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玉」在水一方小说[石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锦觅连犹豫都未曾。几道柔光闪过,一朵霜花已然浮在面前。润玉似是昏了过去,她狠了狠心,强行将他逼出原型。那如玉公子的真身也是通体晶莹,锦觅强忍着不去看他身上那一个血窟窿,把自己的真身慢慢逼入了他额头中。果然是他。这深海深处,四周已无半点光亮。他只是一尾孤零零的小龙,虚弱、怯怯的望着她。她靠近了,轻轻抚了抚他,他连头上的犄角都还长着绒毛。tbc>>>“——逆天改命也。”锦觅怔怔念道。眼前白光一闪,锦觅忽觉如坠深海。头顶有几片光晕摇曳,她环顾四周

「锦玉」在水一方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香蜜同人)「锦玉」在水一方》作者:石榴【完结】

====

乌云压顶。

那些厚重的云彩翻滚着,有那么片刻时间,浓重的黑色凝聚一点,仿佛要滴落地面,又被搅动着撕扯回了黑暗中。这样的背景里,星星点点的蓝色慢慢消散,这荧光竟如烟如雾,融化在那一片虚空里。

声音消散了,时间也慢了。

那蓝色星星点点的源头处,是旭凤在痛哭吗?润玉听不见。

目之所及皆似地狱。他转身,周围那些人都与他无关了。灵魂于肉体已抽离,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记不得了。

恍恍惚惚间,他已离开魔界疆域,凭着本能回到了天界。灵魂好似悬浮于空,俯身望着行尸走肉的肉身,叹其可怜可笑。

待到了宫殿门口,又仿佛回到大婚前夜,他们的争执犹在耳边,终于刺透他周身的那层厚茧,顷刻被人从头顶处轰了通透。

那一刻,天帝似是悟了。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透着彻骨寒意。

>>>

锦觅周身都在痛。那痛从内到外遍及全身,让她无一处好过。

又来了。前一刻她好似撕裂成齑粉,后一刻又被骤然重聚,挤压夯实,恢复成了一个实体。经过这暴力的摧残折磨,伴着剧烈的疼痛,有双温柔的手拂过她的发顶,她几乎是本能的靠近了。

有一部分重要的东西在逝去。她挣扎,却发现身体随着那东西的逝去变得不那么痛了。愈加浓重的困倦变得不可抵挡,于是她放弃抵抗,终于陷入沉睡,酣甜无梦。

锦觅醒来时,眼前是熟悉的帐顶。

明明觉得自己很正常,却又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种虚空状态。比如昨天、前几年、乃至几百年间做了什么,就算尽力去想,一件都想不起来。

她扭头往外望了望,这一扭却觉得一阵钻心的剧痛,而她又动弹不得。

一声尖叫划破宁静,侍女被嚎叫吓得丢了晶莹剔透的酒盅,慌里慌张的跑去禀告了天帝陛下。

润玉进门,见到的正是锦觅上仙在床上哭的不能自己的模样。旁边的侍女特意小心盯着天帝陛下的脸色,没错过那一瞬间又阴郁了些许的变化,于是扑通原地跪下,埋着头不敢上前了。

润玉几步到了锦觅床边,仔细观察着锦觅神情。她哭泣的样子与之前数次怨他时别无二样,简直能重合在一起,让润玉有些惊疑不定。

“觅儿,我——”

“小鱼仙倌!先帮我把脖子扭回来!”锦觅抽抽搭搭的说,心里这叫一个苦,“我好像落枕了,脖子好疼!”

说着大抵觉着丢人,哭的更难过了。

趴在地上的侍女有点懵,抬眼瞥了瞥陛下,可能陛下也是有些懵的,只不过那背影茕茕孑立,看不出丝毫变化。

润玉唇角放松了些,上前去小心搀扶她。他回身一个眼神,满殿侍女便匆匆退下。

“痛——痛、痛!……”锦觅龇牙咧嘴的,最后还是带着一丝哭腔,“小鱼仙倌,我为什么扭回来也痛?我为什么动不了啊?”

润玉仔细的打量她,看她哭红的眼睛,和微微上扬的眉稍——

那神情里,没有抗拒,没有恨。

他不露痕迹的回答道:“天魔大战,觅儿受伤了。”

“天魔大战?什么时候?为什么?”锦觅瞪圆的眼睛像是两个小灯泡,震惊的要突出来了。

“大战已经结束了,原因岂是几句能交代清楚的,日后与你细说。你受了伤,差点灰飞烟灭,必须好好调养。”

锦觅迟疑着,点了点头。

真是好久不见了,这样的锦觅。

润玉俯身慢慢靠近她,近到能看到锦觅眼中自己的影子越来越大,一点点感受到了她温暖的呼吸。

他突然记起那次,他情动,已露出了真身的龙尾……又记起她那时抗拒的眼神。

脸上红晕未及散开,脸色已经苍白。眼前的锦觅没有丝毫动作,有些呆的望着他,也仅是望着他。

“觅儿,你已是我的天后。”他突然说。锦觅似是要说什么,润玉干脆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千万不要再离开我了,这是最后一次。”

锦觅察觉到脖颈处潮湿了些许。从前她从不知晓欢喜有何差异,而今日到觉得润玉对她这感情与自己对芳主、老胡与肉肉是不同的。他在她肩头哭了吧,是因为她而心痛吗?

她竟然有一丝心疼了。刚刚想脱口而出的质疑憋了回去。此刻好想抬手去轻抚他的后背,可惜稍稍用力都是剧痛,她只好放弃道:“小鱼仙倌,你别难过了,我不会走的。”

润玉的回应仅是抓紧了她旁边的枕布:“你此前也曾答应我。可到了最后,你还是抛下我。”

锦觅有些莫名奇妙:“我此前竟答应过你?我现下想不起来许多事情,可如果我真答应了却于你毁约,那我也太不是个好精灵了。”锦觅顿了顿,“咦,我怎么潜意识觉得自己不是个葡萄了,是片霜花?”她尽量挪动自己撇向旁边那人的后脑勺,“小鱼仙倌你起来,跟我说说呀。”

润玉终于抬起了头,眼眶通红,眼角竟然还沾着泪。锦觅有些心虚,顿觉自己果然是个天杀的负心汉,语气都弱了:“小鱼仙倌,我是不是惹你生了很大的气?要不你再靠一会,反正我也动不了,我等等再问……不不不,我不问了!”

润玉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若是刚刚那位侍女在,可能要急吼吼的告之天界所有人陛下自天魔大战后一百年间终于真心实意的笑了第一回 。

可惜锦觅不知。她见小鱼仙倌笑,于是也咧着嘴没心没肺的跟着笑,又扯着了自己的肚皮肉,痛的龇牙咧嘴。

守在宫门外的婢女隐隐听见内里笑声夹着说话声,断断续续,居然从未间断。可叹这锦觅仙上醒来的第一日精神状态这般好,能一边痛的龇牙咧嘴,一边还将天帝逗得十分欢喜。也可能单单锦觅仙上能够醒来,天帝陛下就十分欢喜了。

tbc.

>>>

璇玑宫里几个侍女窃窃私语,无非是议论那终于悠悠转醒的锦觅上仙、当今天后。话说这位天后娘娘,一点没有娘娘的做派,言谈间很是稚气。可惜天帝陛下一步不离,再多一眼他们都是瞧不见了。

譬如现下这个喂药的活计,侍女们便从未上过手,端上药后,悉数退去。

润玉捡起来那勺柄溜光的瓷勺,将碗底那碗黑糊糊的药搅了几下,还要吹上一吹,才送到天后娘娘嘴边。接着,天帝陛下那眼神必要从这勺子上抬起,精准的盯在天后娘娘的唇上。

锦觅一张脸皱皱巴巴,张嘴一口口悉数喝了,觉着十分脸热。

“小——不,天帝陛下——”

“小鱼仙倌。”润玉勺子倒是没停,又递到了锦觅嘴边。

“……小鱼仙倌,这药我喝了这许多日了,也见好许多,什么时候能不喝呀?”

“才喝了三日。”勺子又往前送了送。

“……呃,可是我明显好多了,你看我现在坐起来也没那么痛了……”

“觅儿不要任性,怕苦我给你拿糖便是。”说着勺子缩了回去,翻手便出现了一个糖罐。

锦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轻车熟路掏出一颗冰糖递到了嘴边,于是条件反射的含进口中。那颗糖不大,锦觅轻轻一咬便碰到了他的手指。

锦觅试着用了力,润玉却没有松手。她抬眼,在她困惑的目光中润玉松开了那颗糖,顿了顿,手又探向前,转而托着她的脸颊。

锦觅觉着摩挲着自己唇角的这拇指有些奇特。她自转醒后体温一直偏高,而他体质阴寒,指尖偏凉,这一小片凉丝丝的触感在唇角皮肤来回磨蹭,着实让她有一些异样,心里突突打鼓。于是锦觅小心的、谨慎的抬眼瞥了一眼小鱼仙倌——他却在顷刻间凑的极近,下一瞬便亲了上来。

锦觅僵住了。润玉并未多做动作,一触即分。不晓得为什么,锦觅明明觉得是自己被轻薄了,润玉的心情却好似更糟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想到小鱼仙倌这几日对她照顾有佳,她决定自己舍下脸面,当个和事佬:“哈哈,小鱼仙倌不必介怀,熟能生巧,熟能生巧嘛——”

她觉得这几句胡诌的安慰是有用的,毕竟润玉那一刹目光变了几变。“你认真的吗?”奇怪,润玉竟手抖了,那药碗眼见要洒了。

“是啊,你说我是你妻子,按我此前看的那些话本,定是要习惯的这肌肤之亲的,要反复——”

这回连摩挲唇角的预兆都没有了。润玉扑上来那一刻,锦觅还在傻乐着兀自编的开心,于是并无防备,被他按住了后脑结结实实吻住了。这次他一秒都没有停顿,是个压抑了许久的、极强侵略性的吻。若不是他护着她的后脑,她定要被他亲的撞在墙上了。

他还咬她……他居然咬她!

嘴里那颗糖在他俩这“唇舌之战”中,已化成了一摊水。锦觅脸上温度一路飙升,估摸已能煮鸟蛋了。心跳的声音也被放大数倍。这小鱼仙倌平时看着文弱又温柔,亲起人来竟像要吃人一般,这般凶狠!

锦觅气鼓鼓的,待终于反应过来去报复他,他却得寸进尺,咬的更凶了。于是锦觅换了策略,急急的拍了拍那人胸口以示抗议,仍是被按着又啄了几下,才被放开。

锦觅狠狠地喘了几口气,还不忘去质问润玉。

“小鱼仙倌,我都喘不上气了!”她手还搭在他的胸口,隐约感受到他胸腔那处同样扑通扑通,竟觉烫人,于是想要缩回指尖,却被他缠上扣紧了五指。

锦觅本理直气壮的等着他的回答,而润玉只直勾勾盯着她,眼里只有她。他眼角泛着红,有着与那日带着泪时迥然不同的风情。

锦觅意识到,他刚刚,是在轻薄她啊。

他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脸却先红个通透,只好抿嘴偏头,自顾自笑了。

刹那里有什么东西在锦觅心中破土而出,倏忽间拔节生长,模糊有了个轮廓——

这、这,这难不成就是男女之情?

锦觅刚刚憋红的脸已恢复正常,这突然的领悟让她产生了些羞涩感。这下,那答案也不想听了。

“好吧……好吧,你出去吧,我……我困了。”

润玉没给她害羞的机会,低头亲吻了她的手。

“觅儿,我非常想要亲近你,是因为我爱你啊。”他轻轻的揉了她的掌心,“以前我曾说过数遍,你忘了也不要紧,以后,我一直一直说与你听。”

自锦觅仙上最终被哄着灌下固本培元的汤药、安心睡下后,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润玉陛下总算舍得离开璇玑宫了。

跟在他后面的侍女小心看着陛下脸色,眉眼含笑,应是心情十分不错,于是硬着头皮禀报说:“陛下,月下仙人已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润玉停下了脚步。侍女暗暗冒汗,都说这位陛下心善,可天后醒来前,她每每见他笑容,总觉得带着一丝阴寒。这几日陛下明显情绪刚刚好些,这月下老儿竟就来捣乱,偏是自己当班,真是晦气。

而这些腹诽也不过一瞬。天帝陛下半侧过身来,那笑容果然变了味道,带了点讥讽的意味:“本座现下心情正好,就见见吧。你且退下。”

说罢,天帝陛下头也不回的转向大殿,而侍女呆立原地,惊出了一身冷汗。

“多年不见,叔父别来无恙啊。”

一身红衣的仙人闻声扭过身,果然还是露出了那般愤恨神情。

“叔父若又是来打探我那天后的状况便趁早离开吧。我早已说过她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用来感怀旧人的幻影罢了,难道就连幻影,也要让与旭凤吗?”

“即是个幻影,为何不让我与她相见?”

“区区一个幻影有何稀罕,叔父还是莫要执念了。”润玉淡淡回应,连神情都未变化。

“润玉,你别再撒谎了!近日天上地下都在谣传锦觅仙上在你宫中复活,你待她如何小心仔细,这怎能是个幻影?”丹朱说着上前一步,“我不晓得当日你是如何将她救下,但这百年时光锦觅方才转醒有了神识,想必情况并不好过。那傻锦觅之前还曾自毁一瓣真身,我委实——”

“叔父!”

润玉只觉周身寒气入骨。锦觅那丢了的一瓣真身像是骤然敲响了一个铜锣,当当当的直冲在他天灵盖上。

大战后,他为了将锦觅挽回,逆天而行,竟将仙人死而复生,又亲手将她关于旭凤的记忆一一抽离。这三日,他亲眼见她动心动情,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安心,而旁人随口一句含沙射影诉说锦觅对旭凤深深爱意的话语甚至那一闪而逝的念头,竟成了他的痛处,他一句也不想听下去。

他望着丹朱,神情麻木,仿佛极力克制着什么:“我的觅儿只是幻影,你不要再来了。请容许我有这一方自欺欺人的安宁吧。”

说罢,润玉不再理会身后不停喊叫的月下仙人,步出殿外。

>>>

“咦,天帝陛下今日怎回来的这般快?”璇玑宫的宫女远远望着那白衣背影,纳闷道,“难不成这天后是个狐狸转世?”

“呸呸呸,你可别瞎说了,”另一个侍女心有余悸,“今日月下仙人来了,我通传的。”

另一个侍女立即心领神会的吐了吐舌头,低头干活,不再言语。

润玉不声不响的进了锦觅的房间。这房间里一张大床直对门口,床上帷幔厚重,但未遮掩严实,里外均留了三指宽的缝隙,能看到安静躺着的锦觅。

润玉轻轻勾起床幔,在床边坐下。就这样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他竟像回到了大婚前夜,逼着她留在身边。

如今,确实也是逼着她留在身边。

他像一条濒死的鱼,呼吸困难,莫名被扼住喉咙。不知不觉他抓紧了锦被,克制着克制着,还是吻了她。

他恶意的堵住她的口,还捂住了鼻子,用舌头去勾舔她。果然,锦觅被他弄醒,呛得那几口气息悉数吐纳在他唇间。他尽力去碰触着、确认着,仍不知餍足。

“小鱼——唔——仙……”

他是丧失理智的。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可他只能看着自己堕入黑暗,手中死死抓着她这颗稻草。

她会恨自己的吧?会的吧。

可那些早都……顾不得了。

他终于肯放开她。锦觅无措的望着润玉,迷蒙的眼神带了些情/欲。他突然开口道:“觅儿,说爱我。”

“呃……呃?什么?”

“你从前常说的。再说一遍吧,我好想听。”

润玉虽说她常说,锦觅却觉得生疏到有些难以开口。她将原因归结为自己失忆。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后两个字。

“……看来是为难你了……”

她看到他眼底的失落和痛意。今晚他似裹在一层寒冰中,情绪低落且不稳定,如一只受伤归巢的兽。

锦觅残存的些许可怜的回忆里,润玉是温柔的、腼腆的、干净的大殿下,无欲无求,隐忍退让。

这样好的人,值得被爱。

她拉了他的衣角,尽力凑去他的耳边,喃喃的,小心的说了。

润玉笑了,努力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可这表情落进锦觅眼中,竟是伤心又绝望。她不忍,主动的凑上去拥抱他,这回终于能轻抚他的后背了。

“不如小鱼仙倌就在这歇息吧。”锦觅说,“夫妻本该——”

“好。”

她未说完,他就迫不及待的应下来。他愿意靠近她,根本不需要自欺欺人再给出一个理由,反而怕她反悔,死死的抱紧了她。

>>>

原先仅自己时,竟未觉得这塌这般小。锦觅手边挨着润玉的肩膀,他肌肤的温度透过里衣传来,少不得让人脸热,于是她悄悄往内里挪了一挪;而不知怎的,润玉似是有些睡不踏实,过不一会翻翻身,也就跟着挪了一挪。待到锦觅挪到塌边缘终于挪不动了,一翻身竟差点掉下床去,好在被润玉一把捞了回来,两人滚了一滚,回到了床中间。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石榴《「锦玉」在水一方》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9-03 07:27:29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9-03 07:27:29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9-03 07:27:29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9-03 07:27:29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9-03 07:27:29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9-03 07:27:29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9-03 07:27:29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9-03 07:27:29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9-03 07:27:29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9-03 07: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