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如歌的行板小说[空井]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末了送餐时老板娘还多推了一份甜点给我,用眼神暗示我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跟伊耳谜亲近亲近。我在两把菜刀的威胁下端著甜点去找了伊耳谜,低头是面瘫的杀手世家长子,抬头是老板娘的大字报上书『快搭话啊!』,旁边还有人用无声的嘴型说『加油』。--根本不对吧。我在一片溺死人的温暖里战战竞竞的帮伊耳谜点餐。当然那眼神的涵义是瞎猜的,因为我实在也不能从老板娘抽蓄的左眼里看出一点『小丫头害羞什麽还不主动点云云』的内容,所以在一句:「老板娘你今天眼皮抖得好厉害,要不要去看医生?」後,厨房门口果真贴了一张『夏洛与狗不得进入』。「甜点

[猎人]如歌的行板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猎人同人)[猎人]如歌的行板》作者:空井【完结+番外】

文案:

这是一个人生最大的特点看起来是倒霉的女孩子在猎人世界里挣扎未果最后成为炮灰的一段故事……

(要讲的话我觉得更贴切的是《我的炮灰人生》之类的名字Orz)

能力威能,有;人格威能,忘了带出来。

全文剧情与原作无关,普通狗血,不够煽情

第一人称吐槽玩梗卖萌超倒霉笑中带虐及扭曲团长努力进行

似乎这类型的文都流行补一句本文慢热,

我想,这篇文应该注明:本文快熟……

内容标签: 猎人 穿越时空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 ┃ 配角:库洛洛 ┃ 其它:

第1章 序幕

Impromptu

00

原来我睡在男人的臂弯中。

醒来的时候首先入目是一片黑暗,没开灯的深夜里绝无『我一开眼就看到一副精瘦性感养眼的胸膛……』这等好事,我挣扎了一下,环在腰上的手很配合的松开,然後慢慢爬下床去。

说是慢慢并不是因为担心吵醒隔壁的人这种浪漫的理由(事实上不用我吵他也醒了),而是为了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最好尽可能放轻所有动作以免被假寐中的男人误判成攻击行为。

……好吧,其实说了这麽多,真相只是因为经过这麽悲摧的一夜,久违的激烈运动後遗症并不能允许我快快的从床上跳起。

努力摸索後捡起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再蹑手蹑脚地钻入浴室中,扭开水龙头後温水公平的从莲蓬头倾泻到每一寸肌肤,然後我僵硬了。

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

「醒了?」

「嗯。」我点点头,然後挤了一点沐浴乳到自己手上。

虽然一男一女□□出现在浴室里似乎是很正常的一幕,但我也毫不怀疑那只『温情脉脉』的手会在下一秒拧断我的颈子。

「不叫我?」

「不想吵你。」而且不用吵你也会醒。我想了一下,将沐浴乳参了水挤出泡泡,然後他低低笑出声,但我不觉得有哪里好笑。

手顺著肩线、手臂的线条滑了下去,在对方一口咬上我的肩後,彷佛开战讯号般,为了维护小朋友们的纯洁,我只能委婉的描述:『我们互相解决了对方的生理需求。』

或者要说:『我们不得不,只好解决根本没有这麽重要的需求。』

01

走出浴室後我很快将自己的仪容打理完毕,接著拿出细小的钥匙打开了梳妆台右边第二个抽屉,拿出里头全部的钥匙、卡片钥匙、识别证跟其馀证明文件,我将那些东西放在床上,然後看向那个站在窗边欣赏夜景的男人。

四十八楼俯瞰的夜景很美,当时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租下了这间房间。

那个男人没有看我,但我知道他随时都在注视著这个房间内包含我的一切,我细心的将那些东西一样样排列整齐,也不打算现在是不是在对方的行程预定表之中,开始一个个介绍每一样东西的用处、使用方法跟使用地点。

「我办公室左边第二个保险箱、老板办公桌後画像背後的保险箱,大楼第五十三层的进入卡片……」

他就这样背对著听我一样样慢慢细数每一个东西的用途,这画面很傻,但我知道彼此时间都不多了。

说彼此其实不对,因为时间不多的人只有我而已。

就算我念得再慢也总有念完的一天,我找了个喜欢的位置,抱起喜欢的抱枕後那个黑色头发的男人终於转过头来。

「你知道我。」他说,用的是肯定句。

「是。」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是。」

「不逃?」

他问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单纯想听人挣扎无用後自己招出来,典型先不动声色把猎物玩过一遍再杀死的恶劣,而不幸的是我知道回答的再正确都不能让我的生命多延长一点,於是我低头。

「逃没有用。」

真不好意思,颇不上道破坏了你的游戏乐趣。

02

「你真聪明。」

「能得到您的赞美是我的荣幸。」我不是聪明,只是比较认命。

「有什麽愿望吗?」

我抬头对上了那双眼睛,因为太清澈才深不见底。--『库洛洛.鲁西鲁』、『库洛洛.鲁西鲁』、『库洛洛.鲁西鲁』--我在心底一遍一遍反覆默念那个名字,然後将抱枕抱得更紧一点。

愿主赐我勇气,虽然主没空。

我低下头,听见自己说:

「请在我还没来得及感到恐惧前结束一切。」

03

『库洛洛.鲁西鲁』

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是在企业间举办的慈善晚宴上,当时我正在盯著满长桌的美食思考要怎样才能不动声色的多解决一点份量好弥补我受创甚重的心灵,一道声音非常适时的插入我一人的空间。

「小姐,需要帮忙吗?」

抬头看清声音主人的瞬间我几乎预见了自己的命运。

--啊,终於要死了。

我们和乐融融的在那个夜晚里联手解决了一片色香俱全的食物,在晚宴结束以前交换了联络彼此的姓名和手机号码。

而那顿晚宴的美食形容之所以不含味一项并不是因为一个人在预见死亡前夕的胃口全失,而是因为学问渊博的鲁西鲁先生会在我每叉一口食物的时候向我巨细靡遗的讲解那些料理的原料和来源。

娘喂,有没有这麽残酷连最後一餐都不让人好好享受的吗?

我在泪眼滂沱里看著优雅迷人的鲁西鲁先生,把一道道我只吃一口就因为解说而不敢继续吃下去的食物解决。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但可以的话我更希望你直接坦承的向我提出你的目的,这样我也能坦率的直接给你想要的帮助,而不是彼此在这里对看假笑。

想要的东西,就抢过来。所谓的豪赌是用赌客下一口呼吸当抵押,旅团是庄家,这样才符合A级强盗的行事作风。

只是既然团长喜欢用美男计来解决一切我也无权反对就是了。

04

黑色的死神笑了。

「你很害怕。」

醒悟到自己提了多麽愚蠢的要求,眨了眨眼睛,我望向那个握有我性命的男人,「那现在可以改要求吗?」

「请便。」

只是会不会实现就不知道了。

「请你下手尽量快狠准,务必不要让我感到疼痛。」

「你很害怕。」他又重复一次。

「是。」

「你不想死。」

「是。」

所谓的想死是建立在不会死的前提,但我现在正踩在临界线上,谈什麽想不想死都已来不及。

只是快跟慢而已。

而快跟慢的差距又太短。

「很高兴认识你。」他说,我知道这是结束的信号。

终於,终於。

黑色死神的身影终於模糊到我完全看不清,一滴眼泪从我脸颊淌了下来。

恐惧到了极点就没有恐惧。

我听见自己说:「我真的是太倒楣才会必须认识你。」

眼前一黑。

05

下次清醒,我会知道这次是閒家赌赢。

至於如果醒不来,那就算了。

第2章 00-04

00

醒过来时我是有那麽一点再世为人的清爽感的。

不过这实在不能怪我夸张,往往人在出了什麽重大事故後捡回一条命都会有这种重生的感觉,而我却是确确实实『重生』了一遍,毕竟遇到死神还成功抢回一命这种体验不是人人都有的。

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种死而复生的能力是在不知道几年前,我还没出社会之前。

那时有个奇怪的家伙塞了个奇怪的东西要我无论如何别把那样东西交出去,後来那个奇怪的家伙倒楣,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怪人喊著『可口的小果实~』然後收成了。

而我只比那倒楣的家伙幸运一点,因为他被收成完後就轮到了我。

那时我叫作绮莉。

等醒来以後我发现旁边的景观俨然不是最後记忆里飞砂走石的荒凉模样,尸体差点被当作垃圾扔到某盛产强盗的垃圾集中场,我在被扔掉前醒了过来成功逃离了可能成为强盗的命运,然後发现自己外型瞬间倒退了七岁之多。

靠,我原本也才得年二十三。

01

走到最近的小镇里人家问我名字,第一个反应是绮莉,但r还没出口,一件事实打中了我--绮莉死掉了,这个身分不能用了。

对新名字我纠结了很久,最後只好老梗的说:姐姐,我醒来的时候什麽都不记得了,不如你帮我取个名字吧?

从此後就顶了尤朵拉这个名字,一直顶到我在某黑道大哥手下找了个秘书的工作,不幸参加了某场慈善晚会,更不幸又遇到了一个男人。

所以说起运气这种东西,真是令人叹息。

不过叹息归叹息,我还是很认真的开始检视起这个曾经的命案现场,幸好蜘蛛老大没有杀人弃尸的习惯--窗明几净…好吧是有点灰尘,不过看起来不多。

打开电视,很好还没被停,表示这次复活的时间花费不长,至少还没长到我银行存款被水电费扣光的程度,这也间接的表示蜘蛛头确实没唬我,下手的确俐落,不像那个刚出师的变态,把我杀得七七八八导致复活时间延迟了很久。

我注意了一下时间,原来只过了三个月。

确认好时间後我马上走到梳妆镜前,镜面里最多二十出头的少女模样让我更加满意。好处是不用担心生计问题(二十岁绝对比十四岁好找工作),但坏处是除了化妆品的厚度以外,二十岁的我跟二十六岁没什麽差别。

好吧,其实差别大很多,比如我原本的金融卡有可能不能用了,硕士证书可能也不能用了。

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身分证不能用了。

02

用电话叫外送维持三餐,在房间里对著电脑电视过著醒後吃吃了睡的懒惰生活,宅了好几天後,某天傍晚,电铃很正常响了起来。

--应该是外送的。

我算了算时间大概也差不了多少,於是拿了钱包走到玄关拉开门。

茶色头发,绿色眼睛。

多年生活经验指出,人类在情绪受到巨大波动的时候除了少部分的人处变不惊以外,大多数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将情绪表现在脸上,也就是所谓的惊吓。

而有另外一种更为稀有的情况指出,在遇到更恐怖波动时,人类的表情会变成呆然,也就是吓到呆了。

但其实还有第三种情况,当你吓到呆了又呆过头了身体自然就会反璞归真,也就是毫无反应。

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不是不改,是吓到不能改。

我现在不幸就是处在这种情况。

站在我前面的雄性--更正,男性,有著一头漂亮的茶色短发跟一对碧绿色的眼睛,笑起来纯真无邪就像个比我小--好吧,现在是比我大--不了几岁的清爽大学生,他穿著一身非常引人侧目具有民俗风格的服装(比如说九分收脚裤跟无袖背心还高腰皮带),不过这些都比不上他的身份带给我的意义。

就算没有拿著手机都是在路上看到要马上回头有多远跑多远的意义。

他叫做侠客。

03

「你是我姊姊的朋友吗?」我问。

「咦?」侠客愣住,有点困惑,「大概是吧。」

我想侠客这时的OS一定是:大概你姊姊是团长这段时间的女朋友吧。

「我姊姊她不在喔。」

「喔我知道,」那对绿色的眼睛无邪地眨啊眨,「只是我刚好来这附近逛逛,朋友跟我说他在这有个窝,叫我没地方可以过来住。」

於是我完全明白了。

靠,团长你杀了人以後还占了房子啊。

04

半小时後真正的外送服务到了,我跟侠客隔著一张桌子吃晚饭。

我看著他非常不客气的一口气扫走了五片披萨(一共也才六片!)跟三罐可乐,进食速度飞快手脚俐落,真不愧是干强盗的。

为了避免我最後只有纸盒能吃,我只好抓紧手上的披萨。

我突然想到《色.戒》里那个特务头子曾经说过:『那姓易的杀了我老婆和两个孩子,我还能和他隔著一张桌子吃饭!这就是搞特务的!』

虽然我不是搞特务的也没有老婆孩子可以给人杀,不过现在的确是在跟那个姓鲁西鲁的心腹手下隔著一张桌子吃饭。

就像恐惧到了尽头就没有恐惧了,是否憎恨到了最後就不恨了呢?

我看著手上的披萨一边想著这个问题一边也很不能理解自己为什麽就开始沉思这麽严肃的一个问题,但很快我就得出了解答--

对团长而言我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一块披萨,他肚子饿要吃,所以就吃了;团长需要一件可以让他抢劫的媒介,我刚好就是那个媒介,只是用完就杀了乾净而已。

你说披萨会因为你吃掉它所以恨你吗?

答案很简单,恨意不会因为到了尽头就不恨,只是有没有能力去恨。憎恨也需要能力,我认定披萨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它不会恨我。

一切不过是同样的道理。

得出这个答案之後我显然不能再继续深沉下去,在侠客说出『如果你没胃口我就帮你吃掉吧』并迫不及待要伸手过来之前,我在对面心碎的眼神里义无反顾的吃掉那块披萨。

权作最後的晚餐。

虽然现在是中午。

第3章 05-07

05

有人说生命就是一场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按照这个逻辑显然里面跟外面的人就像狼与羊的游戏一样不能共存,只是现在既然外面的人都进来了,很明显的我这只羊不出去好像也不行。

于是吃完午餐后我就包袱款款,金融卡身分证拿着就准备闪人。

告别前侠客正坐在我的计算机前上网。

通讯软件的窗口跳啊跳啊,聊得不亦乐乎。

我花了一分钟犹豫该不该打断他,在离开前先把『我的最爱』里的BL小说连结删除以免败坏使用者身心,但转念一想反正轮不到我败坏了这群人真要玩一定比小说里激烈千百倍(还是真人版的),于是也就心安理得。

大不了真的被吓到去找作者算帐好了,谁叫你要用女孩子的计算机。

「如果遇到我姊姊跟你朋友请帮我跟他们打声招呼。」离开前我刻意这么说,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个『姊姊』是遇不到了。

因为没有这个人。

不过是一个人在装死,一个人在装傻。

06

离开龙潭虎穴后我第一件事情是搭车到另一个城市去买一套新衣服,然后找了间旅馆洗澡。

不出意外果然在后腰找到一根天线,一边敬佩蜘蛛脑果真思考缜密行事周到,一边庆幸还好没发生什么让他把我当玩具玩的突发事件,然后一边顺手就把那根天线插在路边的野狗身上。

南无阿弥陀佛,狗儿你安息吧。

把换下来的衣服扔掉,我找了间最近的银行把账户里的余额通通提了出来,抽起几张放到口袋,剩下全装进买的皮箱后马上拦了出租车往最近的车站奔去,在地图上乱点站牌,最后砸钱买了一张远程车票。

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换掉了,全部的历程都放弃了。所有的行动以快速为诉求,上了火车后我才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没有身分证明,自然也没办法签证,所以我的逃难只局限在同一个国家内。

只是想竭尽所能的逃得越远越好。

命运就是这么的讨厌。遇见库洛洛之前我不知道要安排后事,等遇见库洛洛后我又不能安排后事,只能偷偷规画个大概,等真的发生了再一切见机行事。

不要回头,越远越好。

松懈下来的瞬间眼泪也啪搭啪地涌了出来。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空井《[猎人]如歌的行板》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30:36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30:36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30:36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30:36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30:36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30:36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30:36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30:36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30:36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3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