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小说[洗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啊?死了?钟奶娘皱着一张圆脸,拍他一把,转身出去。许是没意思,九皇子府中这几日比较萧条,男人倚着窗棂处看书,手里拖着个话本子,敲打敲打床榻,他是真的想知道,干那事,是个什么滋味?小红豆?傅壬章嗤笑一声,指指刚才抬出去那个,“喏。”殿中只余傅壬章一个人,他,慢慢的抬起来负在背后的手,伸出舌尖舔了舔抹到的血,深邃的黑眸里放出魅惑无比的光,真甜。想的头壳疼,犯了难,谄笑着问,“老奴愚钝,殿下说的是?”哦?豫恩伯,为何要叫小红豆?爱称?

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小说章节试读

《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作者:洗朱【完结+番外】

文案:

豫恩小伯爷重生了,他上辈子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认为九皇子是一生的良配,直至那货兵败后把他迷晕送人。重生一次,他势必要亲手了结他,但是,这些扑上来的货又是什么?

某世子:你的味道怎么这么香?

某皇子:跟我一起去江南吧,你看那春暖花开,我看你。

某寺卿:伯爷弄丢了我的东西,就以身抵债吧。

某政敌:今日早朝你我尚未分出胜负,不如与我深夜一叙?

九皇子:都他妈的滚,老子才是主角。

洗朱有话说:

1.冰山美人痣受VS邪魅阴翳攻。

2.大型追妻火葬场。

3.皇权争夺阴谋向。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重生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珏、傅壬章 ┃ 配角: ┃ 其它:

☆、重生

第一章

“此子身娇体软,体内紧致绞物,动情时馥郁芳香,是为床帷极品,望您收下后,能放了我家主子出城,以后,定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

遍体生寒的朱珏摇头,挣扎着否认,不会,不会,前几日他们还温柔缱绻,互诉真情,这是骗人的…

“朱珏,傅壬章已经出城了,他亲自派人把你迷晕了送来,他不要你了,他已经玩够了你,可我,你抬头看看我,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不要,不要,手脚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别,别扔下我…

他眼前的雾气渐渐消散,浮现出一个女人的模样,她头顶凤冠,身披金缕衣,手指纤细的指着他,“你就是,豫恩伯朱珏,还真是一副勾人的好样貌,虽是男儿身,但你看看这双眼,湿漉漉的像极了水里的珍珠,还有这个,额间的红痣,听闻傅壬章和傅辰郜两兄弟最爱你这处,今日,我就剜了它,看看,你还能迷的了谁?”

疼痛顺着额头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的眼睛睁不开,血茫茫的张开嘴舔一口,腥辣的味道太揪心,心脏缩紧着喊不出声,听她仍继续说着,“哼,喂了毒酒,尸体就卷卷扔乱坟岗里,别让人瞧见,速度快些…”

不,不,不要,疼痛使得他弯腰抵着,如刀刃在胸腹内胡乱的翻搅,剧烈的一声长吼,他彻底睁开眼睛。

头顶汗津津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瞪着头顶无比熟悉的团花,朱珏震惊的合不上嘴,半抬上身看自己的手脚,四肢被一条暗红色的丝带系在床围栏的四个角上,他挣了一下,没挣开,脱力般的仰倒,听嘎吱一声,进来一人。

傅壬章身着玫紫色常服,离他几步远负手而立,一眼就定在男子额间的鲜红无比的痣上。

他偏爱朱红色,越是红的似血,越是喜爱尤甚,这时候难得的没动用刑罚,就因为,这张小脸上有这么颗漂亮的红痣。

“说,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朱珏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从这人将他送人以来,他每时每日都在想,会不会是他有难言之隐,但后来,无尽的空洞的时光里,他才相信了,他真的,不要他了,那么,如今,又是为什么?

“你,还有脸,来见我?”

出口的声音沙哑涩然,听在傅壬章耳里丝毫不悦耳,敛了神色,狭长的眸子半眯着,颇为不悦。

后面跟着的小太监一见,甩着拂尘大声训斥他,“大胆,你是怎么跟九皇子回话的?”

九皇子?朱珏一怔,傅壬章早在多年前就被封了元王,怎么还是九…

错愕的神情逃不过男子的眼睛,傅壬章颇为奇异的看他一眼,张口问道,“早朝去告御状的不是你?豫恩小伯爷。”

告御状?朱珏头痛欲裂,赤红着瞳孔盯着傅壬章的脸,恨不能把许多事情都问个清楚,你为什么把我送人,难道,我是件物品吗?你个负心郎…

满腔的愤恨积满压的他浑身颤抖,额间的痣也越来越鲜红,如同一滴血,悬在他黑黝黝的双眸之上。

傅壬章本想他应该是受人指使,才如此行事,现今这种态度,怎么更像是他自己的主意?

这件事情说来很没所谓的,挥手示意仆人下去,他想研究研究那颗血痣,拇指和食指间下意识的摩挲,那处,真的特别招人喜爱。

走近他,一股凛冽的梅香扑面而来,清淡的那种香,特别的舒服,也特别诱人。

朱珏盯着他逐渐放大的脸庞,听他轻松的讲,“刚看了个话本子,讲的是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本宫确实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瞬间所有的记忆回笼,男子的食指已经点在朱珏的额间,轻轻的冰凉的触感侵袭着他全身,这句话,是傅壬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说过的,在往后的数次甜蜜中,他都会拎着话本子让他边念边哭。

傅壬章的手指逐渐往下,扯了他一角衣襟蒙住身下人通红的眼,拨散了繁纹的衣领,露出来半截奶白色的里衣,只锁骨露出来,在殿中的明火中,泛着极致的白,站立的男人伫立许久,盯着那一处白皙的肌肤,眸底渐渐染上了欲色。

从成年出宫自立门户后,圣上曾多次派了教习房事的女官来,只不过,他看着都庸俗的很,索性勒令父皇不再派遣,随后几年间倒也从不曾有过性起的时候,这几日闲来无聊,底下供上来些荤俗的话本,他看着有意思,来来回回的,也就明白了大半,这会儿难得的,对着这么个男子,抬起了头。

傅壬章最爱用手指轻抚着他,搔弄着他,令他奇痒难耐后,哀求他才会给个痛快,这会儿记忆中的感觉又翻涌出来,朱珏挺了挺腰,唇边低喘出一声糜音,等反应过来,脸色涨红的想把自己舌头咬下去,朱珏,你怎么就那么贱,如今的情形,是你心神荡漾的时候吗?

狠心咬了下舌尖,痛感传到大脑里,冷静判断现在的情况,他终于意识到,他好像,重回到了最初见到傅壬章的时候,那么,重生一次,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上辈子的这时候,他半夜被九皇子给抓来,睡意惺忪的模样恰好就入了这个色.欲熏心的贼人眼中,同样绑着他双手双腿,玩弄了整整一个晚上,自此,他就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豢养玩物。

傅壬章对于手下的滑腻的肌肤触觉倍感舒适,薄唇微挑着,桃花形的眼尾高高扬起,近身伺候的仆人若是见到主子这个表情,就会知道,这是九皇子最顺舒愉悦的模样。

朱珏忍着浑身如同蚂蚁噬咬般的痒意,开口说道,“殿下,请容臣说一句话,就,一句。”

傅壬章抬了眸,瞥他一眼半遮不遮的领口,手指继续下滑,嘴里倒是答应,“嗯,你说。”

朱珏挣了下被绑住的双手,攥成拳头说,“白日臣出宫时,正巧听闻大皇子从西域带回了一种治疗疟疾的药材,圣上大悦,欲赏赐给成妃娘娘…”

傅壬章听清“治疗疟疾”这几个字时手指一顿,待他说完,手指已经彻底离开,径自从一侧拿了条帕子擦手,寂静无比的空气里,仰躺着的朱珏有些紧张,他不确定,傅壬章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暂时放过他。

“呵,你倒是有点小机灵。”

说罢,一连串的脚步声远去,朱珏感觉身旁没了人,顿时泄下一口气,睁开眼睛仍旧一片漆黑,不行,他得自救。

外头的小太监得了吩咐,务必看住里头的人,半夜里困顿的不行,突然听见里头哀嚎一声,吓的他一激灵,开门进去查看。

朱珏痛苦的呻.吟出声,用耳朵听他的方向,哀求道,“小公公,能不能帮我解开绳子,我想出恭,憋了许多时候了。”

小太监挠挠头,他是新来的,不太懂规矩,见着他这般确实难受,心存不忍,几步过去解了来,朱珏可算恢复自由,捏了捏手腕处的淤青,放下袖摆,他是被掳来的,身上自然没有打赏的荷包,索性扯了腰间的玉佩递过去,“劳烦小公公,您领我去吧。”

朱珏的样貌本身就俊美绝伦,这番软甜的笑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是动人心魄,小太监被迷的差点撞上了一侧的屏风,叠声回答,“是是是,您,您随奴才来。”

踩着绒绒的毯子,朱珏抬头扫看了眼四周,是了,第一次被傅壬章抓来,就是这个屋子,后来就彻底改成了囚禁他的宫殿,他在这儿呆了五年之久,自然对于地形清楚了然,他能逃出去,但是傅壬章可不会轻易放过他,当年,到底为了件什么事情而掳了他来?他有点记不太清了,蜷了蜷指尖,随着过去恭房。

再次回来的时候,傅壬章显然进宫还没回府,朱珏自认为有时间能改变前世的一切,坐床头看那栏杆上的系着的暗红色丝带,他记得,傅壬章有个奶娘,这会儿正染疟疾,已是命在旦夕,没过几日就故去了,当夜傅壬章就像个凶狠的狼一样,把他抱在窗棂子上狠狠地占据掠夺,时至今日,他只记得他所有的坏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朱珏终于意识到,傅壬章只是拿他当个泄火的性娈而已。

不,他不想,闭了闭眼,平复掉身体里所有的恨意,他堂堂一个豫恩伯,自问从小读书刻苦,知识显贵,同一众世家子弟同样的造化,哪成想,他脑子里钻满了男人,人家为国为民谋取福祉的时候,他在闺中风花雪月的等待男人的恩宠,这是何等的讽刺,哪家男儿不想报效朝廷,出一己之力,能登科走马,受百姓传扬,可他豫恩伯呢,祖上积年传下来的爵位到了他这,完全成了京城中的香艳的谈资,与着傅壬章无干,人人说的都是豫恩伯如何如何的攀附权贵,色相迷人,甘愿退居后宅,与个妇人争宠。

朱珏的神色越来越复杂,上辈子他被皇后一杯水酒给毒死扔了乱坟岗,那种疼痛悲凉直达心底,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他是个大不孝之人啊,抹了把眼泪,咬牙发誓,今世,定不再做傅壬章的玩物,不受蒙蔽蛊惑,他要重活出豫恩伯府的风采。

作者有话要说:傅壬章:美人,你身子真滑嫩,令本宫欲罢不能啊。

朱珏虎目一瞪:滚,莫挨老子…

Ps:当当当,开新文,这本大长篇,美人痣受VS阴翳放荡攻,开启追妻火葬场

下本求收藏,《朕单向暗恋你呀》

嘉孞帝继位的第三个年头,他终于迎来了顾小侯爷回京,在朝阳初升的金銮殿中,他看着远近而来的褐色身影,手掌攥拳,心底里窜出来一股隐秘的兴奋,浑身都蠢蠢欲动的想念着他的唇,他炽红的眸,以及他贴近自己耳后沙哑难辨的喊他的名,景煜…

☆、撞柱

晨起的冷风吹开了一侧的帘子,殿中端坐着个人,小太监拎着食盒进来,简单的清粥和小菜,见男子一副忧虑的模样,主动开了话匣子,“九皇子寅时回来一次,随后就和几位爷去了郊外打猎,约莫,一时半刻的回不来,您,吃点东西吧。”

朱珏低垂着睫毛,弯唇谢了谢他,提箸吃几口,如今的命运还是掌握在傅壬章手里,做足了心理准备,他怎么说也是朝廷赐封的爵位,若是抵死不从,他也奈何不了他。

然而,心底里还是惴惴不安,傅壬章的性子,他是最清楚的,吃软不吃硬,闲着就发疯的想磋磨他,有阵子不知道犯了哪儿处的邪病,青天白日的竟然不允许他穿里裤,袍子底下空空的,随时被他擎着托着的耍弄,每日都酸软着腰身求饶,倏然闭眼,平复掉那些旖旎的肮脏情绪,半晌,才睁开眼嗤笑一声,上辈子的自己,原来那么愚蠢。

郊外,以傅壬章为首的一群世家公子哥儿闲坐山庄子里头,有人谄媚的奉承,“九殿下技艺超群,竟然猎到一头幼鹿,真乃有福之人。”

桌宴上鹿酒配血,炭烤的鹿肉,还有酱的蹄筋,反正全是宝贝,另一个挨着傅壬章下首的,也笑着迎合,“有福?何止有福,那是天大的福气,殿下准备待会儿玩点什么?”

几个人都跃跃欲试的,跟着九皇子出来玩的,就是图个刺激,上首的男子一袭朱红色长袍,袖口和领口都是收紧捏的五爪龙纹,眼眸深邃狭长,鼻挺且俏,红润的薄唇抿了口杯中酒,盯着那一群跳舞的女婢没甚么意思,招手示意他们停下,坐直身子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才下首说话之人的额头,“你们,额间都没有红痣?”

什么?

几个人互相对个眼色,不明所以。

“殿下,说的什么意思?”

傅壬章突然来了兴致,手指轻微的磋磨下,“去,找几个男婢来。”

男婢,专指富贵人家里豢养的年岁较小的,身体似女子玲珑的男孩,以肤白物小为美,他们几个成日里跟随九皇子,从不知他有这个嗜好,“殿下怎的突然起了这个兴致?”

这事可不好说,万一传出去,九皇子不爱女儿身偏喜爱男倌儿,可了不得。

傅壬章靠着椅背,手下拄着硬枕,慢悠悠的哼着戏曲的调子,没理他们。

很快,厅中立着几个男孩儿,虽然深秋,可他们身上只穿着件透明的薄纱,每一处都看的清楚,傅壬章挨个扫了眼,伸出手指召了中间的男孩儿过来,随后旁侧的几个男孩依次跪过去,等着九皇子动作。

傅壬章只看了他一眼,就任由他跪在身后,不管不问,轻松的口气对着下头讲,“你们随便玩,就当我没在。”

刚才第一个奉承的人率先反应过来,扯着跪在他身后的男孩坐自己怀里,抬手喂过去一口酒,见他满面绯红的,难免心里疼惜,其余几人也只是喝酒,不曾注意从后边走过来几名婢女把他们酒壶全部更换掉。

殿外的月光明亮,透进来的点点碎光,一片灯火里,各个席上的人都酒意阑珊,抱着怀里的男婢卿卿我我,有的更甚,直接掀去了最后一点屏障,倾身而入,剧烈的动作撞击的案几侧翻,杯中鹿血酒洒的布满地毯。

傅壬章仍旧躺着拄手臂看着他们糜乱,直至那桌上的公子哥儿颤抖着快速挺腰,一声闷哼后,他才收回视线,原来,话本上讲的极乐之事就是如此。

跪在后面的男孩儿心惊胆战,这京城中谁人不知晓九皇子,背地里皆传此性戾狠辣,虽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水泽声,他却丝毫不敢遐想。

正想着呢,突然感觉头顶有个冰凉的东西抵着他,听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命令,“不准动。”

男孩儿赶紧收回准备站起来的腿,老实的平视前方。

傅壬章手里捏着个狼毫笔,蘸了鹿血点在他额头的中间,挑眉说道,“抬头看着我。”

一张面孔缓慢的抬起,男孩儿的样貌很好看,是那种秀丽的模样,眼神恭敬,不带一丝一毫的腌脏,可傅壬章就是觉得差点味道,蓦地想起来昨天夜里掳过来的那个小伯爷,甩手扔了笔,留下句话,转身离开,“处理掉。”

男孩儿正傻愣着,突然就被身后的太监勒住脖颈,张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没了命,只有额间的那颗血珠子,逐渐变成了哑红色,没了鲜红的光泽。

乘着夜色进城,管宵禁的侍卫见着这位,忙叩首问安,允了众仆人步行进入。

轿子一路抬到了朱珏殿门外,小太监驱掉睡意,远远的跪下埋头等候,须不多时,眼前掠过一双玄色的靴子。

昨夜虽然逃过一劫,但朱珏知道,那个人是不会放过他,果然,今夜他又来了。

“殿下千岁。”

傅壬章进门就看见他跪在地中央,恭敬无比的问安。

抬手说了声起,坐于主位上的滕青螺纹圈椅中。

闻声朱珏拂了下袍摆,规规矩矩的继续跪着,“殿下,臣知错,不该在早朝上妄加言辞,惹您动怒,不如,臣明日回府备下重礼送与您府中,望请殿下原谅则个。”

朱珏已经想起来因何事惹了傅壬章不悦,硬是抓了他来动刑。

傅壬章本就喝了鹿血酒,这会儿听着他说话有腔有调的,难得舒坦,接过一盏茶呷了,眼尾定在他侧脸的轮廓上,“唔,原谅?好说,你给本宫念个话本子吧。”

话本子?

三个字如同一记闷雷响彻他耳边,尤其话尾的那个上挑的音儿,明明就是已动情。

朱珏神情一凛,并没有伸手接过太监手里递过来的黄色纸皮,而是将头埋的更低,继续请罪,“殿下恕罪,臣因连日来劳苦不堪,眼神不济,已是看不清影子,委实念不得。”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洗朱《跪求伯爷再爱我一次》点评: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6-25 16:45:53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6-25 16:45:53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6-25 16:45:53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6-25 16:45:53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6-25 16:45:53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6-25 16:45:53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6-25 16:45:53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6-25 16:45:53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6-25 16:45:53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6-25 16: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