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梓伊]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灵力法术均被压制无法施展,甚至原身也无法变幻,因而尽管知道她的好奇赞叹,尽管已经放下了心中沉浸的自卑,尽管他愿意也只愿意让她瞧见,他仍旧无法令她如愿。如此,安静过了许久。他一直静静等着的时机,就快到了。想到‘剧情’中他在潭边泡着尾巴被锦觅瞧见的场景,润玉说不清心中有多么复杂。她都不曾在那小小的屏幕之外亲眼见到,旁人,又凭什么呢?这夜,润玉值夜完后去交班路上,突然被红线绊住脚。他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大红衣袍的月下仙人果然走了出来:“没良心的小子,多

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香蜜同人)香蜜之心有所念人》作者:梓伊【完结+番外】

文案

无意间,走来一次现代。

短暂的相处,却有震动魂灵的相交。

当所有剧情已先被知晓,也曾彷徨而忧虑无望。

重回故事之中去,必要走出不一样的坦途。

只是……

已有所念人,心石不可转。

不曾想,可得上天垂怜……

(文案废again)

一句话:穿到现代看完香蜜所有剧情之后再回到自己世界里的大龙!

提前说一下,此为润玉同人,作者君与原剧很多角色的三观不符,这一篇文里恐怕不会对他们口下&手下太过留情,

不喜勿入,望勿喷,谢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傅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开始

天界,布星台。

空旷的布星台上,原地焦躁不已盯着天空某处的白色魇兽突然站住脚,死死地盯住某处骤现旋涡的位置。漫天闪烁璀璨的繁星之下,星轨的运行错乱了两分,布星台上骤然现出雾状旋涡,从这旋涡之中凭空掉下一个人影来。魇兽瞧见这个人影从半空中掉下来,当即顾不上旁的撩开蹄子奔了过去,自然也就错过了,天空中另一道滑过,指向远方的星轨。

润玉猛地从旋涡之中被抛出,好容易站稳脚跟,还未来得及四下查看便感到有什么撞上了自己的腿,低头一看却是眼中大颗大颗滑落泪水显得极为委屈的魇兽。

果然……回来了?

他站在原地,一时间分不清心中的感觉,是怅惘多一些,还是不舍多一些。

魇兽见好容易再次出现的主人愣着神没有搭理自己,委屈地又用脑袋蹭了一蹭,总算让恍惚间的白衣仙人回过神来。

润玉从纷杂的心绪之中醒来,回头一看天上——

九星尾宿,霜降,天色方才将明。

润玉愣了一愣。他……在另一个世界呆了整整五个月,如今回来却发现,只是过了一夜的功夫?低头从魇兽那里得到肯定之后,他的神色越发的恍惚了起来。

他在霜降这日布星之后,突见星轨异常扰动,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被突然吸入凭空出现的旋涡,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却是在一间陌生而奇异的房间的床榻之上,推门而出,迎着室内的阳光,看到一个穿着有些诡异,却是样貌清秀眉眼含笑的长发女子。

其后……整整五个月的相处。

那个她称之为“现代”的世界,她教会他那里的文字,介绍那里的常情,予他那里的书籍……

在那个世界不知为何灵力被封,法术无用的他,起初并不清楚她种种行为之下,暗藏着的一点儿拼命想要他开阔眼界心胸的急迫。如今想来,她起初塞给他的那些书籍中,史书典籍,博弈厚黑,真是……精彩纷呈,令人大开眼界。

他初到那个世界的时候,正是盛夏,她委婉地表达天气炎热不便他乔装出门,他虽有疑问却也不曾深究。直到平日总是去当值的她为怕他无聊,弄了不少“电视剧”给他看。其中有一些……内容实在有些让人一言难尽,里面的世界也多是光怪陆离,令他很是惊叹了一番。

直到……他无意中让那“电脑”连上了网络,看到了一部……名字叫《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电视剧……

头脑的钝疼,神智的大乱,在那一瞬间,他的一切信仰理念几乎崩塌。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竟是曾经看过的诸多光怪陆离的故事中,其中一个故事的角色而已……

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他的存在,又是什么?

还有,那些剧情……

他想,如果没有及时发现了她的开导,他就算能够从这样巨变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也不知要等多久了……

那以后,不知是担心他自己看那个自己将来会参与的故事心绪起伏太大,还是为了以毒攻毒让他尽早习惯,她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陪他将这部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他知道了很多,有茫然,有痛苦,有崩溃,有愤恨……

最后,都在她喋喋不休的吐槽和表达之中,慢慢淡去了……

直到将整部剧看完,他才总算是明白过来,她先前塞给他的那些书籍,让他看过的那些个令人一言难尽的电视剧的用意……

后来,他在她担忧不已的目光之中平复下来,十分用心地汲取着那个世界的知识。在看过这部“命运之剧”之后,她也便不再担心他登上网络,了解更多……

夏日过去,天气凉了下来,冥冥之中,他感受到了离开的契机。

她知道之后,沉默许久,请了假准备了些帽子围巾墨镜口罩,带着乔装之后的他出了门,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好生地,看了看这个他怕是永不会再来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的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一处城郊的山中。她送他到山中,沐浴在皎洁月光之下,红着眼眶,步步离开。

她……

布星台上,润玉在魇兽担忧地目光之中缓缓扯出了一个有些无力地笑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比起从布星台骤然离开的那时候,如今他的脖颈上,衣料之下,多挂了一条坠子。

清澈透明的白水晶,打磨成水滴状,栓在一条银链之上。

这是她……送给他的临别赠礼。

润玉的手指捻着衣料之下那颗水滴状的水晶坠子的形状,笑得既有些怀念,也有些不舍。

与之相对,他也送了她一份礼物。只是,在那个世界,身无长物,被她收留许久,他最后能送她的,竟是只有那片在那部剧里也出现过几次的……逆鳞了。

送她的时候,他有些忐忑,好在,她没有误会。

如今……他回到了这里,只是不知,另一个世界,她是否也像他一样,也会对着这份赠礼,思念他……

过了好一会儿,眼瞧着时辰不早,魇兽又撞了一撞自己主人的腿,十分不明白主人骤然消失,又突然回来之后的这几分异常从何而来,但是它却牢牢记得,它的主人得赶紧去交班了……

润玉从复杂的不舍之中回过神,又瞧了一眼天色时辰,轻轻拍了拍魇兽的脑袋,长出了一口气才要踏步离开布星台去跟卯日星君交班,走了两步却是猛地站住了脚。

霜降!

他方才神思恍惚竟然忘了!他被吸去另一个世界之前,正是旭凤涅槃。今日……是剧情的开始!

想到剧中那个将在今日用灵火珠伤了他,以灭日冰凌刺伤旭凤,后来又……多番相助旭凤锦觅,全不顾他的处境立场,处处指责谩骂于他的“义弟”彦佑,润玉的脚步一顿,眉头微微拧起。

只是……

伤到旭凤这件事,也是……娘亲她暴露出来的**。

看过了整部剧,他自然已经恢复了全部记忆,知道了过去不知道,剧中的自己也未必了解全面的所有事情。不论如何,他不能让娘亲再寂灭于荼姚之手。

润玉想到这里,快步离开布星台。

可惜,虽然润玉有心想阻一阻彦佑,却到底因为先前思绪混乱恍惚,在布星台上耽搁了太久,竟没有在天门处遇到本该与他在此缠斗黑衣装扮的彦佑。

润玉思虑片刻,猜到自己已错过时机,彦佑怕是已经潜入栖梧宫中只待旭凤涅槃的关键时刻动手了。但他此时既是没有了与彦佑缠斗的这件事,自然便没有理由去栖梧宫阻拦。况且,按照剧里的情节看,他去了栖梧宫,那燎原君自认万无一失不会对他的劝告警示上心,之后他还会因此一遭被荼姚和……父帝疑心。剧中,若无手臂身上灵火珠造成的伤痕,他怕是已经被父帝以“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为名拿下了。可是如今,他……

润玉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洁的手臂,皱了皱眉,远远望了一眼栖梧宫的方向,转头往姻缘府的方向而去。

事已不可为,如今,他不能再将事情的嫌疑引到自己身上。

‘涅槃时暗伤旭凤这件事,在我看来更像是在泄愤,而不像是……为成大事。而且,说实话,这筹谋实在漏洞百出,也……没有顾及多少你的情况。在天界动手,旭凤真出了事,荼姚百分百第一个怀疑到你身上,就算不是你也要想办法黑到你身上去,明知这样还要这么做,也太……’

‘说实在的我是觉得旭凤出事之前的防卫肯定比刚刚出事之后,人心浮动守卫大乱的时候严密,那既然之前能无声无息地潜入栖梧宫,还能不被人发现动手,最后又不被任何人察觉地全身而退,唔……好吧,可能是我思想太黑暗了吧,也是我不太懂,这时候趁乱把遗落在现场的那根冰凌收回一并带走,免得落下证据更容易牵连到天界水系术法修得最好的你……难度很大么?’

‘这个时候动手伤旭凤动得痛快,之后明明没有太多交集交情,可你看凡间历劫的时候明明有更好的机会,还能栽到魔界头上不牵连到你,可彦佑君却又不忍心动手了……’

润玉一边往姻缘府走,脑海中不由得回荡起一并看剧时,她说出的想法和意见来。

‘当然,我的这些想法可能有些不可避免地偏激了一点儿,毕竟因为太喜欢你了总是有意无意地想为你说几句,可能……咳咳!不是!润玉你听我说,我说喜欢只是……’

润玉唇边扬起一丝带着愉悦和淡淡怀念的浅笑。

那时候她脱口而出“太喜欢”,而后猛地反应过来的她脸色刷得一下红透,支支吾吾眼神躲闪的羞窘样子,至今仍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那样生动,那样细致,那样……在心情压抑的看着这部“命运”的时候,缓缓点亮他沉寂灰暗的心房。

可是……

润玉仰头看了看未亮透的天色,心头一叹。

他们已经,在两个世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经过数次打折,宝宝滴《香蜜之异世道统》更新至最新版约定68章,开更喽!~

接下来依旧老规矩每天上午九点更新呦~

有了很久的脑洞~开上帝视角看过全剧但还维持初心不曾偏执疯狂过的润玉~

第2章 作证

来到姻缘府,进门前润玉抬头看了眼仍旧沉静的天空,眯了眯眼,转头便踏入姻缘府的院门。

此时天色还未亮起,时辰尚早,姻缘府内的仙侍还未开始走动,润玉在院中树下,瞧见了躺在软榻上打着瞌睡,手里怀中还抱着一本话本的月下仙人。

润玉走近过去,站到软榻边上,低头看着月下仙人熟悉的脸孔,脑中却是忍不住滑过他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的那部剧中,大红衣裳的月下仙人指着他说他无情无义,无心冷血的样子。

润玉闭了闭眼,平复下心情,不由得又想起她在陪他看完全剧,面对沉默而又有些无措的自己时,她的轻声细语:

‘我先前给你看过那些书,你该知道我们这里,有所谓平行世界的理论。其实你如今看到的,大约只是万千世界中的其中一个,这里面的每一个人,做了这里说到的每一个选择,才最终让一切走向了这个方向。像是不同的分岔路口,不一样的选择,就决定了不一样的方向。’

‘你要是真有一天回去了你的世界,别人怎么样先不说,至少你自己的很多行事,很多选择就会跟这个故事里面的不一样啊!那自然,也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所以,你现在看到的这么多集的这个故事,倒不如说是……一个示警。告诉你,什么样的选择最好不要去做,什么样的事情你需要防备,什么样的人你需要小心,什么样的人值得在意……能有这样的机缘,得到这样的示警,正是上天偏爱你的证据呢!’

她的声音那样清晰地回荡在他脑中,心间,驱散他心头有些克制不住涌上来的寒意。

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来。

正如她所说,他看到的那些剧情,都是世情发展的其中一种可能。如今,一切事情尚未发生,一切抉择尚未开始,他也不想仅凭着那些剧情,将这些事,这些人打入心中的暗影里。他想,他愿意,试一试。

“……叔父?”

润玉的轻唤之声在安静的姻缘府庭院之中响起,本就才瞌睡下来睡得不沉的月下仙人很快醒了过来,迷蒙着眼抬头看了一眼,见是润玉,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缓过神,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对润玉道:

“呦,臭小子,稀客呀,今儿怎么想着来姻缘府看叔父啦?”

润玉浅浅一笑:“是润玉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叔父歇息了。只是润玉瞧着叔父歇在院中,不甚舒适,这才斗胆想唤叔父回寝殿安睡。”

“嗨!”月下仙人摆摆手:“不用不用。凤娃这些日子不是涅槃呢么,我也不好找他去,白日里无事可做无聊的很,就干脆多睡会儿,睡得久了,这夜里自然就精神,想着瞧瞧话本的,谁知今晚拿的这些个都有些索然无味,看着看着便觉得无趣,这才瞌睡上一会儿。”

润玉勾了勾唇角:“如此说来,许是润玉来的,正是时候。”

“哦?”月下仙人听了,上下打量了润玉一会儿:“你这是主动要陪我老人家解闷?这话居然是你这闷葫芦说出来的,可真是稀奇啊!”

润玉笑了笑:“润玉愚笨,怕担不起逗叔父一乐的重担,只是……”

“只是什么?”

润玉笑着从袖中取出一本不算厚的书册来:“近日润玉从凡间新得了个话本,今日正好经过,便给叔父送来。”

“话本?”月下仙人眼睛一亮从润玉手里抢了过来,翻了两下见是从未看过的故事,当即眉开眼笑点头赞道:“好好好,好好好!这个老夫没瞧过,也是新鲜,等我好好看看。”说着,他的目光从话本之上转向一旁站着的润玉,有些惊奇:“不过……你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瞧话本的爱好啊?连叔父都给瞒过去了?”

润玉轻笑:“让叔父见笑了,只是素日里布星挂夜,长时无聊,偶尔去凡间闲逛偷个懒罢了。这话本也是前几日才得的,只听那凡间小贩说是故事新鲜很有趣味,一时好奇买了来。”

“呦!”月下仙人笑眯了眼:“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这大侄子也会偷懒去凡间找乐子了!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啊!不过你这娃子不厚道,下凡去玩儿怎么也不想着带上你叔父我?”

润玉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偷懒,润玉也不好多为……这件事,还请叔父……”

“行了行了!”月下仙人摆摆手:“老夫晓得了晓得了,定替你保密,你放心吧!”

月下仙人笑得很是开怀,眉眼弯弯,此刻越发像是他真身狐狸,发觉了自己侄子这点儿有趣得小秘密之后显得格外兴奋。

正在两人说话之间,天空中一声嘹亮的凤鸣,姻缘府院中的润玉和月下仙人一齐抬头看去,瞧见的便是赤色的凤凰浑身带着耀目的火焰,从栖梧宫的方向直冲云霄。

正在此时,变故突生。

那凤凰不知被什么突然击中,一声长长地哀鸣,直直从九重天上坠落下去,滑过一道带有浅浅焦糊之气的黑烟。

“哎呦!凤娃!”月下仙人当即跳脚,连忙奔了出去。

润玉遥遥看了眼栖梧宫的方向,跟上了前面的月下仙人的脚步。

至此,除了布星台上耽误了时间未能在天门遇到黑衣人,又转而来了姻缘府没去栖梧宫对燎原君示警的自己,一切的发展,一如那些他看过的剧情。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梓伊《香蜜之心有所念人》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香蜜之心有所念人小说[梓伊]在线试读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灵力法术均被压制无法施展,甚至原身也无法变幻,因而尽管知道她的好奇赞叹,尽管已经放下了心中沉浸的自卑,尽管他愿意也只愿意让她瞧见,他仍旧无法令她如愿。如此,安静过了许久。他一直静静等着的时机,就快到了。想到‘剧情’中他在潭边泡着尾巴被锦觅瞧见的场景,润玉说不清心中有多么复杂。她都不曾在那小小的屏幕之外亲眼见到,旁人,又凭什么呢?这夜,润玉值夜完后去交班路上,突然被红线绊住脚。他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大红衣袍的月下仙人果然走了出来:“没良心的小子,多...

2019-07-23 10:03:11

修仙异能掉线中小说[楠竹澪]在线试读

“不过……”师父扇着羽扇面色突然严肃道:“这神秘人若想利用你的身份来达到目的,夺取你的肉身才是较为稳妥的方法。”“觉得残暴就努力修行。”羽扇师父伸手赏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放心,既然这神秘人有在宗门来去自如的本事,又何必费这功夫去夺取你的肉身,去假扮一个一心只想着炼丹,还每次炼丹不论成功都必爆炸的人呢?”“谁知道呢。”师父手中羽扇一摇,其身影渐渐消失:&ldq...

2019-07-23 10:03:11

[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冬兵离开后,她在基地远处的森林里游荡,毕竟基地附近有摄像头,会被发现。不一会球球就从雪堆里钻出来,打算去找一个山洞。冬兵很清楚的就听到了这句话,这个傻兔子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能力。虽然很担心,不过看她拍着胸脯和他炫耀的样子,他还是同意了。先找到一个可以藏匿自己的洞,球球决定自己挖,她一头扎进雪堆里往下挖……他们亲爱的冬日战士脸颊上还带着鲜血,手里拿着□□嘴角挂着笑,简直不寒而栗。球球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洞穴,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过脏兮兮的,她在洞口嗅了嗅,好像是老鼠住过的,她也不...

2019-07-23 10:03:11

(BTS同人)我的男友世最帅[娱乐圈]小说[矿工瓜]在线试读

全文翻译过来大概是他的手指到处找不到,没办法放进坟墓他的腿和手臂,在房间里到处乱丢然后是白兰地妹子刚出场时候的背景音乐,这段背景音乐是鹅妈妈童谣中的一首。一个男人,一个不整洁的男人至于滚到床底的头,小可爱们还记得忙内有个镜头是从床上把头垂下来,看着床底笑起来的情景吗,一是对应了小红帽在床上肢解了祖母,二就是脑袋滚到了床底。-8L...

2019-07-23 10:03:11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7-23 10:03:11

我想当二辩小说[痴人说梦尔]在线试读

第11章 第10次见面学长在黑板上写了三组辩题,让大家上去在自己想打的辩题下边标记一下,我选了第一个辩题,大家都选完了以后,第一个辩题有三个人,袁阳问另外两个愿不愿意换到第二个辩题,她们都说不愿意,他最后问我愿意换吗,我点头。第一组同学上去对辩的时候,我紧张得完全不能认真听,我一直在准备我的论点。轮到我们第二组的时候,我的对手是陈安,她已经做过两次二辩,对于对辩应该是驾轻就熟了,我紧张得不行,等到我们各自念完论点后,我们就开始驳论了,这一块我准备的时候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所以我根本讲不出什么,刚讲了一两句话...

2019-07-23 10:03:11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7-23 10:03:11

流水生活小说[则美]在线试读

夏洛克已经察觉,转身的时候嘲笑道“死胖子,你心跳加快了。”弓木春点点头,凭着夏洛克的观察力,迪迪的存在迟早会暴露。迪迪显出身形,朝着夏洛克鞠躬,打了一个响指,食物从厨房漂浮过来。第4章 4“很丰盛,莉兹,谢谢你的款待。”说这话的时候他表现的无比的正经,和平时言语上能把人气死的表现判若两人。弓木春笑了,她眼睛眯成月牙,漏出六颗牙齿,怀里抱着爱德华,站在楼梯上,麦考夫一下子觉得她很美。等坐下来,弓木春看看麦考夫又看看夏洛克,麦考夫掩饰的说:“我告诉了...

2019-07-23 10:03:11

暮光之追妻之路小说[语安歌]在线试读

卡莱尔赶到的时候正好是黛西没有站稳而悬空的那一瞬间,他迅速的直接爬上了楼层,借力跳到黛西身边,在半空中抱住了因为极度害怕而闭上眼睛的黛西,接住了黛西的卡莱尔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显然紧张到都忘记吸血鬼是不用呼吸的了。“黛西,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有没有刮到的地方?有没有不舒服?”卡莱尔被黛西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问的有点无奈,他还是很担心黛西的安危,所以还是在不停的询问黛西的情况。黛西乖巧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没有,我很好,谢谢医生救了我...

2019-07-23 10:03:11

这个世界不平静[综]小说[影中月]在线试读

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灵,而且很奇怪的就是连平田拓的灵魂都没有,一般来说人在被杀之后因为执着或者不甘会有短时间聚成灵,然后根据人本身的执念或长或短的消散。“不可能!那把□□……那把□□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在了。和那个人一起……”平田广义猛然的捂住了他自己的嘴,好像是这时才终于发觉他说了不该说的话。话说回来毛利小五郎呢?遇到案件这类事侦探不是都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嘛?伊藤朔月有些不解,不过没多久她就知道了…&helli...

2019-07-23 10: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