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综]恋爱回溯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综漫同人)[综]恋爱回溯》作者:别寒【完结+番外】

文案:

樱川时回有一个从未对人言说的秘密。

如果隔一段时间不展开新的恋情的话,她的生命便会以一日三月的速度飞快流逝。

——

“我爱你,就像是爱我的生命。”

很久之后他们才知道,在她说的谎言万千中,只有这句真实的可怕。

内容标签: 网王 少女漫 黑篮 我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樱川时回 ┃ 配角:巴啦啦能量 ┃ 其它:

第一章

今天,刚好第三个月结束。

对于别人来说三个月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不像年末时候那般值得让人惦记。

但是对于樱川时回来说,每到这个时候便是她生命飞速流逝的分水岭。

她眼眸动了动,低头看了看自己细腻如玉的肌肤。

虽然现在看上去这般光滑润泽,但是她曾在这上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过苍老的痕迹。

那种恐惧,樱川时回永远不想要再经历第二次了。

在同龄的少女的眼中,一段恋情的展开是甜蜜美好的。

然而在樱川时回这儿,即使再怎么令人沉醉,这段感情的保质期也不过三个月。

少年纯粹的爱意,只能维持她三个月生命的鲜活。

放课的时候樱川时回乖顺的在帝光校门口的那棵樱花树下站着。

早春的花叶葱郁繁盛,簇拥着将整个春日的生气都展露的淋漓尽致。

少女双腿并拢,笔直的站着。

肌肤如玉,唇红齿白,和着这片纷飞的樱花画卷一样好看。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下意识的被这样美丽的景象所吸引,忍不住将视线往她身上放。

她就这么静静地在那儿,低头垂眸的模样让那截象牙白的脖颈更加优美修长。

偶尔觉察到外人的视线,她睫毛颤了颤,那双碧绿的眸子淡淡的看了过去,眼波如水柔,只一眼便足以让人心悸。

樱川时回在等人。

准确的来说是在等她的新任男友。

每到第三月中旬的时候她便会分手,然后用半月的时间去找寻下一位能让她感知到纯粹爱意的少年,然后和他交往。

任何人都不会有特例,交往的时间前前后后谁都不会超过三个月。

前方有脚步声传来,她慢慢抬眸看去。

金发的少年是跑着过来的,阳光温柔的落在他的身上,他俊美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耀眼的一如太阳。

那耳钉反射着光,和他的模样一般让人睁不开眼来。

在即将到樱川时回的面前的时候少年张开手臂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因为身高差,她像是个娇小的洋娃娃一样被对方拥着。

少年满足地将脑袋放在她的颈窝蹭了蹭,发出满足的喟叹。

“小时回……”

他的声音低沉,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少女的颈部肌肤上,一下子便晕开了一片绯色。

和落下的樱花一样粉嫩可爱。

樱川时回身子一僵,而后抿着唇,仅是指尖微动了下并没有将对方推开。

金发的少年很敏锐的觉察到了她的不自在后松开了手,弯着眉眼朝着她笑着。

“抱歉,等很久了吧。”

她摇了摇头,顿了顿伸手将一方干净的手帕拿了出来。

对方眼眸一亮,立刻微微弯腰将脸凑了过去。

那双蜜糖色的眸子里面像是有星星,闪得她晃眼。

原本只是想把手帕递给他让他自己擦擦汗的樱川时回沉默了会儿,抬起手轻柔地给他擦拭着额头和脸上的薄汗。

“你昨天不是给我说今天没部活吗?怎么还去打球了?”

少年的运动神经很好,一般的运动不会让他感到疲惫。

所以她一眼便知道能让他出这么多汗的也只有篮球了。

他正闭着眼享受着少女的服务,听到了这里他才睫毛动了动。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小青峰火气特别大,逮着人就one on one,我溜的没他们快就……嗯?怎么了?”

刚说到一半便感觉到樱川时回擦拭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少年疑惑地睁开眼看着她。

“是擦好了吗?”

“……没事,手举的有点儿酸了。”

少女笑了笑,平日里清冷的眉眼因着这么一点儿笑意,如春雪消融一般柔和。

他被这笑恍惚了一下,耳根也不自觉染上了些绯色。

金发的少年伸手将她手中的手帕接过自己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把帕子整齐叠好放在了自己的兜里,满是珍重的意味。

犹豫了下,左手轻轻地牵着樱川时回柔软细腻的右手。

“帕子我明天洗了还你,可以吗?”

他笑的腼腆灿烂,拨开云雾般的明亮澄澈。

“不用还哦。”

樱川时回摇了摇头,眉梢间是缱绻的暖意。

“我的东西凉太都不用还,因为你给我的要比这方手帕要珍贵多了。”

少年一听愣住了,半晌都没有明白她话语之中的意思。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给过小时回什么珍贵的东西啊……”

他嘟囔着,皱着眉认真的思索着,却没有个结果。

和黄濑凉太相处的时候她的周身都是温暖的爱意包裹,像是温热的水慢慢流经自己的肌肤。

舒服的冒泡。

每个人的爱意给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或炽热,或温柔,或淡漠,只有她才能全然感觉得到。

“有的。”

她停下脚步,抬头直直的注视着对方。

那双眼眸纯粹明亮,清晰的投影着他的模样。

每一次被这样清澈的眼眸所注视的时候,黄濑凉太觉得好像连呼吸都停滞下来了一般。

“你的喜欢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她垂眸笑了笑,唇角的弧度不大,却让人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真诚。

黄濑凉太知道,樱川时回不会说谎。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她的眼睛就是辨别真伪的镜子,只要看眼睛便能够知晓。

“这,这算什么礼物啊……”

他总是会少女的直球给弄得慌乱无措,却忍不住心头泛甜。

“小时回每次都这么狡猾……太犯规了。”

少年不自在地别开脸,想要暂时平复下自己的情绪。

樱川时回余光看去,清晰的看到了他绯红的耳根和脖颈。

这是和前任的野兽系完全不一样的类型。

应该会,更好分手些吧?

此时的黄濑凉太不会知道,身边这个刚和自己交往不过两天的少女脑海中想的不是之后约会去哪。

而是如何轻松的和自己分手。:)

作者有话要说: 前任很好猜吧咳咳留言收藏是动力,寒假想要做个努力寒狗[卑微.jpg]

主要是过年没钱,因为我已经不是那个伸手可以要压岁钱的孩子了[卑微.jpg]

封面的橘子我画的,等一波夸夸

第二章 (修)

樱川时回的父母都是英雄,可这英雄表面上看上去光鲜亮丽的,然而内里的凶险只有踏入其中的人才能真正知晓。

不过再怎么凶险也是以前的事了,因为早在她十岁的时候他们便因公殉职了。

当时的场面很混乱,事情发生的太突然。

所有平日里那些和善亲切的亲戚们在出了这事之后内里其实没有一个人是真的愿意接手她这个麻烦的,只不过英雄这个职业在伴随着高危的同时,却也高薪。

成人世界的贪婪,孩童看的最为清楚。

幸好在从事这个职业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考虑到了这个情况,提前将她委托给了靠得住的人。

也是樱川时回的母亲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朝日奈美和。

现在,她就住在朝日奈家的日升公寓里。

和以前的樱川家的冷清不同,朝日奈家一共有十三个兄弟。

即使在日本这样每家基本上有三四个孩子的地方也是一个极为让人惊讶的事情。

和黄濑凉太分开之后,天色已经挺暗的了,随着天边最后的一抹橘黄色渐渐隐去,路灯的昏黄也静默的落在了少女柔软的黑发之上。

光亮浅淡,落在她莹绿的眸子里,如星辰细碎。

“妹妹酱,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一个低沉华丽的男声让陷入自己思绪的樱川时回一下子回过神来。

金发的男人穿着紫黑相间的袈裟,微微敞开的胸膛透着点儿粉,在这样昏黄迷离的夜色之中格外撩人。

“……是要哥啊。”

樱川时回看清楚身后的人的模样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这不怪她反应大了点,主要是因为朝日奈要的声音实在和她的刚分手的前任太像了。

每一次听都会下意识的心虚。

“唔算是因为约会所以回来晚了点,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听到少女这话,朝日奈要弯起的眉眼一顿,眼眸里有什么情绪隐晦闪烁着。

他面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唇角的弧度慢慢敛去。

“夜里风大,先回屋吧。”

和那些与樱川时回同龄的少年不同,眼前的男人更加成熟,也更懂得掩藏自己的情绪。

他眉眼温柔,走过去亲昵如往常的将少女的手牵着。

男人的手掌宽大而温暖,樱川时回睫毛颤了颤,可能是真的因为风大夜冷,她没有松开。

一进门客厅乃至楼上的灯几乎都开着,很是亮堂。

原本抱着手臂坐着的红发的少年在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后立刻从沙发上站了了起来快步朝着樱川时回的方向走去。

“你回来啦时回,吃了饭了吗?右京哥怕你没吃饭给你留了食物,我去给厨房你热一热吧。”

少年眼睛很亮,尤其是在看向她的时候,好像在注视着整个世界一般。

这样的眼神樱川时回再熟悉不过了。

炽热,澄澈,又纯粹无瑕。

那是少年满溢的爱意,如阳光一样将她照耀着,让她觉得温暖舒服。

但是眼前的朝日奈侑介对她来说是类似于亲人的存在,除非找不到目标,否则她是不会朝对方下手的。

“不用了,我已经和凉太……唔,也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一起吃过了。”

她朝着红发的少年展开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如迎春风绽放的花叶一样美好。

“谢谢尼桑。”

朝日奈侑介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住了,长长的睫毛颤得厉害,让人下意识的觉得他马上就会哭出来一样。

“这,这样啊,那时回你早点休息吧,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就先上去了。”

看着红发的少年险些踩空而后扶着扶手摇摇晃晃上楼的样子,樱川时回叹了口气。

她并不想这样,但是比起这样吊着对方倒不如将一切念想断干净得好。

“妹妹酱真狠心啊……”

身后朝日奈要半调侃半认真的这么低声凑到少女的耳畔说道,沙哑低沉,如磨砂纸一样酥酥麻麻的。

她揉了揉耳垂,回头看了一眼男人。

“要哥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愿意和自己喜欢的人只短暂的交往三个月吗?”

樱川时回比任何人都了解异性的占有欲,无论是少年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只要是喜欢便会生贪欲。

没有人会满足这短暂的温存。

金发的男人眼眸闪了闪,直直地注视着樱川时回。

少女的面容清丽,修长白皙的脖颈如玉般润泽。

“……不知道呢。”

半晌,他这么暧昧的回复了一句。

蜜糖色的眸子里有什么在暗涌浮动,然而那长长的睫毛却又掩盖住了他眼里大部分的情绪,让人看不真切。

樱川时回并没有怎么注意对方的回复有什么深意,她今天的确有些累了,托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上了楼。

洗了澡出来后她随便套了件单薄的白色睡裙,裙边绣了些金色的花叶,看上去很是素雅好看。

她不喜欢吹头发,于是只拿了根毛巾站在阳台处擦。

水珠顺着发尾往下,有好几颗滴落在她的面颊上,顺着轮廓滑动,最后隐没在衣料之中。

月光清冷,洒在樱川时回的身上,如镀了一层柔光一般迷蒙缱绻。

“姐姐~”

一个甜腻的声音从少女的身后传来,他凑的很近,呼吸灼热的全然喷洒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风斗。”

她觉得头疼,头也不回直接准确的唤道少年的名字。

朝日奈风斗觉得有些无趣,手臂环住少女柔软的腰肢,将下巴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头上。

“我看到了哦,刚才那个金色头发笑的傻乎乎的家伙就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樱川时回下意识想要反驳少年的话 ,可是转念脑海里浮现出了黄濑凉太和自己分开时候凑上来亲了她脸颊之后。

的确,那偷袭得逞的笑容实在有些傻乎乎。

“……虽然有点傻,但是挺可爱的。”

少女笑了笑,手不自觉地抬起摸了摸少年的唇碰触过的地方。

柔软,珍重,让她觉得很温暖。

朝日奈风斗垂眸看到她唇角勾起一脸温柔的摸着自己的脸的样子,眼神晦涩的厉害。

“啧,你找男友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差。”

樱川时回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伸手想要推开少年,却发现自己越推对方抱的越紧。

她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还和小孩子似的?”

“真拿你没办法……就再五分钟吧。”

她像小时候那样语气温柔的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这么对朝日奈风斗说道。

带着无奈和宠溺,却并没有真正将他当作男人看待。

少年没有说话,在樱川时回看不到的地方那脸色沉的厉害。

他薄唇往下抿了抿,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将脸轻轻地埋在了她的颈窝,鼻翼之间满是少女的清甜气息。

“所以这是只属于小孩子的福利吗?”

半晌,朝日奈风斗声音低哑着这么问道。

空气里静谧的骇人。

樱川时回是那种从不会说谎的类型,在她的世界里对问题的应对只分为两种。

一种是直接回答,另一种是闭口不言。

“算是吧。”

她想了想,这么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少年的脑袋。

是对待亲人的那种亲昵。

朝日奈风斗抱住少女的手一顿,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而后将慢慢松开了她。

他垂眸看她,俊美的面容在光影之间晦涩朦胧。

“……那我以后不会再要这种福利了。”

少年涩声这么说道,指尖微动,上面依稀还残留着少女腰肢柔软细腻的触感。

即使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得一清二楚。

第三章 (修)

要问帝光中学最出名的部,大家脑子里第一时间回不约而同的跳出[篮球部]这三个大字。

蝉联了两次全国大赛冠军的帝光男子篮球部,无论是在帝光内还是在整个国中运动界都是很出名的。

在这个篮球部之中,有那么六个特殊的人,也是现在被好些篮球杂志争相报道,被称为[奇迹的时代]这样的存在。

而在这样大名鼎鼎的[奇迹的时代]里,黄濑凉太便是其中之一,也是樱川时回现在正在交往的对象。

少女要维持这样鲜活的生命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并不是天生就是这样的。

在国中第二年的时候她这样的体质才有了端倪。她并不算多恋爱经验丰富,却零零总总算起来也是有几段恋情的人了。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别寒《[综]恋爱回溯》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31:39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31:39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31:39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31:39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31:39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31:39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31:39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31:39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31:39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3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