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小说[晚艳冷香]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只闻郭芙轻轻吟唱:“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歌声似黄莺出谷,鸢啼凤鸣,婉转悠扬,脆若银铃。杨过不由听得醉了。“有幸与芙妹来此安谧、静美的世外桃源是我造化。现虽入秋,瞧漫山却生机勃勃、五彩斑斓,此处使人忘却世间的烦扰,令人悠悠忘返。”杨过听说郭芙只带破虏来过,他是第二人,心中异常兴奋。心道:古墓虽也是避世之所,但阴暗清冷、死气沉沉,而这里当真是柳暗花明、生气盎然。若左手引芙

[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神雕侠侣同人)[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作者:晚艳冷香【完结】

文案:

人间有笔应难画,雨后无尘更好怜。

何限断肠名不得,倚风娇怯醉腰偏。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若当初无相识。

一念执笔,素笺染墨。心疼芙儿,大节无亏,小节无纵。多少读者误识卿?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杨过人生格局拘于古墓,受限于龙女。奋斗目标终是“莫要小瞧于我”“定要郭芙看得起我”。

若要“正道直行,力行仁义”必要郭芙相助!

心疼过芙间隐隐的感情,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故事讲出来,与大家分享,不保证完美,不讲求文学价值,作为写手笔力绵薄,请各位包容理解。

麻烦各位看官不要用金爷的思路套路我,我心目中的剧情时间地点人物都跟原著无交集。解释一下:我看老版神雕大约十多年啦,当年囫囵吞枣看完,书中情节记不清,请不要跟我讲原著,我也不想去再看一遍原著。

介绍一下我的故事中人物年龄:龙女大杨过6岁,杨过大郭芙4.5岁,我的开篇郭芙约29岁,杨过给郭襄过的是13岁生日(娉娉袅袅十三余),之所以提前是因为在龙女16年之约前让过芙多多独处。

内容标签: 武侠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芙++杨过 ┃ 配角:郭靖++黄蓉++郭破虏等神雕人物 ┃ 其它:

第1章 襄阳夜寻芳(一)

中秋前夕襄阳城内郭大侠女婿英逝,杨过此时坐在酒馆内慢慢回味这一消息,耶律齐重病两年不治身亡,此事一时间让杨过难以至信。曾经的贵族公子青年才俊,虽无太多交集但耶律齐温文尔雅的气度一直让杨过印象深刻。杨过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双含泪的杏眼,芙妹此时定是伤心欲绝吧。杨过自震惊中回过神来,心中一紧一丝苦涩涌向心头,我要去看看她。

两年前郭襄生日后杨过就不曾再见过郭芙。

六年前他远远地看着襄阳城中流光溢彩,想着这玫瑰花般的武林公主终于有了归宿,心中无比的疼痛,苦涩的心情震慑着全身,一夜间竟苍鬂如雪。

十四年了,自姑姑跳崖后,往事历历在目,他终于明白这一生最在意之人便是——他的芙妹。

夜色笼罩下的郭府安静祥和,一青衣男子飘落至门前轻轻叩响大门,不多时大门打开,一老仆出来,一看来人当下大喜,“杨大爷,你可来了,老爷夫人天天盼着您呢,快快请进。”来人正是杨过,仆人引杨过来到书房,“杨大爷稍候,我去通报老爷和夫人。”杨过心中疑惑,郭府姑爷英逝却不居丧,此事甚是蹊跷,难不成是诈死。正思虑中,回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书房门大开,郭靖夺门而入一把抱住杨过,“过儿,过儿,你终于回来了,让我们等得好苦, 这些年你可好吗?”“郭伯伯、郭伯母安好,过儿给两位叩首。”杨过后退一步给郭靖黄蓉行礼。郭靖抬手一搀轻轻扶起杨过,“不必多礼,咱们坐下说话。”

黄蓉静静的看着杨过,这孩子面容依然俊逸,两鬓却已斑白,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份沧桑。当下心中不忍道:“过儿这次来就不要走了吧,你一生漂泊我与你郭伯伯总是日日挂念。”

杨过全身涌过一阵暖流,心道:郭伯伯、郭伯母视我如己出,自己却无以为报,今后定当助郭伯伯镇守襄阳在军中效力,“郭伯父、郭伯母小侄这次回来正是要帮忙驻守襄阳,尽自己一份薄力。”

郭靖大喜道:“这样甚好,这样甚好。”

杨过心中疑虑耶律齐之事,思索再三终忍不住问道:“郭伯伯,听闻耶律兄仙逝,此事当真?”

靖蓉对望一眼,黄蓉幽幽叹道:“齐儿两年前就已回蒙古,他本是外姓族人,国难之时各为其主,这本不该怨他,只是可怜芙儿……”说到此处黄蓉潸然泪下,“终究是我和她爹爹未能护她周全,此事伤她不轻。唉,为郭家颜面我们对外才称齐儿两年前重病,现已不治身亡。他也是用耶律铸之名投奔蒙古的。”

杨过听闻心中一惊却也有一种莫名的轻松,急忙问到“芙妹可在家中?”

“芙儿带破虏去军营夜巡了,破虏渐大也该在军中学习历练一下啦。这几天都是芙儿带他去军中学习的。”郭靖说起女儿满满的都是骄傲。“时候不早了,过儿先去歇息吧,他们姐弟俩凌晨方能回家,你此次留下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见。”遂起身让仆人为杨过带路转入后院客房中歇下。

此时的杨过却了无睡意,眼前浮现出的红衫倩影,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第一次觉得芙妹与他如此之近,心中一片安宁,沉沉睡去梦中满是桃花片片落英缤纷。

黎明的曙光揭开夜幕的轻纱,一缕晨光带着芬芳流入碧纱窗内。杨过双目微睁感受着温暖的晨曦,慢慢自睡梦中醒来,从未有过的祥和带给他全身的清爽与舒适,回家真好。起身洗漱完毕,想着一会儿要见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之人,心中一阵悸动。

心中所念脚下生风,顷刻杨过已来到前院。忽然一道剑光飞过,顿觉眼前一亮。只见院中森森剑光闪,绿烟轻舞衣袂飘,可谓一舞剑气动四方。舞剑之人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真是一道剑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金色的阳光倾泻而下,为翠衣女子洒落一身璀璨。院中舞剑者正是郭芙。只见她手腕轻翻衣袖飞,剑花骤转入鞘中。杨过的目光随着郭芙灵动翻飞的身影,不觉看得痴了。

却说郭芙自十四岁上战场,军中生活多年,早已训练有素,晨起练功已成习惯。师祖韩小莹的越女剑已被郭芙练得如游龙穿梭,此时她额前已微微渗出一层薄薄的汗珠,凝脂般的双颊浮起淡淡的红晕,一双美目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玫瑰般的双唇微启,吐纳如兰。三千青丝绾云髻,一支碧簪入乌云。

郭芙定住身型避过阳光走向回廊中的人,当清晰的五官浮现于眼前时,郭芙怔怔地看着回廊中的人,心中一乱,是苦涩、是喜悦、是悲伤……五味杂陈涌入心头,望着杨过竟无言相对。心道:他怎么在此,是来嘲讽我成为弃妇吗?心思飞转中下意识咬住下唇,免得不小心把自己所想说出。这么多年郭芙已学会控制自己,不会什么话都脱口而出。

杨过深深看着多年未见的芙妹,依然颜如舜华,丰姿绰约,只是眉宇间多了份淡然从容。“芙妹,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谢谢杨大哥挂怀,我很好。”郭芙神情一缓,冲杨过嫣然一笑,“杨大哥可是昨晚来的?昨日我身在军中未能与大哥见礼,还望杨大哥海涵。你来了爹爹娘亲一定高兴坏了。”边说边冲杨过盈盈一拜。

说话间却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接着一个小身影向杨过奔过来,“大哥哥你来啦,娘说你要留下不走了,太好了,我可以天天陪在你身边啦。”来人正郭襄,边说边拉着杨过的手向餐厅走去,独留下郭芙呆立于一旁。看着远去的大小身影,郭芙轻轻一笑,小襄儿总是活泼的让人心怜。她理了一下鬓边的发丝也向餐厅走去。

今天这顿早餐使郭府异常热闹,破虏向杨过问着习武啊、练剑啊等等,眼中满是崇敬。郭襄更是亲自为杨过布菜、添饭,问着江湖中的人和事。“大哥哥,大姐说江湖上的神雕侠必定是你,你却说说是不是啊?”郭襄瞪着大眼瞅着杨过好奇的问,“大姐那日说那些行侠仗义之事肯定是你所为,我还以为你身在古墓中呢。”杨过笑笑未答,听闻郭芙认定他是神雕大侠,目光越过桌子沉思地看向郭芙,想在她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郭芙低头认真吃着自己的早饭,好像他们的谈话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一顿饭下来她吃得安静而沉默。

饭毕杨过随靖蓉去军营练兵,襄儿对军中事务从不感兴趣所以留在家中帮忙午饭,心心念要给大哥哥做好吃的。“大姐,你一起去吗?”破虏热切的看着郭芙,对姐姐他总有一份依恋。

郭芙看了一眼杨过,心道:从小我俩在一起就赌气、拌嘴,互不相让,今日还是少接触较好,弄不好都不高兴,爹爹妈妈又要费心。想到此便微笑着拍拍弟弟肩膀:“昨天回来太晚,我有些乏了,今日我在家休息一下吧。”

破虏虽然失望的努努嘴,却关心地说:“大姐近来日日操劳,是该休息一下啦,那我们走了。”

“是啊,芙儿今日好好休息。”黄蓉满眼怜惜地看着女儿,再瞅一眼门边的杨过,心中叹息:本是好好的姻缘,当真是有缘无份啊!

杨过掩住失望的心情,从早晨自己的眼睛就没能离开过芙妹,目光所至之处总有郭芙的身影。

送走众人,郭襄转身钻入厨房,忙着准备中午饭去了。郭芙看着小妹子蹦蹦跳跳的身影心中感念,自家妹子的小心思长姐怎能不知。想来杨大嫂跳崖已有十余载,绝无生还可能,当日娘亲情急生智拦下欲追随而跳的杨大哥。这么多年杨家哥哥孑然一身四处飘零,也是时候放下愁思开始新的生活。若把小妹许给杨大哥到也是一桩佳话,也圆了郭杨两家结秦晋之好之约,爹爹娘亲必定很是欢喜。郭芙想着心中事,身已来到药室。这是自成婚后能让郭芙忘记忧伤的地方,几年来她潜心学习药理,虽不及娘亲悟性高,却是日日努力勤奋,外公的家传已被她学了十之六七。今日闲着就多配些金创膏吧,这在军中用量可是极大。

郭芙正细致地研着药粉,突听襄儿在院中大喊:“大姐,大姐,快来帮帮我。”郭芙心中一紧飞奔出门,这小丫头是不是又闯祸啦。定睛一看小姑娘正俏生生站在廊下,满面笑容:“姐姐,帮我做道桂花糕吧,我已经做坏两笼了。”郭芙闻言噗嗤笑出声来,伸手刮她的小鼻头,“你是做成泥了呢还是做成石头了呢?”

“大姐快去帮我嘛,不然中午我怎么去给大哥哥送饭呢。”郭襄仰着红扑扑的小脸跟姐姐撒娇,郭芙携起妹妹的手带着她向厨房走去。

郭府厨房飘出阵阵香气,肉香揉合着花香及果香,当真是芳香四溢飘香十里。“两位小姐你们这顿午饭太丰盛了,老爷夫人看到一定高兴极了,小少爷又有口福啦。”厨娘眼花缭乱的看着一桌菜,拿过食盒一一放入。“明婶我跟襄儿去送饭,你们不用等我们回来了。”郭芙拎着两个食盒与妹子一起出了门。

时至中午襄阳城内议事厅中飘出阵阵饭香,只见桌上摆着四碗八碟香气绕梁。郭芙在桌前摆着碗筷,听闻一阵说笑声遂转过身,看到爹爹妈妈进来,后面跟着牵着杨过手的郭襄等人。

“爹爹、妈妈快来看看襄儿给大伙做的饭,她可是忙了一早上。”郭芙立在桌边笑盈盈的招呼众人。

大家相继入座,杨过对于日常三餐不甚讲究,素来认为入口之食饱腹之物罢了,此时往桌上一瞧惊叹这普通食材被烹制成一盘盘秀色。桌中摆着醋溜鱼、芙蓉鸡、烧子鹅、狮子头、文丝豆腐汤及八样小菜。且看醋溜鱼雪白的鱼肉上覆满薄薄的琥珀色酱汁,汁不多也不浓,清亮透明,一簇明黄姜丝和翠绿葱花点缀其间香气满溢;奶白色的汤中卧着油亮亮的雏鸡,金黄色的油花浮于汤间,微黄的莲子、朱红的枸杞洒落汤中如珍珠宝石般亮丽,真可谓滑欲流匙香满屋;再瞧这烧子鹅油麻麻、焦黄黄,斩成一指粗的小断整整齐齐码于翠绿的荷叶中,肥而不腻香气扑鼻;骨瓷碗内四个葵花肉丸,色泽红润油亮,在翠心油菜的簇拥下精美绝伦、香飘四邻;四碗围簇一盆文丝豆腐汤,白玉般的豆腐细如青丝,同木耳丝、笋丝、香菜丝、蛋皮丝混浮于汤间,白黄绿黑飘荡于玉液琼浆内,清香绕梁。酿山药、杏仁酪、炝冬笋、桂花糕、烧百合、烩酸菜、龙井虾仁、油爆双脆八样小菜分布四周,色香味形融为一体。

“大哥哥,你尝一下这鸡很嫩哦,还有这鱼可是今早才打上来的呢。”郭襄一边为杨过布菜,一边不停的念叨着。

郭芙为父母盛毕鸡汤便随破虏一道入席,黄蓉笑盈盈看着女儿,舀起鸡汤细细品味:“芙儿,今天这芙蓉鸡你多了一味材料,我却尝不出是何物?”

“娘,我纵有再大的本事依然骗不得你哦,今天我在鸡汤内多放了一样怀牛膝,可强身健骨、补益肝肾。”郭芙冲母亲微微一笑。

“嗯嗯,芙儿这是学以致用啦,亲操刀俎,以娱嘉宾吧。”黄蓉这话冲着女儿说的,眼睛却看向了杨过。

“娘,我也有帮忙啊。”一旁的郭襄嘟着嘴撒娇,心中不快道:明明是我要做饭来送的嘛,为什么总是大姐被娘赞?

“小襄儿贯会讨巧,好,你也有份,只是能把普通食材做成这样精致的也只有你姐姐了。”黄蓉怜爱的看着小女儿。

杨过若有所思的看着郭芙,多年未见芙妹性情大不似从前。以前那个性子耿直、骄傲的公主,现在已然成为沉静、成熟的女子。他却不知这十多年刀霜剑雨的军旅生涯磨砺出了意志坚强的郭芙。从十五年前杨过的拒婚到如今耶律齐的弃婚,骨子里的骄傲被暗暗深藏,从此那颗热情的心被封存。她苦练武功、钻研药理、协助父母驻守城池,再也不是天真烂漫、任性傲娇、众星捧月的公主。岁月把她洗礼成一块真正的璞玉。

饭毕郭芙让随从把食盒送回家,自己提着药箱去了军营,为士兵们疗伤治病去了。郭靖带杨过去看防御工程,郭襄无聊地跟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心想只要陪在大哥哥身边就很开心啦。直到晚上大家均各自回家,唯郭芙命人带信回家,让大家先吃晚餐不必等她了。

杨过看郭芙未归便要去接她,黄蓉道:“不必了,这孩子经常忙得赶不回来吃晚饭,要是很晚了你再去不迟啊,咱们先吃吧。”杨过不便多问只好乖乖留下,想着一天只早上见面跟芙妹寒暄几句,其他时间郭芙都把自己当空气了,心中郁闷至极。

入夜郭襄缠着杨过问东问西,杨过无奈只好推托累极需要休息,方能回房安静一会。

第2章 襄阳夜寻芳(二)

窗外月色正浓,清辉透过窗棂洒落一室的温柔,杨过站在窗前只觉神思绵邈,心绪怅然,自己离芙妹越近越不可及。她躲他,他亦不敢触及,这么多年来的打拼奋斗,功成名就后再次来到她身边,自己仍觉与她有千里之遥,在她面前依然会感到自惭形秽。

这么晚了不知道芙妹回来了吗,心中挂念推门而出,却看郭芙房中一片漆黑。正犹豫是否要去问问芙妹回来没有,忽觉得阵阵花香扑鼻,遂寻着香气看向院子西边。月华似水,清清可沐,园中竹影摇曳,桂花树下一抹清俊身影伫立,秋风月下观桂子,金雨天香绕佳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郭芙。杨过寻香而至不忍惊扰画中人,静静看着眼前如画美景。只听得一声幽幽叹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杨过心中一紧,她这是怨恨耶律齐弃家叛国。

“芙妹”杨过忍不住轻轻喊道,他多想拥她入怀,多想告诉她:他定会护她周全,陪她共守襄阳。话至嘴边却吐不出来,只哑然望着伊人不语。郭芙闻声转身,看到杨过站在园中石几旁,也不知站了多久。她嫣然一笑,冲杨过点头示意。“这么晚了,杨大哥还没歇息,今日月色琉璃、星光琥珀,妹子邀大哥月下浅酌可好。”杨过压下心中的狂喜,朗声道:“烦劳芙妹取酒来,明月清辉衬美酒。”

不多时郭芙端一托盘来到石几前,四样茶点精致香醇,另配一瓮香粥。杨过诧异:“芙妹不是请我小酌吗?”

“今晚我爹爹娘亲肯定为你接风洗尘,酒已喝过了吧,小妹奉上香粥赔礼可好?”郭芙抿嘴浅笑“这么晚了饮酒伤身,我还未吃晚饭,请大哥一起吃盏甜汤。”

两人围几对坐,郭芙盛一碗甜汤递给杨过,杨过接过一碗晶莹,送入口中,只觉得唇齿留香、软滑甜糥。

“这是桃花羹,前些年我在桃花岛收的桃花泪,一直没舍得吃,今儿算你运气好。”

杨过看着手中汤想起自己孤苦一生,凄然道:“我自比不得郭大姑娘从小锦衣玉食,到是暴殄了这精巧食物。”

郭芙愠怒地看向杨过,心道:我的好心好意却被你的骄傲给践踏了。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上一轮明月。

杨过此时后悔不迭,自己的自卑又在芙妹面前作崇。“芙妹,我……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从没吃过这么精致的甜汤,我……”

郭芙收回目光,看向杨过:“杨哥哥,这桃花泪是桃树的桃胶,本没什么稀奇,只是这是我从桃花岛带回的,它带给我满满的儿时回忆,让我格外珍惜。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怀念桃花岛……”郭芙摇摇头:“算了,也没什么。现在抛开家人给我们的外衣,我与你有何不同?我们已不年轻,你现已积土为山,我亦是积水为海。有啥贵贱之别?”

杨过心中甚是愧疚:“芙妹一席话点醒梦中人,惭愧啊!”举目望月意味深长地说:“杨过今日方知十六才是月圆时。”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晚艳冷香《[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31:09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31:09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31:09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31:09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31:09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31:09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31:09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31:09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31:09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3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