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HP同人)[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作者:一粒芝麻【完结+番外】

文案:

她是人们口中的“黑寡妇”,美貌异常,不染年华。凡人视其双眼,便心旌神摇,俯首称臣。

扎比尼夫人相关。原著中嫁过七任丈夫的美貌女巫。

警告:

1.流水账。

2.大量私设。

内容标签: 西方名著 英美衍生 原著向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扎比尼 ┃ 配角: ┃ 其它:哈利·波特,HP

第〇卷 序章

第1章 彼岸来客

她记得那艘船。

很旧,也很大。甲板踏上去会有“嘎吱嘎吱”的响声,夹在着陈酒气息的酸腐味不断从船舱里飘出来。

她记得漫漫无边的海洋和咸腥的海风,以及墙上一个一个用指甲划出的小小标记。

在那一排小小的划痕纵跨整座墙面的那一天,她听见船员们的呼喊。她的栖身之处没有舷窗,但几分钟之后她就被叫了出来。

她的面前已经不再是海,而是一座热闹非凡的码头。船员们正忙着做最后的检查,而船头已经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船长示意她过去。

“她?”陌生人以挑剔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三十加隆。”船长答道,“这里是剩下的。”他将一个钱袋交到陌生人手中,特蕾西仰头看着它,她记得它曾由父亲递给船长。

“好吧。”陌生人掂了掂钱袋的重量,从里面又倒出少量递还到船长手中,“这是额外给你的。”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是陌生人伸手过来要拽她,她瑟缩了一下,继而终于被吓得大哭起来。

“不许哭!”船长慌忙斥责,旋即压低声音警告,“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哭声戛然而止,她噙着眼泪惊慌失措地望着船长,耳边是临行前父亲的要求:“要听话。”

“好女孩。”船长笑了笑,将她推向那个陌生人,“去吧。”

那个陌生人穿着一件华贵的曳地长袍,深红色,绣着暗色的花纹。他冷冷地注视着她,像注视着一条不识好歹的小狗。

她察觉到了他不善的凝视,再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你叫什么名字?”在那座奢华到她不敢多看的庄园里,在那间铺着星象地毯的圆形书房里,那个长相肖似她的父亲的人问道。

“特蕾西。”她胆怯地答道。

“忘了它吧。”这栋庄园的主人命令道,“你以后的名字是‘艾德文拉’——记住了。”

艾德文拉·戴维斯。

她悄然咀嚼着这个新名字,仿佛在唤另一个人一般。

没有任何人询问她的意见,也无人关心她的感受。随着一声令下,从此特蕾西变成艾德文拉。不要说别人,在很多年之后,就连她也渐渐遗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您要将尤莱亚和康斯坦丝叫来吗,姑父?”伫立在窗边的陌生人问道,“让他们见见——她?”

“明天再说吧。”男主人挥挥手,“把她带到她的房间吧,海顿。还有,”他强调道,“她叫艾德文拉,是我和你姑妈的小女儿。”

“是。”叫海顿的陌生人恭敬地答道,转身面对她时却仍是不屑一顾的神情。

尽管在她踏上他乡的土地之前,他们就已经钦定了她的新身份,然而那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对此当真。

海顿领着她穿过镶着马赛克窗户的长廊,走上楼梯。最后他在二楼尽头的那道门前停下,旋转把手拉开房门。

她睁大眼睛,难以想象这就是未来她的卧室。

“小心点。”海顿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他讥讽地笑了,近乎刻薄地“提醒”道,“别把口水滴到地毯上。”

她倏然涨红了脸。

“那道门后是盥洗室。家养小精灵每天下午会来打扫卫生,如果你有额外需要的话摇一摇床头柜上的铃铛就行。”

“家养小精灵是什么?”她脱口而出,紧接着在海顿异样的眼光下感到无地自容。他似乎已经懒得同她废话,径直转身沿着原路离去。

那天夜里艾德文拉失眠了。身下光洁的绸缎床单格外冰冷,不远处壁炉里的火苗早已熄灭,艾德文拉觉得很冷,她蜷缩起来环抱住自己的双膝,过了很久之后最终还是禁不住小声啜泣起来。

她想回家,即便那是她回不去的地方。

第一卷 艾德文拉:无色年代

第2章 Chapter 1

在第二天的早餐桌上她见到了戴维斯家的那对姐弟——十一岁的康斯坦丝和九岁的尤莱亚——以及他们的母亲。

“如果你用不惯刀叉的话可以用勺子。”

有别于她的侄子,戴维斯夫人仿佛并不介意她不得体的举止。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练习。”她说,一边让家养小精灵送来一把勺子。

最初艾德文拉被这种奇怪的小生物狠狠地吓了一跳,但在发现它似乎只扮演着仆人兼管家的角色后,她稍微放松了一些,虽仍对它持观望的态度。

“谢谢。”接过勺子时艾德文拉下意识地说道。

“你不用对它们道谢。”戴维斯夫人轻描淡写地说道,“它们生来就是为了侍奉巫师的。”

她愣了一下,那只小精灵的脸上丝毫没有异色,它对艾德文拉和戴维斯夫人先后鞠了一躬后就恭敬地退下。

“它们是由巫师制造出的世仆。”海顿没有错过她惊讶的神色,他轻蔑地告知她,旋即转向他的姑姑,“她简直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她昨天才来呀!”年幼的尤莱亚傻乎乎地提醒表兄,他的姐姐立刻接话:“大人说话不能插嘴,尤莱亚!”

“从什么时候起你算是‘大人’啦?”

“我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康斯坦丝傲慢地提醒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对角巷买我的东西,妈妈?”

“等爸爸回来后我们一起带你去。”

“爸爸去哪儿了?”

“他要去伦敦一趟,后天才能回来。”戴维斯夫人温言细语地解释道。随后话题被自然而然地引向康斯坦丝即将开始的学生生涯,艾德文拉小心翼翼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十分自觉地将自己划在这家人的谈话范围之外。

“我可以带她去看我的飞天扫帚吗,妈妈?”

尤莱亚推开盘子央求道。

戴维斯夫人考虑了一两秒:“可以——海顿,你跟着他们一起,免得这孩子又在花园里搞破坏。”

“哦……不!”尤莱亚沮丧地抗议道,在触及母亲的目光后他不快地撅起了嘴,“好吧好吧。除非我进魁地奇球队,否则你肯定会让海顿盯着我的,对吧?”

康斯坦丝快活地发出嘲笑声。

这番话艾德文拉一个字也没听懂。飞天扫帚?破坏?魁地奇?

“来吧,艾德文拉。”尤莱亚已经跳下椅子,“你会玩飞天扫帚吗?”

“啊……”艾德文拉支吾道。但尤莱亚没有在意。他领着她穿过大厅来到后院,在花房边上有一间小小的工作室。尤莱亚一头钻进去,片刻之后拿着一把玩具扫帚钻了出来。

“那里有真正的飞天扫帚。”尤莱亚说,一边不住地瞟正不疾不徐走来的海顿,“如果海顿不在的话说不定我能把它偷出来玩玩……咳!”他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假装自己刚才什么也没说,“你先来试试?”

艾德文拉的脸颊顿时不受控制地涨红了,她摆了摆手,小声解释:“我不会玩这个。”

“不会?没关系!它很容易上手的,你只要看别人飞几圈就好。”尤莱亚兴致不减地说,“那你看我绕着花园飞一圈好了——”说时迟那时快,他用双脚轻轻一蹬地,扫帚就载着他腾空而起悬浮在离地约一人高的位置。

“哇!”艾德文拉钦佩地望着那把稳稳当当的扫帚。

“看好啦。”尤莱亚一边说一边倾身向前催促扫帚加速。飞天扫帚继续上升了几英尺,然后保持在一个平稳的高度,以均匀的速度绕着花园正中的天使雕像绕了一个优美的圈。当尤莱亚俯冲返回时它的速度加快了,艾德文拉一度认为尤莱亚会被摔在地上,为此她不禁短促地叫了一声。

但是没有。

扫帚稳稳地停下,尤莱亚哈哈大笑:“它不会把我摔下去的,艾德文拉!”

“你要理解,尤莱亚。”倚在花房边的海顿适时地插言道,“她没有见过飞天扫帚。”

也许尤莱亚没有感觉,但艾德文拉察觉到了他话里的恶意。尽管她不知道海顿为什么频频针对她,不过她聪明地假装自己没有听懂。

“我想我需要一把真正的飞天扫帚,海顿。”尤莱亚抱怨道,“现在它的速度实在是太慢啦,而且也没法飞到更高的地方。”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海顿遗憾地告知他,“你得跟姑姑或者姑父商量才行。”

尤莱亚愁眉苦脸地从扫帚上跳下来:“你知道他们是不会同意的。”接着他忽然眼前一亮,“那么,海顿,你总可以载着我绕一圈吧?”

海顿扬起眉毛。

尤莱亚赶紧补充:“就绕着花园一圈。妈妈肯定不会对此有意见的,对吧?”见海顿不动声色,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一副要开始撒娇的样子,“我保证明天开始绝不赖床,还不行吗?”

“好吧。”海顿允诺道,在尤莱亚热情的注视下他从长袍的袖子里抽出一根魔杖在空中轻轻一挥,“飞天扫帚飞来。”

花房里传来一阵叮铃哐啷的响动,几秒后一把锃亮的、真正的飞天扫帚从里面蹿出来,擦着艾德文拉呼啸而过、在海顿身旁稳稳地停住了。

“上来吧。”海顿招呼道,待尤莱亚坐稳之后,飞天扫帚以超乎艾德文拉想象的角度急速冲入云霄。艾德文拉可以听见尤莱亚兴奋的叫喊声远远地传来,和尤莱亚请求的不同,事实上,海顿带着他绕着整座房子兜了一圈,几秒后他们的双脚重新触及地面。两人的头发都被风吹得有些杂乱,尤莱亚的脸被冻的红扑扑的,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芒:

“再来一次!海顿,就再来一次吧!”

“不行。我们说好的。”海顿不容置疑地将尤莱亚“请”下飞天扫帚,旋即,超乎艾德文拉意料的是,他转而对她发出了邀请,“你也要来试一下吗?”

鉴于他先前的态度,艾德文拉犹豫了一下,尤莱亚却十分激动地在一旁撺掇:“别怕呀!可刺激了!海顿以前在德姆斯特朗也打过魁地奇呢!”

艾德文拉担心自己的拒绝会让尤莱亚不高兴,她想了一下之后还是走上前去。但海顿却示意她坐在扫帚前面的位置上:

“你个子太小,这样会安全一些。”他有理有据地解释道。

好吧。艾德文拉想。一边爬上扫帚。

她以为当着尤莱亚的面即使海顿对她有意见也不会发作,可是扫帚离地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起先一切都没什么,艾德文拉甚至能听见尤莱亚的欢呼。然而当他们绕到尤莱亚视线的死角时,海顿毫无征兆地加速,并且在空中将扫帚转出无数个螺旋。冷风扑面而来,艾德文拉的眼里只能看见天地依次交替。她本能地尖叫起来,紧接着却被风呛得剧烈咳嗽——

咣——

在一个重着陆之后艾德文拉摔下了扫帚,她不仅头晕想吐,整个后背还被摔得很疼。

“站起来!”她听见海顿冷冷的呵斥声。艾德文拉一哆嗦,睁开眼睛时看见海顿正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也许康斯坦丝和尤莱亚不觉得这是什么,不过我认为你有必要收到这个警告。”

艾德文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觉得很委屈——从被带上那艘船开始,事情就在往她不能理解的方向发展——眼泪涌了上来,艾德文拉小声抽泣了一下。

“别忘了你自己是谁。”海顿蹲下来平视着她,轻声却无情地提醒道,“也别妄想得到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艾德文拉害怕地呜咽了一声,攥紧了自己的长袍下摆。

“明白了吗?”

她当然不明白。

但艾德文拉拼命点头。

“你不明白也没关系,我会提醒你的。”海顿哂笑,“现在去把眼泪擦擦,过会儿见到尤莱亚,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艾德文拉忙不迭地点头。

“真懂事。”海顿抽出魔杖轻声念了一句什么咒语,艾德文拉长袍上的泥土和草屑顿时消影无踪,“做个听话的好女孩——你父亲是这么对你说的吧?”

第3章 Chapter 2

“特蕾西——特蕾西——”

母亲远远地追过来,却被父亲拦住。她挣扎着想靠近妈妈,船长却毫不留情地抱着她踏上了那艘陌生的船。

“妈——”

“特蕾西!我的女儿!”

她又哭又叫又挣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船员们升起风帆、看着码头渐渐远去。

……

艾德文拉猛地从床上坐起,喘息不止,嗓子深处传来疼痛,似乎她刚才真的在声嘶力竭呼唤着谁。

她的父亲站在故乡的码头上,臂弯里是她哭到晕厥的母亲。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几近看不见。但她看见了他的嘴唇一开一合,他在说:对不起。

这影像在她脑海中轰然作响,令她的心脏怦怦直跳。

艾德文拉揭开裹在身上的、被汗水濡湿的丝质被单,接着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她睁大眼睛环顾着被黑暗笼罩的房间。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跳下床抓起被搁在床尾的晨衣,朝楼下的厨房走去。

那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全部喝完,心跳才徐徐平复。

艾德文拉出神地望着窗外平静的黑夜,此时有人走进了厨房。

“是你。”康斯坦丝看见她后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又是尤莱亚过来偷零食吃。”

“我来喝杯水。”

“你的嗓子怎么了?感冒了?”康斯坦丝见她没有反驳,踮起脚在上方的橱柜里翻找了一会儿,随后把一瓶魔药递给她,“该不会做噩梦了吧?”她仔细端详着她的神色,半开玩笑地说。

“确实如此。”艾德文拉拧开瓶盖将感冒魔药一饮而尽,“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我在看书。”

艾德文拉露出“果然如此”的微笑。康斯坦丝一旋身倚在灶台边反问:“别笑话我。你呢?你想被分进哪个学院呢?”

“当然是赫奇帕奇。”她干脆利落地答道,“我才不要做一个书虫呢。”

“嘁!”康斯坦丝抱臂嘲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赫奇帕奇也不像你想的那样轻松。”

“尤莱亚——”

“你别听他吹牛。”康斯坦丝对弟弟嗤之以鼻,“他进了魁地奇球队之后就开始飘飘然了,而且他从来不跟你讲那些课和作业有多难,对吧?”

艾德文拉耸耸肩膀:“能进球队也很厉害了。”

“好啦,随你怎么说。”康斯坦丝不跟她争辩,“再过一个月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她会被分进斯莱特林。

艾德文拉满面错愕地将分院帽交还给麦格教授。康斯坦丝倒显得不太意外,而坐在赫奇帕奇长桌边的尤莱亚则一副下巴都要惊掉了的样子。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一粒芝麻《[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32:19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32:19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32:19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32:19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32:19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32:19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32:19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32:19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32:19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3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