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小说[对游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5章舒服!不过现在不用担心啦。啊,想吃猴脑的心真是日渐强烈!陆岐闲来无事,抓了一堆干草躲在鸟蛋后面编织草裙,编好后套在脖子上低头理了理,嗯人矮也有好处的,不过手臂长的草裙,就能把上下身遮严实了。考虑到小猴子全身是毛,而且经常上树蹦跶,她就不费事给他编裙子了,直接给它编个四方形被子,睡觉的时候盖,很适合他。陆岐穿着草裙,裹着被子孤孤单单的靠在鸟蛋上,等啊等,等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四周一片昏暗,吓得她一个激灵站起来。

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西游同人)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作者:对游绝【完结+番外】

文案

东胜神州有一块自盘古开天辟地就存在的仙石,仙石脚边伫立着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

几百年相伴,几百年风吹日晒,在某个晴天丽日里凭空一惊雷,双双破石而出!

仙石孕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石猴,小石子孕出我是谁我在哪的陆岐。

死于心脏病一朝变成小婴儿的陆岐,满脸懵逼的被石猴倒拎在手里观察。

石猴扒拉她头顶的胎毛万分嫌弃道:“呔,你这小石头,怎么弱的连毛都长不出来!”

陆岐:“???”

成长型,主角非穿越。

齐天大圣孙悟空*背景牛X的小石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青梅竹马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悟空,陆岐,陆持 ┃ 配角:六界众生 ┃ 其它:西游记

作品简评

把道君玩笑话当真,跑去给女娲补天的上古琉璃石陆岐,在历经千难轮回之后终于人魂合一!她甫一醒来就结识了一同呆在仙石里的邻居猴哥,两颗石头紧紧挨在一起相伴了数百年,直到猴哥出世。而猴哥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拍开孕育陆岐的石头提出陆岐,让对方成为一名优秀的早产儿,并“威逼利诱”,让对方承认是他的“弟弟”……本文情节清奇,脑洞大开,致力于让大圣不再孤独。故事着重描写了大圣的幼年生活,全文基调轻松诙谐,从称霸花果山到拜师学艺,大圣一边宠妹一边坑妹,一边日常互怼一边提棒改变宿命,给大家展现一个不一样的西游!

第1章

“有人吗?”

“……”

“请问,有人吗?”

“……”

陆岐意识模糊之际,感觉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狭窄的黑匣子里,窄到四肢蜷缩无法动弹,窄到身心极度疲倦,窄到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呢喃的话语连自己都听不清,寥寥两句就耗尽了所有气力,让意识再次陷入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她再度醒来,依旧被关在黑匣子里,但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陆岐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最后像似想到了什么,缩在胸前的手指动了动,指腹贴着心口良久。

没了。

陆岐眨了眨眼,她的心跳,没有了。

果然她是死了吗?

心脏撕裂喘不上气的痛楚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啊。

原来死后就是被关在黑匣子里?

这样好无聊啊……

“有人吗?”陆岐看着黑漆漆的前方轻声问道,“请问,有人吗?”

四周一片寂静无人应答,她打了个哈欠,刚要阖眼沉睡时,旁边传来了些许动静。

稚嫩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好奇,学着她刚才的语气活灵活现道:“有人吗?请问,有人吗?”

陆岐抬了抬眼,即使什么都看不见,她也睁开眼睛对着唯一的声源方向道:“有的!”

那孩童也应道:“有的!”

陆岐很认真的跟对方打招呼:“你好啊,朋友。”

孩童应道:“你好啊,朋友。”

陆岐沉默了,跟对方商量道:“你可以别学我说话嘛?”

孩童:“你可以别学我说话嘛?”

陆岐:“……”果然死了以后遇到这种还是会害怕!

安静了片刻,孩童主动问道:“朋友?”

陆岐:“我在。”

孩童又道:“我在。”

陆岐:“哦。”

孩童:“哦。”

……

长久的沉默过后。

孩童自言自语道:“有人吗?”

“请问,有人吗?”

“有的!”

“你好啊,朋友。”

“你可以别学我说话嘛?”

“我在。”

“哦。”

陆岐在害怕中,迷迷糊糊的听着孩童的嗓音入睡。

此后中途醒了三五次,每每醒来喊一声有人吗?旁边孩童就会应道有的。

再后来,她就从自动醒来变成被吵醒来。

“小石头醒醒,小石头快醒醒,小石头?小石头再不醒我就一脚把你踹进海里啦!”

“我不是小石头。”陆岐慢吞吞的反驳道,“你叫我干嘛啊?”

“我要出生了!”

陆岐反应慢了半拍,想了想,有些茫然道:“你要……投胎了?恭喜啊。”

“投什么胎?我们要出生啦!”

“我们?”

“对!”

“我?我要怎么做?”

“等轰隆!”

“轰隆?”陆岐回想了下,恍然大悟道:“你说的是雷电吗?”

她话音刚落,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狠狠劈在陆岐边上,顿时火光四射,碎石横飞百里,地动山摇不止。只听‘咔擦’一声响,一道比惊雷还要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她耳边骤然响起。

灵魂都在震荡的陆岐看见了阔别已久的光线,但来不及护眼就被一股气流席卷全身。

第2章

“小石头~小石头~小石头?小石头醒醒,小石头,小石头!”

陆岐在混沌中被唤醒,她习惯性的睁开眼,看见的竟是漫无边际的碧海蓝天,以及距离她更近的是一个有着雷公嘴脸的小猴儿。

他举起双臂倒提着自己和她对视,若非那双眼睛清澈明亮,眼中欣喜如水面波纹般逐渐荡漾开来不带一丝恶意,她怕是会被吓的重新闭上眼。

陆岐在小猴儿手里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最后才被正面举起来,小猴儿揪了揪她稀疏短小的几撮头发道:“呔!小石头,你怎滴长的这般丑?瞧你弱的,连毛都长不出来了!”

陆岐:“???”什么鬼啊?

“不过没关系,我会在你全身长出毛发之前好好罩着你。”

陆岐睁着黑溜溜的葡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小猴儿,半晌才确定,这是过去陪自己说话的对象。

她眸光平静,垂眼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白白胖胖,四肢短小,妥妥的婴儿模样。

她这是,投胎成功了吗?

那这位仁兄,投错道了?

想及此,陆岐看着它的眼神布满同情,她伸了伸胳膊,短了,拍不到对方肩膀,那就拍拍对方的手吧。

她将手搭在小猴儿毛茸茸的手臂上,陆岐白嫩嫩的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郑重,奶声奶气的保证道:“弟弟放心,长大后我会保护你的。”

“呔!谁是你弟弟?你才是我弟弟!”小猴儿瞪眼,两颗獠牙外露,看起来超凶。

陆岐没被唬到,淡定的摇了摇头:“不行哦,我是女孩子。”

“女孩子?那是什么?”

“……”陆岐想了想,放弃解释这个。

但小猴儿很聪明,他问道:“你说你是母猴子?”

陆岐:“?”

“没毛的母猴子更丑,不行,你还是当弟弟吧。”

陆岐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跟小猴儿说道:“我是人啊,不是猴子。”

小猴儿再次揪了揪她的头发,动作粗鲁,陆岐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小猴儿说:“你和我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是同类,我是猴子,你不能当人!走吧,我们去找东西吃。”

陆岐被小猴儿捞在怀里,看着它蹦蹦跳跳的蹿入山林中。

从石头里蹦出来吗?这个设定怎么有些耳熟呢?

然后等陆岐看见一大群猴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木了,漫山遍野的猴子叽叽喳喳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竟然能听懂这些猴子在说什么!

猴群很有领地意识,他们还没有接近结满桃子的桃树,就被两个比小猴儿高壮一倍的公猴驱逐了。

“哪来的野猴子,滚滚滚!”

“幼猴?怎么带着一个人类小孩儿?”

小猴儿朝他们龇牙:“这是我弟弟!不是人类!”

“眼瞎啊?她长得跟人类一模一样,我们这里不欢迎公猴,赶紧滚,不然我咬死你们!”

小猴儿初生牛犊不怕虎,放下陆岐,龇着牙扑过去就干架,结局当然是被两个公猴揍的伤痕累累。

陆岐人虽小,但四肢有力,能自己站起来走路。她看见小猴儿手臂上冒血的抓痕,立刻跌跌撞撞的跑过去阻止道:“不要打,不要打!”

此时的陆岐跟刚满月的小猴子差不多大,还没有跑到小猴儿身边就被别的猴子一把拎起来打量。

陆岐脑袋朝下脚朝天,倒挂在空中,原来猴子都喜欢这样看人的吗?

“这小娃娃哪里来的?山脚下的吗?”

“她的脸长得跟桃子一样,噢!一定是这小猴子偷来的!”

“他还说是他弟弟嘞,看来是只脑子有问题的猴子。”

“没有毛的小娃娃,滑溜溜的。”

“下次虎妖来捣乱,我们可以把她扔出去当口粮!”

陆岐:“?”

小猴儿一看陆岐被抓,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扑过去,“不准碰我弟弟!”

猴子一贯灵活,抓着陆岐三两下就跳开了,然后‘吱吱吱’的疯跑起来,小猴儿冲破重围在后面猛追。

年长的猴子没有把一只幼猴放在眼里,任由他们玩闹,等到天黑时,那些猴子玩腻了才把陆岐丢出领地外,三五结群的离开。

追了一下午的小猴儿立刻过去抱起浑身青紫的陆岐。

“呜呜呜……”

陆岐没哭,小猴儿先哭了。

出生第一天,滴水未进粒米未食,被戏弄了一个下午,筋疲力尽,伤痕累累,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世界对他们的欢迎。

陆岐皮肤嫩,那些猴子的爪子利,可不会跟小猴儿那样小心对她,是以,身上的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不哭。”陆岐抬手抱住小猴儿的脖颈,埋首在它胸膛上,暖乎乎的,血腥味钻入两人的鼻孔。

小猴儿抽泣着,抱起陆岐准备去别的地方,可天公不作美,竟然打雷闪电了。

对于天气的变化,动物都有很敏锐的直觉,小猴儿立刻加快脚步找地方躲雨。

可初来乍到,能找到什么好地方躲雨呢?

洞穴都有主了,好地方都被其他动物占领了,就连枝繁叶茂的大树脚下都挤满小动物。

小猴儿试着过去挤挤,刚走近被它们群起驱逐。

一只落单的幼猴,没有家族的庇护,连路过的松鼠都敢欺负它。

豆大的雨珠划过树梢噼里啪啦的落下来,转眼变成倾盆大雨,浇了小猴儿和陆岐满身。

陆岐不知道能去哪里,没有动物直觉的她,比小猴儿更加迷茫,给不了其他建议,只能紧紧抱着小猴儿。

小猴儿抱着陆岐在山林里穿梭,路过一株一米多高的大叶植物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歪头一看,一条两指粗的青蛇正盘在植物主干上。

陆岐见了更加搂紧小猴儿的脖子,害怕道:“弟弟有蛇!”

“弟弟别怕。”小猴儿和那竖瞳青蛇对视,突然伸手扯了一片大叶子拔腿就跑。

青蛇被晃的掉下来,‘呲呲’的追在他们屁股后面。

幸好,小猴儿跑的快,青蛇追了一会就没追了。

得到叶子的小猴儿找了棵小树坐下,把陆岐放在怀里护好,双手将叶子举过头顶上挡雨。

‘咕噜—咕噜噜……’

小猴儿的肚子饿了,他舔了舔嘴唇,左右看了看,随手揪下一株野草塞进嘴里,嚼吧两下又吐了出来。

“不好次。”

陆岐嗯了声。

风雨加骤,小猴儿举着叶子险些被吹翻,雨珠跟刀子似的往他们身上刮,生疼生疼的。

小猴儿转过身,躲在树后背对着风口,用叶子盛了点雨水喝,可能味道能接受,他喝了两口低头喂给陆岐。

陆岐又饥又渴,没得挑,乖乖的喝了好几口。

小猴儿见风雨挡不住,索性把叶子裹在陆岐身上了。

“想吃桃子。”他淋着雨说。

第3章

雨下了一夜,在天泛鱼肚白时堪堪放晴。

小猴儿的体温高,陆岐窝在他怀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如果不是感觉自己被晃来晃去,她可能还没有这么快醒来;如果没醒来,她就不会发现自己被小猴儿用尾巴拦腰卷着往树上爬。

陆岐严肃的盯着下方的地面,四五米高,头朝下,婴儿摔下去夭折的可能性有多大?

半晌,她放弃思考了,垂着脑袋丧着脸,任由自己离地面越来越高,反正她已经知道自己不算个正常人了。

没有哪个刚出生的宝宝会有一口整齐的乳牙,没有哪个刚出生的宝宝会说一口流利的话,更没有哪个刚出生的宝宝能站起来跑跑跳跳不在话下。

哦对了,她还能跟猴子交流。

以及她昨天的伤痕,今天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

惊人的自愈力!

陆岐扭头看着正在努力摘桃子的小猴儿,很难相信这会是将来的齐天大圣。

许是感受到陆岐的视线,小猴儿回头看了她一眼,空出手塞了一个大桃子给她,催促道:“快吃。”

陆岐肚子早就饿到叫不动了,闻着桃子的香味唾液不断分泌,但不行,出于上辈子记忆的本能,她想穿衣服,想洗了桃子再吃。

小猴儿见她傻傻的拿着桃子不啃,直接摘了一个塞她嘴里,自己示范道:“咬!吃!咽下去!”

陆岐:“╥﹏╥……”

在小猴儿紧盯的目光下,陆岐只好咬了一口嘴里的桃子。

甫一咬开,陆岐就眸光一亮,好好吃!!!

饱满多汁的桃肉香甜可口,直接唤醒了她腹中积压已久的食欲,陆岐感觉自己更加饿了,她‘咔擦咔擦’的把桃子皮啃掉,嗷呜大口的将果肉吃进肚子里。

小猴儿见她会吃了,便爬到树干上坐下,将她放到怀里,摘了两三个桃子给她备着,自己左手抓一个右手拿一个,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陆岐本来吃的挺开心的,但逐渐感觉有水滴哒哒落在她头上,她抬头看了眼天空,晴朗烈日,不可能下雨啊。

她困惑的抬手摸了摸脑袋,黏糊糊的,拿下来一看……

“弟弟,你吃桃子把汁弄到我头上了。”陆岐瘫着脸看他。

小猴儿啃着手里的桃子不说话,像似再问然后呢?

陆岐嘴巴一撇,作势要哭。

小猴子继续啃桃子坐等她哭。

然后陆岐就哭不出来,她带着报复的心理,把桃汁抹在他脸上,“不准在我头上吃东西!”

小猴儿哼哼两声,扒拉她脑袋上寥寥几根的胎毛问道:“吃饱了吗?”

“吃饱了。”陆岐摸了摸微微鼓起的小肚子,很是惋惜,人小胃也小,桃子这么好吃,她竟然只吃了七个就吃不下了。

小猴儿重新用尾巴卷起她,双手并用的折了一根结满桃子的树杈抗在肩上,单手下树,利落稳当。

下来地面后,小猴儿就放开了陆岐,塞给她一个桃子,让她跟着自己走。

陆岐双手捧着桃子,打量四周,亦步亦趋的跟在小猴儿身边,抬头问道:“弟弟,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闻言,小猴儿停下脚步,他歪头想了想,然后转身敲了敲陆岐的脑袋道:“第一,我比你先出生;第二,我比你高大;第三,是我在照顾你;所以你要叫我哥哥!”

陆岐捂着被敲的脑袋发懵,夭寿啦!猴子成精啦!那个只会学她说话的小猴子呢!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对游绝《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小说[对游绝]在线试读

第5章舒服!不过现在不用担心啦。啊,想吃猴脑的心真是日渐强烈!陆岐闲来无事,抓了一堆干草躲在鸟蛋后面编织草裙,编好后套在脖子上低头理了理,嗯人矮也有好处的,不过手臂长的草裙,就能把上下身遮严实了。考虑到小猴子全身是毛,而且经常上树蹦跶,她就不费事给他编裙子了,直接给它编个四方形被子,睡觉的时候盖,很适合他。陆岐穿着草裙,裹着被子孤孤单单的靠在鸟蛋上,等啊等,等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四周一片昏暗,吓得她一个激灵站起来。...

2019-09-03 07:28:16

[综英美]时间领主小说[叶重来]在线试读

“……”“你不是人类。”他能够感觉到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其实和宝石同源,但是却被限制着,如果没有刚刚空间宝石出来,他发现不了其实女孩身上拥有的力量,他一把空间宝石收起来,女孩就变成了普通人。“洛基大人你说话的方式真好笑。”苏茜尴尬的笑了笑,发现洛基突然也笑了起来。面部肌肉僵硬,笑不出来了。阴晴不定的邪神洛基真可怕。既然问不出东西,决定还是攻击一下看看女孩的实力,洛基快速的用权杖就是对着苏茜刺去,然后被他...

2019-09-03 07:28:16

[综]美味的超级英雄小说[一颗甜桃]在线试读

彼得一边埋头猛吃,一边分心听谷珊纳谈酬劳、排班和相关安排。“现在人手不够,你可能会比较辛苦,得排三班,以后招到人,一天就只排两班。具体的轮休安排,也要招齐人再调整。如果一直招不到人,我们就周末歇业,放两天假。”谷珊纳:“……当然。”酱料的味道完全浸润到肉里,烤得恰到好处,不干不湿。咀嚼时,鲜香的肉汁在口里润润流淌,瞬间唤醒早晨发苦的舌尖,而脆爽的蔬菜很好的平衡了肉和奶酪片的浓郁,不会让人感到腻烦。谷珊纳的一切经营知识皆来源于网络,...

2019-09-03 07:28:16

[综英美]假如生活辜负了你小说[西子土豆]在线试读

作为两个劫匪,两个反派,才只有这么点儿恶意值,怕是也忒不合格了吧!这俩不是大鸡腿,怕不是被啃剩下的鸡骨头吧?看起来这俩大兄弟真的一心只是想抢劫,居然恶意值这么低。储备粮仅仅可怜的增加了2点。这也太不敬业了。你们好意思吗?跃跃欲试想换表情包,但是再换怕是真的就要饿死了。“我记住你们的长相了,你们就等着被抓吧。”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甩过去,小姑娘咬咬牙,仿佛真的不知道她的话会让劫匪生出杀.掉她的念头一样。...

2019-09-03 07:28:16

[王者荣耀]尚香今天又没有照顾好自己小说[乔天姬]在线试读

阿斗忽然一把将糖盒扔在地上,迈开小腿就往前冲。我顾不上心疼被那盒还么吃就被扔在地上撒了一地的软糖,急忙追了过去。道着歉从人群中穿过,我拎着炮气喘吁吁的去追阿斗。旁观者的窃窃私语在耳边掠过,我愈发急躁起来。阿斗冒冒失失与一人碰上了,两人都摔倒在地,那人的斗笠掉了,手提袋也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犹豫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没出啥状况的阿斗,我捡起帽子,决定先看看那个双手撑地许久还未站起来的人。“阿斗不想上学,阿斗讨厌妈妈!”“阿斗!”“抱歉,我儿子...

2019-09-03 07:28:16

圣斗士射手座耀阳小说[张嘴吃松子]在线试读

只是,圣斗少女,毕竟是现在沙织身边唯一的战力…为了姐姐纱织的安全,看来有必要在这场结束战斗之后好好训练一下圣斗少女们了。看着背着圣衣箱坐在地上使劲儿揉自己头的翔子,耀阳挑挑眉,以他的感知力,当然能够感觉到,翔子已经被小马座的圣衣承认了。虽然早知道这对翔子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可是这么快的速度,还真的出乎他的意料。轻轻勾起嘴角,躲在树后的耀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眸中是多么明显的开心。耀阳就皱眉,哪怕早就预料到了,但他没有想到美衣会这么弱!看来,圣斗少女的战力真的不能够期待!正这么想着,一道蓝色的...

2019-09-03 07:28:16

请叫我战神小说[绝歌]在线试读

农药店的人说:“都卖完了!”药店的人回答说:“多。”药店的人说:“除草药没有了,全卖完了!”不仅语气不不耐烦,连表情都很不耐烦。她见路上已经大塞车,堵得不少司机都不耐烦地长按喇叭,歇了坐公交车的心思,沿着路边走,想着看能不能遇到还在营业超市或小餐馆垫垫肚子顺便找找药铺。她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农药店。她去到店里就见到有人骑着电瓶车过来问有没有除草药。莫卿卿想了想,进去打听:“请问,最近买除草药的人很多吗?”一个...

2019-09-03 07:28:16

「锦玉」在水一方小说[石榴]在线试读

锦觅连犹豫都未曾。几道柔光闪过,一朵霜花已然浮在面前。润玉似是昏了过去,她狠了狠心,强行将他逼出原型。那如玉公子的真身也是通体晶莹,锦觅强忍着不去看他身上那一个血窟窿,把自己的真身慢慢逼入了他额头中。果然是他。这深海深处,四周已无半点光亮。他只是一尾孤零零的小龙,虚弱、怯怯的望着她。她靠近了,轻轻抚了抚他,他连头上的犄角都还长着绒毛。tbc>>>“——逆天改命也。”锦觅怔怔念道。眼前白光一闪,锦觅忽觉如坠深海。头顶有几片光晕摇曳,她环顾四周...

2019-09-03 07:28:16

独家射门[足球]小说[朔北风]在线试读

时间要不够了!“哦——倒挂金钩!”歇利贝在演播室里难得的激动了!杰哈德这个球员简直是犹如神助,上场15分钟已经进了两球,难道他还想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凑齐一套帽子戏法吗?韦伯恩已经看出来了,是的其他的球员和球迷都看出来了,杰哈德这个倒挂金钩的高度太低了!所以球还在他小腿的部分根本没有在脚背上,而他自己也已经背部快要着地了——就在此时,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时间……”杰哈德跳起来直接用胸口挺住了诺伊尔给自己的传球,他甚至还有精力的看了一眼记分牌上的时间,只有18秒上半场就要结束了。身体在空中成惯性下...

2019-09-03 07:28:16

三生三世步生莲续写篇小说[凰九九]在线试读

定数是刺我的刺客总是同一人,虽然多年来他总是失败,而我也算是被他一路刺杀着慢慢长大。小荷冷风沉塘寒星,这是一个多么感伤的氛围,如果我能一直望着天上的话,但这样就会栽到水里。我想,可能,这就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办法在诗词创作上展露才情的原因。而,这是我生命中第几次遭遇行刺,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也许这就是人家说的命中的不定之数。夜风拂来,天边一轮明月。我拎着一壶喝了一半的酒,摇摇晃晃走在荷渠边,摊开双手尽量保持身体平衡。应该说是天无绝人之路,走着走着还真走到一个无人之处——丹露苑这个两年前...

2019-09-03 07:2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