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射手座耀阳小说[张嘴吃松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只是,圣斗少女,毕竟是现在沙织身边唯一的战力…为了姐姐纱织的安全,看来有必要在这场结束战斗之后好好训练一下圣斗少女们了。看着背着圣衣箱坐在地上使劲儿揉自己头的翔子,耀阳挑挑眉,以他的感知力,当然能够感觉到,翔子已经被小马座的圣衣承认了。虽然早知道这对翔子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可是这么快的速度,还真的出乎他的意料。轻轻勾起嘴角,躲在树后的耀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眸中是多么明显的开心。耀阳就皱眉,哪怕早就预料到了,但他没有想到美衣会这么弱!看来,圣斗少女的战力真的不能够期待!正这么想着,一道蓝色的

圣斗士射手座耀阳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综漫同人)综主圣斗士射手座耀阳》作者:张嘴吃松子【完结+番外】

文案

城户光政儿子的遗腹子,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孙子甚至比不过抱回来的孩子,和转世雅典娜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耀阳,到底和雅典娜、和圣斗士以及这一切,到底有何因缘。

圣斗士和希腊神话混合的综漫,可能会有其他动漫乱入,但是未定状态不确定

PS:因为原创的小说没有大纲的缘故,今年不能更新了。空白期间内,今年将更新同人小说。妖尾的那本即将完结,这本和夏娜将会是主更。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耀阳,纱织 ┃ 配角:圣斗士众人,希腊神话众人以及未知众人 ┃ 其它:

==================

☆、初始

类似古罗马斗技场一样,宏伟的建筑前,紫发的少女迎风而立神色肃穆,自言自语般的开口,“银河战争是爷爷的遗愿,一定要成功。”

身后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光头大汉和一身水手服校园装扮的黄发女子。

…….

“早上好!留美~”

元气十足的少女音,粉发的少女笑着大咧咧的搂住了还来不及回头的另一个少女的肩膀。

“真是的,翔子,你又来。”留美无奈的回头,“你作业写完了吗?”

“啊!糟了!”习惯性的问出了常问的问题,也意料中的得到了惯常的回复。翔子笑嘻嘻的双手合十弯腰,吐舌道,“拜托等下让我借鉴!”

留美叹气,无奈的笑着正要说什么,一阵尖叫传来,二人条件反射性的回头。之间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行驶了过来。

透过车窗,看着那紫发满脸沉静的少女,翔子愣了一下,感叹道,“根本是别的世界的人嘛,真的是和我们一个学校的吗?”

“那当然啦,毕竟是这所学校的创办者,古拉财团的继承人,城户纱织大小姐嘛~”本还算是沉稳的留美见了纱织以后秒变迷妹。

翔子无语,正自无奈的捂头,一阵愉悦爽朗的笑声自身后响起,“哈哈哈,留美你还真是对纱织一如既往的盲目崇拜啊,居然还是对着从来都对纱织不感冒的翔子。”

从树上一跃而下,一头如同暖阳般橙色短发的少年笑嘻嘻的凑到了留美和翔子的身边,手上还提了个黑色的书包。

“城户耀阳!!”上一秒还一副迷妹样子的留美见了少年顿时咬牙切齿,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明明纱织小姐那么高贵优雅,为什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弟弟!!!”

少年正是城户耀阳,城户财团的二少,城户纱织名义上的弟弟。并且,和城户纱织不同,他是真的有着城户光正血脉的后代。

耀阳挠挠头,笑的有些尴尬。他自从醒过来后就发现不知道为何到了圣斗士的世界里,而且自己变成了个婴儿不说还成了城户光政那个有名老头的儿子的遗腹子。

听起来的确很绕,然而他也是真的尴尬,明明有他这个正统的继承人在,老头却将古拉财团给了捡来的城户纱织。

到不是说不满,不说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城户纱织的天然好感,城户纱织对他也是真的好,就连小时候淘气、打骂那些送走接受圣斗士训练的小孩子的时候,城户纱织对他也是顶好的。

但是这也不能掩盖他尴尬的事实!虽然大多数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比如装作顽固子弟从来不帮姐姐纱织处理财团事务只知道玩之类…

其实,他也只是认为这样能帮她分担一下来自董事会的压力,毕竟有他这个血脉正统的继承人还活着,那些跟着爷爷城户光政打天下的人总会不自觉的刁难。

一边的翔子嘴角抽搐着拉住了好友留美,自家好友一旦遇上好兄弟耀阳就会格外激动,她真心习惯了。

拎着留美的衣领子进了教学楼,翔子回头给耀阳打了个眼色,让他尽量不要再刺激留美了。自家老爹今天生日,她本来很开心的来上学的好吧,居然还要日常扫尾工作什么的,真心心累!

耀阳咧嘴苦笑着挠挠头也跟着走了上去。

没有人注意到,教学楼前的野花似乎闪过些许紫色的光。

。。。。。。

“啊!你回来了啊,响子姐!”

一身黑色的日本男士校服,两条衣服袖子挽起到手肘处,立领敞开着衣服,橙色的短发满是因为刚刚睡醒的不羁。

耀阳揉着脑袋就这样插入了严肃氛围满满的觐见女神的仪式,单手抬起冲着身着圣斗士盔甲单膝跪地向纱织行礼的响子打了个招呼。打完招呼似乎才看到纱织身边那个一头金发的人一般,又再次挥了挥手,“啊,美衣姐你也在啊。”

暂且不提几乎立刻破功,维持不了庄严神圣的纱织,金发美女美衣就先无奈的叹了口气,“耀阳少爷,说了多少次了,叫我美衣就好…”

眼看着美衣又要进入碎碎念的教导模式,耀阳几乎是瞬间就闪身出现到了愣了一下就笑着和自己打招呼,并且叫了自己一声耀阳的响子身后。然后转身丢给了美衣一句,“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叫我耀阳就好,你看看响子姐。”

紧接着,不管美衣的反应,就转头看向了身后震惊的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翔子,“呦!翔子,看来你经历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呢,怎么样,到我家去做客,我请你吃大餐压惊吧~”说着搂住了翔子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命运的姐妹

站在超大的落地窗前,难得的没有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样子,耀阳满脸严肃的盯着坐在花园中沉思状少女,被自己忽悠回来的好友翔子,以及终于修行回来,为了妹妹甚至可以忍受圣斗士残酷修炼的响子。

“哎,命运为何如此残酷,响子和翔子她们…”

从前未曾注意,和翔子的结识交好也完全是喜欢这个朋友,欣赏她乐观的性格。虽然翔子有时候莫名的执着一根筋让他也挺无奈的,但是完全没有想过其他的。可是…今天白天在校园的那场骚乱,即便因为选择睡觉的地方远了些并且抱着看看的想法没有立刻赶来,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晰的感到那股充满着纷争气息的令人作呕的小宇宙。

纷争女神---厄里斯!

毫无疑问的,好友翔子就是厄里斯作为在此世复活而选择的□□。而响子,因为妹妹翔子那悲惨的命运也陷入了这纷争之中。如果没有意外,这两个姐妹将都会逃不过这场灾难!

“这就是她们诞生在那颗星之下的宿命啊!”坐在沙发上,还是少女的紫发神明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如同她是每243年降生在这大地上一次的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转世一般,她有她的宿命,而这对姐妹也有着自己的宿命。

一切都是被命运的三个女神编织好的一般,诞生于自己星辰下的宿命,是避不开的。

一旁的美衣侍立在纱织的身后没有说话,也是闭上了眼睛。她对身为战友兼好友的响子的命运也是心疼不已,可是她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诞生在圣斗士之星下的战士们都是行走在修罗之路上,都拥有着相比常人残酷的命运,谁也称不上可以同情谁。

耀阳抿紧了唇,良久,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这一刻的氛围太过沉闷,他却没有办法出言宽慰,因为他懂,身为女神转世的纱织,面对的艰难甚至比翔子姐妹要多。可是,即便知道这一切,现在的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时机未到…他,只能隐藏。

捏紧了拳头,耀阳回到了自己屋子里。

拉上了窗帘,没有电灯的屋子里一片黑暗。

夜色暗了下来,月神马车的光再次从云中射出的时候,纷争的气息悄然进入了城户庄园,向翔子姐妹袭来。

鲜红色的血自响子的胸口滴落,看着响子胸口穿胸而过的藤蔓,翔子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和无力,而不远处身披圣衣赶来帮忙的美衣眼神也黯淡了下去。虽然早有预料这一天的到来,但她曾真心期盼过好友能够打破命运的枷锁。

“请住手吧,我决不允许有邪神侵染这片大地。”手持权杖,纱织燃烧着小宇宙走了出来。

“雅典娜大人…”美衣艰难的撑起身子。

看着拿着金色苹果的女子,纱织皱眉道:“封印了邪神厄里斯的黄金苹果为何会在这里。”

“呵呵呵,我乃纷争女神厄里斯大人的奴仆。掌管破灭的邪精灵,破灭的阿特…雅典娜呦…没想到本该在圣域的雅典娜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没有回答纱织的问题,墨发的女子邪笑着道:“让我教教你这个愚蠢的女神吧,战争的到来正是因为有你这个战争女神,有你的存在,战争才会被远远不断的吸引而来,人类才会互相杀戮啊!自神话时代以来,你就是纷争的元凶,浴血的战女神,雅典娜啊!!”

纱织难得的有些动摇,就算是雅典娜的转世,现在未曾觉醒,未曾回想起身为雅典娜那神话时代记忆的城户纱织不过就是个13岁的少女罢了,也会迷茫,也会害怕。

“一派胡言!”自从响子出事就再也坐不住了的耀阳,在纱织出现的一瞬间就走出房间到了阳台上。然后在那一番话出口后,直接就闪现在了纱织的身前。向来嬉笑怒骂尽是洒脱的少年,此刻,满脸的愤怒。剑眉竖立,凌厉的目光似能射出利剑一般。整个人就那样挡在了纱织的身前。

“简直令人发笑,自神话时代就不断的挑起纷争,甚至那著名的特洛伊之战的纷争女神厄里斯。居然也有脸说雅典娜是纷争的元凶?哼!”说完头也不回的,既是向纱织解释,也是向邪精灵发出战书一般的,周身燃烧起了金黄色的小宇宙,“纷争女神厄里斯的手下啊!既然圣域对你们的出现选择了放任,那么不论什么原因,不论为何如此…你们就由我耀阳来彻底解决掉,让我亲手,将你们送回神话之中沉眠!”

☆、不一样

阳光的照射下,一个少年单膝点地跪地在纱织的身后。

“期待你在银河战争中的表现。”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空洞,纱织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一天还是到来了,送走的孩子们成为圣斗士归来的这一天。这也意味着,她回归圣域之时即将到来。

“独角兽座的邪武,必不会辜负大小姐的期待。”留下拼上性命才得到的圣衣,邪武走出了屋子。

纱织沉默良久,踱步走到了巨大的画像前,那画上的人物正是一生毁誉参半的老人,城户光政。

“圣斗士的道路长于死亡相伴,现在的话我少许能够明白些许了呢…”纱织的眼中些许的苦涩,六年前送出去的100名孩子,那几乎是死亡的道路啊,回来的也不过只有几名而已,多少人都死在了训练中,就为了保护她这个所谓的雅典娜转世。

脑海中似乎再次回想起了翔子坚定的眼神,姐姐为了自己重伤昏迷躺在病床上,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有苏醒的可能,而为了有力量保护姐姐,为了能够像姐姐期望的一样对抗宿命,少女渴望得到力量,单独的找到了自己…

“没有必要犹豫了吧。”刚刚走入房间,不过看了纱织一眼,耀阳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可是,他也有了让翔子离开的念头。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让这个背负着沉重宿命的少女能够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耀阳。”周身沉重的气息尽消,纱织轻笑着转过了身子。她很庆幸有耀阳这个弟弟,陪她一起长大不让她孤单,因为爷爷的决定丧失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却还心甘情愿的成为圣斗士保护她。她很庆幸,当年爷爷没有将她那个时候几乎可以算的上唯一的阳光送走。

只是……

“为什么你也想要将翔子送走呢?圣斗士的训练,你应该也知道的,明明你这么珍惜这个朋友。”纱织很疑惑。

耀阳和她一样,除了彼此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的朋友。唯二的不同,其中之一是,自己是因为身份以及附加的优秀,而耀阳却是因为身份以及附加的‘废柴’。另一点,翔子,几乎可以算是耀阳在俗世社会唯一的朋友了,虽然现在这个朋友也将要踏足圣斗士这个修罗场。而她,除了耀阳以外完全没有朋友,所有周围的人都是因为她的身份才会汇集到她的身边。

至少,现在是如此。

“正因为如此…”耀阳苦笑了下,“正因为我珍惜这个朋友,我才更要送走她,让她去成为圣斗士。她有着成为圣斗士的资质,我毕竟不能常常保护她,只有她成为了圣斗士,才真正能够拥有反抗宿命的能力!”

“我知道了…”纱织终于也坚定起来,她并不是心中没有主意,只是那份慈悲让她没有办法下定决心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女去面对圣斗士的残酷。现在,在耀阳的劝说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只有让翔子变强,这才是真正的保护她,若是真的不幸死了…那,也比成为纷争女神厄里斯的容器,失去了自我要好。

希腊圣域

深蓝色长发的男子仰望着星空,似乎透过了星看到了日本发生的一切。

“你也感觉到了吗?”伴随着铠甲的声音,男子的声音响彻在了天蝎宫中。

“啊…”

“邪恶之种,会让人心中潜藏的邪恶增大的种子,已经在大地上扩散的相当广阔了。但是,只要我们不给他可趁之机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处理不及时的话,恐怕会酿成大祸啊。圣域还没有行动吗?”男子仰望天空,神情严肃。

“教皇是辅佐雅典娜,统领圣斗士之人,一定有我们不能及的考量。”来人的回答没有丝毫的迟疑,似乎对教皇极为忠诚。

男子叹息一声没有接话,来人静了一瞬,紧接着转身离去,只留下来一句话,“我们作为效忠于雅典娜的圣斗士,只需要听从教皇的领导就可以了…”

艾欧里亚啊,十三年前的事情对你的影响果然…呵,多么矛盾的话啊,若是教皇并非是效忠的雅典娜呢?十三年前的事情,你居然当真会没有任何怀疑!

……

也罢,终究我们黄金圣斗士…

加长版的轿车行走在山野之间,没心没肺适应力良好的少女咬了口饭团嘟囔道,“诶?圣斗士的修行就在这种地方啊?”

被耀阳几乎死拖活拽都完全不愿意离开纱织半步的美衣,终于是在自家女神一句话的吩咐下亲自护送翔子去修炼了。

此刻,看着翔子的随意,美衣叹了口气,合上了一直在看的书籍,俯身捡起了翔子掉在地上的米饭粒。

“啊!对不起。”似乎是才看到,翔子没什么诚意的道了一声歉。

“世界各地都有圣斗士的修炼地。”美衣直起了身子,“现在我们要去的是孔雀座的圣斗士的修炼地,这里是最近的一处,能在这里修行的,都是可以在短期间内通过修行成为圣斗士的人。”

……

感受着翔子的小宇宙进入了孔雀座的所在地后,纱织睁开了眼睛,笑着看向了耀阳,“怎么样?这下可放心了?”讲真,她还对耀阳对翔子的关注有些吃醋,可是她也明白翔子这个朋友对耀阳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不…”罕见的完全没注意到纱织的心情,耀阳脸色难看,“接下来才是重点,孔雀座那家伙…很麻烦啊。”

☆、不纯粹的圣斗士

感受到翔子的小宇宙骤然消失的一瞬间,耀阳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咬着右手的拇指,皱着眉头来回的踱步,却终究闭着眼睛坐了回去。

“不去吗?”纱织同样感觉到了,看着耀阳平静的问道。

“不了。”耀阳顿了顿,“尽管手段粗暴,可这是能够短时间内提高她实力的最好的办法,而且我相信翔子,她一定不会就那样就死掉的。”

定定的看着耀阳,纱织的眼中有什么情绪在翻涌。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么你要不要去看看银河战争的准备?”至少有事情转移下注意力,可以不会那么难以忍受朋友的凄惨。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张嘴吃松子《圣斗士射手座耀阳》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圣斗士射手座耀阳小说[张嘴吃松子]在线试读

只是,圣斗少女,毕竟是现在沙织身边唯一的战力…为了姐姐纱织的安全,看来有必要在这场结束战斗之后好好训练一下圣斗少女们了。看着背着圣衣箱坐在地上使劲儿揉自己头的翔子,耀阳挑挑眉,以他的感知力,当然能够感觉到,翔子已经被小马座的圣衣承认了。虽然早知道这对翔子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可是这么快的速度,还真的出乎他的意料。轻轻勾起嘴角,躲在树后的耀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眸中是多么明显的开心。耀阳就皱眉,哪怕早就预料到了,但他没有想到美衣会这么弱!看来,圣斗少女的战力真的不能够期待!正这么想着,一道蓝色的...

2019-09-03 07:27:43

请叫我战神小说[绝歌]在线试读

农药店的人说:“都卖完了!”药店的人回答说:“多。”药店的人说:“除草药没有了,全卖完了!”不仅语气不不耐烦,连表情都很不耐烦。她见路上已经大塞车,堵得不少司机都不耐烦地长按喇叭,歇了坐公交车的心思,沿着路边走,想着看能不能遇到还在营业超市或小餐馆垫垫肚子顺便找找药铺。她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农药店。她去到店里就见到有人骑着电瓶车过来问有没有除草药。莫卿卿想了想,进去打听:“请问,最近买除草药的人很多吗?”一个...

2019-09-03 07:27:43

「锦玉」在水一方小说[石榴]在线试读

锦觅连犹豫都未曾。几道柔光闪过,一朵霜花已然浮在面前。润玉似是昏了过去,她狠了狠心,强行将他逼出原型。那如玉公子的真身也是通体晶莹,锦觅强忍着不去看他身上那一个血窟窿,把自己的真身慢慢逼入了他额头中。果然是他。这深海深处,四周已无半点光亮。他只是一尾孤零零的小龙,虚弱、怯怯的望着她。她靠近了,轻轻抚了抚他,他连头上的犄角都还长着绒毛。tbc>>>“——逆天改命也。”锦觅怔怔念道。眼前白光一闪,锦觅忽觉如坠深海。头顶有几片光晕摇曳,她环顾四周...

2019-09-03 07:27:43

独家射门[足球]小说[朔北风]在线试读

时间要不够了!“哦——倒挂金钩!”歇利贝在演播室里难得的激动了!杰哈德这个球员简直是犹如神助,上场15分钟已经进了两球,难道他还想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凑齐一套帽子戏法吗?韦伯恩已经看出来了,是的其他的球员和球迷都看出来了,杰哈德这个倒挂金钩的高度太低了!所以球还在他小腿的部分根本没有在脚背上,而他自己也已经背部快要着地了——就在此时,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时间……”杰哈德跳起来直接用胸口挺住了诺伊尔给自己的传球,他甚至还有精力的看了一眼记分牌上的时间,只有18秒上半场就要结束了。身体在空中成惯性下...

2019-09-03 07:27:43

三生三世步生莲续写篇小说[凰九九]在线试读

定数是刺我的刺客总是同一人,虽然多年来他总是失败,而我也算是被他一路刺杀着慢慢长大。小荷冷风沉塘寒星,这是一个多么感伤的氛围,如果我能一直望着天上的话,但这样就会栽到水里。我想,可能,这就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办法在诗词创作上展露才情的原因。而,这是我生命中第几次遭遇行刺,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也许这就是人家说的命中的不定之数。夜风拂来,天边一轮明月。我拎着一壶喝了一半的酒,摇摇晃晃走在荷渠边,摊开双手尽量保持身体平衡。应该说是天无绝人之路,走着走着还真走到一个无人之处——丹露苑这个两年前...

2019-09-03 07:27:43

快穿之叫妈妈小说[忍者阿姨]在线试读

“一百二。”张远说道。张远有些意外,看了李苏几眼,方才转身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张远有些沉默,他不像白青青那么单纯,他认识李苏几十年了,他知道,李苏绝对不是白青青想的那样,什么深藏不露,什么隐忍不发。李苏没这个脑子,也没这个本事。不过,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苏的改变,或许是件好事。最起码,对白家来说,是这样。那边张远也处理好了白云山的断腿,留下几瓶药,李苏哦了一声,“多少钱?”她也是刚刚想起来,原身似乎有些私房钱,虽然不多。李苏蹙眉,这么贵,都怪这个废物,不行...

2019-09-03 07:27:43

[综英美]植物系女友小说[生姜可乐]在线试读

“肯定发生了什么,你不要逃避,说好了要做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呢!”简没有催促我,只是用目光告诉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以为简会取笑我,然而她并没有,她拉过我用力搂在怀里,凶巴巴地说道:“没有!我们只是刚好碰见了!”我嗫嚅:“我,昨天,昨天……”末了又别扭地关切道:“你身体还好吗?饿不饿,我去准备早餐!”说着就准备下床。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还是两个小萝卜头,我从小到大都是偏瘦的体型,简却不一样...

2019-09-03 07:27:43

[综英美]欧美风聊斋小说[鱼追]在线试读

云向笛伸手轻轻握了握史蒂夫的手,微笑道:“你好史蒂夫,我叫向笛.云,你可以叫我云,同样接下来的旅程请多多关照。”“我是混血,从小生活在花国。”云向笛说道。“是啊,所以我完全可以一个人旅行。”没被嫌弃,史蒂夫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依言放松了下来,然后学着云向笛的样子调整了一下姿势,半侧着身伸着手对云向笛说道:“我叫史蒂夫.罗杰斯,接下来的旅程请多多关照。”“尚……弟?”史蒂夫纠结的念了遍云向笛的名字,然后投向般叹了口气道:“云,你不是美国人?”他忍不住说道:“虽然有些陈词滥调,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注意安全。云,晚上...

2019-09-03 07:27:43

[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小说[矫小白]在线试读

“噗,阿尼,安然xi,这个动作不是这样的……”“这个wa.ve要做的更流畅,摆动更大一点。”“知道了吗?安然xi再做一遍试试。”她正练到《Hot Issue》这首歌的killing part,也是这首歌最精彩的地方。旁边的黄秀妍看到宋安然的动作一下笑出了声,这个亲故别的部分做的都还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到这个撩衣服的动作,四肢就僵硬住了,wa.va也做的不伦不类。她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准备豁出去了,再摆着...

2019-09-03 07:27:43

[阴阳师]东海出来背锅!小说[澄北]在线试读

“……”她笑:“不是,我是听你主人号令的,我没有任何家族背景。”“哦?”这个家伙,“培养过啊,可惜没有那么强。而且,你主人更需要我做后盾,而不是先锋。”“你说的,是那个与阴阳师一样驱使妖怪和式神家族,世代够驱使犬神的家族?”“因为犬神?”她身边,有一种犬神妖怪。小小的房间里,姑获鸟和犬神将烧好的水倒进木桶,见东海进来,犬神沉默着离开。东...

2019-09-03 07:2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