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小说[洗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啊?死了?钟奶娘皱着一张圆脸,拍他一把,转身出去。许是没意思,九皇子府中这几日比较萧条,男人倚着窗棂处看书,手里拖着个话本子,敲打敲打床榻,他是真的想知道,干那事,是个什么滋味?小红豆?傅壬章嗤笑一声,指指刚才抬出去那个,“喏。”殿中只余傅壬章一个人,他,慢慢的抬起来负在背后的手,伸出舌尖舔了舔抹到的血,深邃的黑眸里放出魅惑无比的光,真甜。想的头壳疼,犯了难,谄笑着问,“老奴愚钝,殿下说的是?”哦?豫恩伯,为何要叫小红豆?爱称?

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小说章节试读

《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作者:洗朱【完结+番外】

文案:

豫恩小伯爷重生了,他上辈子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认为九皇子是一生的良配,直至那货兵败后把他迷晕送人。重生一次,他势必要亲手了结他,但是,这些扑上来的货又是什么?

某世子:你的味道怎么这么香?

某皇子:跟我一起去江南吧,你看那春暖花开,我看你。

某寺卿:伯爷弄丢了我的东西,就以身抵债吧。

某政敌:今日早朝你我尚未分出胜负,不如与我深夜一叙?

九皇子:都他妈的滚,老子才是主角。

洗朱有话说:

1.冰山美人痣受VS邪魅阴翳攻。

2.大型追妻火葬场。

3.皇权争夺阴谋向。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重生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珏、傅壬章 ┃ 配角: ┃ 其它:

☆、重生

第一章

“此子身娇体软,体内紧致绞物,动情时馥郁芳香,是为床帷极品,望您收下后,能放了我家主子出城,以后,定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

遍体生寒的朱珏摇头,挣扎着否认,不会,不会,前几日他们还温柔缱绻,互诉真情,这是骗人的…

“朱珏,傅壬章已经出城了,他亲自派人把你迷晕了送来,他不要你了,他已经玩够了你,可我,你抬头看看我,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不要,不要,手脚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别,别扔下我…

他眼前的雾气渐渐消散,浮现出一个女人的模样,她头顶凤冠,身披金缕衣,手指纤细的指着他,“你就是,豫恩伯朱珏,还真是一副勾人的好样貌,虽是男儿身,但你看看这双眼,湿漉漉的像极了水里的珍珠,还有这个,额间的红痣,听闻傅壬章和傅辰郜两兄弟最爱你这处,今日,我就剜了它,看看,你还能迷的了谁?”

疼痛顺着额头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的眼睛睁不开,血茫茫的张开嘴舔一口,腥辣的味道太揪心,心脏缩紧着喊不出声,听她仍继续说着,“哼,喂了毒酒,尸体就卷卷扔乱坟岗里,别让人瞧见,速度快些…”

不,不,不要,疼痛使得他弯腰抵着,如刀刃在胸腹内胡乱的翻搅,剧烈的一声长吼,他彻底睁开眼睛。

头顶汗津津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瞪着头顶无比熟悉的团花,朱珏震惊的合不上嘴,半抬上身看自己的手脚,四肢被一条暗红色的丝带系在床围栏的四个角上,他挣了一下,没挣开,脱力般的仰倒,听嘎吱一声,进来一人。

傅壬章身着玫紫色常服,离他几步远负手而立,一眼就定在男子额间的鲜红无比的痣上。

他偏爱朱红色,越是红的似血,越是喜爱尤甚,这时候难得的没动用刑罚,就因为,这张小脸上有这么颗漂亮的红痣。

“说,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朱珏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从这人将他送人以来,他每时每日都在想,会不会是他有难言之隐,但后来,无尽的空洞的时光里,他才相信了,他真的,不要他了,那么,如今,又是为什么?

“你,还有脸,来见我?”

出口的声音沙哑涩然,听在傅壬章耳里丝毫不悦耳,敛了神色,狭长的眸子半眯着,颇为不悦。

后面跟着的小太监一见,甩着拂尘大声训斥他,“大胆,你是怎么跟九皇子回话的?”

九皇子?朱珏一怔,傅壬章早在多年前就被封了元王,怎么还是九…

错愕的神情逃不过男子的眼睛,傅壬章颇为奇异的看他一眼,张口问道,“早朝去告御状的不是你?豫恩小伯爷。”

告御状?朱珏头痛欲裂,赤红着瞳孔盯着傅壬章的脸,恨不能把许多事情都问个清楚,你为什么把我送人,难道,我是件物品吗?你个负心郎…

满腔的愤恨积满压的他浑身颤抖,额间的痣也越来越鲜红,如同一滴血,悬在他黑黝黝的双眸之上。

傅壬章本想他应该是受人指使,才如此行事,现今这种态度,怎么更像是他自己的主意?

这件事情说来很没所谓的,挥手示意仆人下去,他想研究研究那颗血痣,拇指和食指间下意识的摩挲,那处,真的特别招人喜爱。

走近他,一股凛冽的梅香扑面而来,清淡的那种香,特别的舒服,也特别诱人。

朱珏盯着他逐渐放大的脸庞,听他轻松的讲,“刚看了个话本子,讲的是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本宫确实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瞬间所有的记忆回笼,男子的食指已经点在朱珏的额间,轻轻的冰凉的触感侵袭着他全身,这句话,是傅壬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说过的,在往后的数次甜蜜中,他都会拎着话本子让他边念边哭。

傅壬章的手指逐渐往下,扯了他一角衣襟蒙住身下人通红的眼,拨散了繁纹的衣领,露出来半截奶白色的里衣,只锁骨露出来,在殿中的明火中,泛着极致的白,站立的男人伫立许久,盯着那一处白皙的肌肤,眸底渐渐染上了欲色。

从成年出宫自立门户后,圣上曾多次派了教习房事的女官来,只不过,他看着都庸俗的很,索性勒令父皇不再派遣,随后几年间倒也从不曾有过性起的时候,这几日闲来无聊,底下供上来些荤俗的话本,他看着有意思,来来回回的,也就明白了大半,这会儿难得的,对着这么个男子,抬起了头。

傅壬章最爱用手指轻抚着他,搔弄着他,令他奇痒难耐后,哀求他才会给个痛快,这会儿记忆中的感觉又翻涌出来,朱珏挺了挺腰,唇边低喘出一声糜音,等反应过来,脸色涨红的想把自己舌头咬下去,朱珏,你怎么就那么贱,如今的情形,是你心神荡漾的时候吗?

狠心咬了下舌尖,痛感传到大脑里,冷静判断现在的情况,他终于意识到,他好像,重回到了最初见到傅壬章的时候,那么,重生一次,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上辈子的这时候,他半夜被九皇子给抓来,睡意惺忪的模样恰好就入了这个色.欲熏心的贼人眼中,同样绑着他双手双腿,玩弄了整整一个晚上,自此,他就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豢养玩物。

傅壬章对于手下的滑腻的肌肤触觉倍感舒适,薄唇微挑着,桃花形的眼尾高高扬起,近身伺候的仆人若是见到主子这个表情,就会知道,这是九皇子最顺舒愉悦的模样。

朱珏忍着浑身如同蚂蚁噬咬般的痒意,开口说道,“殿下,请容臣说一句话,就,一句。”

傅壬章抬了眸,瞥他一眼半遮不遮的领口,手指继续下滑,嘴里倒是答应,“嗯,你说。”

朱珏挣了下被绑住的双手,攥成拳头说,“白日臣出宫时,正巧听闻大皇子从西域带回了一种治疗疟疾的药材,圣上大悦,欲赏赐给成妃娘娘…”

傅壬章听清“治疗疟疾”这几个字时手指一顿,待他说完,手指已经彻底离开,径自从一侧拿了条帕子擦手,寂静无比的空气里,仰躺着的朱珏有些紧张,他不确定,傅壬章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暂时放过他。

“呵,你倒是有点小机灵。”

说罢,一连串的脚步声远去,朱珏感觉身旁没了人,顿时泄下一口气,睁开眼睛仍旧一片漆黑,不行,他得自救。

外头的小太监得了吩咐,务必看住里头的人,半夜里困顿的不行,突然听见里头哀嚎一声,吓的他一激灵,开门进去查看。

朱珏痛苦的呻.吟出声,用耳朵听他的方向,哀求道,“小公公,能不能帮我解开绳子,我想出恭,憋了许多时候了。”

小太监挠挠头,他是新来的,不太懂规矩,见着他这般确实难受,心存不忍,几步过去解了来,朱珏可算恢复自由,捏了捏手腕处的淤青,放下袖摆,他是被掳来的,身上自然没有打赏的荷包,索性扯了腰间的玉佩递过去,“劳烦小公公,您领我去吧。”

朱珏的样貌本身就俊美绝伦,这番软甜的笑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是动人心魄,小太监被迷的差点撞上了一侧的屏风,叠声回答,“是是是,您,您随奴才来。”

踩着绒绒的毯子,朱珏抬头扫看了眼四周,是了,第一次被傅壬章抓来,就是这个屋子,后来就彻底改成了囚禁他的宫殿,他在这儿呆了五年之久,自然对于地形清楚了然,他能逃出去,但是傅壬章可不会轻易放过他,当年,到底为了件什么事情而掳了他来?他有点记不太清了,蜷了蜷指尖,随着过去恭房。

再次回来的时候,傅壬章显然进宫还没回府,朱珏自认为有时间能改变前世的一切,坐床头看那栏杆上的系着的暗红色丝带,他记得,傅壬章有个奶娘,这会儿正染疟疾,已是命在旦夕,没过几日就故去了,当夜傅壬章就像个凶狠的狼一样,把他抱在窗棂子上狠狠地占据掠夺,时至今日,他只记得他所有的坏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朱珏终于意识到,傅壬章只是拿他当个泄火的性娈而已。

不,他不想,闭了闭眼,平复掉身体里所有的恨意,他堂堂一个豫恩伯,自问从小读书刻苦,知识显贵,同一众世家子弟同样的造化,哪成想,他脑子里钻满了男人,人家为国为民谋取福祉的时候,他在闺中风花雪月的等待男人的恩宠,这是何等的讽刺,哪家男儿不想报效朝廷,出一己之力,能登科走马,受百姓传扬,可他豫恩伯呢,祖上积年传下来的爵位到了他这,完全成了京城中的香艳的谈资,与着傅壬章无干,人人说的都是豫恩伯如何如何的攀附权贵,色相迷人,甘愿退居后宅,与个妇人争宠。

朱珏的神色越来越复杂,上辈子他被皇后一杯水酒给毒死扔了乱坟岗,那种疼痛悲凉直达心底,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他是个大不孝之人啊,抹了把眼泪,咬牙发誓,今世,定不再做傅壬章的玩物,不受蒙蔽蛊惑,他要重活出豫恩伯府的风采。

作者有话要说:傅壬章:美人,你身子真滑嫩,令本宫欲罢不能啊。

朱珏虎目一瞪:滚,莫挨老子…

Ps:当当当,开新文,这本大长篇,美人痣受VS阴翳放荡攻,开启追妻火葬场

下本求收藏,《朕单向暗恋你呀》

嘉孞帝继位的第三个年头,他终于迎来了顾小侯爷回京,在朝阳初升的金銮殿中,他看着远近而来的褐色身影,手掌攥拳,心底里窜出来一股隐秘的兴奋,浑身都蠢蠢欲动的想念着他的唇,他炽红的眸,以及他贴近自己耳后沙哑难辨的喊他的名,景煜…

☆、撞柱

晨起的冷风吹开了一侧的帘子,殿中端坐着个人,小太监拎着食盒进来,简单的清粥和小菜,见男子一副忧虑的模样,主动开了话匣子,“九皇子寅时回来一次,随后就和几位爷去了郊外打猎,约莫,一时半刻的回不来,您,吃点东西吧。”

朱珏低垂着睫毛,弯唇谢了谢他,提箸吃几口,如今的命运还是掌握在傅壬章手里,做足了心理准备,他怎么说也是朝廷赐封的爵位,若是抵死不从,他也奈何不了他。

然而,心底里还是惴惴不安,傅壬章的性子,他是最清楚的,吃软不吃硬,闲着就发疯的想磋磨他,有阵子不知道犯了哪儿处的邪病,青天白日的竟然不允许他穿里裤,袍子底下空空的,随时被他擎着托着的耍弄,每日都酸软着腰身求饶,倏然闭眼,平复掉那些旖旎的肮脏情绪,半晌,才睁开眼嗤笑一声,上辈子的自己,原来那么愚蠢。

郊外,以傅壬章为首的一群世家公子哥儿闲坐山庄子里头,有人谄媚的奉承,“九殿下技艺超群,竟然猎到一头幼鹿,真乃有福之人。”

桌宴上鹿酒配血,炭烤的鹿肉,还有酱的蹄筋,反正全是宝贝,另一个挨着傅壬章下首的,也笑着迎合,“有福?何止有福,那是天大的福气,殿下准备待会儿玩点什么?”

几个人都跃跃欲试的,跟着九皇子出来玩的,就是图个刺激,上首的男子一袭朱红色长袍,袖口和领口都是收紧捏的五爪龙纹,眼眸深邃狭长,鼻挺且俏,红润的薄唇抿了口杯中酒,盯着那一群跳舞的女婢没甚么意思,招手示意他们停下,坐直身子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才下首说话之人的额头,“你们,额间都没有红痣?”

什么?

几个人互相对个眼色,不明所以。

“殿下,说的什么意思?”

傅壬章突然来了兴致,手指轻微的磋磨下,“去,找几个男婢来。”

男婢,专指富贵人家里豢养的年岁较小的,身体似女子玲珑的男孩,以肤白物小为美,他们几个成日里跟随九皇子,从不知他有这个嗜好,“殿下怎的突然起了这个兴致?”

这事可不好说,万一传出去,九皇子不爱女儿身偏喜爱男倌儿,可了不得。

傅壬章靠着椅背,手下拄着硬枕,慢悠悠的哼着戏曲的调子,没理他们。

很快,厅中立着几个男孩儿,虽然深秋,可他们身上只穿着件透明的薄纱,每一处都看的清楚,傅壬章挨个扫了眼,伸出手指召了中间的男孩儿过来,随后旁侧的几个男孩依次跪过去,等着九皇子动作。

傅壬章只看了他一眼,就任由他跪在身后,不管不问,轻松的口气对着下头讲,“你们随便玩,就当我没在。”

刚才第一个奉承的人率先反应过来,扯着跪在他身后的男孩坐自己怀里,抬手喂过去一口酒,见他满面绯红的,难免心里疼惜,其余几人也只是喝酒,不曾注意从后边走过来几名婢女把他们酒壶全部更换掉。

殿外的月光明亮,透进来的点点碎光,一片灯火里,各个席上的人都酒意阑珊,抱着怀里的男婢卿卿我我,有的更甚,直接掀去了最后一点屏障,倾身而入,剧烈的动作撞击的案几侧翻,杯中鹿血酒洒的布满地毯。

傅壬章仍旧躺着拄手臂看着他们糜乱,直至那桌上的公子哥儿颤抖着快速挺腰,一声闷哼后,他才收回视线,原来,话本上讲的极乐之事就是如此。

跪在后面的男孩儿心惊胆战,这京城中谁人不知晓九皇子,背地里皆传此性戾狠辣,虽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水泽声,他却丝毫不敢遐想。

正想着呢,突然感觉头顶有个冰凉的东西抵着他,听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命令,“不准动。”

男孩儿赶紧收回准备站起来的腿,老实的平视前方。

傅壬章手里捏着个狼毫笔,蘸了鹿血点在他额头的中间,挑眉说道,“抬头看着我。”

一张面孔缓慢的抬起,男孩儿的样貌很好看,是那种秀丽的模样,眼神恭敬,不带一丝一毫的腌脏,可傅壬章就是觉得差点味道,蓦地想起来昨天夜里掳过来的那个小伯爷,甩手扔了笔,留下句话,转身离开,“处理掉。”

男孩儿正傻愣着,突然就被身后的太监勒住脖颈,张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没了命,只有额间的那颗血珠子,逐渐变成了哑红色,没了鲜红的光泽。

乘着夜色进城,管宵禁的侍卫见着这位,忙叩首问安,允了众仆人步行进入。

轿子一路抬到了朱珏殿门外,小太监驱掉睡意,远远的跪下埋头等候,须不多时,眼前掠过一双玄色的靴子。

昨夜虽然逃过一劫,但朱珏知道,那个人是不会放过他,果然,今夜他又来了。

“殿下千岁。”

傅壬章进门就看见他跪在地中央,恭敬无比的问安。

抬手说了声起,坐于主位上的滕青螺纹圈椅中。

闻声朱珏拂了下袍摆,规规矩矩的继续跪着,“殿下,臣知错,不该在早朝上妄加言辞,惹您动怒,不如,臣明日回府备下重礼送与您府中,望请殿下原谅则个。”

朱珏已经想起来因何事惹了傅壬章不悦,硬是抓了他来动刑。

傅壬章本就喝了鹿血酒,这会儿听着他说话有腔有调的,难得舒坦,接过一盏茶呷了,眼尾定在他侧脸的轮廓上,“唔,原谅?好说,你给本宫念个话本子吧。”

话本子?

三个字如同一记闷雷响彻他耳边,尤其话尾的那个上挑的音儿,明明就是已动情。

朱珏神情一凛,并没有伸手接过太监手里递过来的黄色纸皮,而是将头埋的更低,继续请罪,“殿下恕罪,臣因连日来劳苦不堪,眼神不济,已是看不清影子,委实念不得。”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洗朱《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点评: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小说[一枝明月]在线试读

“公子。”外面的明觉轻轻敲了敲门,随后又蹑手蹑脚地端着盆进了来,见周锦言眼底的黑眼圈愣了愣,随后立即满脸担忧地扑了过来,“哎呦我可怜的公子呦,今天居然这样憔悴,看到公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割,是不是沈公子又扰了公子清净,奴才这就拿刀砍了那伪君子去!”说着说着带了哭腔。心里又急又气,早在心里把沈琢那野种骂了千儿八百遍,恨不得立即拿了刀砍了那不要脸的小子。明觉这名字还是母亲在世给他取的,取自清净明觉,名字是顶顶好听,只是这人越长越丑。许是八岁那年快饿死时买进了府,进了府拼命的吃拼命地吃,可还是一副瘦骨嶙峋,干如枯...

2019-06-25 16:45:53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似黛]在线试读

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他抬起手,将笛子放在唇边,悠扬清越的声音立刻响起,不是传统的曲调,而是一首《生日快乐》。很英俊。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你等我一下,”钟昇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从茶几上打开一个狭长的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碧玉色的笛子。陆释之在心中暗暗地想,眼神温柔。“谢谢。”陆释之一边感谢一边将蛋糕切分,取了两小块分别放入两个碟子内并插上叉子,然后将其中一碟递给钟昇。“晚上不能吃太多,你是歌手也要保持身材。”...

2019-06-25 16:45:53

穿成万人迷的竹马[穿书]小说[西呱]在线试读

整个幼稚园时期,懵懵懂懂的席音可谓深切体会到了邻居方弥的杀伤力,老师的第一块蛋糕是方弥的,最好吃的冰激凌是方弥的,就连饭后水果,最新鲜的那个也是方弥的,就算不是老师分给他,其他小朋友竟然也会主动过来跟他交换。“音音,我这个是香蕉的,咱们换吧!”“我不想换。”席音说,他将雪糕放到方弥嘴边,语气很单纯地说:“要不你吃一口?”糖果到手,席音点点头,反正方阿姨找不到方弥,最后还是会端着盘子去他家。有一次席音分到了唯一一只蜜瓜口味的雪糕,自从雪糕到了他手里,方弥就频频朝他这里瞧,直到席音撕开了包装,就要往嘴里送时,...

2019-06-25 16:45:53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小说[慕容离白]在线试读

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藤蔓绊倒并试图将他拉走后,陈启火了,在阿泽将捆着他脚裸的藤蔓撕成两段后,陈启拿起一块石头将那截还在挪动的部分砸的稀巴烂,完了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那藤蔓烧成灰烬。“为什么它们不袭击你?”陈启依旧愤愤不平地说。......弱小?好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陈启塌拉下肩默默安慰自己。在多拉平原,植物远远比动物危险的多。阿泽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暴躁的雄子,看对方盯着已经熄灭的灰烬由不解气,提议道:“这一片是食人藤的领地,它们习惯躲在草丛中伏击猎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背着你走,我速度很快。”看出...

2019-06-25 16:45:53

穿成弱受他大哥小说[云织]在线试读

注射完抑制剂的alpha意识逐渐清醒,相对应的身体的疼痛感、战斗过度的脱力感、对自己刚刚行为产生的羞耻感也慢慢回到大脑中。史前犬靠着墙倒在地上,整个A都不好了。绰号“章鱼”的前次重量级拳王——虽然这家伙因为休赛期大吃大喝不运动没有好好管理体重去了超重量级,被高量级的选手教做人了,也仍然是alpha中的普通人完全无法对付的对手。那抑制剂其实是谢嘉恕给自己准备的,他担心萧临屿的信息素会引起自己被动发情,在这种情况下用上倒是没有考虑到。“Duang!”萧临屿硬撑着从地上撑起来一点,努力抬起手拍开了监视器开关。走...

2019-06-25 16:45:53

飞灰小说[余酲]在线试读

周晋珩嗓音低沉,颔首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林,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逗你玩呢,别紧张。”周晋珩抬手拍小林的肩,面目和蔼,“助理嘛,工作能力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过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应该清楚。”周晋珩挥挥手,不耐烦道:“留着吧,要是真退了,老东西不得烦死我。”“知道上一个助理是怎么被开除的吗?”下一秒又勾唇笑起来,眼中的锋芒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根本不是他。专用通道里只剩下脚步声,靠近场馆入口,周晋珩单手插兜大步向前,比回自己家还要轻松随意。门那头是另外一个世界,灯光...

2019-06-25 16:45:53

兄长是BOSS[快穿]小说[王浩然]在线试读

苏韶在网上联系了一家还算靠得住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他们跟踪许悠然,每日一次汇报行程。但是既然目标已经把厉玔行排除,他也暂时不必多下功夫。毕竟他的目标是养一只弟控,而不是商业斗争。苏韶遵循自己的人设又去了骆隽知哪里。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他还是一个新人,很穷的。果然是厉玔行。【三十岁。】....

2019-06-25 16:45:53

剑与魔法与清流小说[糖醋皮卡丘]在线试读

而无数公会的入驻也让主城更具吸引力,成为了新玩家的首要选择。肖恩探索出来的新地图、开荒副本写的攻略交给公会共享,找到特殊任务线索、打出稀有装备都给会长分配,甚至没少自掏腰包买材料充实公会仓库。出面替公会唱/红脸、傲血醉金杯唱白脸,仇恨自己拉,荣誉会长拿更是家常便饭。他们这些真正的管理层不仅在游戏里横行霸道坐享其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工资拿的,而肖恩这种“管理员”和普通公会成员不过是赚钱的工具、好用的旗子罢了。开服数日之内,各个城郊的土地就被无数公会驻地占据,甚至不乏财大气粗的大公会在寸土寸金的都城内购买地...

2019-06-25 16:45:53

奇形怪状的他小说[龟缩世界]在线试读

系统:好呀,好呀,给你,加油。系统:我不是给你加油又让你能见鬼了吗。胖子:有用呀,你不是见到我了吗,我很有用的(  ̄ ▽ ̄)o╭╯顾正:我要对付刘现,系统大大给我点金手指吧。顾正:????金手指在哪呢?第四章 趁着夜黑天高,顾正决定带着鬼胖子去干点大事(搞事情)。...

2019-06-25 16:45:53

穷追不舍[古穿今]小说[下雷打雨]在线试读

“不要白费力气了。”随手退出对话框,苏泓打断他,“如果有男孩找你,就说我是直的,如果有女孩找你,就说我是gay。”“……你,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单着?”他们或许心中早已有了属意的人选,就差临门一脚,那层窗户纸就能捅破,或许同时有多暧昧对象,只是还没有抉择好到底跟谁确定恋爱关系。“咳,那个……之前有很多女孩跟你表白都被拒绝了,所以……试试男孩?”黄一繁道,“这是我店里一个客人,你上次来的时候看见你了,求我介绍你认识……后来我一问,发现还是S大的学弟,挺干净一男孩,我……”黄一繁:“……”黄一繁和苏泓从高中认识,...

2019-06-25 16: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