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小说[青儿啊]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廷烨注意到明兰的异样神情,也下了马,走到她身边,明明想宽慰她来着,可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却成了,“这点小伤,我去年早经历了百八十次了。若是我,你可会心疼?”“我谁都不心疼”,明兰忙低头,搪塞过去。元若强忍着泪水,抓着马腿,挣扎三四次才站了起来,倔强地朝顾廷烨喊:“比赛胜负尚未定,岂能弃赛?!”说着,积蓄全身力量上马,似往日那样一跃而上是不可能了,可最终究竟成功上了马。咬牙忍住痛,还不忘递给明兰一个灿若春光的微笑,眉眼皆笑。京城第一美男

(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知否衡兰同人)(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作者:青儿啊【完结】

文案:

年少抛人容易去,少年爱情老来悲。不愿盛明兰与齐全若也难逃此咒,于是,一念改写,缘定今生。

“我不愿被世界温柔以待,只想被你温柔以待。”

“为了娶你,我连克三妻,人送外号‘三七’”

“那有什么,为了等你,我成老姑娘了,人称‘三八’,总比你多一点的。”

……

“我不怕你宠妾灭妻,因为我不会让你有妾的~”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明兰,齐衡 ┃ 配角:顾廷烨,沈玉瑶,魏锦帛 ┃ 其它:知否同人,宠妻狂魔,一世狗粮

☆、寂寞空庭少年郎

春夜,盛府门外。元若俊挺的身影如寂寞空庭中一株玉树矗立。乍暖还寒的风鼓满他衣袖,直往他心口钻。没有一个时刻,他的心比此刻更冷,也无一刻比此刻更热。

“小公爷请回吧,当年说要的是你,说不要的也是你,如今您自己死了大娘子,才回头找我家小姐。那请问这次您能坚持几日,可别过几日再将我家小姐弃之如履,似是官家都没您这横行呢,要走快走”小桃一张俏脸因愤怒而微微泛红,正值盛春时节,真如一棵春桃那般,便是生气,也那样生动。

许是太久未见明兰,如今连见到她的贴身丫鬟,元若心中也是无限温柔,对于她的冲撞竟如何都气不起来。平日里那铮铮的自尊心也全消弭不见,犹红着脸说:“你赶我走,无错。可不走,也是我的自由。我一定要等到六妹妹。”

“你爱等便等吧”,小桃没好气地在他面前把门摔得严实。

盛春夜里不算冷,却湿哒哒的,露水落在元若肩头,不久便濡湿青衫。身上传来的凉意和湿意,非但不让他恼,反倒令他透着一丝欣慰。他愧对明兰,却不知如何补偿,如今她却不给自己机会补偿了。所以,他只有对自己差一点,再差一点。如今,他只当对自己的差,便是对明兰的好。这样微薄而卑微的爱哟。

春风拂过庭叶的声音若隐若现,那样温柔。可在明兰听来,却“万叶千声皆是恨”。在去年秋冬那场人言可畏的绯闻之中,她沦为阖京笑谈,她强挣着脖颈不肯低头,心里却大病一场,再也不敢相信爱情。

小桃本打定主意,这次一定不再传话,不再给明兰星点希望,待日后再被人无情扑灭。可眼见更深露重,那小公爷毕竟是皇亲国戚,若在此夜落下何病根,盛府也难辞其咎。于是,她只得悄悄入房,轻推了一下明兰。没想到明兰立时便醒了,一是二更天,她却仍未能酣眠。

小桃终于道:“齐国公府那位,还没走呢。”

明兰本要起身,又懒懒躺下,“我知道。”

小桃诧异地掰过明兰的肩膀,“小姐,奴婢没同您说,你也未出去瞧过,怎知小公爷没走?”

明兰不浓不淡叹了一口气,“他就是这样的。他也只会这样。”

“小姐,那我再出去赶他,还是,您出去看一眼,拒了他,也好叫他死心。”小桃试探地问。

明兰阖目不欲理会,可是闭上眼,却心乱如麻。这些日子,因为贺家哥儿的陈年烂事和顾廷烨的死缠乱打,本就心力交瘁。如今小公爷也来搅乱。“小桃,你去睡吧,我也乏得很,这几日府上每日来求亲的,络绎不绝。虽说我不喜欢那些公子哥,可若白日里无精打采,恹恹欲睡,形色消沉,也总要惹父亲和大娘子责备的。”

可小桃刚离开,明兰还是忍不住将窗户敞开一角,将手往外一探。呀,这么凉,这么潮。她连窗也顾不得关,胡乱往床上一坐。若是别人还好,可是,小公爷他从小锦衣玉食,在暖乐堆里长大,这样的湿寒他怎抵得住。她又躺下,心想,既已决意向前看,那他苦何乐何又与自己何干。他就是那样天真幼稚,恁大的人了,还不会保护自己,难道反倒成她的错了么。

辗转反侧,她还是起了身,外衣也不顾得披,叩了小桃的门,“你找个家丁,去齐国公府通报,把人领走。”

小桃睡眼朦胧开门,嘴角窝着浅笑,“小姐,你这人,还以为你心志多坚定呢。可是一遇到小公爷,还是化为一池春水了。”

“我才没有呢”,明兰没好气道:“小公爷彻夜在这站着,传出去,对盛府和公府名声都不好。如今我和五姐姐都在婚配呢,多不好啊。”

“呀,我们不拘小节的六姑娘,几时在意过名声啊?!”小桃继续调笑。

“恃宠而骄,再敢顶嘴,当心明日便把你嫁出去”,明兰假意生气道。

“好了,我这就去”,小桃走远了,不忘回头补一句,“要是冻坏了小姐的心上人,别说一个小桃,连一片桃林都不够赔的呢。”

“去去去”,明兰目送小桃去寻家丁了,才安心回屋。

至三更,明兰听闻门前熙攘,料是齐国公府来人了。可半个时辰后,声音又散去了。又半时辰后,人声鼎沸甚于从前。此刻,天色已蒙亮,小桃慌张跑进屋,发丝沾着点滴露水,“小姐,起先那阵是国公府来人了,可小公爷怎么也不肯走。这会,郡主亲自乘轿来了,家丁们去喊老太太和老爷、大娘子去了。”

“那又如何”,明兰淡定道。

“老爷最要面子,如今这么大阵仗,回头老爷又得责备你了。况且,若您还想嫁进国公府,那今夜之怠慢,以后也要被郡主记恨去的。”小桃焦急道。

明兰懒懒抬眼皮,“还真是物换星移啊,从何时起,两家老人都如此关注我同齐衡的事了。”

“小姐,趁着事情没闹大,要不要奴婢出去跟他们说,您突然害病才没顾得理小公爷呢。”

“不必,我好着呢。论身份,我不及他们十一金贵。可如今,既然论及感情,便无何尊卑。我不想理他,自可不理,便是官家来了也无用。”

果不其然,不一会便传来大娘子的催促,“明丫头,你出来!”

“大娘子安,天色尚早,母亲怎起这么早?”明兰装糊涂。

“客套话省了吧,简单梳洗毕速到前厅”,大娘子撂下话便走了。

明兰慢慢悠悠梳洗,待及前厅,天色已大亮。郡主已有不满,“六姑娘睡得很好嘛!”

“托郡主的福,所谓春眠不觉晓,说的正是这个时节吧。”

“这是你的贴身丫鬟?”郡主霾一样的目光扫过小桃,“小公爷在门外站了一夜,你家主子是怎么个意思,你一个当奴才的是哑了吗?”

“哦,小公爷是迷路了?何至于在我们寒舍立一夜呢?若真是这样,郡主是不是该责备国公府下人伺候不周,怎么反倒责备起我们贱户奴才了?!”明兰浅笑。

“你这刁女,是在同谁回话呢”大娘子见郡主渐渐结冰的脸,心中窃喜,可出于礼数,还是斥了明兰一句。

郡主冷笑,“装得一手好蒜,你就是靠这个将衡儿迷得神魂颠倒么。”

瘦了两圈的元若,肤色白得有些惊心,连唇都失了颜色,憔悴的一圈胡渣更是让整个人似老了十岁,只是在目光与明兰对上的一瞬,整个人如同死灰复燃,立马恢复了青春的润色,“怪不得六妹妹,是侄儿一人愧对妹妹,没脸求见。”

“既然没脸,那便请小公爷回吧”,明兰不再看他。

“不知好歹”,郡主怒拍案板,“从前无论有何误会,男人若肯回头,女人就该顺着台阶快下。更何况是元若,名满京城,那些王公小姐簇拥而上,他始终惦着你,有多难得。”

“小女福薄,无福消受这样的荣光,恐让郡主和小公爷错爱了”,明兰起身,向郡主行礼便欲离开。

“且慢”,郡主耐住性子,“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我昨日带份薄礼来,大娘子说做不得主,今儿又带来了,六姑娘倒自己说说收不收下呢,带回去倒怪麻烦呢。”

“郡主娘娘若嫌劳累,可以暂将东西寄存在寒舍厢房,只是请郡主放心,小女定不会打开礼物。那厢房已放了几十份呢,待小女婚事定了,会悉数归还各家。”

“你是让衡儿在你这里排着队?”郡主冷笑道:“简直好笑,何时轮到你来挑拣衡儿了。”

“女怕嫁错郎,这可是大事,小女当然要挑仔细了”,明兰恭谨道:“郡主若觉得不妥,我们也无福消受您的贵礼了。”

郡主的目光霾意满满,“回府”,她从牙缝挤出两个字。

元若走上前,紧紧握住郡主的手,轻声道:“母亲,儿子不觉得委屈。能和其他公子一样进入六妹妹的候选名单,已算希望。”

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让步,可一见儿子的憔容,她累极了,“反正我丢不起这样的人,随你吧”,说着便走了。

元若见明兰不欲与自己目光交接,明白再赖下也无用,只好也恭谨同盛府长辈们辞行。

明兰回屋路上,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拉到柳树后。

她定睛一看,是元若。未来得及躲闪目光,被迫与他四目相对。百次千次决计,余生,人山复人海,死生不再见。可是一见他,却惆怅如旧,心动如旧。一切,都该死的如旧。

这是他的手,是来自他的温暖。她曾偷偷想象过无数遍,自己的小手被他握住会是怎样的感觉。可如今,这感觉竟成真了。他的手,如他这个人一样,如玉一样温润。可那凉凉的玉却传出暖意,丝丝随着袖子钻进她心里,将她的心烘得又热又痒。可她仍慌忙挣出手,“请小公爷自重,也请您顾怜小女名声。”

“我管不得那么多了,妹妹”,元若刚被甩开一只手,立马两只手都来握住明兰的双手,“哪怕下一刻我就被你府上家丁当登徒子打死了,我也不想再失去你。”

“好,给你握”,明兰没有抽回手,只冷笑着,“便是让你握住了我的手,你就不会失去我了么?”

元若满心的火热瞬时覆灭,缓缓松开手,“妹妹恨我是对的,连我自己都不肯原谅自己,说着他挤出一丝微笑,”那你喜欢顾二叔么?”

“不喜欢”,明兰不假思索。

元若的脸上重新恢复了生气,笑得一脸灿然。

明兰直望向他的眼睛,没有深情,也没有悲喜,“可是不喜欢顾二叔,不代表就喜欢你。天下又不是只你两个男儿。”

“明兰”,元若双眼潮湿,“这些年我对你的心……”

“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明兰当即打断,“小公爷和郡主今日上门仍是理直气壮呢,合着小女只能满心感恩接受你们的回头是吗。你们想靠吃老本来同我谈感情?”

元若眉头紧蹙,目光交杂悔意与心疼。

“瞧瞧,就是这副深情模样”,明兰戏谑道:“将从前的盛明兰迷得神魂颠倒。”

明兰顾不得元若表情中的伤痛,沉沉道:“你真令我失望,难道这些时日的苦,你都白吃了么,竟然一丝未变。从前的盛明兰爱从前的齐衡。可是,从前的盛明兰已经死在全汴京那段最可笑的绯闻闹剧之中。如今的盛明兰,再不会喜欢从前的齐衡。”

元若只觉心头碾过千军万马,痛到无法自持。可是在一片伤痛灰烬的纷飞中,他又回味了一遍方才明兰决绝的话语,忽而一笑,满目阳光地望向明兰,“不爱从前的齐衡,是不是代表我还有机会?只要我能同妹妹一同成长,还是有星点机会的是么?”

明兰的心头如同勒着缰绳的一匹野马,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再到他那里去。可是无论几次下定决心,还是勉强在去和留之间打个平手,无法完全决绝。她冷哼一声,先跑掉了。余下春光中呆立的玉立公子,不知何去何从,该变还是不变。

☆、春风得意马球场

当日午后,顾廷烨来访。明兰在厅堂上坐得距顾廷烨老远,倦倦道:“顾二叔究竟是外男,如今如此频繁来访,不合时宜吧。毕竟我同五姐姐尚待字闺中……

顾廷烨一张硬朗冷漠的脸庞立马堆了笑意,“哦,小六儿,你不提五姑娘倒好。既然你主动提了,上次五姑娘幽会情郎一事,盛家是否该给我个答复了。”

“是你算计五姐姐在先”,明兰没好气道。

“那也得你姐姐先有事,我才算计得成不是?要不然是我绑她去见那举子的?!”顾廷烨朗笑道。

“顾二叔如今好歹是国之肱股,怎做出如此小人之事。近日来求亲的几十位公子,可没一位似顾二叔这般不讲究”,明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所以嘛,说明我特别嘛”,顾廷烨依然饶有兴致地盯着明兰,“我同那些凡夫俗子不同,我待你的感情,也与他们不同。他们是投石问路,而我是志在必得,非你不娶。”

“二叔满嘴锦绣,去带兵打仗还真委屈您了”,明兰凄然一笑,“只是真不凑巧,我这人耳根子拙,最烦花言巧语。二叔没事便回吧。”

“谁说无事”,顾廷烨忙赔笑,“你别急嘛,小六,看近日春光正好,天天宅在院内有负春光嘛。三日后,你四姐夫举办了马球赛,你同我一组,杀全场如何”

“我若想打马球,自己打便是,为何要与你组队?”明兰冷笑。

“元若早晨来过是不?”顾廷烨若有所思,嘴角有一丝不明的笑意。

“如今是顾二叔在央我同您打马球,扯弄旁人作甚。”

“小六儿,我素来认为你是位心志坚定的姑娘,小公爷这趟浑水,你上次淌了,差点淹死。想你如何不会回头,怎么如今还这样犹豫不决。我跟你说,你选择任何一位公子,我都输得心服口服。可他齐元若就是不行。凭什么他当年把全汴京的风言风语和口水渣子都引到你这里来,让你半年不敢出门。可如今风头一过,他又来拨雨撩云,真让我这莽夫都瞧不上。”

“腿长在人家身上,人家来访,我有什么办法”,明兰一顿,“可是你又怎知我原谅了他。”

“你原谅不原谅无妨”,顾廷烨正色道:“如今,你、我、齐衡三人已经僵在这里了,谁也不肯退一步,谁也无法进一步。再这样下去,只能三人各自孤独终老,不得所爱。如今,你跟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先打破僵局。”

明兰低头不语,这顾二叔平日看着没正形,倒是一语中的,听他说说也无妨。

顾二叔继续道:“这场马球赛,元若也去。我同他一决高下,赢了的娶你,输了的,滚蛋!”

“马球?那他怎么可能赢你?”明兰急急争辩。

顾廷烨苦笑,痛叩自己心口,调笑道:“小六儿,你可太伤我心了啊,你瞧瞧你这语气,这表情,分明就是怕我赢嘛。我现在不求你爱我,只是,咱能不能一碗水端平咯。我好歹三番五次出生入死救了你的命,难道你连一个同元若公平竞争的机会都不给我?”

“你在骑射武学上天赋异禀,天下谁人不知,你同齐衡赛这个,哪有公平可言?”明兰不觉间嘟起小嘴。

顾廷烨看着她俏如春桃的脸上起伏可爱神情,心中更是爱怜得不得了,竟痴痴望着明兰兀自笑出了声却不自知,半天才回过神,戏谑道:“哦,在你心里,我真这么厉害?!”

“去”,明兰白他一眼,“三天后,马球场见,谁怕谁。”

顾廷烨大笑三声,“我呀,今儿个就可以回去安排嫁娶事宜了。你是我的,等着瞧吧”,说着又朗笑起来。

明兰脸一红,娇羞与担忧交杂,一时心乱如麻。待顾廷烨走出厅堂,才追上前,“我不能同你打。上次,同小公爷组队打马球,被父亲好一顿责罚,说我晾着自家哥哥勾引外男。”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青儿啊《(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知否衡兰)人生恰如初相见小说[青儿啊]在线试读

顾廷烨注意到明兰的异样神情,也下了马,走到她身边,明明想宽慰她来着,可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却成了,“这点小伤,我去年早经历了百八十次了。若是我,你可会心疼?”“我谁都不心疼”,明兰忙低头,搪塞过去。元若强忍着泪水,抓着马腿,挣扎三四次才站了起来,倔强地朝顾廷烨喊:“比赛胜负尚未定,岂能弃赛?!”说着,积蓄全身力量上马,似往日那样一跃而上是不可能了,可最终究竟成功上了马。咬牙忍住痛,还不忘递给明兰一个灿若春光的微笑,眉眼皆笑。京城第一美男...

2019-07-25 10:03:34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7-25 10:03:34

[HP同人]世界星辉小说[猫璐]在线试读

雷古勒斯把剩下半杯的茶杯放回桌上,滑落的宽大袖子盖住了小臂上的黑色印记,他站起来。“所以你要抗争,对吗,西里斯?”“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有怎样传说纯粹的血统,又多么会明哲保身,你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纳西莎看着他,又看看小天狼星。“正如我很久之前对你说的。”小天狼星也站起来,“我一直认为,这个标记是一种侮辱,一种不得不屈服的侮辱。”卢修斯苍白着一张脸,看着小天狼星的眼神一再变换:“西里斯,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只是我想改变的,我想守护的早就比你多多了,卢修斯。”小天狼星看着...

2019-07-25 10:03:34

[综]英雄齐木的灾难小说[日夜浮]在线试读

怀着愧疚之情,齐木将金鱼酱的时间恢复到了前一天,然后重新放回水池。齐木观察了一番其他参赛者,剩下的那个女孩子好像也不是很擅长的样子,但现在也有两条了,绿谷同学倒是已经捞上了6条金鱼了……齐木在内心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随即转移了视线,至于爆豪胜己……【……嘛,安息吧,金鱼酱。】【看样子只能用念能力了呢。】【……为什么他可以一本正经和一条鱼吵架啊。】【拜托了,放过它吧,这只是一条无辜的金鱼啊。】...

2019-07-25 10:03:34

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小说[迷藏君]在线试读

司徒琛指尖敲了敲桌案,将书拿过来开始帮贾赦断句。罢了罢了,既然贾赦帮他赚钱,那他好好教贾赦读书也是应该的。这些东西贾赦当年读书的时候肯定都背过,如今不过是重新捡起来温习一遍罢了。而且《中庸》的第一章 才一百多字,这要是背不下来岂不是还不如未入学孩子?《中庸》的第一章 还是蛮短的,贾赦一口气从头读到尾。流畅虽然流畅,就是压根不存在断句这种事情。“你看这儿,读成‘可离,非道也’才对,你读成‘可离非,道也’就太荒谬了。” 司徒琛看到贾赦懵懵懂懂的眼神,突然觉得有种给大儿子启蒙的感觉。贾赦已经猜到了司徒琛的想法,...

2019-07-25 10:03:34

[综英美]拔叔的美食天堂小说[蓝珑琼]在线试读

——呀!!!围观直播的人疯狂甩弹屏,直播间的流量也开始直线上升。无论观众是谁,看着一个甜美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觉得心情愉快的。艾丽丝很认真的对观众解释这个节目的根本。“大家好,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如果简单的制作抹茶芥末布丁。”好可爱!!!声音好甜好可爱!!!“他们一定不知道对我们来说这要求有多残忍,尤其他们让你和平共处的对象是个讨厌鬼。”“请注意,这个布丁制作需要注意很多细节。首先,你不能只做一个,那太刻意了,傻瓜也不会吃。所以你要先做一些正常的抹茶布丁,分给其他的朋友。对于你的目标,留给他几个抹茶跟一...

2019-07-25 10:03:34

好好的主角说弯就弯[快穿]小说[洛大王]在线试读

“那是时空快递员,负责运送不同位面的东西。”小黑猫懒洋洋地解释道。“等宿主你的等级提高了,就能设置id,买东西就能用代号了。”“等宿主完成十个初级世界里的任务,就能去中级世界做任务,成功了就是中级。其他等级类推,等宿主升为中级后,买东西价格是八折,高级买东西价格是五折,传奇级买东西价格是三折,传说中的神话级买东西是一折啊啊啊~”玉十三接过从洞里伸出来的纸和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回去,好奇地往里看了一眼,一个银色长发的少女笑容温柔亲...

2019-07-25 10:03:34

[综]反派一条龙服务小说[王谢之]在线试读

“和你有关系吗?”奈奈用另一只手举起拳头来,“我警告你哦,灰崎,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你是我同桌,我怕你受伤之后哭着去找我哥告状,现在我已经转学了,你受什么伤我哥都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了——小心我揍你哦。”他很嚣张地把脸伸过来,指着自己脸问道:“这里吗?优等生?”她怕自己把灰崎祥吾揍进墙里面。“别走那么快啊,新学校的英雄是怎么回事?”他在她身后问道,“你...

2019-07-25 10:03:34

(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小说[明日小暑]在线试读

黄始木能力强到一般情况可以不用通过人情交际,自己就能搞定,就算要利益交换也可能会采用直接的方式,不搞虚的。在他不断的实践中,这种与人毫无瓜葛的状态是可行的。也为他省了时间,同时对一般人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对他来说无效。第2章 02 保镖所以人情世故对他来说反而是简单的东西,无所谓。一般人经营人情世故不外两种原因,第一使自己情绪上感觉融入,舒服,温暖。第二是为了利益的交换。而情绪的舒适感他也不那么需要或者说他在自然状态下很少引起别人温暖而无目的性的回应,而他也不会情绪需要而主动伪装出殷勤的态度。--没有庆贺宴...

2019-07-25 10:03:34

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梓伊]在线试读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灵力法术均被压制无法施展,甚至原身也无法变幻,因而尽管知道她的好奇赞叹,尽管已经放下了心中沉浸的自卑,尽管他愿意也只愿意让她瞧见,他仍旧无法令她如愿。如此,安静过了许久。他一直静静等着的时机,就快到了。想到‘剧情’中他在潭边泡着尾巴被锦觅瞧见的场景,润玉说不清心中有多么复杂。她都不曾在那小小的屏幕之外亲眼见到,旁人,又凭什么呢?这夜,润玉值夜完后去交班路上,突然被红线绊住脚。他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大红衣袍的月下仙人果然走了出来:“没良心的小子,多...

2019-07-25 10: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