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小说[明日小暑]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黄始木能力强到一般情况可以不用通过人情交际,自己就能搞定,就算要利益交换也可能会采用直接的方式,不搞虚的。在他不断的实践中,这种与人毫无瓜葛的状态是可行的。也为他省了时间,同时对一般人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对他来说无效。第2章 02 保镖所以人情世故对他来说反而是简单的东西,无所谓。一般人经营人情世故不外两种原因,第一使自己情绪上感觉融入,舒服,温暖。第二是为了利益的交换。而情绪的舒适感他也不那么需要或者说他在自然状态下很少引起别人温暖而无目的性的回应,而他也不会情绪需要而主动伪装出殷勤的态度。--没有庆贺宴

(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作者:明日小暑【完结】

黄始木 韩汝真CP

甜向 微虐 细水长流

弱智破案 纯日常+恋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日韩 打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始木韩汝真 ┃ 配角:元泰哲柳雪熙成恩佑金政本朴顺昌 ┃ 其它:

第1章 01 凉床

--黑暗里因为有她才有光。

--

再次回到西部地检是一年零十个月,六百七十多天。夏末午后的日光炽热刺眼,黄始木摘下眼镜,周遭景物一如往昔,而他已经是第二次远调了。

差一点又要称呼姜元哲部长,他礼貌地鞠躬:“检察长。”

“哦,你来了,这位是江南警署重案组的李鹤贤队长,打个招呼吧!这次特搜组由李队长主导,你辅助。一会儿马上部长以上级别开会,让他先跟你过一下案情。”

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黄始木很习惯这样短平快直接切入的方式,只是这位李队长--他观察着眼前四十多岁的男人,还需要和其他组员一起做交叉背景调查。

“还要申请特搜组员吗?地检或者警察系统,都可以帮你调人。”

黄始木谢绝:“不用了。”反应快得让姜元哲大感意外,他以为上一次特搜合作的非常愉快,尤其韩汝真警卫,竟然能搞得定千年毒蛇黄始木,“小子,想清楚了?”

“是。”

检察长叹了口气,对他依旧没办法,“那就好好干,别给我丢脸,知道了么。”

“是。”

“你们的办公室已经在中央地检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至于住的地方,你有吗?”

他的房子租约还没到期,住的地方吗……黄始木想起临走前韩警卫家凉床的邀请,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他摇摇头。

“那宿舍还是酒店公寓?”

“距离办公室近一点的。”

“你这家伙,非要显得别人都不够敬业吗! 酒店公寓就在对面,我让人给你订一间,直到这次特搜行动结束。”

“是,麻烦您安排。”

检察长把他们两人送出房间,又盯了黄始木几眼,叹道:“你到底还是没变,这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好好做吧。”

黄始木本想去跟金系长和崔事务官打个招呼,可拿着行李和李队长在旁有些不便,只能下次了。

“呀,检察官你比两年前电视里看起来还要帅气啊! 当时怎么会有流言那样胡说八道呢。”抱着资料箱的李队长是个眯眯眼乐呵呵的大叔,但别小瞧了他,多年警察生涯让他一两句话就能把对方的底摸个七七八八。黄始木没有接话,边走边低头翻看起资料夹中的简报,过了一会才问道: “您知道从这里怎么去中央地检吗?”。李队长知趣地打住了话头,“我来开车,您慢慢看。”

中央地检给特搜的办公室比之前的小一些,这次案子的重要性也不能跟上一次相提并论。挂着特搜的名义,其实是检察长安排黄始木调回首尔的敲门砖。

人齐了先是一轮自我介绍,除了李队长还有一位朴警卫,其他两位成员则是从地方抽调来的,和他一样都是日后要调回首尔被委以重任的菁英。

“下午好,我叫江东焕,之前在釜山南部地检担任系长助理,刚通过司法考试。请大家多关照。”

“大家好,我是来自光州地检的成恩佑,希望成为值得大家信赖的伙伴!”身穿制服的女检察官目光扫过众人落在黄始木身上,他点一点头算是回应。值得信赖的伙伴,这几个字让他想起永恩秀,下周二就是她两周年的祭日……

“到我了吗,我叫朴实民,是这个案子最初负责的警察。对任何现场记录有疑问都可以找我。”

黄始木掏出手机关机示意,随即坐下来开始工作。他偶尔抬头看一眼,觉这场景似曾相识,只是身边的人都变了。

时钟飞转,第一天的工作从两点多一直进行到九点半,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朴警官最先忍不住了:“那个,第一天大家要不要聚个餐,联络感情还是要靠烧酒啊。”这个提议马上得到一众附和。

“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所有人都看向黄始木,他迟疑了一下口气软下来:“你们先去,我尽量。”

李队长和朴警官没再勉强,成检看上去有些失望,特意近前拉他胳膊,“黄检,就一起去吧~”

黄始木保持着礼貌,轻轻抽回自己的手臂,没有抬头看她,“抱歉,不用管我,我这边还走不开。”

成检面子上有些下不来,任性地按下他的笔记本电脑,“才第一天,哪里有那么多材料要看……”黄始木手撑住屏幕抬眼冷冷看着她。成检自觉失言,勉强笑着化解道,“开个玩笑,那我们等您哟。”

连句客套的回应都没有,成恩佑出来一脸的不高兴,“早听说黄检察官性格有些不合群,没想到一丝人情味都没有。”

朴警官打趣道,“我们成检的愿望都写在脸上了呢。”

“您太会开玩笑了,我哪里有什么愿望。”成恩佑强颜笑道,检查院里向来男多女少,她这样的美人一直被众星捧月,无聊献殷勤的很多,这样冷脸相待的还是头一回。

正因为是第一天,案件牵扯的关系千头万绪,他必须先整理出一个大概的轮廓。丝毫不在意自己伤了女人心的黄始木检察官再看表时已经晚上十二点半了。

按着检察长秘书给的地址,他连车都没开就找到了中央地检附近的酒店公寓。智能前台,密码入住。进门开灯放下行李箱,先洗了个澡让头脑也跟着清爽起来。环视一周,这里很不错,比露天的凉床强多了。他的胃这时才从高度集中中苏醒过来提出了抗议,可是都到了这个时间,也没必要一个人再专门去吃饭了,他靠在床上翻出最后几页资料,看完才沉沉地睡去。

之后几天亦复如是,也许是好久没碰到这种经济大案了,他的工作强度已经彻底征服了同组的成员。连自己都似乎带着一丝嘲弄地问自己,难道真的这么想复职吗?受不了南海的清苦了吗?就算南海也不至于清苦到只剩一张凉床可睡的地步吧。

案情上正大有进展的时候没想到黄始木打报告请了周二下午三小时休假。

“您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去医院?”热衷于养生的朴警卫经常劝黄始木按时吃饭,说他的胃再不注意迟早要出毛病。

“没有,一点私人的事情。很快回来。”他跟李队长点了个头就匆匆离开,连包都没有拿。

墓园里寂静无人,他很快找到恩秀那双明净带笑的眼睛。照片两边的勿忘我插在一尘不染的玻璃瓶里,永长官夫妇肯定一早就来过了,韩警卫和金系长呢,他们也来过了吧。

恩秀不是他手下第一个实习检察官,但却是最勇敢,最努力,最执着,最认真的一个,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最出色的一个。如果她不是为了家人做了太多小动作,如果她对这险恶的人间多一点体察,如果自己这个所谓的导师或者前辈能更相信她,对她多一点耐心,她就不会只是这里的一张黑白照片了。

想到这个,黄始木强压着内心的歉意与悲伤,对照片默然行礼。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战斗下去,代替永恩秀没能完成的那一份。

又一周匆匆过去,案件到了收尾的阶段,星期三下午,斜阳正好。黄始木刚从中区的一家俱乐部取证出来,这里离龙山区只有一街之隔。他随意四处望了几眼,就那么刚刚好认出面前这家咖啡厅的二楼临街坐着的人是韩汝真! 一年多未见她依旧清瘦明亮、神采飞扬,对面的男人不知说了什么,她笑得眼睛弯起来,伸手在对方肩膀上拍了好几下。

应该很疼,黄始木想起他挨过的几下子,江边捞手机那次他是少有的真生气了。他没料到徐东宰竟轻易识破了他的安排,没料到韩警官因此被当街折辱一番,更没料到她能为了弥补直接下水去捞手机。明明纤瘦得被一波一波冰冷的江水冲得几乎站不住脚,还笑嘻嘻地满不在乎,跟张建说他:“那边那位,对这些都不在意的!”

他从来没觉得这么冤枉过,被警察指证成杀人凶手或者李昌俊说他只是为了往上爬的人他都可以泰然处之,但唯独不想被她那样故意轻描淡写地推开。

黄始木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七点零五,早过了下班时间,她没什么理由不能出现在这里。

正想着汝真从大门口走出来,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熟练地扔给那个男人,他接过来转身去后巷取车。只一闪而过的身影,略长的头发,宽松的亚麻衣裤,高大宽厚的肩膀,兄弟?熟人?朋友?看神态不大像警察,那么是调查对象?也许她正在办案中,那么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

黄始木一手已经开了车门,还在犹豫要不要主动打招呼,汝真已经眼尖地看到了他,一脸惊喜地跑过来:“哎,这大白天的我不是在做梦吧,黄检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猜是有案子对不对!什么案子?刑事的?该不会是特检吧!”一连串提问还是一如既往地快人快语。

黄始木刚想起微笑练习的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他没能笑出来,只客气地回答道:“今天来出差。”

“取证?开会?”她眨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好奇,没等他回答又自己打住,“哎,我问得太多了。总之,看到你还是这么精神就好。”

“嗯。”他抿起嘴角应了一声,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像普通人久别重逢那样热情,“韩警官也是。”他想,她没有再提凉床的事了。

韩汝真笑吟吟地说:“不妨碍你工作啦,有空的时候把大家约出来,一起,嗯?”她做了个喝酒的动作。

“空的时候……”他蹙起眉头,明天大约就要结案汇报,不出意外下午就必须赶回南海做公诉人。

“哎--”汝真刚想吐槽他的表情。

滴滴……

汝真的车从巷子开出来停在路口,后面的车依次按起了喇叭。

“啊,这里不能停车啊,先走了哦,再联络。”她抱歉地挥手一笑,转身上车。

“怎么了,遇到难缠的家伙了?怎么这副表情。”元泰哲一边开车一边扭头问道。

“呵,他可是难缠的反义词。”韩汝真嗔道,黄始木这家伙,快两年一个电话也没有,节假日短信发过去也是礼貌回复,今天也肯定不是第一次来首尔,却从来都不联络。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头痛了,汝真抿着嘴唇,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

“原来是认识的人啊,谁啊?你有点不对劲喔。”元泰哲瞟了她一眼,笑得很狡猾。

汝真习惯了他的油嘴滑舌没理他,车子从黄始木面前飞驰而过。黄始木目送她远去回过神来,刚刚找到的证据正是这件案子缺少的最后一片拼图,他掏出手机打给李队长,“是我,证据到手了,就像我们想的那样。您和朴警官能现在去现场,再确认一遍吗?还有,麻烦江检和成检把账户的相关资料发给我,我再去一趟证人那里。”

录完口供已经八点,他把资料群发出去,只有江检立刻回复了,其他组员大概都已经回家,他还想再回中央地检,把全部材料梳理一遍,这个案子就可以完美结案了。可是开车到了目的地,鬼使神差却是夜色中的西部地检,不远处就是他常常回家顺路吃饭的橙色帐篷车。

本来想走的,他的肚子像是见到了老朋友立刻打起了招呼。停车坐下,要了一碗乌冬,想了想,又加了一瓶烧酒。

黄始木喝酒的经验有限,但还没有酩酊大醉的记录,酒量如何,一瓶还是一箱?他完全没概念。今天的拉面又有点咸,吃完了结帐,还让老板娘帮他带了一瓶。车是没法开了,搭计程车报上了一个记忆深处翻滚的地址。

韩汝真没想到第二次见面只隔了几个小时,还是在她家门口,路灯下背着包的身影依旧有点驼背。睫毛和鼻梁投下雕刻般的阴影,因为消瘦显得少年气更重了。

“噢么么,黄检察官?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她闻到淡淡的酒气,有点难以置信。

黄始木落下似笑非笑的目光,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下午看到的那个男人走出来。

“汝真我先回去了,啊,这不是刚刚才见过的那位吗?您好,我是元泰哲,汝真的男朋友啊啊啊--”话没说完就挨了汝真重重一记肘击,“好了好了,是发小。”他前一秒还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下一秒就没事人一样笑容可掬地黄始木伸出了手,汝真瞪了他一眼,他吓得连忙把手缩回去了。

“黄检,对不起啊。稍等我一下,就在这里,稍等一下好吗!”汝真感到不妙,在泰哲说出什么更劲爆的话之前,必须赶紧把他弄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拖到了大门十米开外才放手。

“你怎么这么紧张?那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觉得有点眼熟?你要不是警察,我还真不放心走。”泰哲还在小声唠叨。

“呀,你能不能别说了。快走吧,不然我打电话给雪熙了。”

“好好好,等雪熙回来我们一起审你。" 伸出两个手指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满脸不忿地走了。

汝真转身回来,笑的有点尴尬:“小时候的朋友,太熟了才会这样。怎么找我有事吗?上去说吧。”

黄始木目睹了刚刚那一幕,什么都没问,只是从包里拿出真露晃了一下。

汝真好笑道:“什么,这太阳是打哪边出来了,黄检您是犯了什么错误被开除了吧 !” 正说着忽然想到之前放了话让他来首尔的时候借住,难道这木头当真了?不过当真也就当真吧,大不了她回警局凑合一宿。

“真的看不出来抠门到这地步啊,”她笑着喃喃道,“住酒店多好,那么高的租金,肯定存了很多钱吧。”

“嗯。” 黄始木也没反驳,他暂时还没去想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到这里来,只是觉得不来就好像爽约了似的。

两人上楼,黄始木等在露台,抱臂瞧着远方的车水马龙。“请进吧。别客气,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汝真说道。

他照例说一声:“打扰了。”换鞋进来,房间里有刚刚那个男人留下的古龙水味道。其余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依旧是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枕头一个茶杯,洗手时看到孤零零一根牙刷。餐桌上虽然没有杯盘,但还留着刚刚吃饭的油渍没有擦干净。墙上的画比之前多了好几张,画功还是那么一言难尽。

桌子旁立着一张装裱好的油画,尺寸不大但十分夺人眼球,相较之下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光彩。画画的是汝真的肖像,虽然黄始木对艺术不那么了解,但也看得出画家是真的了解汝真才画得出她细腻温暖的底色,画上的她目光沉静,眼中的光像萤火一样柔和而缤纷,嘴唇柔软湿润,耳旁垂着零落的发丝。她的脆弱和强韧在某处精准地平衡着,不是随便谁都能感受到的。他本能地避开了目光,但那一幕却长久地印在了脑中。

这张画技法纯熟,水平远在专业二字之上,绝不是韩警卫自己能画出来的。他拿起桌上的一个小册子: 当代艺术家元泰哲,下个月要在亭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旁边的信封俨然就是邀请函。看到封二的个人介绍: 首尔艺术大学肄业,创作轨迹行遍欧洲和南美,现居美国。黄始木想,韩警卫的朋友居然画得这么好,果然是天赋大于热情吗。

汝真端着小菜从厨房出来,"帮我拿两个坐垫出来好吗,多谢!"

两人落座先碰了一杯,"啊,真痛快啊。"汝真感慨道,果然十点以后的酒滋味不同啊,突然想吃烤肉了。" 说完两人同时想起特搜组唯一一次的garden party,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上周,去看过永检了?”汝真直视他的眼睛,一副审讯嫌犯的气势。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明日小暑《(秘密森林同人)在你身边》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HP]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小说[一粒芝麻]在线试读

她说得对。“你不会介意前两天的那件事吧?”抢在餐桌旁的人多起来前,艾德文拉率先开口道,“我不是当真那么说的。”“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艾德文拉给了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比如等我们三年级的时候,一起去霍格莫德。”康斯坦丝没有接话,她微蹙着眉毛,显然是赞同尤莱亚的言论的。艾德文拉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个歉吧。他要是要面子的话肯定就不会再计较了。”卢克伍德的确一点儿也没有...

2019-07-23 10:03:17

女主她总想死[综]小说[指露为霜]在线试读

波丽双眼冒出无数的爱心,粉色的气泡也把她围住,心脏的急促跳动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可这样的动作却让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了些,这让波丽更加心猿意马,她陶醉地在此刻的幸福中。啊,男神不愧是男神,真是个正人君子,就算面对她的果体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工口的表情,而是那么专注地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怪物的伤害。纵使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被抱在男神怀里,肌肤也因为男神身上的钢铁破损处被刮伤了不少地方,她也完全不会喊痛的,因为没什么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棒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神的样子也很帅啊,真的是完美的侧颜,真的是三百...

2019-07-23 10:03:17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7-23 10:03:17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7-23 10:03:17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7-23 10:03:17

如果真的能束起约定之花,那就再等等吧小说[咕再咕]在线试读

今天的点心卡洛尔可是烤出了这几日味道最好的一次了,她紧紧盯着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的三花猫,拼命露着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紧绷到吓人的笑容。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呼、于是接着试探性的、她看着开始吃起点心的三花猫,缓缓的向前伸去了手指。最重要的是,三天前这只三花猫终于对着每天都在试图引诱的她,走过来尝了一点她的点心啊———那只三花猫终于走了过来,凑到了她伸出的碟子前舔舐起饼干来。“咦!?!!!!!!!!”...

2019-07-23 10:03:17

[杨蝉]非天小说[渺缈孤舟客]在线试读

他苍白的双颊两侧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绯红,这是病又要发作的征兆。刘衍咳了一阵,用衣袖掩住口;移开时,衣袖上便多了一抹血迹。“因为我想死在妻儿的身边。”刘衍倚着墙角,小声道,“人死了,哪里不是埋,我死在这里没人管,屋子就当我的棺椁,也挺好。”“怕的,”刘衍应道,“谁人不怕死,我自然也是怕的。”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衍的神色渐渐恢复了点生气,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杨蝉问...

2019-07-23 10:03:17

[综]恋爱回溯小说[别寒]在线试读

而且和黄濑凉太不一样,青峰大辉有些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像前者那般粘人,也基本不会主动来教室找她。所以大家不知道他们交往过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反正已经分手了。”球场上那个黑皮肤的少年在球被高高抛起的瞬间和黄濑凉太一起高高跃起,两人跳的差不多高,在半空之上有亮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般只有放学时候能够走在一起。樱川时回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她将手中的毛巾叠好放在了一旁。因为这一动作,本就宽大的球服被风给掀起些许,少年的腰腹露了一截出来,紧致流畅的肌...

2019-07-23 10:03:17

[综英美]团养濒危物种小说[烟猫]在线试读

不……不行了……他闻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当史蒂夫在她面前的时候,奥莉薇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甚至没有时间让自己继续担惊受怕,她的听觉和视力被无限放大。男人的心跳声和他的血管一起起伏着,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奥莉薇一个字都没听见。她的尖牙缓缓地冒头。他的血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奥莉薇从变成吸血鬼到现在,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吸血欲望。多么完美的脖子。奥莉薇口水在分泌,她用力地咽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如此SSS的五星级鲜美血液,在三星级的人海中简直是...

2019-07-23 10:03:17

[火影同人]忍者招募大师小说[24K纯帅鸦]在线试读

“都死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能面无表情的陈述父母都死亡这样悲惨的事实,这简直就是突破了常理。此时卡卡西的心中,对那个“多嘴”的家伙充满了厌恶,毕竟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你的父母呢?”张淼回答得云淡风轻,但是卡卡西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不用谁告诉我,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在九尾出现的那天!”不过,卡卡西却听懂了。...

2019-07-23 10: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