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异能掉线中小说[楠竹澪]在线试读-综漫同人-阅文林语

修仙异能掉线中小说[楠竹澪]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过……”师父扇着羽扇面色突然严肃道:“这神秘人若想利用你的身份来达到目的,夺取你的肉身才是较为稳妥的方法。”“觉得残暴就努力修行。”羽扇师父伸手赏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放心,既然这神秘人有在宗门来去自如的本事,又何必费这功夫去夺取你的肉身,去假扮一个一心只想着炼丹,还每次炼丹不论成功都必爆炸的人呢?”“谁知道呢。”师父手中羽扇一摇,其身影渐渐消失:&ldq

修仙异能掉线中小说章节试读

[无CP向] 《修仙异能掉线中》作者:楠竹澪【完结】

简介:

这个世界大约是玄幻+灵异了吧?

云意顷清楚地记得,她被一头巨兽一巴掌击穿,秒死,但次日,她却又满血复活了,没有穿越到异世界,也没有重生到死亡之前,更没有重生到某个时代,走上人生巅峰。

反而,灵异了??

夏季炙热,但她却冷得发抖,有时又饿如饕餮,有时又如在火焰山,异常炎热,更为怪异地是,她的背后明明无伤,却狂喷血液……

每天,发生在她身上的怪异体验都不相同。

但突然之间,这灵异文却又骤变为了都市仙侠文。

云意顷表示,这画风转变得太快,她有些懵啊!

(无男主,非正统修仙。)

===========

第一章 谁动了我隐形的翅膀

“滴!滴滴!”

拥挤的马路上,一辆救护车大声鸣笛着,快速向不远处的医院驶去,在这救护车内,一名扎着马尾辫的高中生正趴在救护担架床上,面容扭曲地大声喊叫着,而其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

一旁的年轻护士看着这夸张的出血量,想为其做些紧急治疗,但却无从下手,这背上看着无任何伤口,怎么会流这么多血呢?

一脸发懵的护士拿起剪刀,将其背后的衣服剪开,只见其背部流血的位置有两处,但这两处却也无任何的伤口。

“……”惊愕的小护士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其身体微微向后退去,但这时其背部却突然喷出血液糊了她一脸。

“啊!”

在这尖叫声,救护车顺利而快速地抵达了医院。

这名背部无伤,却狂飙血液的女子立刻被送进了手术室内,但没几分钟,却又被送了出来。

一系列检查快速完成,而其得出的结果,有些毛骨悚然,这姑娘,身上没伤,身体健康……

“先,先打个止痛针吧……”医生看了眼趴在病床上不停叫着的怪异病人说道。

“……好。”护士立刻取来止痛针为其注射。

病床上,这名怪异病人的声音渐渐减弱,似乎不再那么地疼痛。

“……”医生看着那被血液染红了的床单紧皱眉头,向病房外走去。

“这病人,太过于奇怪了……”医生站在门口轻声说道。

“这种怪异的事情,是不是需要通知那些人?”年龄颇大的护士长看着医生轻声问道。

医生微微点头:“嗯,封锁消息,并通知他们吧。”

“好。”

……

病房内,云意顷轻呼了一口气,她背上的剧痛是减轻了一些,但也就一点点而已,她感觉这剧痛似乎已深入灵魂了啊!

“这次,似乎是撕裂感?”云意顷闭上了眼睛:“好像是,背后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拔掉了?”

“难不成,是我隐形的翅膀?”云意顷自嘲地笑了一声,而后,又开始哀嚎了。

“这种惊悚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

医院大门口,一辆红色跑车十分帅气地急停在了其门口,车门开启,一名身穿黑色风衣,身高约在一米九左右,头发染着奶奶灰颜色的年轻男子快步走进医院内。

“背上无伤口,却在喷血?”高大男子看向一旁向他走来的医生确认道。

“是的。”手里拿着一叠资料的医生面色严肃地点头道:“我用仪器仔细检查过了,没有受伤。”

“嗯。”高大男子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走进电梯内。

“叮~”

电梯门开启,医生在前头带路。

“就是这一间了。”医生说着便向后退了几步。

高大男子直接推门而入,其声音微冷:“人呢?”

“啊?”医生向内看去,却见那染血的病床上并没有人。

“我马上去调监控!”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的医生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

高大男子看向那床铺下滴落的血液,这一滴滴的血液就如同一个路标,指向了楼梯间。

……

“呼~”

二楼楼梯间,云意顷扶着墙慢慢地向下走去。

“没想到这止痛针的效果这么一般。”云意顷眉头微皱道:“早知如此,就不该叫救护车了。”

“以我现在这怪异的身体情况,说不定会因此引起什么特殊组织的注意?”

云意顷面色微白地加快了向下的步伐,她不确定有没有这种组织的存在,但她不敢低估了人类的好奇心。

且,这个世界,既玄幻又灵异,一点都不普通啊!

“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妙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云意顷摸了摸自己的背部,快步向下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后背似乎没那么疼了?嗯,止痛针果然还是有用的吧?!

不过说来,这种怪异的情况持续了多久了?好像有四五天了吧?

记忆有些混乱的云意顷摇晃了下疼痛的脑袋,她不知道她身体变得如此异常的原因,她只记得,这一切怪异的情况,都源于那一天。

……

那天夜晚,她正看着夜空悠闲地吃着水果,恍惚之间,她看到一个长着一双白色翅膀的人类快速飞过。

“羽,羽人?!!”云意顷一脸兴奋地立刻起身,快步向阳台跑去,但这夜空之中已没有了那羽人的身影。

“果然是错觉。”云意顷看着远处的夜空笑了笑,这个世界怎么可能真的会有羽人的存在呢?

云意顷将碗中最后一颗圣女果扔入口中,头部微转,却见到一道人影极速而来,瞬间就从远处飞到了她面前,而后又迅速消失在远处的夜空之中。

“……”云意顷呆愣了一会,伸手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这次她看着十分地真切,那御空而行的确实是一个人类!而且是一个长得十分之好看的男人。

啊呸!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世界,玄幻了啊!”云意顷靠在栏杆上看着夜空,脸上笑意浮现,她都已经能想象到自己御空飞行时的场景了!

但这时,空气之中,突然有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嗒~”

身体莫名僵硬的云意顷感觉到有一大坨粘稠的液体滴落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并缓缓滑下,在其耳旁,似乎还有兽类的喘息之声?

“……”此时的云意顷无比地希望这兽类的喘息之声是一个错觉,这个世界还是无比地普通的,飞天遁地什么的都是假的!

但是,她的余光似乎看到了,灰色的毛?

“一定是错觉,错觉,错觉!”云意顷囔囔自语着,其脚步微动。

“吼!”

兽类的吼叫之声在其耳旁炸起,而她的惨叫之声也被这兽吼之声彻底淹没。

“噗!”

云意顷口吐鲜血,她的身体已被那锋利的兽爪刺穿,血液飞溅,她眼中的世界,渐变成了黑白之色,身体阴寒无比。

云意顷嘴巴微张,一个字都没说出口,便,卒了。

“吼?”

周身缠绕着灰雾,高约两米左右的兽类看着云意顷,其赤红色的双眼中透露出疑惑之色:“嗯?杀错人了?”

“算了,恰好也饿了。”

灰雾兽低头,向扑街的云意顷咬去。

“轰!”

正准备进食的灰雾兽突然之间血液飞溅,其庞大的身体分裂成无数肉块,随后化作无数光芒消失不见。

其过程极快,这灰雾兽甚至还来不及发出惨叫之声,便被这外来之力彻底轰散,消失于天地之间。

第二章 各种死亡体验

“叮铃铃~叮铃铃~生煎肉包馒头片,豆浆油条炸鸡腿,牛奶土司肉夹馍,香肠培根三明治~”

血迹斑斑的客厅内,手机闹铃不断震动着。

“啊!救命啊!”

一身是血的云意顷睁开眼睛猛然坐了起来。

“啊嘞?”气喘吁吁的云意顷看着阳台外明媚的太阳光有些恍惚:“我还活着?”

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除了一身的血之外,没有任何的伤口,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可是,这不对啊!

昨晚,她明明被那灰毛兽一巴掌就击穿了啊?!这满是血迹的客厅,可以证明昨晚所发生的事不是一场梦!

可她居然还活着?为什么?而且……

云意顷环顾四周,这一地的喷血量是不是有些夸张啊?尤其是在她四周的位置,这血迹多得有些夸张,更有些惊悚!

“叮铃铃~叮铃铃~生煎肉包馒头片……”

桌子上的手机闹铃依旧在震动着,云意顷起身,走到桌子旁,拿起手机关掉闹铃。

“日期正常……”云意顷看向放在电视柜上的相框:“我复活了但是却没有穿越到异世界?也没有重生到死亡之前,更没有获得什么金手指,外挂?”

“这不符合死亡必穿越,必得外挂的定律啊?”

“还是,这其实是平行世界?”脑洞大开的云意顷打开电视,调到新闻频道。

“居然一切正常?我还以为死而复生后这个平凡的世界会变成魔法或者玄幻世界呢?”云意顷摸着下巴微微摇头道:“不对,这个世界本来就有些玄幻。”

云意顷转身看向那大量的血迹,其眉头微皱:“还有个疑问,那灰毛兽既然杀了我,但是又为什么没有吃掉我?”

“难道是嫌弃我一身的地沟油吗?”

云意顷觉得这一切都古怪极了,但很快,她便没了再去思考这件怪事的精力,因为,她的身体发生了异变。

复活第一天夜晚,夏季炎热,但云意顷却冷到发抖,其呼出的气息都携带着冰冷的气息。

云意顷裹着厚厚的棉被,开着暖气,却依旧觉得寒冷至极,这寒气似乎深入骨髓。

不多时,在这怪异寒气的围绕下,云意顷意识变得有些迷糊,甚至于她的身体上凝结出了一层薄冰,薄冰渐厚,将其冻成了一个厚厚的冰雕。

无法动弹,只能感觉到冰冷无比的云意顷在冰雕中却是突然一笑:昨晚死得太快了,不知道死亡是何感觉,今晚倒是细细体验到了,只是,不知这次是否还会复……

云意顷头微微一歪,彻底陷入昏厥之中,进入死亡倒计时。

“滴~”

“滴答~”

随着云意顷的晕厥,这厚厚的冰雕突然开始融化,滴水。

“滴答!”

冰雕融化的速度越发地快,厚重的棉被变得湿漉漉的。

“呀!好热!好热!”云意顷猛然清醒,快速将那湿被子踢下床。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间又变得如此炎热了?”云意顷快速将身上湿透的棉衣脱下,换上了一身清凉的夏装。

满身是汗的云意顷一手抓起扇子快速扇着,另一手拿着空调遥控器,将暖气模式变化为了冷气模式。

“呼~好热,好热!”云意顷站在空调出风口的位置不停扇着扇子,但依旧热得不要不要的。

“这难道就是复活的代价吗?”云意顷泪流满面。

但,这却只是个开始而已,当云意顷感觉即将要被热死的时候,这周身的热气却又在突然之间消散了,她转而变身为饿死鬼,怎么吃都不饱。

这种饥饿感持续了一天左右,莫名其妙地在突然之间又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窒息感,一种被活埋的窒息感,而后是在水中溺死的感觉,再然后是被人用绳子活活勒死的感觉;被巨重之物压扁的感觉……

……

“呜~”

医院楼梯间内,想起这几天悲惨遭遇的云意顷伸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嗯,一个体验了各种不同死法,内心无比坚强的人,是不会轻易流眼泪的!

“不知道明天又会是什么样的死法……”云意顷伸手摸了摸渐渐不再疼痛的背部嘟囔了一句,但又突然间意识到这句话有些不对:“啊呸!我应该祈求明天恢复正常模式才对吧!”

“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啊!”

云意顷快步向一楼跑去,她的背部不再诡异地流血,那种令她无法忍受的疼痛感也在渐渐消失。

很快,云意顷便十分顺利地离开了医院,向外面街道跑去。

与此同时,那高大男子也从医院里冲了出来,只见他停留在跑车前,其眼睛闭上,再度睁开之时,他的眼睛上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高大男子的视线瞬间就锁定了远处的云意顷,实在是那染血的背部太过于醒目。

“嗯?”高大男子的视线透过建筑物,紧紧跟随着奔跑中的云意顷,其眉头微皱,而后诧异出声道:“不是觉醒者?”

“那这怪异的流血背部是?”高大男子眼睛一眨,那金光缓缓消散:“她正处于觉醒的过程中?”

……

街道上,穿着一身新衣的云意顷从一家服装店出来,她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旁,将那一身染血的旧衣服扔了进去。

“这车怎么还没来?”云意顷看着手机里的叫车APP颇有些焦急道,她现在是不喷血,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但下一个死亡体验或许很快就会出现了,所以,她要赶紧回家才行躲着才行。

“咕~”

云意顷捂着咕咕叫的肚子,突然间感觉到十分地饥饿,她看了看四周,取消了叫车,往远处的自助餐厅走去。

在这种怎么都吃不饱的情况下,自助餐是最佳选择,只是,这种被饿死的死亡体验不是出现过一次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该不会是所有的死亡体验再轮回体验一次吧?!

云意顷停下脚步,欲哭无泪,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化,也不知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暗示自己,这种怪异的情况应该是在觉醒异能,又或者是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异……

待各种死亡体验结束后,她或许就能觉醒很厉害的异能!又或者她将变异成超人?

她唯有这么想,才会觉得这日子好过一些。

第三章 死亡后的穿越来得如此之慢

“咕咕~”

云意顷捂着咕咕叫的肚子走进第二间自助餐厅内,第一间自助餐厅几乎要被她吃空了。

“呜~要饿死了!饿死了!”云意顷不停往嘴里塞着食物,但她的胃就如同无底洞那般,吃进去的食物全部都消失了,而那饥饿感却是越发地强烈。

一旁的工作人员与顾客皆一脸好奇又惊讶地看着云意顷,若不是那桌面上没有手机,他们还以为云意顷这是在做大胃王的吃播呢。

“啊嘞?”

原本狂吃中的云意顷突然停下,她伸手摸了摸有些发涨的肚子,面上有些不可思议:“这次,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云意顷对这快速死亡体验感觉到有些不适应。

“啧,我这都快变成抖M了……”云意顷伸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一脸淡定地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走出了餐厅。

“不过,这是要苦尽甘来,觉醒异能的节奏吧?”云意顷面露期待之色,但这期待之中也有一些忐忑,毕竟,这异变,觉醒,都是她自认为的……

云意顷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但在回家的路上,她又体验到了一种新的死法,如同万蚁啃食,痛不欲生。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楠竹澪《修仙异能掉线中》点评: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同人]世界星辉小说[猫璐]在线试读

雷古勒斯把剩下半杯的茶杯放回桌上,滑落的宽大袖子盖住了小臂上的黑色印记,他站起来。“所以你要抗争,对吗,西里斯?”“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有怎样传说纯粹的血统,又多么会明哲保身,你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纳西莎看着他,又看看小天狼星。“正如我很久之前对你说的。”小天狼星也站起来,“我一直认为,这个标记是一种侮辱,一种不得不屈服的侮辱。”卢修斯苍白着一张脸,看着小天狼星的眼神一再变换:“西里斯,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只是我想改变的,我想守护的早就比你多多了,卢修斯。”小天狼星看着...

2019-09-03 07:31:04

[综]英雄齐木的灾难小说[日夜浮]在线试读

怀着愧疚之情,齐木将金鱼酱的时间恢复到了前一天,然后重新放回水池。齐木观察了一番其他参赛者,剩下的那个女孩子好像也不是很擅长的样子,但现在也有两条了,绿谷同学倒是已经捞上了6条金鱼了……齐木在内心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随即转移了视线,至于爆豪胜己……【……嘛,安息吧,金鱼酱。】【看样子只能用念能力了呢。】【……为什么他可以一本正经和一条鱼吵架啊。】【拜托了,放过它吧,这只是一条无辜的金鱼啊。】...

2019-09-03 07:31:04

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小说[迷藏君]在线试读

司徒琛指尖敲了敲桌案,将书拿过来开始帮贾赦断句。罢了罢了,既然贾赦帮他赚钱,那他好好教贾赦读书也是应该的。这些东西贾赦当年读书的时候肯定都背过,如今不过是重新捡起来温习一遍罢了。而且《中庸》的第一章 才一百多字,这要是背不下来岂不是还不如未入学孩子?《中庸》的第一章 还是蛮短的,贾赦一口气从头读到尾。流畅虽然流畅,就是压根不存在断句这种事情。“你看这儿,读成‘可离,非道也’才对,你读成‘可离非,道也’就太荒谬了。” 司徒琛看到贾赦懵懵懂懂的眼神,突然觉得有种给大儿子启蒙的感觉。贾赦已经猜到了司徒琛的想法,...

2019-09-03 07:31:04

[HP]哈利波特与斯莱特林的诅咒小说[凉鹊]在线试读

哈利眨眨眼,“我很乐意,只要斯内普上课时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好。”哈利抿抿嘴,抬眼望着卢平,还是把想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再见了。”赫敏和罗恩走在后面,他们俩是级长,要先去巡视。“保重。”卢平和每个人握手,最后轮到哈利时,“听着,”他低声说,其他人都在和唐克斯最后道别,“哈利,我知道你不喜欢斯内普,但他是高超的大脑...

2019-09-03 07:31:04

[猎人]如歌的行板小说[空井]在线试读

末了送餐时老板娘还多推了一份甜点给我,用眼神暗示我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跟伊耳谜亲近亲近。我在两把菜刀的威胁下端著甜点去找了伊耳谜,低头是面瘫的杀手世家长子,抬头是老板娘的大字报上书『快搭话啊!』,旁边还有人用无声的嘴型说『加油』。--根本不对吧。我在一片溺死人的温暖里战战竞竞的帮伊耳谜点餐。当然那眼神的涵义是瞎猜的,因为我实在也不能从老板娘抽蓄的左眼里看出一点『小丫头害羞什麽还不主动点云云』的内容,所以在一句:「老板娘你今天眼皮抖得好厉害,要不要去看医生?」後,厨房门口果真贴了一张『夏洛与狗不得进入』。「甜点...

2019-09-03 07:31:04

我不要面子的吗[综英美]小说[杏仁蛋挞]在线试读

给他换上同样精致的刀叉。史蒂夫垂敛的眼角晕染出笑意。阿霜点点头,搭在椅子上的小腿晃了晃,她偏头看向史蒂夫,忍不住犹豫着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阿霜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双手合十,做了个抱歉的小姿势,然后迅速的抽出史蒂夫的筷子溜走了。只不过阿霜买饭的时候是没想到还要请灵魂队长吃的,因此只买了包子,想了想,还是小声安利道:“这个超好吃的,种花家的美食超级无敌好!”说着,便不再吭声了,只是打起精神笑了笑,反过来安慰阿霜道:“没关系...

2019-09-03 07:31:04

[HP]涩果小说[墨道茶]在线试读

男孩把眼镜扶正,挠了挠乱糟糟的碎发,有些拘谨地说:“我很好,谢谢。”凡妮莎注意到他长了一双和莉莉如出一辙的绿眼睛,眼底似乎继续着无限的力量。很难相信,可以从一个男孩的眼中看出不谙世事的天真和看透世事的沧桑。她恢复了该有的礼仪,微笑着回答:“请原谅我的失礼,只是你长得和我过去的同学很像。”大黑狗吃饱后看起来活泼了许多,正欢快地摇着尾巴,随时准备再扑上去。凡妮莎弯着腰一只手搂过狗头,一只手拉起了男孩:“抱歉,它有些调皮。你没事吧?”凡妮莎...

2019-09-03 07:31:04

[综]反派一条龙服务小说[王谢之]在线试读

“和你有关系吗?”奈奈用另一只手举起拳头来,“我警告你哦,灰崎,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你是我同桌,我怕你受伤之后哭着去找我哥告状,现在我已经转学了,你受什么伤我哥都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了——小心我揍你哦。”他很嚣张地把脸伸过来,指着自己脸问道:“这里吗?优等生?”她怕自己把灰崎祥吾揍进墙里面。“别走那么快啊,新学校的英雄是怎么回事?”他在她身后问道,“你...

2019-09-03 07:31:04

(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小说[明日小暑]在线试读

黄始木能力强到一般情况可以不用通过人情交际,自己就能搞定,就算要利益交换也可能会采用直接的方式,不搞虚的。在他不断的实践中,这种与人毫无瓜葛的状态是可行的。也为他省了时间,同时对一般人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对他来说无效。第2章 02 保镖所以人情世故对他来说反而是简单的东西,无所谓。一般人经营人情世故不外两种原因,第一使自己情绪上感觉融入,舒服,温暖。第二是为了利益的交换。而情绪的舒适感他也不那么需要或者说他在自然状态下很少引起别人温暖而无目的性的回应,而他也不会情绪需要而主动伪装出殷勤的态度。--没有庆贺宴...

2019-09-03 07:31:04

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梓伊]在线试读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灵力法术均被压制无法施展,甚至原身也无法变幻,因而尽管知道她的好奇赞叹,尽管已经放下了心中沉浸的自卑,尽管他愿意也只愿意让她瞧见,他仍旧无法令她如愿。如此,安静过了许久。他一直静静等着的时机,就快到了。想到‘剧情’中他在潭边泡着尾巴被锦觅瞧见的场景,润玉说不清心中有多么复杂。她都不曾在那小小的屏幕之外亲眼见到,旁人,又凭什么呢?这夜,润玉值夜完后去交班路上,突然被红线绊住脚。他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大红衣袍的月下仙人果然走了出来:“没良心的小子,多...

2019-09-03 07:3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