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杨蝉]非天小说章节试读

[无CP向] 《[杨蝉]非天》作者:渺缈孤舟客【完结】

文案

起于情,终于执。

苍生不仁,何以令我为刍狗!——杨蝉

阿蝉……我要你活着立足于三界;我要你能自在行走于天下;我还要那天下苍生,谁也不敢说你半句不是!——杨戬

我在你眼中不过是个没什么本领的老匹夫……是,我是没什么本事……可你和你二哥一样,都是我救的,也是我养大的、教大的!你虽未入我门下,可就欠我一声师傅!——玉鼎

我刘玺,生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家国不存,即便保住这项上人头,也有愧于父母天地!——刘彦昌

我一族被你所灭,我父母因你而死,可……可我从未恨过你,只是气你……气你从不信我……气你心里……永远只有你二哥!——叶迦南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个逆·德国骨科的故事。

=======================================

●全文为若干平行世界观的其中一环,故为平行世界的神话文,杨戬不是传统同人文中我们熟知的杨戬,当然杨蝉更不是了,并且不隶属于任何电视剧、现代小说等的同人。只与某些古代传说和古代小说有那么点关系。

●全文杨蝉中心,杨蝉是主角,杨蝉视角,杨蝉(没长JJ的)纯爷们——并且性格极度扭曲和邪性,比起蝉妹妹更像桀骜不驯的蝉弟弟,此条为严重警告,不适者请点叉。

●杨戬会挂,挺尸到结尾终于成功复活。认为二郎神“宁可活着做个搞基大神也不能死或者当普通人,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者请点叉。

●本文杨蝉和刘彦昌的关系非常复杂,他们的感情也不是单纯的爱情,所以传统文中的沉香当然不存在。

【警告】若不能接受以上几条,请直接点叉勿喷谢谢。

==================================================

2017.1.29本文大修重写,基本人物保持不变,只在叙述结构、人物出现时间上作调整,并且删除大段废话。人物性格上,杨蝉被修改得更冷酷自私,更符合无心这个设定。因此砍掉接近十章的内容,从第十七章开始是接续原坑未写的新内容。

请大家注意。并尽量从头重看。

以上。

——不喜大修请点X。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蝉,杨戬,刘彦昌┃配角:叶迦南,玉鼎┃其它:

序幕 蝉

我双耳所闻之处,是一种虫豸。

蝉。

鸣于夏日,依附于树干。我出生之时,母亲以此物为我取名,还送了我一枚玉蝉:白玉的料子,雕刻精细,系着吉利的红绳子——它就握在我手里。

大人们说,蝉饮甘露,品性高洁,秋季匿于土中,夏季破土而出,由此不死不灭……我曾站在树下观察过一只蝉,它叫了一个夏季,僵在树上,然后又从树上掉下来,死了。

虫豸,只是虫豸而已。

时值七月,炽热的空气中流淌着一丝丝血腥味,血气混着蝉鸣如压在皮肤上,小小一个院落却闷热不堪。

我躺在木屋的门下,仰着头,只看见门框上钉着个男人的尸体,一双眼睛大大张着,不肯瞑目。有风吹过,他的衣袖便随之摆了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是我爹。

我爹,正如一只攀在树上僵死的蝉——世间万物,生死莫不如是,人与虫豸,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看——

那个哭叫着被天兵拖走的是我娘;

那个倒在不远处已经死透了的是我大哥;

爹是这样的了;

而我,躺在地上,我的口中一股一股地往外冒着血沫子,听得夏蝉声嘶力竭地鸣动,一阵连一阵,一声更比一声尖锐……

然而那些呱噪,被我二哥一声叮咛打断了。

“阿蝉,别动。”

他伏在我身上,只来得及在我耳边说完这句话,一个天兵便抽回刺入二哥背上的剑,凌空一甩,血珠子撒了我半张脸……

我当真没动——仰着面,睁着眼——那双目所及之处,是天……

天空中空无一物,唯有恨意,滚滚而下!

第一章 开局

九月初三,霜降。

入夜时分,幽静的山林深处迎来了一个人。

“哦,你又来了?”从那山脚飘来一句饶有兴致的询问。

凄清的月光下,白色的衣袂随风而荡,掀起秋夜一丝波澜——走出树影的人,是一个身高三尺有余的女童。

“是,我又来杀你了。”

女童开口,语调,音色却浑厚苍老,并不配她这般的身形。

那先前问话的对此豪不以为意,再次发话道:“甚好甚好!来杀得好!正好解俺老孙一时无聊!”

话音毕,山石抖落,从山脚一隅的旮旯里探出一个脑袋,毛发间沾满尘土枯叶,面目肮脏,但依稀可辨那居然是一只猴。

双方不以为意,猴子的眼前兀地搁下两坛酒。

那猴笑道:“你这人真奇怪,给一个要杀的对象带酒来。”

女童随意寻一处山石坐下:“我只是不希望漫漫长夜过得无聊。”

提起一坛酒,一掌拍落酒封,就地喝了起来。

“咳,喝酒,就不无聊了吗?”猴子好奇道。

“至少略有了一丝兴致。”

“那你想好了,怎么杀俺老孙了吗?”

女童淡定地摇摇头:“没有。”

“哎呀,那你可就不能向天庭交代了呀……”

“你是在高兴吗?”

“怎能说是高兴呢?你不能交差,俺也仍被困在山下,谁也讨不到好。只是,天庭真是奇怪,俺被压了四百余年才想到要杀俺;而且明知杀不了俺老孙,还叫你来,嘿嘿,坑你吗?”

“天庭知道我偏爱做明知不可为之事。杀得了你,是趣味;杀不了你,也是趣味。我只答应三天,三天对你无法,我就再不来了。今日,已是第二天了。”

“趣味……好一个趣味。自从你心不再跳后,你就只看中趣味二字了吗?”

那女童动作一滞,却并没有对此什么不高兴。她想了片刻,反问道:“不然还能看中什么?我一失情失欲的不死之人,若是连趣味都不再追寻,余生于我而言,不过是行尸走肉!你也是不死之身,却保有七情,你尚知晓你想要什么,这一点,你比我强。”

“你羡慕吗?”

“我不知羡慕是什么滋味。”

“唉,你真可怜。”

“我可怜吗?我也不知可怜是何滋味。”

“那你还记得恨吗?你昨日与我讲的故事,最后停在你的恨上,可你现在却为最恨的天庭做白工!”

“不过是杀些无关痛痒的人,杀人是趣味,我乐意,就去做,不想做也不会有人逼着,这算不得白工,”她又继续道,“至于恨,我能不记得吗?唯有恨,可以令我一次次将那一天的事记挂心头,哪怕我早已无法体会恨是个什么感觉……我只知,那一天的记忆,叫做恨,我要牢牢记住,然后,我才能证明自己原来也曾如常人般活过……”

人间天伦之乐,谁人不想。可是无法抓住的也就只能过去了。

她随即转移了话题:“猴子,还是谈谈你吧,昨日你说到,你大闹天庭……怎么样,瑶池是什么样子?王母又是什么样子?”

那猴子饶有兴致地问道:“天庭派来的刺客却对天庭很好奇,这也是你的趣味吗?”

“我没去过天庭,只听闻我二哥闯过。他闯在你之前哩,算起来,你该称呼他一声前辈。”

猴子立刻不服道:“哼!俺老孙不过是出世晚了些,若非如此,只怕是俺先!”

“如果之事,没有是非。不过,若你们一同打上去,天庭或许早被拿下了……罢了,不谈如果之事,喝酒罢。”

她一仰脖子,先干为敬。又提起另一坛,拍开酒封,倒一些与那猴子润润喉咙。

被关在这山下四百余年,天庭派此方山神土地尽与他些铁丸铜汁果腹,或许在众人的眼中,这并不是个生灵,仍然是一块难以教化、欲除之后快的顽石。

然而,顽石毕竟化成了一只猴子。

猴子自称是从石头里蹦出来,所以刚出生时,连他的同类也曾斥他为异己。他在山上呆了好长一段时光,又下山去学艺,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个大仙,大仙做了他的师傅,还赐给了他一个名字:孙悟空。

孙悟空是一个受天地孕育而成的生物,没有父母,也无子嗣,他孑然一生,傲然于三界——就可惜是个猴子。

“这酒可比不上天庭的琼浆玉露,”猴子喝了口酒,回忆起了往昔,“想俺老孙当年……”

他尽说些当年的风光,绝口不提如何被压于山下。虽是猴,却如人般尤好面子。

直到他讲到瑶池。他闯入过瑶池。

瑶池是西王母所居之处,除非受到邀约,谁也不得进入。这个世上,擅闯过瑶池的,只有两个。

“……瑶池中,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他如此向那女童说道。

“哦?什么也没有?那可就怪了,”女童道,“我听二哥说,那里有旖旎幻象,周遭景致变化万千。”

“信不信由你,反正俺老孙啥都没见到,所谓的蟠桃宴不过是凡人胡诌的故事。”

“故事总由人书写,真伪……未为可知啊。”

“轮到你了,轮到你说故事了。”

“我的故事,不好听。”

“俺知道,那就讲些别的,你游历人间多年,就没些别的见闻?”

“你也曾游历人间,什么怪事都不会比我见得少,却要我说这些?”

“俺无聊!无聊的紧呐!虽曾游历人间,可脚步也并非遍及寸土;况且被困了这些许年,外面发生什么,俺一慨不知。只有数十年前,一个小沙弥路经此地,丢给俺一个桃,才诉说了些外面的事情……”

“你爱听故事。”

“趣味呀!你的趣味在杀人,俺的趣味就是听故事!你杀不了俺,还剩两天,不消遣消遣,难不成就靠俺的大眼瞪你这小眼消磨时光么?”

月光下,女童仍保持着一张冷然的脸。

“你真无趣。”猴子扫兴道。

“你要听好玩的事么?”女童瞥了他一眼,“我并非没有遇到过怪异的事,只是不知道,对你来说,是不是算好玩。”

“你说出来呀!说出来俺才能辨别是不是好玩!”

“我总是遇到一个人,算么?”

“这算什么?”

“成周距今一千六百余年,我遇到一个人,此后,便几乎与这个人每一次的轮回擦肩而过——这,算怪异之事么?”

“说说看。”猴子被吊起了兴致。

“那要从第一次说起,彼时……”

第二章 昔影

周都,镐京。

相逢是在路边,一个寻常的男人在换丝。明明是个衣着粗陋的下等人,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她也不明白为何会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注意到这样的一个人,当察觉自己的举动时,她已向那个男人丢出了一枚铜贝。

天庭对杨家的裁决尚未收回,她仍受到天兵的追杀,在外只能乔装,行事更应低调。她丢下铜贝,不发一言,便又加紧赶路去了。

拐过几间房,出了城门,她就真的离开这里了。

站在镐京的城外,回头望去,又一个落脚处被她抛在了身后。

城门处,官兵正和几个百姓纠缠不清。

“哪儿来的小鬼,去去去!”他们吆喝着,把她赶开。她也不恼,压低了斗笠便又继续前行。

“杨蝉!”

有人在她背后叫了一声。

……

杨蝉。

这是她的本名。

她说道:“我不用回头,便知道那是追杀我的人,他们认出我来了。我二哥曾跟我说,见过我面目的人统统都要死,所以,他们死了。我杀的人太多,他们长什么样我已经不记得了。弱者,也不配令我记起。”

然后她继续说起那个弱者,正是先前那个衣着粗鄙的男人。

“原来,是他跟在我身后,引来那些追兵。不过,或许他也并不知自己给我惹的麻烦。我杀完人,一身血,回头时,他就那么呆呆地站着,手里握着一束丝……”

她顿了顿,继续道:“他说,那是因为我给了他一个铜贝,他不能无端端受人恩惠,应该把丝给我……”她调转目光看向猴子:“仅仅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念念不忘,这样的凡人,蠢不蠢?”

“无关愚蠢,常人总有目光短浅之辈,俺听你如此诉说,只觉得那是一个庸人,却也是个好人;倒是你,那样一个弱者,一个你口中的蠢人,所受的恩惠恰恰是由不屑于其的你所施舍,为什么?”

“‘为什么?’玉鼎后来也这么问我。”

“玉鼎?可是那玉泉山金霞洞的玉鼎真人?”

“那老头……确是我二哥的师傅……有段时间,他跟在我身后。他见我注意起一个庸人,也曾问我,为什么。”

“你回答他了吗?”

“没有。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玉鼎认为,是因为那个人,长得像我二哥……”

“哦……”

“你们觉得是这样,那就这样吧。但是世间人貌,相似者总有一二。却为什么偏偏是他而不是别的相似者,我自己也搞不懂。”

“所以你没有杀他?”

“是。我令他不得将见过我之事说出去,话音刚落他就晕厥过去了,我也没有管他。本以为是萍水相逢,不料……”

……

再次相见,人,还是那个人。

她从不是个正义之士,也犯不上为了谁而降魔卫道,那一日,她杀了一条挡路的蛇妖,一半是因其挑衅在前,一半是因为兴致使然。当蛇血撒了半身时,那个人居然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一个庸人、一名弱者,在这强者生存的世道里,成为蛇妖的食物毫不奇怪;但这一回,她居然无意间,又一次救了他。

在杨蝉看来,上一次的见面,她没杀死他,便是救过他了。

“是你……”她立刻认出他来了。

他上一回,终究晕了过去,这一回似乎还撑得住,只是腿有些打颤。装束上来看,他是离开周都回家的路上。一辆牛车满载过冬的衣物粮食,看来生意不错,能换的东西都换到了。

“是你……”

那个男人从她半身的血污中也认出她来了。

两指一弹,原本在手的银剑便化为竹叶幽幽飘落。她如此一个动作,却惊得那庸人倒退三步,扑地一声跌坐在地:“我……自那一别,从未与别人说过你之事!”

“哦,你倒是还记得我对你的告诫。”她不屑地背过身去,“放心,我不是来要你命的,若你真的曾向他人吐露过半个字,你,早就死了。”

那人于是便没那么害怕了,歇了片刻便直起身来。

“那你……救了我……”他试探着问。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与你一样,只是路过。”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渺缈孤舟客《[杨蝉]非天》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7-25 10:03:29

[HP同人]世界星辉小说[猫璐]在线试读

雷古勒斯把剩下半杯的茶杯放回桌上,滑落的宽大袖子盖住了小臂上的黑色印记,他站起来。“所以你要抗争,对吗,西里斯?”“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有怎样传说纯粹的血统,又多么会明哲保身,你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纳西莎看着他,又看看小天狼星。“正如我很久之前对你说的。”小天狼星也站起来,“我一直认为,这个标记是一种侮辱,一种不得不屈服的侮辱。”卢修斯苍白着一张脸,看着小天狼星的眼神一再变换:“西里斯,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只是我想改变的,我想守护的早就比你多多了,卢修斯。”小天狼星看着...

2019-07-25 10:03:29

[综]英雄齐木的灾难小说[日夜浮]在线试读

怀着愧疚之情,齐木将金鱼酱的时间恢复到了前一天,然后重新放回水池。齐木观察了一番其他参赛者,剩下的那个女孩子好像也不是很擅长的样子,但现在也有两条了,绿谷同学倒是已经捞上了6条金鱼了……齐木在内心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随即转移了视线,至于爆豪胜己……【……嘛,安息吧,金鱼酱。】【看样子只能用念能力了呢。】【……为什么他可以一本正经和一条鱼吵架啊。】【拜托了,放过它吧,这只是一条无辜的金鱼啊。】...

2019-07-25 10:03:29

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小说[迷藏君]在线试读

司徒琛指尖敲了敲桌案,将书拿过来开始帮贾赦断句。罢了罢了,既然贾赦帮他赚钱,那他好好教贾赦读书也是应该的。这些东西贾赦当年读书的时候肯定都背过,如今不过是重新捡起来温习一遍罢了。而且《中庸》的第一章 才一百多字,这要是背不下来岂不是还不如未入学孩子?《中庸》的第一章 还是蛮短的,贾赦一口气从头读到尾。流畅虽然流畅,就是压根不存在断句这种事情。“你看这儿,读成‘可离,非道也’才对,你读成‘可离非,道也’就太荒谬了。” 司徒琛看到贾赦懵懵懂懂的眼神,突然觉得有种给大儿子启蒙的感觉。贾赦已经猜到了司徒琛的想法,...

2019-07-25 10:03:29

[综英美]拔叔的美食天堂小说[蓝珑琼]在线试读

——呀!!!围观直播的人疯狂甩弹屏,直播间的流量也开始直线上升。无论观众是谁,看着一个甜美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觉得心情愉快的。艾丽丝很认真的对观众解释这个节目的根本。“大家好,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如果简单的制作抹茶芥末布丁。”好可爱!!!声音好甜好可爱!!!“他们一定不知道对我们来说这要求有多残忍,尤其他们让你和平共处的对象是个讨厌鬼。”“请注意,这个布丁制作需要注意很多细节。首先,你不能只做一个,那太刻意了,傻瓜也不会吃。所以你要先做一些正常的抹茶布丁,分给其他的朋友。对于你的目标,留给他几个抹茶跟一...

2019-07-25 10:03:29

好好的主角说弯就弯[快穿]小说[洛大王]在线试读

“那是时空快递员,负责运送不同位面的东西。”小黑猫懒洋洋地解释道。“等宿主你的等级提高了,就能设置id,买东西就能用代号了。”“等宿主完成十个初级世界里的任务,就能去中级世界做任务,成功了就是中级。其他等级类推,等宿主升为中级后,买东西价格是八折,高级买东西价格是五折,传奇级买东西价格是三折,传说中的神话级买东西是一折啊啊啊~”玉十三接过从洞里伸出来的纸和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回去,好奇地往里看了一眼,一个银色长发的少女笑容温柔亲...

2019-07-25 10:03:29

[综]反派一条龙服务小说[王谢之]在线试读

“和你有关系吗?”奈奈用另一只手举起拳头来,“我警告你哦,灰崎,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你是我同桌,我怕你受伤之后哭着去找我哥告状,现在我已经转学了,你受什么伤我哥都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了——小心我揍你哦。”他很嚣张地把脸伸过来,指着自己脸问道:“这里吗?优等生?”她怕自己把灰崎祥吾揍进墙里面。“别走那么快啊,新学校的英雄是怎么回事?”他在她身后问道,“你...

2019-07-25 10:03:29

(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小说[明日小暑]在线试读

黄始木能力强到一般情况可以不用通过人情交际,自己就能搞定,就算要利益交换也可能会采用直接的方式,不搞虚的。在他不断的实践中,这种与人毫无瓜葛的状态是可行的。也为他省了时间,同时对一般人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对他来说无效。第2章 02 保镖所以人情世故对他来说反而是简单的东西,无所谓。一般人经营人情世故不外两种原因,第一使自己情绪上感觉融入,舒服,温暖。第二是为了利益的交换。而情绪的舒适感他也不那么需要或者说他在自然状态下很少引起别人温暖而无目的性的回应,而他也不会情绪需要而主动伪装出殷勤的态度。--没有庆贺宴...

2019-07-25 10:03:29

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梓伊]在线试读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灵力法术均被压制无法施展,甚至原身也无法变幻,因而尽管知道她的好奇赞叹,尽管已经放下了心中沉浸的自卑,尽管他愿意也只愿意让她瞧见,他仍旧无法令她如愿。如此,安静过了许久。他一直静静等着的时机,就快到了。想到‘剧情’中他在潭边泡着尾巴被锦觅瞧见的场景,润玉说不清心中有多么复杂。她都不曾在那小小的屏幕之外亲眼见到,旁人,又凭什么呢?这夜,润玉值夜完后去交班路上,突然被红线绊住脚。他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大红衣袍的月下仙人果然走了出来:“没良心的小子,多...

2019-07-25 10:03:29

修仙异能掉线中小说[楠竹澪]在线试读

“不过……”师父扇着羽扇面色突然严肃道:“这神秘人若想利用你的身份来达到目的,夺取你的肉身才是较为稳妥的方法。”“觉得残暴就努力修行。”羽扇师父伸手赏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放心,既然这神秘人有在宗门来去自如的本事,又何必费这功夫去夺取你的肉身,去假扮一个一心只想着炼丹,还每次炼丹不论成功都必爆炸的人呢?”“谁知道呢。”师父手中羽扇一摇,其身影渐渐消失:&ldq...

2019-07-25 10: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