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庶子小说[三千土豆]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因为这事,宇成回去煮饭时,娘和姐姐早就等着了,着急的往这里望,见到宇成无事,这才松了一口,娘坐下来,不一会,就咳嗽起来,今日里干的活太累,身子又承受不住,现在正难受,本来忍着,可忍不住,娘越咳越厉害,姐姐在一旁拍着背,宇成倒了水给娘喝。姐姐扶娘进屋去躺,宇成煮饭,简单的吃食,很快就煮好,姐姐吃了几口,拿着碗无声的痛哭,擦着脸上的泪水,姐姐道:“今天爹又迎进门一位姨娘,排场很大,热闹的声音在这里都能听到,娘心里有苦不能说,眼看着爹一个姨娘一个姨娘的迎进门,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娘一眼。”

穿越成庶子小说章节试读

[古代架空] 《穿越成庶子》作者:三千土豆【完结】

简介: 一场荒唐的冲喜

男的怎么成妃?

只是冲喜。

内容标签: 宅斗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琰宇成 ┃ 配角: ┃ 其它:宅斗

正文 序章 风雨将至

七月到了,人们行走在炽热的街道上。冰激凌,冰冻奶茶,冰镇饮料渐渐填满了人们的夏天,妄图消除人们身上不断下趟的汗液。衣服贴在身上,粘的令人抓狂。路面树下阴影里趴着几条黄狗,伸着舌头吐着那燥热的空气。

女人的衣服是越来越少,从牛仔裤到七分裤,从长裙到超短裙,虽然是夏天,却是春意盎然。

正午十二点,街上的行人少极了,都早早的躲进了空调屋,享受着丝丝凉意带来的舒爽感受。在城市一条街道上,此时两个人正在赶路。

“爸,我快不中了,太沉了,太热了。”说活的是一个孩子,大概.岁的样子,手里抱着的大大的箱子,浑身湿透了,脸色通红,手臂不停的颤抖着,显然箱子的重量让他无法承受。

“儿子,只有这样这把剑打出来它才能和你心意相通。从陨铁到成剑,只有你触碰过它,铸剑是就没有他人的气息掺杂。它和你会最亲近,和你最契合,在你手里便能绽放出自己真正的光彩。”走在孩子前面的是一个干练的中年人,中年人大概有一米八的身高,身材匀称且结实,仿佛藏着巨大的力量。可好笑的是,中年人手里拿着的却是一个比孩子手里箱子还要小许多的箱子。

“你胡说,一把剑而已,怎么会那么玄乎?好像人一样。”孩子貌似不满父亲的说辞,嘟着嘴不走了,将箱子放在地上用手擦着额头上不停下趟的汗。“再说柳叔用的剑是就是你打造的,我看也没说有不契合的样子。”

父亲听了儿子的话,摸了摸他的头严肃的说“你柳叔他和你不一样,你是我周山的儿子,将来肯定要和我走一条路,我必须要你在一开始就为未来打好基础,必定你要面对的比我们面对的那些更加可怕。”

儿子周叶听了父亲的话,无奈的说“每次你都说我会面对什么什么,可你每次都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我就是觉得太热了,想休息休息。爸,你不觉得热吗?”

周山一身黑衣西装,在大太阳下待着按说吸收了不少热量,可奇怪的的是周山浑身却是一点汗都没留,反观穿着白色短袖的周叶确是汗如雨下。周山看着狼狈不堪的儿子嘿嘿一笑“确实应该晚上凉快些再带你去了,我也是没想到能找到这样品质的材料,所以带着你直接跑了过来。”

就在父子俩交谈时,周叶瞥到周围的沥青马路竟然慢慢开始熔化化为粘稠的液态,他吃惊的指给周山。周山看到那微微变形的路面,脸色瞬间苍白,他自言自语到“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儿子,现在你拿着箱子快快回家。”

周叶听了周山的话,慌张的说道“怎么了,爸你要去干什么?这路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将来要面对的危机是什么吗?你快先回家吧,晚上我会将一切告诉你。记住,直接回家,把情况告诉你妈妈。快走,别回头。”周山面色严肃地说道。

“那你小心啊爸。”周叶从未见过这么严肃的父亲,提着箱子快步向家跑去。

当周叶跑远后,周山一扬手,手中的箱子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长剑。那是一把样式十分妖异的剑,仿佛波浪般弯曲的剑刃,镂空的剑柄上刻印着许多怪异的图腾。当这把剑出现在周山手里时,周山的脸色才恢复正常。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剑,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还能战斗,我以为后神话时代已经没有我们的位置了。”他笑着看着不断扭曲的路面。

路面不停地颤动着,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蓝色的光从下陷路面的中心四散开来,一个裂缝扯开了空间,从缝隙中出现了许多人影,有二十多人。他们有着相同的血色皮肤,身着统一的装束,黑色紧身轻铠包裹着瘦弱的身体。他们的脸上带着红色的面具,面目狰狞的邪恶面孔如炼狱的恶鬼令人毛骨悚然。每个鬼人背上侧插着两轮黑色半圆环,交口处还泛着血光。令人甚是胆寒。

“你们是来自哪个次级位面?”周山倒提着剑冷冷的问道。一个貌似是小头目的人沙哑的说到“没想到,行动还没开始就会被人发现。十二号以后四散完成侦查任务,其他人留下和我对付这个家伙。”

“看来这真的不是我们的时代了,屈屈十几人就想砍死我?看来周叶他们肩上的压力真的好大啊,其实还是挺庆幸我们已经退出了啊。”周山对着手中的剑说道。语气十分无奈,透着浓浓的不甘。

对面的鬼人完全没有听周山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化为两拨,一拨四散开去,另一拨拉出一柄插在背后的半圆环,呼啸着急速奔向周山,他们排着纵向交错的扇形队伍,如一把利刃一样刺向周山,冲在最先面的小头目侧扬起手中的半圆环,向周山砍来,环身光滑,闪着凶光。在他身后的鬼人抡直的手臂,将半圆环猛的抛出,飞行的半圆环以包围之势向周山飞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离开了,一起玩会吧。”周山将剑举过头顶,身上涌出墨绿色的光芒,这股光芒在周山身边闪动着,骤然散开,将二十号敌人包围在内,仿佛置身泥沼,所有鬼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周山脚猛的踩地,速度飙升,挥剑从面前交错的半圆环中穿过,一瞬间在每个鬼人的胸前都留下了一道剑击。当周山停在鬼人群的尽头,回身看去,却发现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想的尽数击倒,每个鬼人的盔甲都被斜着斩为两半,可他们血色的胸口上却只是留下了一道白痕,并无伤势的出现,可见其肌肤硬如钢铁,并不惧怕刀剑的斩击。

周山愣住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鬼人,而鬼人们似乎也很是吃惊,小头目沙哑的说道“能斩开龙骨铠,这个男人的实力十分了得。侦查任务暂时取消,所有人行联动杀阵。”

听到小头目的指令,所有鬼人将身形扭动,仿佛水中的鱼儿摆动身体,在墨绿光芒的阻隔中改变着自己的位置。大致还是分为两拨,一拨以圆环状挥环从不同的方向杀向周山,另一拨将背后的一柄半圆环抛出,正好插在了第一波鬼人的圆环交口处,另一柄半圆环向周山抛去。

周山提剑便斩,身上的墨绿光芒更盛,他在一瞬间不断地变换位置,不断地出剑将身边的鬼人挑飞。可被挑飞的鬼人身上黑光一闪,竟然和在身后远处的鬼人交换了位置。插在队友背后的半圆环似乎有空间传送的效果,就这样,在外围的鬼人冲进了对周山的包围圈,寻找着时机对周山砍出手中的半圆环。而被换出近身战场的鬼人则向着周山扔出半圆环。

周山同时要面对飞来的半圆环,还要提防身旁伺机而动的鬼人,一时间分身无力,身上被砍出了好几道巨大的口子,献写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战斗就这样持续着,周山靠着自己的速度与手中那仿佛活着的妖异长剑苦苦支撑着。那柄长剑有时竟然能抖动弯曲,以不可思议角度挡住刁钻袭来的的半圆环。

渐渐地,很多鬼人躺倒在地,剩下的鬼人也浑身带伤,可周山身上的伤势也是越来越重,他遍体是伤,背上插着两轮没躲开的半圆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斩击也变得越来越无力。

突然,鬼人小头目出现在了周山的背后,猛的将半圆环砍下,周山身体一颤,他的左臂被砍了下来,落在了地上。再次受到如此重的伤势,周山终于承受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用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眼中流露出虚弱的光芒。

鬼人小头目走到周山面前,沙哑着说:“能干掉我那么多队员,你是个强大的战士,可是也到此为止了。”他挥起了半圆环,准备结束掉周山。可就在圆环要落下的瞬间,一把利刃从背后刺进了他的心脏。鬼人小头目躺在了地上,一个黑影从他背后消失,找上了剩下的鬼人

身影在战场中穿梭,收割着还活着的鬼人。剩下的鬼人也一个个被击杀。终于,所有的鬼人都被悉数消灭。那人将到插进鞘中,走到周山身边,扶住了不断摇晃的周山。

“阿飞,你可算来了。”周山艰难的说道。“没想到,日子居然提前了这么多。代价太大了,从今以后你估计要告别二刀流了。唉,要不是蓝水断了,你怎么会这么狼狈。”被叫做阿飞的男人痛苦的说。

就在这时,一名女人带着周叶来到的刚刚的战场。女人看到周山的样子,泪水喷涌而出,飞快的跑向周山,周山看到女人,终于支撑不住,躺倒在女人怀中,女人慌忙将双手举向周山,手上绽放出白色的光芒,周山身上的伤在光芒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可女人貌似对周山失去的左臂无能无力,只是无助的哭泣着。

“妈妈,你快治好爸爸啊。”周叶焦急的对女人说到,可女人却哭着摇摇头。泪水不住得掉。

“柳叔,你得帮帮我爸爸啊。”周叶又拉住那男人的胳膊,哀求的说。“小叶,叔叔无能,帮不了你爸爸。”叫柳飞的男人同样摇了摇头说。

周叶看到没人能帮到周山,痛苦的对天怒吼着。而就在这时,不远处躺着的鬼人小头目却艰难的站了起来,捂住心脏,向裂缝拼命地跑去。周叶见状急忙捡起躺在地上的妖异长剑,拿起剑的瞬间,周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从身体中爆发出来,像是烈火般在体内燃烧着,他猛地挥出长剑,那股力量喷涌而出,一道剑芒急速飞出,将鬼人小头目拦腰斩断。

周叶看着倒下的鬼人,扭头对着昏迷的周山说道:“爸爸,我终于知道我要面对的是什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我发誓。”

就在这时,从空中落下了一架苏式运输机,从飞机上下来了许多人,有些人将周山抬上了飞机,有些人来到裂缝处开始布置法阵,设置封印。

一个成年人来到了周叶身边,对他说:“周叶,这样的敌人还有许多,你愿意保护更多的人不被伤害,不像你父亲一样流血受伤吗?”

“我愿意。”周叶坚定的说。

“可你的力量不够,不要说保护他人,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中年人面无表情的说。

“那我应该怎么做?”周叶焦急的问道。

“尽快来斗气分院报道吧,在那里,你会知道想知道的一切,你也会学到如何保护这个世界。风雨将至,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第1章 无望

天还没亮,宇成就起床,就着点微弱的初光,宇成叠好破烂的被子,对面床的姐姐翻了个身,轻声道:“成儿,起来了吗?”

宇成走过去,帮姐姐盖好被子道:“嗯,天快亮了,我得先去煮饭。”

“这还早呢,要不今早上让姐姐来做饭吧,你也好睡个饱觉。”姐姐宇菲宠爱的道。

宇成坐在床边道:“不用了,姐姐身体不好,还是在床上多躺一会,等早饭煮好,我再来叫姐姐起床。”

宇菲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宇成拦住道:“姐姐再睡会,别把大家都吵醒了,娘难得的还没有醒,这一年来,娘就没有几天能睡个好觉,姐姐忍心把娘吵醒吗?”

宇菲轻咳了几下道:“还好有成儿在,不然姐姐跟娘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成儿,你怪我们吗?”

宇成摇头道:“有什么好怪的,我们是一家人,好了姐姐,不要再说了,成儿先去煮饭。”

查看了一下娘亲,被子盖的好好的,娘亲睡的很熟,想是昨晚上喝的药起了效果,这个旧居的房子,就是他们娘仨人住了十几年的房子,宇成是穿越到了这里,算算也有三年了吧,为什么会穿越,宇成到现在都没有搞懂,只知道这里有疼他的娘和姐姐,在穿越前,宇成是个没爹没妈的流浪儿,这样也好,在这里,宇成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摸着黑,宇成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在这里行走,走了三年的路,宇成很快就过来厨房,这里是大户人家,他爹是个财主,妻妾一大群,听说过几天,爹第十八房小妾就要过门了,前些天就开始忙,宇成想到这就苦笑。

也不知道是命不好还是怎么的,穿越前的日子不好过,穿越后有爹有娘有兄弟姐妹一大群,可也不怎么好过,娘亲是个丫环,身份低微,长相一般,没有靠山没有美色,是爹在一次醉酒后睡了娘亲,这才有他跟姐姐,但娘亲的身份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改变,名份上是爹的小妾,却做着丫环的工作,他们姐弟更是没有得到爹爹多看一眼。

宇成在这个家里三年,只见过他爹两次,厨房后院的距远居就是他们的生活地方,宇成收起心思,开始洗米煮饭,宇成有一双巧手,能煮出美味的饭菜,爹和大夫人的饭菜都由宇成来做,大夫人对吃食很是挑剔,有一粒坏大米都能吃出来,大米要煮成糊,如水一般,不能放太多的盐,油也要适量,还有早上最新鲜的青菜。

爹喜欢吃油腻喷香的饭菜,大早上的就要八菜一汤,鸡鸭鱼肉一样不能少,宇成快手快脚的洗菜做饭,刚粘上露水的青菜洗净,宇成锅里放了油,其它锅里该煮的煮,该油炸的油炸。

等到宇成煮好大米粥时,慢慢的就有仆人起床,厨房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厨房大娘忙着给各位夫人和少爷小姐们做早饭,丫环们跑进跑出的,清扫院子的,伺候少爷小姐们起床的,每个人都很忙。

宇成把粥放在丫环小青的端盘里,小青拿勺子试了一口,这才满意的把粥端走,宇成转身还要忙着爹的早饭,等所有都完成后,宇成满身大汗,到院子里用冷水擦洗一下,这才到一个角落里,生火重新做早饭,这是他们娘仨的早饭,他们虽是少爷小姐,但没有丫环仆人会来伺候,他们的身份还不如一个丫环仆人。

他们的早饭就简单的多,只是三把大米,几棵青菜,但这些也够了,宇成花了心思把粥煮好,这才去叫醒娘亲和姐姐,娘亲醒来后,心疼的摸着宇成的脸道:“成儿,忙了一早上累坏了吧?”

“不累,娘,快起来吃早饭了。”宇成扶着娘起床,一张不大的床上,还睡着姐姐,宇菲起来咳了好久,从小就身子弱,宇成出去端来热水道:“先洗漱,早饭等会就凉。”

才四十多岁的娘亲,头发早就白了,身子也不行,很多的病痛,生产的时候没有人照顾,也没有急时的补身子,还要干活,这十几年下来,早就把身子累坏了,现在全身都是毛病,宇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他们没有钱去看病,没有好的食物来补身子。

宇成尽量吃的少一点,姐姐把碗里的粥推到宇成面前道:“等会还要干活,都是大小伙了,多吃点。”

娘亲吃了几口就难受,坐着喘气,摇着头道:“吃不下了,成儿都吃了吧。”

宇成没有动姐姐碗里的粥,而是把娘碗里的吃完,一滴不留,吃完早饭,宇成去洗碗,娘亲拖着病弱的身体去洗衣服,姐姐去花园里种花,这是姐姐的爱好,也是姐姐最拿手的活儿,家里的花都是姐姐种出来的,比外面的花匠都种的要好。

这时天才大亮,宇成连停下来端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去忙活,家里后面有一大块空地,是专门空出来种青菜的,这块空地交给宇成来管理,所有的菜都由宇成来种,菜园旁边还养了几只鸡。

今天的鸡叫的很欢,宇成走过去,有好几只母鸡下了蛋,宇成把鸡蛋捡起来,看了看四下无人,宇成把两个鸡蛋藏了起来,鸡蛋是要给娘和姐姐补身子,平日里连点肉都吃不上,就喝粥和青菜,再好的身子也受不住。

宇成把鸡蛋藏在了青菜里,这是给自己吃的青菜,一般不会有人来查看,宇成浇完青菜园,又去喂食鸡鸭,一天就这样忙活过来,到了快天黑时,宇成就要回去煮饭,给他爹和大夫人煮晚餐。

仆人们都忙的很,要弄新房,要弄成亲的东西,这第十八小妾进门,搞的跟正房夫人进门一样,比以往的都要隆重,看来爹很喜欢这小妾,宇成往回走,在经过一处房子时,听到了哭声,宇成停下来,往哭声走去,在房子前面坐着一位女人,看着还很年轻漂亮,穿的也不错,宇成迟疑着要不要上前。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三千土豆《穿越成庶子》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小说[一枝明月]在线试读

“公子。”外面的明觉轻轻敲了敲门,随后又蹑手蹑脚地端着盆进了来,见周锦言眼底的黑眼圈愣了愣,随后立即满脸担忧地扑了过来,“哎呦我可怜的公子呦,今天居然这样憔悴,看到公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割,是不是沈公子又扰了公子清净,奴才这就拿刀砍了那伪君子去!”说着说着带了哭腔。心里又急又气,早在心里把沈琢那野种骂了千儿八百遍,恨不得立即拿了刀砍了那不要脸的小子。明觉这名字还是母亲在世给他取的,取自清净明觉,名字是顶顶好听,只是这人越长越丑。许是八岁那年快饿死时买进了府,进了府拼命的吃拼命地吃,可还是一副瘦骨嶙峋,干如枯...

2019-06-25 16:46:13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似黛]在线试读

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他抬起手,将笛子放在唇边,悠扬清越的声音立刻响起,不是传统的曲调,而是一首《生日快乐》。很英俊。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你等我一下,”钟昇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从茶几上打开一个狭长的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碧玉色的笛子。陆释之在心中暗暗地想,眼神温柔。“谢谢。”陆释之一边感谢一边将蛋糕切分,取了两小块分别放入两个碟子内并插上叉子,然后将其中一碟递给钟昇。“晚上不能吃太多,你是歌手也要保持身材。”...

2019-06-25 16:46:13

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小说[西呱]在线试读

整个幼稚园时期,懵懵懂懂的席音可谓深切体会到了邻居方弥的杀伤力,老师的第一块蛋糕是方弥的,最好吃的冰激凌是方弥的,就连饭后水果,最新鲜的那个也是方弥的,就算不是老师分给他,其他小朋友竟然也会主动过来跟他交换。“音音,我这个是香蕉的,咱们换吧!”“我不想换。”席音说,他将雪糕放到方弥嘴边,语气很单纯地说:“要不你吃一口?”糖果到手,席音点点头,反正方阿姨找不到方弥,最后还是会端着盘子去他家。有一次席音分到了唯一一只蜜瓜口味的雪糕,自从雪糕到了他手里,方弥就频频朝他这里瞧,直到席音撕开了包装,就要往嘴里送时,...

2019-06-25 16:46:13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小说[慕容离白]在线试读

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藤蔓绊倒并试图将他拉走后,陈启火了,在阿泽将捆着他脚裸的藤蔓撕成两段后,陈启拿起一块石头将那截还在挪动的部分砸的稀巴烂,完了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那藤蔓烧成灰烬。“为什么它们不袭击你?”陈启依旧愤愤不平地说。......弱小?好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陈启塌拉下肩默默安慰自己。在多拉平原,植物远远比动物危险的多。阿泽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暴躁的雄子,看对方盯着已经熄灭的灰烬由不解气,提议道:“这一片是食人藤的领地,它们习惯躲在草丛中伏击猎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背着你走,我速度很快。”看出...

2019-06-25 16:46:13

穿成弱受他大哥小说[云织]在线试读

注射完抑制剂的alpha意识逐渐清醒,相对应的身体的疼痛感、战斗过度的脱力感、对自己刚刚行为产生的羞耻感也慢慢回到大脑中。史前犬靠着墙倒在地上,整个A都不好了。绰号“章鱼”的前次重量级拳王——虽然这家伙因为休赛期大吃大喝不运动没有好好管理体重去了超重量级,被高量级的选手教做人了,也仍然是alpha中的普通人完全无法对付的对手。那抑制剂其实是谢嘉恕给自己准备的,他担心萧临屿的信息素会引起自己被动发情,在这种情况下用上倒是没有考虑到。“Duang!”萧临屿硬撑着从地上撑起来一点,努力抬起手拍开了监视器开关。走...

2019-06-25 16:46:13

飞灰小说[余酲]在线试读

周晋珩嗓音低沉,颔首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林,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逗你玩呢,别紧张。”周晋珩抬手拍小林的肩,面目和蔼,“助理嘛,工作能力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过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应该清楚。”周晋珩挥挥手,不耐烦道:“留着吧,要是真退了,老东西不得烦死我。”“知道上一个助理是怎么被开除的吗?”下一秒又勾唇笑起来,眼中的锋芒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根本不是他。专用通道里只剩下脚步声,靠近场馆入口,周晋珩单手插兜大步向前,比回自己家还要轻松随意。门那头是另外一个世界,灯光...

2019-06-25 16:46:13

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王浩然]在线试读

苏韶在网上联系了一家还算靠得住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他们跟踪许悠然,每日一次汇报行程。但是既然目标已经把厉玔行排除,他也暂时不必多下功夫。毕竟他的目标是养一只弟控,而不是商业斗争。苏韶遵循自己的人设又去了骆隽知哪里。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他还是一个新人,很穷的。果然是厉玔行。【三十岁。】....

2019-06-25 16:46:13

剑与魔法与清流小说[糖醋皮卡丘]在线试读

而无数公会的入驻也让主城更具吸引力,成为了新玩家的首要选择。肖恩探索出来的新地图、开荒副本写的攻略交给公会共享,找到特殊任务线索、打出稀有装备都给会长分配,甚至没少自掏腰包买材料充实公会仓库。出面替公会唱/红脸、傲血醉金杯唱白脸,仇恨自己拉,荣誉会长拿更是家常便饭。他们这些真正的管理层不仅在游戏里横行霸道坐享其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工资拿的,而肖恩这种“管理员”和普通公会成员不过是赚钱的工具、好用的旗子罢了。开服数日之内,各个城郊的土地就被无数公会驻地占据,甚至不乏财大气粗的大公会在寸土寸金的都城内购买地...

2019-06-25 16:46:13

奇形怪状的他小说[龟缩世界]在线试读

系统:好呀,好呀,给你,加油。系统:我不是给你加油又让你能见鬼了吗。胖子:有用呀,你不是见到我了吗,我很有用的(  ̄ ▽ ̄)o╭╯顾正:我要对付刘现,系统大大给我点金手指吧。顾正:????金手指在哪呢?第四章 趁着夜黑天高,顾正决定带着鬼胖子去干点大事(搞事情)。...

2019-06-25 16:46:13

穷追不舍[古穿今]小说[下雷打雨]在线试读

“不要白费力气了。”随手退出对话框,苏泓打断他,“如果有男孩找你,就说我是直的,如果有女孩找你,就说我是gay。”“……你,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单着?”他们或许心中早已有了属意的人选,就差临门一脚,那层窗户纸就能捅破,或许同时有多暧昧对象,只是还没有抉择好到底跟谁确定恋爱关系。“咳,那个……之前有很多女孩跟你表白都被拒绝了,所以……试试男孩?”黄一繁道,“这是我店里一个客人,你上次来的时候看见你了,求我介绍你认识……后来我一问,发现还是S大的学弟,挺干净一男孩,我……”黄一繁:“……”黄一繁和苏泓从高中认识,...

2019-06-25 16:4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