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点击阅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章节试读

《【综文豪野犬+朝花夕誓】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作者:咕再咕

文案

阅读须知

●女主是「朝花夕誓」中伊奥鲁夫的族员,原创女主coral(卡洛尔),有着一半的人类血统。

●主打温馨,朝花夕誓真的爆哭我容我为爱发电开坑致敬(喂),后期会定男主欢迎买股。

相关涉及:朝花夕誓,夏目友人帐,元气少女缘结神,后续补充。

接着书名,完整的是这样的: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

这样的话,那将要离别的早晨是不是也可以再等等?

—+—+—+—+—

卡洛尔活的时间绝对不算久,但也不能说有多短,她注视了这个世界很多个潮起潮落了。

她也走过很多很多地方,告别过许多对她来说仅仅保持了一瞬交情的面孔,分别不算是什么罕见的事,她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了。

某个黄昏晕染大地的时刻她路过了这座城市,突发奇想的想待下来看看。

伊奥鲁夫的族员是很少有离开家园的,更别说在另一个地方长久生活了。

其实好像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对她来说真的不算久,不如说她其实有点开心。

「又可以编织新的希比奥尔了,是好事不是吗?」

—+—+—+—+—

卡洛尔的脸上永远都只有微笑,淡淡的,仿佛能包容一切的温暖。

她善待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

内容标签: 少女漫 异能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洛尔(colar) ┃ 配角:文野众 ┃ 其它:

亲启

想必你或许有听过这样的传说吧?

嗯……也可能不是传说那样更为隆重的言辞,或者用谣言来替代也可以。

有一位穿着竖条纹的深棕色长裙,将红色长发挽成一束的少女总是拎着小小的公文袋包,不断游走于各个黄昏口岸。据说那红发在夕阳的橘火色光芒透过下会开始泛起浅粉,她身边的逆光光晕会开始打旋,有人说那一定是妖精唤来的使者。

其实,我可以告诉你,那不是什么妖精,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女孩子……啊,这么说好像也有点不对,那也不能说普通……那红发会透粉只是正常的现象,因为后面有光,同理打旋的光晕也是如此,那是看久了眼花。

……咳咳,其实啦,如果至此就觉得那个女孩子可怕,那也不行啦。

女孩子名叫卡洛尔,是古老的伊奥鲁夫一族,不过那纤长的身躯中其实流动着的有一半是人类的血,据她说,似乎是从她的人类父亲上流传下来的。

若是说讨厌,她倒也不怎么觉得,毕竟带她长大的就是身为人类的父亲,即便父亲老去时她还是这十几岁的模样。

卡洛尔喜欢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她有去自己母亲的故乡看过,也被挽留过,然而她最终还是踏上了漫长至几百年的旅途,会出现在口岸也是因为旅行需要搭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总是恰好在黄昏就对了。

读到这里,是不是会在好奇为什么我会写这些字?卡洛尔来了,卡洛尔又离开了,并没有发生什么,也并没有与你们有什么交集。

其实,这么一想似乎是没错……但你以后如果在街道上,异国中,港口旁看见了一个手持小小公文袋包的少女,你可以试着去打一下招呼。

女孩子很和善的哦,她会笑着和你问好的。

但如果并没有上前脚步,只是对视了的话,那请务必,阳光的笑一下吧。

她一定会以同等重量的笑容回赠于你的,绝对。

或许她一个开心,还会来和你念叨起自己旅途中遇到的故事。

啊……写到这里差不多该结束了,其实还有一件事,还没有告诉你的。

那个……实际上我就是卡洛尔啦。

很高兴与你相识。

若是有缘碰到,可以一起来喝杯茶吗?

啊啊,还有一件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不小心忘了。

我最近准备在一个地方常驻了,虽然可能来说并不算久,可能就七八十年吧,这个城市的黄昏很漂亮,我想再多看几眼。

这个城市,就是横滨。

— — — — —

来给没看过「朝花夕誓」的小伙伴科普一下)

大概讲的就是古老的长生一族,某一天被一个傻/逼国家的傻/逼国王与傻/逼儿子掠了女孩子妄图以此引入古老的血液来接着强盛国家(没错这个傻/逼之前已经害了古龙一族了)

于是这个古老的伊奥武夫就此分崩离析,受尽残害,女主玛奇亚被受惊的古龙与「希比奥尔」带去了远离家园的陌生地方,好闺蜜蕾利娅则被掠去给那个傻/逼王子当生育工具,甚至不能和已经喜欢上的发小一直下去。

玛奇亚从一个已经死去了的妇人怀中捡到了婴儿艾瑞尔,因为尸体僵化,所以玛奇亚是一根根掰断了手指抱出还活着婴儿的故事。

这是玛奇亚与艾瑞尔的故事,从儿时很自豪的说玛奇亚是自己妈妈到后来长大了意识到并不是亲生母亲,甚至在外必被抓宛如禁忌一般的伊奥武夫一族,从逐渐疏远到最后释然的终于朝着玛奇亚的背影大喊“妈妈”,是一个很冗长的过程。

还有蕾利娅与她女儿的故事也让我哭瞎了眼(喂),因为傻/逼爹看生下来的孩子怎么和伊奥武夫人长得不一样连隐性遗传都不知道,就当自己闺女是个怪物根本不管,不仅如此连让蕾利娅和她女儿相见都不允许,最后国家被打,没落了,国王带着儿子逃走了丢下女儿不管,女儿其实很成熟了,心智方面的,至少肯定比她爹强。

蕾利娅从前是个很活力的女孩子,活泼爱笑,对着悬崖也能笑着一跃而下,自信的说着“我会飞”。

但是被抓出来后她已经被关了很久了,甚至连房间都不让出。因为城堡被打她才能出去,上了楼顶,然后遇到了她的女儿。

女儿其实也一直很想见她的母亲,只是第一眼看到并没有认出来,直到旁边的老女仆看到蕾利娅时说了“蕾利娅大人”她才意识到这是她的妈妈。

蕾利娅和她说,自己叫蕾利娅,是伊奥武夫的一族,天性活泼比男孩子还要厉害。然后对着久违了的天空开始不由得感叹,“我的话,是会飞的!”

很豪迈的,像是甩脱了一切的跳了下去。

这一段真的哭瞎我,故事其实还很长,细节还很多,字数有限我没法细讲,但这个故事真的很棒。

「希比奥尔」,是伊奥武夫一族能织的一种布,布里其实蕴含的信息,所以伊奥武夫一直都织着布来传承着他们自身。

这么说吧,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织布,织布,织布。

然后现在,卡洛尔也要开始织起她新的一块希比奥尔了。

在横滨。

序·花攒

00

太宰治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个有些奇怪的少女了。

第一次,或许是在三岁,不对,可能更早,若是往那更向前更虚空的缥缈记忆中探着双手收拢几下,或许还能再回想起几幕少女模糊不清的身影。

如被捋散在空气中的烟雾,似是看到了,但是再细看,却什么都没有。

届时还年幼的太宰治记得很清楚,于黄昏口岸晚风吹拂看见的这个人。地面被逆光折射成焦色,隐没于夕阳光泽下的海面传来隐隐约约汽笛声响,随着清脆的脚步声他看见了这个由远及近逐渐靠近的女孩子。

那个时候太宰治只记得她略微泛着深棕的瞳孔里呈弯状的金色圆环,飞扬至他身上的红发,温柔勾起的嘴角还有轻柔覆盖于他头顶的手掌。

淡淡的温度,说不上温暖,也说不上冰凉。

这是第一面。

他还记得少女馈赠于他的小小白色花朵,被女孩子用淡蓝色的丝带串着,然后系到了他的手腕上。

再一次见面可能就要稍许往后几年了,或许这其中他们曾有遇见过,但太宰治没见到,可能女孩子有偷偷的来看过他吧。

接下来是在十四岁,肩披黑风衣的太宰治有一次因为任务经过了横滨那个历年响着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汽笛声的港口,衬衫上还稍许沾着些血迹的他想站在这里吹吹风,好能散去点血腥味。

依旧是熟悉的逐渐由远及近而靠近的脚步声,他又看到了眼熟的红发。

还是那个女孩子,一模一样的容貌,眸子,竖条纹连衣裙以及小小的公文袋包。还有脸上一成不变的笑容。

他动动手指,却没动作,按理说这种时候应该先警觉对方是不是敌袭人员什么的才对。余下的时间里他用没被绷带缠着的眼睛盯着这个逐渐走进他的少女。

她没再像上次一样凑上前来摸摸他的脑袋,这次她只是站在大概离他四五步远的地方,对他莞尔一笑,

“好久不见,你长高了呀。”

然后就接着踏着她标志性节奏的脚步声离开了。

此刻太宰治才动了动他的手腕,啊,能动了。

明明手臂都已经有点开始僵了。

第二次没有花簇的赠礼了,可能是因为他长大了吧。

于是再一次的见面是在他要离开港口黑手党的夜晚,那一次是在他于夜晚在空无一人的小道里悠达的走时,看见了从对面逐渐走来由远及近的人影。

十八岁的太宰治停下脚步凝视着前方,已经有预感告诉他对面要来的是谁了。

被夜幕笼罩着的少女停下脚步,白皙的皮肤在月光晕染下呈现出一种别样的柔和,她一成不变的朝他笑了笑,

“又是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还好吗?”

女孩子轻柔的声线也还是一如既往。

“不错哦,不过我有一事相求,请问小姐可以答应吗?”

她用一个带着浅笑的歪头表示“请说吧”。

“可以给我看看小姐的手提包吗?”太宰治指了指那个一直被女孩子双手平握于前的公文袋包。

女孩子没有动,她只是笑了笑和太宰治说,“那里面的是「希比奥尔」。”

这是第三次,相较于前面两次已经算是有进步了,至少他们搭上了话,最后太宰治是一边喃喃念叨着「希比奥尔」,一边把那簇花朵拎起来衬着月光看。

这一次又有小礼物了,不过是太宰治厚着脸皮要过来的。他哼着自创的不成调小曲踩着歪歪扭扭的步子在街上游荡,最后烧掉了肩上的那件外套,握着那簇零碎花朵迎来的晨光。

他不会想到这之后还会和那个女孩子遇见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甚至变成熟人。女孩子的不可思议之处他自然知道,对方也心知肚明他的明了,他拎着那簇白色的小碎花,看着它在清晨的阳光与微风中化为花瓣散去。

最后徒留下一根淡蓝色的丝带没有被吹去,挂在他的手指上摆动。

「希比奥尔」

他用无声的唇默念着这个词,而后勾起嘴角。

— — — — —

太宰治:原来你不止在黄昏也可以出现啊!

卡洛尔:笑而不语。

其实背后却藏着柴刀。

并且还是太宰专用。

白色小花:梨花,花语,永不分离。

以及,纯情,纯真的爱。

再怎么样,分离也是避免不了很痛苦的。

卡洛尔习惯馈赠于他人白色小梨花的丝带手串,因为已经知道不可避免的结局了,那就让美好的初衷与愿望自一开始就仲夏吧。

这可以算是祈愿,也可以是祝福。

卡洛尔

*差不多算是个回忆章,可以算是交代故事主线前的铺垫与准备。

*不用带脑子,意识流看就行(喂)

*推荐观看前,看过「朝花夕誓」的小伙伴可以先把最后二十分钟再过一遍(我不是魔鬼),推荐观看用bgm:ウィアートル (动画电影《朝花夕誓—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主题曲;映画「さよならの朝に約束の花をかざろう」主題歌)

*卡洛尔把她所有的温柔都献给了世界。

— — — — —

小小的公文袋包,是被制成了精致收口的模样,包身刻着粗细相间的棕白条纹,旁侧系着小小的蝴蝶结。

其内部放着的东西有:

超迷你缝纫机,各色的织线布料,还有。

「希比奥尔」

— — — — —

“卡洛尔,今天要早点回来吃饭哦————”

“卡洛尔今天做什么花环了?”

“十岁生日快乐!卡洛尔————”

“卡,卡洛尔,那,那个……”

“我喜欢你!!”

“……卡洛尔”“卡洛尔!”“卡洛尔”“卡洛尔……”

“卡洛尔——————”

于清晨的微风中卡洛尔蹲下身,用手挽起拖下身的裙角,再一手将滑下的发丝勾起,她的手抚向地上还略显着潮湿的黑土,新翻细腻的土粒质感逐渐从指尖上传来。

凉意划过,带起她微微透粉的红色长发。

她对着的是新修起的白色十字架,再对过的是初升朝阳,阳光透过了十字架,独在蹲下身的她身上打下一片阴影。她的头埋在膝上,眼里流露出来的是淡淡的情感。

平稳,而看不出什么的眼神。

被埋没在裙摆里只露出细微一点的嘴角似是在朝上抽动,许久后她缓缓站起身,神色平静,仿佛刚才并没有过什么即将涌出的浓烈情感。

“晚安。”

那是她父亲的墓。

而后她拿起搁置在一旁的小小公文袋包,将扎着宽丝带的白色花束放下,沿着村子唯一通向外面的蜿蜒而窄小的土路走着。父亲的墓被建在临着悬崖的边缘,背后是悬空树丛,所以那一天她是看着逐渐升起的太阳走出村子的。

算一算的话她当时好像是八十九岁,跟伊奥武夫的人来比,可能才刚刚开了个头。

但父亲不一样,他已经很老很老了,十分充实又轰轰烈烈的过完了他的一生,从前火红的发鬓如今已泛起了白色,他需要休息了。

那是还年轻的卡洛尔,刚刚开始旅途的卡洛尔。她不会忘记那一天的,她走的时候山里的野花被吹搡起细碎花瓣,于风中狂舞。她最后沿着风线回望了一眼已经逐渐远去变小的村落,算作是最后的告别。

然后她在心里默念,似乎是要把这句话刻在心上一般狠狠的,

“我是「离别一族」”

这是卡洛尔的结束,也是卡洛尔的开始。

— — — — —

卡洛尔不会在一个地方长久的待着,她总是在一个小镇待最多一个星期,然后会再次搭上航船去往另一处未知之途。

目前除了之后的横滨,她待的最久的地方是在母亲的故乡——伊奥武夫。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宽广如大片的平面镜湖面与白色的高塔与屋落,织布的人们与年迈的古龙,最重要的是,他们与她一样长寿。不过她看不到母亲了,因为母亲并不在故乡。

她沿着石子路走着,然后遇到了一个与她一样是混血的姑娘,她说她叫梅多梅尔,说这话的时候她正在河边洗着布,那是刚刚织出来的希比奥尔。

梅多梅尔的妈妈叫蕾利娅,还有其好友玛奇亚,多亏了这奇妙而古老的血脉,卡洛尔能与她们相见,然后听了很久很久的故事。

“当时呢,没想到玛奇亚居然直接骑着古龙来接我真是没想到!!”

“可是妈妈你还是义无反顾的直接跳下去了啊!!真的吓死我了!”

“蕾利娅从以前开始就是那么勇往直前的性子呢,蕾利娅是会飞的!”

“玛奇亚阿姨你就是总是说这些才会让妈妈……”

“没错!我可是还飞的哦!!”

然后梅多梅尔做出了似乎很苦恼的,扶着额的动作,但嘴角勾起的却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咕再咕《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7-25 10:03:44

我是一条锦鲤[洪荒]小说[凤穿金衣]在线试读

留仙宫中原本只有少数婢女留守,毕竟陛下每年只来住几日,大多数时间都闲置。如今送给了锦小黎,那么她就是名正言顺的主人了。微风拂过,送来一缕缕幽香,沁人心脾。花朵与叶片轻轻晃动,交相辉映,应接不暇。想着想着,锦小黎就忍不住取出了那块玉佩,看着上面灵隐二字,忧愁了起来。当晚,九尾狐陪殷受嘿咻嘿咻顺便套话时,锦小黎成功住进了留仙宫。留仙宫环境很清幽,面积还不小,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后院还有一块占地上万平米的小湖泊。湖中种满莲花,此时花开得正好,纯白的、粉红的、浅黄的、幽蓝的。“谁说不要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2019-07-25 10:03:44

(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小说[青儿啊]在线试读

顾廷烨注意到明兰的异样神情,也下了马,走到她身边,明明想宽慰她来着,可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却成了,“这点小伤,我去年早经历了百八十次了。若是我,你可会心疼?”“我谁都不心疼”,明兰忙低头,搪塞过去。元若强忍着泪水,抓着马腿,挣扎三四次才站了起来,倔强地朝顾廷烨喊:“比赛胜负尚未定,岂能弃赛?!”说着,积蓄全身力量上马,似往日那样一跃而上是不可能了,可最终究竟成功上了马。咬牙忍住痛,还不忘递给明兰一个灿若春光的微笑,眉眼皆笑。京城第一美男...

2019-07-25 10:03:44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7-25 10:03:44

[HP同人]世界星辉小说[猫璐]在线试读

雷古勒斯把剩下半杯的茶杯放回桌上,滑落的宽大袖子盖住了小臂上的黑色印记,他站起来。“所以你要抗争,对吗,西里斯?”“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有怎样传说纯粹的血统,又多么会明哲保身,你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纳西莎看着他,又看看小天狼星。“正如我很久之前对你说的。”小天狼星也站起来,“我一直认为,这个标记是一种侮辱,一种不得不屈服的侮辱。”卢修斯苍白着一张脸,看着小天狼星的眼神一再变换:“西里斯,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只是我想改变的,我想守护的早就比你多多了,卢修斯。”小天狼星看着...

2019-07-25 10:03:44

[综]英雄齐木的灾难小说[日夜浮]在线试读

怀着愧疚之情,齐木将金鱼酱的时间恢复到了前一天,然后重新放回水池。齐木观察了一番其他参赛者,剩下的那个女孩子好像也不是很擅长的样子,但现在也有两条了,绿谷同学倒是已经捞上了6条金鱼了……齐木在内心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随即转移了视线,至于爆豪胜己……【……嘛,安息吧,金鱼酱。】【看样子只能用念能力了呢。】【……为什么他可以一本正经和一条鱼吵架啊。】【拜托了,放过它吧,这只是一条无辜的金鱼啊。】...

2019-07-25 10:03:44

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小说[迷藏君]在线试读

司徒琛指尖敲了敲桌案,将书拿过来开始帮贾赦断句。罢了罢了,既然贾赦帮他赚钱,那他好好教贾赦读书也是应该的。这些东西贾赦当年读书的时候肯定都背过,如今不过是重新捡起来温习一遍罢了。而且《中庸》的第一章 才一百多字,这要是背不下来岂不是还不如未入学孩子?《中庸》的第一章 还是蛮短的,贾赦一口气从头读到尾。流畅虽然流畅,就是压根不存在断句这种事情。“你看这儿,读成‘可离,非道也’才对,你读成‘可离非,道也’就太荒谬了。” 司徒琛看到贾赦懵懵懂懂的眼神,突然觉得有种给大儿子启蒙的感觉。贾赦已经猜到了司徒琛的想法,...

2019-07-25 10:03:44

[综英美]拔叔的美食天堂小说[蓝珑琼]在线试读

——呀!!!围观直播的人疯狂甩弹屏,直播间的流量也开始直线上升。无论观众是谁,看着一个甜美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觉得心情愉快的。艾丽丝很认真的对观众解释这个节目的根本。“大家好,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如果简单的制作抹茶芥末布丁。”好可爱!!!声音好甜好可爱!!!“他们一定不知道对我们来说这要求有多残忍,尤其他们让你和平共处的对象是个讨厌鬼。”“请注意,这个布丁制作需要注意很多细节。首先,你不能只做一个,那太刻意了,傻瓜也不会吃。所以你要先做一些正常的抹茶布丁,分给其他的朋友。对于你的目标,留给他几个抹茶跟一...

2019-07-25 10:03:44

好好的主角说弯就弯[快穿]小说[洛大王]在线试读

“那是时空快递员,负责运送不同位面的东西。”小黑猫懒洋洋地解释道。“等宿主你的等级提高了,就能设置id,买东西就能用代号了。”“等宿主完成十个初级世界里的任务,就能去中级世界做任务,成功了就是中级。其他等级类推,等宿主升为中级后,买东西价格是八折,高级买东西价格是五折,传奇级买东西价格是三折,传说中的神话级买东西是一折啊啊啊~”玉十三接过从洞里伸出来的纸和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回去,好奇地往里看了一眼,一个银色长发的少女笑容温柔亲...

2019-07-25 10:03:44

[综]反派一条龙服务小说[王谢之]在线试读

“和你有关系吗?”奈奈用另一只手举起拳头来,“我警告你哦,灰崎,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你是我同桌,我怕你受伤之后哭着去找我哥告状,现在我已经转学了,你受什么伤我哥都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了——小心我揍你哦。”他很嚣张地把脸伸过来,指着自己脸问道:“这里吗?优等生?”她怕自己把灰崎祥吾揍进墙里面。“别走那么快啊,新学校的英雄是怎么回事?”他在她身后问道,“你...

2019-07-25 1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