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日记去重生小说[嗷小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可以让童童做这种事……谢知行开口道:“老师,童朔没想打架,是我硬拉他去的,他……”谢知行试图发表意见未果,回教室的路上给童朔发消息——“是打架受的伤吗?”谢知行对他的话没多大感触,李军不喜欢他,他对李军也不见得有多尊敬。但一想到童朔要跟他一起上台在全校学生面前做检讨他心里就不是滋味。“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李军见谢知行还不走,挥了挥手赶他:“回去写检查去。”两条新消息,一条是谢知行发来的,童朔没理。点开另一条。坐在中间第一排的周光站起身走上讲台咳了一声:“大家把数学作业拿出来,我一会儿收。”

带着日记去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带着日记去重生》作者:嗷小淼【完结】

文案:谢知行重生了,带着他的日记本回到高一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没有被女朋友和好兄弟绿,也没被学校开除,他的同桌软萌可爱,会腼腆的问他橡皮能不能让我用一下,也会在他睡觉的时候用手指戳他提醒他听课。

谢知行翻开自己的日记,“xx年9月6日,晴,我的同桌是个死学霸,一节课叫醒我八次,很烦。”

重生后的谢知行:烦你妹啊!那么可爱的一个宝宝你特么是不是瞎。

再往后翻。

“xx年11月24,小雪,静静跟我最好的兄弟好上了,他们还一起去看电影,我的同桌买了电影票问我想不想看,我拒绝了,感觉自己头上有点绿,讨厌下雪。”

重生后的谢知行:那天的电影是什么来着?

哗啦啦把日记翻到最后,6月18日,他死的前一天,“破牛仔裤怎么能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

重生后的谢知行:能!

童朔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脾气暴躁成绩极差,可他帮自己打架的样子帅呆了,他请他吃饭看电影,砸了存钱罐给他买限量版的运动鞋,可是都被拒绝了。

哥哥说喜欢一个人就会卑微到尘土里,童朔不想到尘土里,他决定不喜欢那个人了。

做出这个决定没多久,那个人在放学路上栏住了他,校服随意甩在肩上,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喂,看电影去吗?”

惊鸿一瞥是你,历经岁月也是你

重生文,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朔,谢知行 ┃ 配角:张渺,蒋明浩,董承 ┃ 其它:

第1章

童朔又挨打了,一个礼拜内的第二次。

瑞璟名居的复式公寓布置温馨窗明几净,壁挂电视里播着早间新闻,餐桌上的花卷白嫩松软,小米粥的甜糯清香直直钻入鼻孔。童朔趴在沙发上吸吸鼻子,抓了个抱枕垫在下巴下面看他爸跟他妈在客厅吵架——确切的说是他妈单方面□□他爸。

秦漫把童荣轩从沙发旁推到了一边,平日里温柔娴雅端庄大气的大家闺秀形象全无,冲着丈夫呵斥道:“做什么呢大早上打孩子?”,天知道她一大早下楼就看到小儿子双手攀着沙发边缘眼眶通红吧嗒吧嗒掉眼泪时有多心疼。

说完丈夫她又扭头看儿子,“挨打怎么都不知道跑,那么傻呢。”

童朔好不容易止住眼泪,被秦漫这么一问,小金豆又吧嗒吧嗒下来了,配合着通红的眼眶和白嫩嫩的脸蛋显得特别小可怜。

童荣轩本来就生气,见童朔又给他整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一招更怒了,手里握着鸡毛掸子指着他厉声道:“再给我哭,当你哥还在家呢?”

童家两个孩子,老大童谨从小聪明懂事,学习成绩也好,一年前出国读硕士,念得还是管理,家里是当继承人培养的。

童谨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宠弟弟,童朔早产,小时候身体不好,愣是被秦漫和童谨宠的豌豆公主似的,再加上童朔小时候长的可爱嘴巴又甜,偶尔闯点小祸,他爸只要一动手他就躲在他哥背后嚎,紧接着他妈就会劝他爸,他爸其实也没真舍得打,往往就坡下驴训斥两句就算了。

可这次不一样,童荣轩是真被童朔气到了,“习学不好就算了,还跟同学打架,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秦漫正心疼儿子,听了童荣轩的话不甘示弱:“你教他了吗?平时都忙着工作还好意思说。”说完转头安慰儿子,“童童不怕,你哥不在家妈在呢,打哪儿了,妈看看。”

童朔哪儿好意思让他妈看。他爸一点力气没省,鸡毛掸子全往他屁股上招呼了,现在他整个屁股又疼又烧,一抽一抽的,不用看都知道肿了。

他忸怩着不让他妈看,秦漫也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要面儿,拍了拍他的背说,“妈去给你拿药。”,谁知道这轻轻一拍,童朔竟然“嘶”了一声。

秦漫直觉不对,伸手就要掀儿子的衣服,童朔着急了,死死抓着毛衣衣摆不松手,童荣轩还在一旁说妻子,“他现在为什么这样,还不都是你跟老大惯得。”

童荣轩说这话的时候秦漫刚结束跟童朔的毛衣拉扯战,松软的羊绒毛衣被掀到背部三分之二处,一道长长的青紫印子从腰部直到肩胛骨,在童朔白皙细嫩的后背上显得触目惊心。秦漫眼眶一下就红了,伸手想要摸一下又怕弄疼了他,一只手悬在半空止不住发抖。

童荣轩被妻子推到了沙发后面看不清前面的状况,还沉浸在对小儿子不懂事的痛心中,“要是从小对他严加管束,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童朔听他爸在那叨逼叨,他妈却半天不说话,估摸是背上的伤把她吓着了,刚想说话,就感到背上一凉,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童朔心里一惊,他妈这是……哭了?扭头一看,果然是。

“爸,”童朔出声想提醒一下。

“爸什么爸,”童荣轩在气头上:“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你没有我有,”一直没说话的秦漫忽然抬起头红着眼眶指名道姓冲他吼道:“童荣轩你还是不是人!”

童荣轩:“……”

直觉不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童朔背上的伤也是吓了一跳,看妻子的意思估计以为是自己打的,童荣轩有点委屈:“我真的只打了他屁股。”还都是拣屁股上肉厚的地方打的。

秦漫一听更伤心了,抹了抹眼角对童朔道:“童童,你跟妈说,是不是班里同学欺负你了?”

童荣轩这会儿也顾不上反思自己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了,儿子长这么大童荣轩都没舍得往重里罚,如今被打成这样他也生气,一边在柜子里翻找药油一边懊恼道:“受伤了你怎么不跟爸说,你别怕,爸爸给你出气。”

童朔刚刚还挨打难受呢,这会儿一听他爸妈这么说鼻子就忍不住发酸,他在沙发背上蹭了蹭眼泪才带着鼻音说:“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没人欺负我。”以为能瞒住,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这还没事呢,”童荣轩坐到童朔旁边给他背上上药,手掌刚使了点力童朔就喊疼,他爸又生气又心疼,刚刚还说妻子惯孩子,这会儿也忍不住道:“怎么不早说,挨打也不知道跑,平时倒是窜的比兔子还快。”

童朔听着他爸看似责备实则关心的话,感受着背上手掌的温度,闭了闭眼睛道:“不跑,我该打。”最好是一顿能把他打醒了。

儿子这段时间叛逆惯了,突然这么懂事童荣轩还有些不适应。童朔虽然是被宠着长大的,却并没有长歪,高中之前也是属于别人家孩子那一挂的,中考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故有一门没考,却也够上了花钱进省重点的线,还有一科拿了满分。可不知怎么到了高中就不肯学习了,成绩始终保持在年级倒数一百,整个高一稳如磐石的待在后进班动也不肯动。

要只是成绩差也就算了,可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童荣轩接到学校教导主任电话,说童朔前两天傍晚跟几个同学在学校后门的小树林里打架,还有个同学进了医院。

现在正在放国庆假,童荣轩见自己儿子这两天在家里好好的,就以为是他把人家同学打进医院的。哪里知道自家崽子也是受害者,如今看着儿子背上的伤,童荣轩越发觉得自己刚才冲动了。

秦漫眼眶还是红的,一边看着丈夫给儿子擦药一边问童朔,“童童,到底怎么回事?”

不问还好,这一问就见童朔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可怜的小兔子一样,童荣轩以为自己力道太大弄疼他了,忙道,“爸爸轻点。”

童朔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爸,妈,你们就别问了,我知道打架不对,以后不会了,我保证好好学习不给你们惹事。”

秦漫:“……”

童荣轩:“……”

叛逆了一年的儿子突然说出这种话,夫妻两可太意外了。

童朔最后是一瘸一拐回的屋,他妈给他把早餐热了热端上去,叮嘱他屁股上涂好药就赶紧吃。

房门被关上,外面传来他妈的声音,“要不要把小徐叫来给童童看看,我看伤的挺重的。”小徐是他们家家庭医生,他爸说:“这药就是小徐给的,治跌打管用呢,这两天注意着,吃清淡一点。”

童朔听着父母的对话,越发觉得自己那天冲动去打架不应该,他图什么啊,爸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人要死要活,还让父母操心。

他屁股疼不能躺,只能在床上趴着,把抱枕扒拉到脑袋下垫着,一侧头,对上了硕大玩偶蟹老板的眼睛,他心里更烦躁,扯着玩偶的腿把它扔到了门口。

哭的时间长了消耗体力,童朔药也没涂,在床上趴着趴着就睡着了,还是他发小王文虞来把他给叫起来的。王文虞典型的人傻钱多,在私立高中读书,以后要出国,童朔有点起床气,被叫醒就心情不好,看着王文虞生气道:“你还知道来看我,我挨打的时候你怎么跑飞快。”

王文虞在床边坐下,看到桌上有苹果便拿起一个啃,“别冤枉人啊,我不是给你买奶茶去了吗?再说你那同桌还在呢。”

“不提姓谢的我们还能做朋友?”童朔侧了个身,结果不小心扯到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童朔更郁闷,“以为是友军,结果拿我当垫背,自己女朋友倒是护的眼珠子似的,我再也不要做他小弟了。”

王文虞吃惊,“你替姓谢的挨的?我靠他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我们童童这么弱不禁风,他也好意思让你替他挨揍?”

童朔不想解释,把床上的抱枕扔过去砸他,“你来干什么,吃我们家苹果吗?再说我跟他也不熟。”

“你不暑假还跟我夸他打架帅,励志做他座下第一小弟呢,”王文虞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怎么一往你身上招呼就不行了。”

童朔觉得自己净交了些损友,他拿手机戳王文虞腰,“赶紧吃,吃完滚蛋,我伤心着呢。”

“行吧,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王文虞咔呲咔呲几大口把苹果啃完远距离投射进书桌边的垃圾桶,然后擦了擦手说:“要不要哥给你雇几个人neng死他。”

童朔忙道:“可别,”说完又觉得自己太没出息,这咋还帮敌人说上话了,又找补两句,“他都开瓢了,你再找人真能neng死他,以后不往来就是了。”

“什么玩意儿?”王文虞啧啧称奇,“童童,这不是你风格啊。”

童朔说:“这就是我风格,我们重点高中都忙着学习呢,没功夫打群架,你有时间也多学习。”

“不是,你这怎么一顿揍还挨出要学习的觉悟了?”王文虞一提起学习就脑袋疼,顺便打击童朔,“整天见你做题不还是在后进班窝着,认命吧啊。”

“我那是有原因的,”童朔嘟囔了一句说“你等着吧,我要冲出九班走向全校了。”他们高二刚分文理科,九班是文科最后一个班,一中按成绩分班,八班和九班汇集了年级倒数一百名。

“那你加油,”王文虞打气打的十分敷衍,“预祝你喜提年级第一,我就不陪你了,我家今天做红烧鱼呢。”

童朔也想吃红烧鱼,但他还记得他爸说这两天要吃清淡的,一瘸一拐把王文虞送到门口。

王文虞以为这也是打架被揍的,到底没忍住又问了一句:“真不弄他啊。”

“不弄不弄,”童朔的眼神竟然有几分受伤,“我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了。”

王文虞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伸出手弱弱拍了拍童朔的肩膀,“行吧,不管他,你专心学习走向全校吧。”

送走了王文虞童朔回房又窝床上了,屁股上木木的疼,还有点烧,背部也不太舒服,他把手机屏幕按亮又关上,关上又按亮,反复几次后到底没忍住打开了浏览器,然后点到收藏夹,从里面进入了一个网站。

这是一个同志论坛,要几个月前他是死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个网站的,童朔点开了置顶有关弯掰直的帖子,一边看一边在心里骂王文虞,发个黄片也不提前打开看一看,发个gay片给他,他竟然还看得有感觉了,最难以启齿的是,他看着gay片自渎时,脑子里浮现出的竟然是同桌谢知行的脸。

在此之前他只是觉得谢知行又帅又酷,想做他跟班,跟他一起玩,可经过一个暑假的消化他才知道自己哪里是想做人家跟班,分明是想跟人家搞对象。

可他现在不想了,谢知行不但对自己不理不睬还特么的有女朋友,他一片真心喂了狗,背上的伤口就是血泪般的教训。

帖子里的小受正在字字血泪的控诉直男是怎么跟他一夜情之后回归家庭的,童朔看了几眼就关掉了。他不想掰弯谢知行,更不想当第三者。

关掉网站随手把手机一丢,一个阴影倒下来直直砸上他的脸,童朔下意识闭眼。睁开时,被王文虞从门口拎回来的蟹老板玩偶正支棱着长眼睛看着他笑。

跟玩偶对视了几秒,童朔忍着身体的疼痛起来把玩偶扔进了衣柜里。

以后,他要离谢知行远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童朔: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开新文啦,第一天三更(12点和18点),之后还是晚八点半,V前随榜,v后日更,感谢支持鸭。

第2章

C市是旅游型城市,每年国庆黄金周总会有很多的游客,全国知名高校G大和它对面的G大附中自然吸引了很多游客来打卡。熙熙攘攘的喧闹声混杂着车鸣,小巷子里秘制卤鸡的味道通过窗口钻入房间,即使时隔数年,谢知行也难以忘记。

他的睡眠很浅,工作后更是严重,所以早上被房间后窗小巷的叫卖声吵醒后就在躺在床上看日记,这是他从书包里翻出来的,日记记录的最后一天是2023年6月3日,可桌上的台历却显示着“2015年”。

谢知行把日记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摊开的最后一页只有一行字——“破牛仔裤怎么可以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他从网上抄来的句子,却十分符合自己当时的心境。

谢知行只记得公司聚会时他喝多了酒。那天他刚升任荣盛的财务主管,作为公司最年轻的领导层,请客是必须的。那段时间工作压力大,一连几天不曾睡好,在酒桌上被人灌酒,又被母亲过来闹场大骂他不孝。他在一片混轮中离场,马路上刺目的闪光和凄厉的刹车声让他的大脑一瞬间陷入空白,恍惚中只看到跌撞的人影和那个车牌。

再次醒来时,便已经回到了八年前,他在G大附中上学的时候。

“知行。”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少年提着便利袋进来,紧跟着一个披着头发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儿。G大附中每月要仪容仪表检查,女生要求马尾或短发,爱美的女生也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长发披肩那么几天,谢知行注意到她还化了淡妆,脸蛋和脖子差了个色。这就是高中时代的李静,算不上国色天香,倒也有些姿色,也难怪她会……

“今天感觉怎么样?”少年打断他的思绪,把便利袋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出来给他削,“给你表演个绝活,削完不带断的。”说完冲他挑挑下巴挤了下眼。

谢知行有一瞬间的恍惚,十七岁的陈哲穿着一身休闲装,一头黑色短发干净整齐,笑起来很暖,跟多年后西装革履阴沉内敛的性格相去甚远。这张清纯温和的笑脸,谢知行有八年不曾见到了,还有从便利袋里掏保温盒的李静……

“人陈哲跟你说话呢,”李静拿了勺子准备出去洗,见谢知行不说话便出口提醒他。

谢知行淡淡嗯了一声李静便出去了,回来的时候陈哲已经削完了一个苹果,紧接着在削第二个。

李静把饭盒打开递给谢知行,“赶紧吃,一大早起来在宿舍煮的粥,还差点被宿管发现。”学校不让使用这些电器,算是违章。

谢知行目光在李静的脸上停顿了几秒才接过她手里的饭盒,一晚没吃东西,他确实很饿,这一碗寡淡的白粥并不能满足少年的胃口,但也聊胜于与。

李静见不得乱,看谢知行床头柜上摆得乱七八糟,就准备帮他收拾收拾。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嗷小淼《带着日记去重生》点评:文章文采盎然,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6-25 16:46:42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6-25 16:46:42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6-25 16:46:42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6-25 16:46:42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6-25 16:46:42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6-25 16:46:42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6-25 16:46:42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6-25 16:46:42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6-25 16:46:42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6-25 16:4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