要轻松随意。门那头是另外一个世界,灯光...

2019-06-25 16:46:42

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王浩然]在线试读

苏韶在网上联系了一家还算靠得住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他们跟踪许悠然,每日一次汇报行程。但是既然目标已经把厉玔行排除,他也暂时不必多下功夫。毕竟他的目标是养一只弟控,而不是商业斗争。苏韶遵循自己的人设又去了骆隽知哪里。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他还是一个新人,很穷的。果然是厉玔行。【三十岁。】....

2019-06-25 16:46:42

剑与魔法与清流小说[糖醋皮卡丘]在线试读

而无数公会的入驻也让主城更具吸引力,成为了新玩家的首要选择。肖恩探索出来的新地图、开荒副本写的攻略交给公会共享,找到特殊任务线索、打出稀有装备都给会长分配,甚至没少自掏腰包买材料充实公会仓库。出面替公会唱/红脸、傲血醉金杯唱白脸,仇恨自己拉,荣誉会长拿更是家常便饭。他们这些真正的管理层不仅在游戏里横行霸道坐享其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工资拿的,而肖恩这种“管理员”和普通公会成员不过是赚钱的工具、好用的旗子罢了。开服数日之内,各个城郊的土地就被无数公会驻地占据,甚至不乏财大气粗的大公会在寸土寸金的都城内购买地...

2019-06-25 16:46:42

奇形怪状的他小说[龟缩世界]在线试读

系统:好呀,好呀,给你,加油。系统:我不是给你加油又让你能见鬼了吗。胖子:有用呀,你不是见到我了吗,我很有用的(  ̄ ▽ ̄)o╭╯顾正:我要对付刘现,系统大大给我点金手指吧。顾正:????金手指在哪呢?第四章 趁着夜黑天高,顾正决定带着鬼胖子去干点大事(搞事情)。...

2019-06-25 16:46:42

穷追不舍[古穿今]小说[下雷打雨]在线试读

“不要白费力气了。”随手退出对话框,苏泓打断他,“如果有男孩找你,就说我是直的,如果有女孩找你,就说我是gay。”“……你,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单着?”他们或许心中早已有了属意的人选,就差临门一脚,那层窗户纸就能捅破,或许同时有多暧昧对象,只是还没有抉择好到底跟谁确定恋爱关系。“咳,那个……之前有很多女孩跟你表白都被拒绝了,所以……试试男孩?”黄一繁道,“这是我店里一个客人,你上次来的时候看见你了,求我介绍你认识……后来我一问,发现还是S大的学弟,挺干净一男孩,我……”黄一繁:“……”黄一繁和苏泓从高中认识,...

2019-06-25 16:4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