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杨蝉]非天小说章节试读

[无CP向] 《[杨蝉]非天》作者:渺缈孤舟客【完结】

文案

起于情,终于执。

苍生不仁,何以令我为刍狗!——杨蝉

阿蝉……我要你活着立足于三界;我要你能自在行走于天下;我还要那天下苍生,谁也不敢说你半句不是!——杨戬

我在你眼中不过是个没什么本领的老匹夫……是,我是没什么本事……可你和你二哥一样,都是我救的,也是我养大的、教大的!你虽未入我门下,可就欠我一声师傅!——玉鼎

我刘玺,生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家国不存,即便保住这项上人头,也有愧于父母天地!——刘彦昌

我一族被你所灭,我父母因你而死,可……可我从未恨过你,只是气你……气你从不信我……气你心里……永远只有你二哥!——叶迦南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个逆·德国骨科的故事。

=======================================

●全文为若干平行世界观的其中一环,故为平行世界的神话文,杨戬不是传统同人文中我们熟知的杨戬,当然杨蝉更不是了,并且不隶属于任何电视剧、现代小说等的同人。只与某些古代传说和古代小说有那么点关系。

●全文杨蝉中心,杨蝉是主角,杨蝉视角,杨蝉(没长JJ的)纯爷们——并且性格极度扭曲和邪性,比起蝉妹妹更像桀骜不驯的蝉弟弟,此条为严重警告,不适者请点叉。

●杨戬会挂,挺尸到结尾终于成功复活。认为二郎神“宁可活着做个搞基大神也不能死或者当普通人,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者请点叉。

●本文杨蝉和刘彦昌的关系非常复杂,他们的感情也不是单纯的爱情,所以传统文中的沉香当然不存在。

【警告】若不能接受以上几条,请直接点叉勿喷谢谢。

==================================================

2017.1.29本文大修重写,基本人物保持不变,只在叙述结构、人物出现时间上作调整,并且删除大段废话。人物性格上,杨蝉被修改得更冷酷自私,更符合无心这个设定。因此砍掉接近十章的内容,从第十七章开始是接续原坑未写的新内容。

请大家注意。并尽量从头重看。

以上。

——不喜大修请点X。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蝉,杨戬,刘彦昌┃配角:叶迦南,玉鼎┃其它:

序幕 蝉

我双耳所闻之处,是一种虫豸。

蝉。

鸣于夏日,依附于树干。我出生之时,母亲以此物为我取名,还送了我一枚玉蝉:白玉的料子,雕刻精细,系着吉利的红绳子——它就握在我手里。

大人们说,蝉饮甘露,品性高洁,秋季匿于土中,夏季破土而出,由此不死不灭……我曾站在树下观察过一只蝉,它叫了一个夏季,僵在树上,然后又从树上掉下来,死了。

虫豸,只是虫豸而已。

时值七月,炽热的空气中流淌着一丝丝血腥味,血气混着蝉鸣如压在皮肤上,小小一个院落却闷热不堪。

我躺在木屋的门下,仰着头,只看见门框上钉着个男人的尸体,一双眼睛大大张着,不肯瞑目。有风吹过,他的衣袖便随之摆了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是我爹。

我爹,正如一只攀在树上僵死的蝉——世间万物,生死莫不如是,人与虫豸,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看——

那个哭叫着被天兵拖走的是我娘;

那个倒在不远处已经死透了的是我大哥;

爹是这样的了;

而我,躺在地上,我的口中一股一股地往外冒着血沫子,听得夏蝉声嘶力竭地鸣动,一阵连一阵,一声更比一声尖锐……

然而那些呱噪,被我二哥一声叮咛打断了。

“阿蝉,别动。”

他伏在我身上,只来得及在我耳边说完这句话,一个天兵便抽回刺入二哥背上的剑,凌空一甩,血珠子撒了我半张脸……

我当真没动——仰着面,睁着眼——那双目所及之处,是天……

天空中空无一物,唯有恨意,滚滚而下!

第一章 开局

九月初三,霜降。

入夜时分,幽静的山林深处迎来了一个人。

“哦,你又来了?”从那山脚飘来一句饶有兴致的询问。

凄清的月光下,白色的衣袂随风而荡,掀起秋夜一丝波澜——走出树影的人,是一个身高三尺有余的女童。

“是,我又来杀你了。”

女童开口,语调,音色却浑厚苍老,并不配她这般的身形。

那先前问话的对此豪不以为意,再次发话道:“甚好甚好!来杀得好!正好解俺老孙一时无聊!”

话音毕,山石抖落,从山脚一隅的旮旯里探出一个脑袋,毛发间沾满尘土枯叶,面目肮脏,但依稀可辨那居然是一只猴。

双方不以为意,猴子的眼前兀地搁下两坛酒。

那猴笑道:“你这人真奇怪,给一个要杀的对象带酒来。”

女童随意寻一处山石坐下:“我只是不希望漫漫长夜过得无聊。”

提起一坛酒,一掌拍落酒封,就地喝了起来。

“咳,喝酒,就不无聊了吗?”猴子好奇道。

“至少略有了一丝兴致。”

“那你想好了,怎么杀俺老孙了吗?”

女童淡定地摇摇头:“没有。”

“哎呀,那你可就不能向天庭交代了呀……”

“你是在高兴吗?”

“怎能说是高兴呢?你不能交差,俺也仍被困在山下,谁也讨不到好。只是,天庭真是奇怪,俺被压了四百余年才想到要杀俺;而且明知杀不了俺老孙,还叫你来,嘿嘿,坑你吗?”

“天庭知道我偏爱做明知不可为之事。杀得了你,是趣味;杀不了你,也是趣味。我只答应三天,三天对你无法,我就再不来了。今日,已是第二天了。”

“趣味……好一个趣味。自从你心不再跳后,你就只看中趣味二字了吗?”

那女童动作一滞,却并没有对此什么不高兴。她想了片刻,反问道:“不然还能看中什么?我一失情失欲的不死之人,若是连趣味都不再追寻,余生于我而言,不过是行尸走肉!你也是不死之身,却保有七情,你尚知晓你想要什么,这一点,你比我强。”

“你羡慕吗?”

“我不知羡慕是什么滋味。”

“唉,你真可怜。”

“我可怜吗?我也不知可怜是何滋味。”

“那你还记得恨吗?你昨日与我讲的故事,最后停在你的恨上,可你现在却为最恨的天庭做白工!”

“不过是杀些无关痛痒的人,杀人是趣味,我乐意,就去做,不想做也不会有人逼着,这算不得白工,”她又继续道,“至于恨,我能不记得吗?唯有恨,可以令我一次次将那一天的事记挂心头,哪怕我早已无法体会恨是个什么感觉……我只知,那一天的记忆,叫做恨,我要牢牢记住,然后,我才能证明自己原来也曾如常人般活过……”

人间天伦之乐,谁人不想。可是无法抓住的也就只能过去了。

她随即转移了话题:“猴子,还是谈谈你吧,昨日你说到,你大闹天庭……怎么样,瑶池是什么样子?王母又是什么样子?”

那猴子饶有兴致地问道:“天庭派来的刺客却对天庭很好奇,这也是你的趣味吗?”

“我没去过天庭,只听闻我二哥闯过。他闯在你之前哩,算起来,你该称呼他一声前辈。”

猴子立刻不服道:“哼!俺老孙不过是出世晚了些,若非如此,只怕是俺先!”

“如果之事,没有是非。不过,若你们一同打上去,天庭或许早被拿下了……罢了,不谈如果之事,喝酒罢。”

她一仰脖子,先干为敬。又提起另一坛,拍开酒封,倒一些与那猴子润润喉咙。

被关在这山下四百余年,天庭派此方山神土地尽与他些铁丸铜汁果腹,或许在众人的眼中,这并不是个生灵,仍然是一块难以教化、欲除之后快的顽石。

然而,顽石毕竟化成了一只猴子。

猴子自称是从石头里蹦出来,所以刚出生时,连他的同类也曾斥他为异己。他在山上呆了好长一段时光,又下山去学艺,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个大仙,大仙做了他的师傅,还赐给了他一个名字:孙悟空。

孙悟空是一个受天地孕育而成的生物,没有父母,也无子嗣,他孑然一生,傲然于三界——就可惜是个猴子。

“这酒可比不上天庭的琼浆玉露,”猴子喝了口酒,回忆起了往昔,“想俺老孙当年……”

他尽说些当年的风光,绝口不提如何被压于山下。虽是猴,却如人般尤好面子。

直到他讲到瑶池。他闯入过瑶池。

瑶池是西王母所居之处,除非受到邀约,谁也不得进入。这个世上,擅闯过瑶池的,只有两个。

“……瑶池中,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他如此向那女童说道。

“哦?什么也没有?那可就怪了,”女童道,“我听二哥说,那里有旖旎幻象,周遭景致变化万千。”

“信不信由你,反正俺老孙啥都没见到,所谓的蟠桃宴不过是凡人胡诌的故事。”

“故事总由人书写,真伪……未为可知啊。”

“轮到你了,轮到你说故事了。”

“我的故事,不好听。”

“俺知道,那就讲些别的,你游历人间多年,就没些别的见闻?”

“你也曾游历人间,什么怪事都不会比我见得少,却要我说这些?”

“俺无聊!无聊的紧呐!虽曾游历人间,可脚步也并非遍及寸土;况且被困了这些许年,外面发生什么,俺一慨不知。只有数十年前,一个小沙弥路经此地,丢给俺一个桃,才诉说了些外面的事情……”

“你爱听故事。”

“趣味呀!你的趣味在杀人,俺的趣味就是听故事!你杀不了俺,还剩两天,不消遣消遣,难不成就靠俺的大眼瞪你这小眼消磨时光么?”

月光下,女童仍保持着一张冷然的脸。

“你真无趣。”猴子扫兴道。

“你要听好玩的事么?”女童瞥了他一眼,“我并非没有遇到过怪异的事,只是不知道,对你来说,是不是算好玩。”

“你说出来呀!说出来俺才能辨别是不是好玩!”

“我总是遇到一个人,算么?”

“这算什么?”

“成周距今一千六百余年,我遇到一个人,此后,便几乎与这个人每一次的轮回擦肩而过——这,算怪异之事么?”

“说说看。”猴子被吊起了兴致。

“那要从第一次说起,彼时……”

第二章 昔影

周都,镐京。

相逢是在路边,一个寻常的男人在换丝。明明是个衣着粗陋的下等人,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她也不明白为何会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注意到这样的一个人,当察觉自己的举动时,她已向那个男人丢出了一枚铜贝。

天庭对杨家的裁决尚未收回,她仍受到天兵的追杀,在外只能乔装,行事更应低调。她丢下铜贝,不发一言,便又加紧赶路去了。

拐过几间房,出了城门,她就真的离开这里了。

站在镐京的城外,回头望去,又一个落脚处被她抛在了身后。

城门处,官兵正和几个百姓纠缠不清。

“哪儿来的小鬼,去去去!”他们吆喝着,把她赶开。她也不恼,压低了斗笠便又继续前行。

“杨蝉!”

有人在她背后叫了一声。

……

杨蝉。

这是她的本名。

她说道:“我不用回头,便知道那是追杀我的人,他们认出我来了。我二哥曾跟我说,见过我面目的人统统都要死,所以,他们死了。我杀的人太多,他们长什么样我已经不记得了。弱者,也不配令我记起。”

然后她继续说起那个弱者,正是先前那个衣着粗鄙的男人。

“原来,是他跟在我身后,引来那些追兵。不过,或许他也并不知自己给我惹的麻烦。我杀完人,一身血,回头时,他就那么呆呆地站着,手里握着一束丝……”

她顿了顿,继续道:“他说,那是因为我给了他一个铜贝,他不能无端端受人恩惠,应该把丝给我……”她调转目光看向猴子:“仅仅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念念不忘,这样的凡人,蠢不蠢?”

“无关愚蠢,常人总有目光短浅之辈,俺听你如此诉说,只觉得那是一个庸人,却也是个好人;倒是你,那样一个弱者,一个你口中的蠢人,所受的恩惠恰恰是由不屑于其的你所施舍,为什么?”

“‘为什么?’玉鼎后来也这么问我。”

“玉鼎?可是那玉泉山金霞洞的玉鼎真人?”

“那老头……确是我二哥的师傅……有段时间,他跟在我身后。他见我注意起一个庸人,也曾问我,为什么。”

“你回答他了吗?”

“没有。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玉鼎认为,是因为那个人,长得像我二哥……”

“哦……”

“你们觉得是这样,那就这样吧。但是世间人貌,相似者总有一二。却为什么偏偏是他而不是别的相似者,我自己也搞不懂。”

“所以你没有杀他?”

“是。我令他不得将见过我之事说出去,话音刚落他就晕厥过去了,我也没有管他。本以为是萍水相逢,不料……”

……

再次相见,人,还是那个人。

她从不是个正义之士,也犯不上为了谁而降魔卫道,那一日,她杀了一条挡路的蛇妖,一半是因其挑衅在前,一半是因为兴致使然。当蛇血撒了半身时,那个人居然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一个庸人、一名弱者,在这强者生存的世道里,成为蛇妖的食物毫不奇怪;但这一回,她居然无意间,又一次救了他。

在杨蝉看来,上一次的见面,她没杀死他,便是救过他了。

“是你……”她立刻认出他来了。

他上一回,终究晕了过去,这一回似乎还撑得住,只是腿有些打颤。装束上来看,他是离开周都回家的路上。一辆牛车满载过冬的衣物粮食,看来生意不错,能换的东西都换到了。

“是你……”

那个男人从她半身的血污中也认出她来了。

两指一弹,原本在手的银剑便化为竹叶幽幽飘落。她如此一个动作,却惊得那庸人倒退三步,扑地一声跌坐在地:“我……自那一别,从未与别人说过你之事!”

“哦,你倒是还记得我对你的告诫。”她不屑地背过身去,“放心,我不是来要你命的,若你真的曾向他人吐露过半个字,你,早就死了。”

那人于是便没那么害怕了,歇了片刻便直起身来。

“那你……救了我……”他试探着问。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与你一样,只是路过。”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渺缈孤舟客《[杨蝉]非天》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31:45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31:45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31:45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31:45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31:45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31:45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31:45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31:45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31:45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