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庶子小说[三千土豆]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因为这事,宇成回去煮饭时,娘和姐姐早就等着了,着急的往这里望,见到宇成无事,这才松了一口,娘坐下来,不一会,就咳嗽起来,今日里干的活太累,身子又承受不住,现在正难受,本来忍着,可忍不住,娘越咳越厉害,姐姐在一旁拍着背,宇成倒了水给娘喝。姐姐扶娘进屋去躺,宇成煮饭,简单的吃食,很快就煮好,姐姐吃了几口,拿着碗无声的痛哭,擦着脸上的泪水,姐姐道:“今天爹又迎进门一位姨娘,排场很大,热闹的声音在这里都能听到,娘心里有苦不能说,眼看着爹一个姨娘一个姨娘的迎进门,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娘一眼。”

穿越成庶子小说章节试读

[古代架空] 《穿越成庶子》作者:三千土豆【完结】

简介: 一场荒唐的冲喜

男的怎么成妃?

只是冲喜。

内容标签: 宅斗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琰宇成 ┃ 配角: ┃ 其它:宅斗

正文 序章 风雨将至

七月到了,人们行走在炽热的街道上。冰激凌,冰冻奶茶,冰镇饮料渐渐填满了人们的夏天,妄图消除人们身上不断下趟的汗液。衣服贴在身上,粘的令人抓狂。路面树下阴影里趴着几条黄狗,伸着舌头吐着那燥热的空气。

女人的衣服是越来越少,从牛仔裤到七分裤,从长裙到超短裙,虽然是夏天,却是春意盎然。

正午十二点,街上的行人少极了,都早早的躲进了空调屋,享受着丝丝凉意带来的舒爽感受。在城市一条街道上,此时两个人正在赶路。

“爸,我快不中了,太沉了,太热了。”说活的是一个孩子,大概.岁的样子,手里抱着的大大的箱子,浑身湿透了,脸色通红,手臂不停的颤抖着,显然箱子的重量让他无法承受。

“儿子,只有这样这把剑打出来它才能和你心意相通。从陨铁到成剑,只有你触碰过它,铸剑是就没有他人的气息掺杂。它和你会最亲近,和你最契合,在你手里便能绽放出自己真正的光彩。”走在孩子前面的是一个干练的中年人,中年人大概有一米八的身高,身材匀称且结实,仿佛藏着巨大的力量。可好笑的是,中年人手里拿着的却是一个比孩子手里箱子还要小许多的箱子。

“你胡说,一把剑而已,怎么会那么玄乎?好像人一样。”孩子貌似不满父亲的说辞,嘟着嘴不走了,将箱子放在地上用手擦着额头上不停下趟的汗。“再说柳叔用的剑是就是你打造的,我看也没说有不契合的样子。”

父亲听了儿子的话,摸了摸他的头严肃的说“你柳叔他和你不一样,你是我周山的儿子,将来肯定要和我走一条路,我必须要你在一开始就为未来打好基础,必定你要面对的比我们面对的那些更加可怕。”

儿子周叶听了父亲的话,无奈的说“每次你都说我会面对什么什么,可你每次都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我就是觉得太热了,想休息休息。爸,你不觉得热吗?”

周山一身黑衣西装,在大太阳下待着按说吸收了不少热量,可奇怪的的是周山浑身却是一点汗都没留,反观穿着白色短袖的周叶确是汗如雨下。周山看着狼狈不堪的儿子嘿嘿一笑“确实应该晚上凉快些再带你去了,我也是没想到能找到这样品质的材料,所以带着你直接跑了过来。”

就在父子俩交谈时,周叶瞥到周围的沥青马路竟然慢慢开始熔化化为粘稠的液态,他吃惊的指给周山。周山看到那微微变形的路面,脸色瞬间苍白,他自言自语到“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儿子,现在你拿着箱子快快回家。”

周叶听了周山的话,慌张的说道“怎么了,爸你要去干什么?这路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将来要面对的危机是什么吗?你快先回家吧,晚上我会将一切告诉你。记住,直接回家,把情况告诉你妈妈。快走,别回头。”周山面色严肃地说道。

“那你小心啊爸。”周叶从未见过这么严肃的父亲,提着箱子快步向家跑去。

当周叶跑远后,周山一扬手,手中的箱子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长剑。那是一把样式十分妖异的剑,仿佛波浪般弯曲的剑刃,镂空的剑柄上刻印着许多怪异的图腾。当这把剑出现在周山手里时,周山的脸色才恢复正常。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剑,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还能战斗,我以为后神话时代已经没有我们的位置了。”他笑着看着不断扭曲的路面。

路面不停地颤动着,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蓝色的光从下陷路面的中心四散开来,一个裂缝扯开了空间,从缝隙中出现了许多人影,有二十多人。他们有着相同的血色皮肤,身着统一的装束,黑色紧身轻铠包裹着瘦弱的身体。他们的脸上带着红色的面具,面目狰狞的邪恶面孔如炼狱的恶鬼令人毛骨悚然。每个鬼人背上侧插着两轮黑色半圆环,交口处还泛着血光。令人甚是胆寒。

“你们是来自哪个次级位面?”周山倒提着剑冷冷的问道。一个貌似是小头目的人沙哑的说到“没想到,行动还没开始就会被人发现。十二号以后四散完成侦查任务,其他人留下和我对付这个家伙。”

“看来这真的不是我们的时代了,屈屈十几人就想砍死我?看来周叶他们肩上的压力真的好大啊,其实还是挺庆幸我们已经退出了啊。”周山对着手中的剑说道。语气十分无奈,透着浓浓的不甘。

对面的鬼人完全没有听周山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化为两拨,一拨四散开去,另一拨拉出一柄插在背后的半圆环,呼啸着急速奔向周山,他们排着纵向交错的扇形队伍,如一把利刃一样刺向周山,冲在最先面的小头目侧扬起手中的半圆环,向周山砍来,环身光滑,闪着凶光。在他身后的鬼人抡直的手臂,将半圆环猛的抛出,飞行的半圆环以包围之势向周山飞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离开了,一起玩会吧。”周山将剑举过头顶,身上涌出墨绿色的光芒,这股光芒在周山身边闪动着,骤然散开,将二十号敌人包围在内,仿佛置身泥沼,所有鬼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周山脚猛的踩地,速度飙升,挥剑从面前交错的半圆环中穿过,一瞬间在每个鬼人的胸前都留下了一道剑击。当周山停在鬼人群的尽头,回身看去,却发现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想的尽数击倒,每个鬼人的盔甲都被斜着斩为两半,可他们血色的胸口上却只是留下了一道白痕,并无伤势的出现,可见其肌肤硬如钢铁,并不惧怕刀剑的斩击。

周山愣住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鬼人,而鬼人们似乎也很是吃惊,小头目沙哑的说道“能斩开龙骨铠,这个男人的实力十分了得。侦查任务暂时取消,所有人行联动杀阵。”

听到小头目的指令,所有鬼人将身形扭动,仿佛水中的鱼儿摆动身体,在墨绿光芒的阻隔中改变着自己的位置。大致还是分为两拨,一拨以圆环状挥环从不同的方向杀向周山,另一拨将背后的一柄半圆环抛出,正好插在了第一波鬼人的圆环交口处,另一柄半圆环向周山抛去。

周山提剑便斩,身上的墨绿光芒更盛,他在一瞬间不断地变换位置,不断地出剑将身边的鬼人挑飞。可被挑飞的鬼人身上黑光一闪,竟然和在身后远处的鬼人交换了位置。插在队友背后的半圆环似乎有空间传送的效果,就这样,在外围的鬼人冲进了对周山的包围圈,寻找着时机对周山砍出手中的半圆环。而被换出近身战场的鬼人则向着周山扔出半圆环。

周山同时要面对飞来的半圆环,还要提防身旁伺机而动的鬼人,一时间分身无力,身上被砍出了好几道巨大的口子,献写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战斗就这样持续着,周山靠着自己的速度与手中那仿佛活着的妖异长剑苦苦支撑着。那柄长剑有时竟然能抖动弯曲,以不可思议角度挡住刁钻袭来的的半圆环。

渐渐地,很多鬼人躺倒在地,剩下的鬼人也浑身带伤,可周山身上的伤势也是越来越重,他遍体是伤,背上插着两轮没躲开的半圆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斩击也变得越来越无力。

突然,鬼人小头目出现在了周山的背后,猛的将半圆环砍下,周山身体一颤,他的左臂被砍了下来,落在了地上。再次受到如此重的伤势,周山终于承受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用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眼中流露出虚弱的光芒。

鬼人小头目走到周山面前,沙哑着说:“能干掉我那么多队员,你是个强大的战士,可是也到此为止了。”他挥起了半圆环,准备结束掉周山。可就在圆环要落下的瞬间,一把利刃从背后刺进了他的心脏。鬼人小头目躺在了地上,一个黑影从他背后消失,找上了剩下的鬼人

身影在战场中穿梭,收割着还活着的鬼人。剩下的鬼人也一个个被击杀。终于,所有的鬼人都被悉数消灭。那人将到插进鞘中,走到周山身边,扶住了不断摇晃的周山。

“阿飞,你可算来了。”周山艰难的说道。“没想到,日子居然提前了这么多。代价太大了,从今以后你估计要告别二刀流了。唉,要不是蓝水断了,你怎么会这么狼狈。”被叫做阿飞的男人痛苦的说。

就在这时,一名女人带着周叶来到的刚刚的战场。女人看到周山的样子,泪水喷涌而出,飞快的跑向周山,周山看到女人,终于支撑不住,躺倒在女人怀中,女人慌忙将双手举向周山,手上绽放出白色的光芒,周山身上的伤在光芒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可女人貌似对周山失去的左臂无能无力,只是无助的哭泣着。

“妈妈,你快治好爸爸啊。”周叶焦急的对女人说到,可女人却哭着摇摇头。泪水不住得掉。

“柳叔,你得帮帮我爸爸啊。”周叶又拉住那男人的胳膊,哀求的说。“小叶,叔叔无能,帮不了你爸爸。”叫柳飞的男人同样摇了摇头说。

周叶看到没人能帮到周山,痛苦的对天怒吼着。而就在这时,不远处躺着的鬼人小头目却艰难的站了起来,捂住心脏,向裂缝拼命地跑去。周叶见状急忙捡起躺在地上的妖异长剑,拿起剑的瞬间,周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从身体中爆发出来,像是烈火般在体内燃烧着,他猛地挥出长剑,那股力量喷涌而出,一道剑芒急速飞出,将鬼人小头目拦腰斩断。

周叶看着倒下的鬼人,扭头对着昏迷的周山说道:“爸爸,我终于知道我要面对的是什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我发誓。”

就在这时,从空中落下了一架苏式运输机,从飞机上下来了许多人,有些人将周山抬上了飞机,有些人来到裂缝处开始布置法阵,设置封印。

一个成年人来到了周叶身边,对他说:“周叶,这样的敌人还有许多,你愿意保护更多的人不被伤害,不像你父亲一样流血受伤吗?”

“我愿意。”周叶坚定的说。

“可你的力量不够,不要说保护他人,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中年人面无表情的说。

“那我应该怎么做?”周叶焦急的问道。

“尽快来斗气分院报道吧,在那里,你会知道想知道的一切,你也会学到如何保护这个世界。风雨将至,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第1章 无望

天还没亮,宇成就起床,就着点微弱的初光,宇成叠好破烂的被子,对面床的姐姐翻了个身,轻声道:“成儿,起来了吗?”

宇成走过去,帮姐姐盖好被子道:“嗯,天快亮了,我得先去煮饭。”

“这还早呢,要不今早上让姐姐来做饭吧,你也好睡个饱觉。”姐姐宇菲宠爱的道。

宇成坐在床边道:“不用了,姐姐身体不好,还是在床上多躺一会,等早饭煮好,我再来叫姐姐起床。”

宇菲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宇成拦住道:“姐姐再睡会,别把大家都吵醒了,娘难得的还没有醒,这一年来,娘就没有几天能睡个好觉,姐姐忍心把娘吵醒吗?”

宇菲轻咳了几下道:“还好有成儿在,不然姐姐跟娘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成儿,你怪我们吗?”

宇成摇头道:“有什么好怪的,我们是一家人,好了姐姐,不要再说了,成儿先去煮饭。”

查看了一下娘亲,被子盖的好好的,娘亲睡的很熟,想是昨晚上喝的药起了效果,这个旧居的房子,就是他们娘仨人住了十几年的房子,宇成是穿越到了这里,算算也有三年了吧,为什么会穿越,宇成到现在都没有搞懂,只知道这里有疼他的娘和姐姐,在穿越前,宇成是个没爹没妈的流浪儿,这样也好,在这里,宇成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摸着黑,宇成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在这里行走,走了三年的路,宇成很快就过来厨房,这里是大户人家,他爹是个财主,妻妾一大群,听说过几天,爹第十八房小妾就要过门了,前些天就开始忙,宇成想到这就苦笑。

也不知道是命不好还是怎么的,穿越前的日子不好过,穿越后有爹有娘有兄弟姐妹一大群,可也不怎么好过,娘亲是个丫环,身份低微,长相一般,没有靠山没有美色,是爹在一次醉酒后睡了娘亲,这才有他跟姐姐,但娘亲的身份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改变,名份上是爹的小妾,却做着丫环的工作,他们姐弟更是没有得到爹爹多看一眼。

宇成在这个家里三年,只见过他爹两次,厨房后院的距远居就是他们的生活地方,宇成收起心思,开始洗米煮饭,宇成有一双巧手,能煮出美味的饭菜,爹和大夫人的饭菜都由宇成来做,大夫人对吃食很是挑剔,有一粒坏大米都能吃出来,大米要煮成糊,如水一般,不能放太多的盐,油也要适量,还有早上最新鲜的青菜。

爹喜欢吃油腻喷香的饭菜,大早上的就要八菜一汤,鸡鸭鱼肉一样不能少,宇成快手快脚的洗菜做饭,刚粘上露水的青菜洗净,宇成锅里放了油,其它锅里该煮的煮,该油炸的油炸。

等到宇成煮好大米粥时,慢慢的就有仆人起床,厨房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厨房大娘忙着给各位夫人和少爷小姐们做早饭,丫环们跑进跑出的,清扫院子的,伺候少爷小姐们起床的,每个人都很忙。

宇成把粥放在丫环小青的端盘里,小青拿勺子试了一口,这才满意的把粥端走,宇成转身还要忙着爹的早饭,等所有都完成后,宇成满身大汗,到院子里用冷水擦洗一下,这才到一个角落里,生火重新做早饭,这是他们娘仨的早饭,他们虽是少爷小姐,但没有丫环仆人会来伺候,他们的身份还不如一个丫环仆人。

他们的早饭就简单的多,只是三把大米,几棵青菜,但这些也够了,宇成花了心思把粥煮好,这才去叫醒娘亲和姐姐,娘亲醒来后,心疼的摸着宇成的脸道:“成儿,忙了一早上累坏了吧?”

“不累,娘,快起来吃早饭了。”宇成扶着娘起床,一张不大的床上,还睡着姐姐,宇菲起来咳了好久,从小就身子弱,宇成出去端来热水道:“先洗漱,早饭等会就凉。”

才四十多岁的娘亲,头发早就白了,身子也不行,很多的病痛,生产的时候没有人照顾,也没有急时的补身子,还要干活,这十几年下来,早就把身子累坏了,现在全身都是毛病,宇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他们没有钱去看病,没有好的食物来补身子。

宇成尽量吃的少一点,姐姐把碗里的粥推到宇成面前道:“等会还要干活,都是大小伙了,多吃点。”

娘亲吃了几口就难受,坐着喘气,摇着头道:“吃不下了,成儿都吃了吧。”

宇成没有动姐姐碗里的粥,而是把娘碗里的吃完,一滴不留,吃完早饭,宇成去洗碗,娘亲拖着病弱的身体去洗衣服,姐姐去花园里种花,这是姐姐的爱好,也是姐姐最拿手的活儿,家里的花都是姐姐种出来的,比外面的花匠都种的要好。

这时天才大亮,宇成连停下来端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去忙活,家里后面有一大块空地,是专门空出来种青菜的,这块空地交给宇成来管理,所有的菜都由宇成来种,菜园旁边还养了几只鸡。

今天的鸡叫的很欢,宇成走过去,有好几只母鸡下了蛋,宇成把鸡蛋捡起来,看了看四下无人,宇成把两个鸡蛋藏了起来,鸡蛋是要给娘和姐姐补身子,平日里连点肉都吃不上,就喝粥和青菜,再好的身子也受不住。

宇成把鸡蛋藏在了青菜里,这是给自己吃的青菜,一般不会有人来查看,宇成浇完青菜园,又去喂食鸡鸭,一天就这样忙活过来,到了快天黑时,宇成就要回去煮饭,给他爹和大夫人煮晚餐。

仆人们都忙的很,要弄新房,要弄成亲的东西,这第十八小妾进门,搞的跟正房夫人进门一样,比以往的都要隆重,看来爹很喜欢这小妾,宇成往回走,在经过一处房子时,听到了哭声,宇成停下来,往哭声走去,在房子前面坐着一位女人,看着还很年轻漂亮,穿的也不错,宇成迟疑着要不要上前。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三千土豆《穿越成庶子》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6-25 16:46:13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6-25 16:46:13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6-25 16:46:13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6-25 16:46:13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6-25 16:46:13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6-25 16:46:13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6-25 16:46:13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6-25 16:46:13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6-25 16:46:13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6-25 16:4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