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点击阅读

冬兵离开后,她在基地远处的森林里游荡,毕竟基地附近有摄像头,会被发现。不一会球球就从雪堆里钻出来,打算去找一个山洞。冬兵很清楚的就听到了这句话,这个傻兔子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能力。虽然很担心,不过看她拍着胸脯和他炫耀的样子,他还是同意了。先找到一个可以藏匿自己的洞,球球决定自己挖,她一头扎进雪堆里往下挖……他们亲爱的冬日战士脸颊上还带着鲜血,手里拿着□□嘴角挂着笑,简直不寒而栗。球球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洞穴,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过脏兮兮的,她在洞口嗅了嗅,好像是老鼠住过的,她也不

[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美队同人)[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作者:骨骼清奇茶树菇【完结+番外】

完整版文案:

九头蛇实验人员为了实验血清注射到动物身上会有怎样的变化,于是就派人到山上抓了好多动物,唯一活下来的只有一只兔子。

实验人员正打算解剖研究一下的时候……

兔子被资产抢跑了。

实验人员:嘤嘤嘤

这只兔子自从有了靠山之后就开始无法无天……

A君:啊!我的试管里哪来的兔子屎!

B君:啊!我的培养皿里的胡萝卜白菜哪来的?!

C君:啊!我做个一宿的实验药剂怎么碎了!

D君:啊!我的资料怎么花了?!

试管、培养皿、实验药剂、资料:鬼知道我们昨天一宿经历了什么嘤嘤嘤。

兔子(邪笑):哼唧

后来有人问吧唧:

“问什么要养这只兔子?”

冬兵瞅瞅在怀里拱来拱去吃着胡萝卜的兔子。

“危急时的存粮。”

兔子(一僵):亲爱哒这和昨天晚上你说的不一样啊!←惊恐脸

请将本文的兔子想象成爱宠大机密里的反派兔砸谢谢合作

本文来源于群里小伙伴的脑洞,写出来happy一下大家(笑)

内容标签: 甜文 英美剧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兔砸球球,冬兵 ┃ 配角:九头蛇美队众 ┃ 其它:

第1章

作为九头蛇优秀的实验人员,自从在佐拉博士成功的改进了詹姆斯·巴恩斯的身体后,他们就开始好奇,如果把实验药剂打进动物身体里,会有怎样的结果?

这几乎是所有实验人员的通病,对着生命的敬畏和知识的探索,还有疯狂的实验。

在他们和佐拉博士申请后,博士愉快的同意了他们这个意见。

让外勤特工去山里抓动物。

外勤特工:Excuse me?!

作为一只兔子,她每天的任务就是吃吃吃!

但是好景不长,她就被莫名其妙的和一堆看起来愚蠢的动物关在了一起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喂喂喂!你们要干啥?!别瞎晃悠!

她龇牙上串吓跳着,那帮看起来愚蠢的物种忙忙碌碌的弄着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

还有墙上那个一堆腿儿的是啥玩意?看起来好恶心,她厌恶的躲了躲。

她所在的笼子里面还有好多动物,除了她还有野猫,野狗,野鸡之类的动物,诶?!还有狼!

终于到了目的地,她四处张望着,虽然她装作是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其实她都要怕死了,看她的小鼻子就能看出来,忽闪忽闪的。

突然一只手伸进来把他们一只只的抓出去放进独立的空间里,她的脖子上被套了个环,这个白色透明的盒子里有一个孔,她在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好像给这些动物打了什么……

‘啊!’

她被突然的嘶吼声吓了一跳,她朝声音处望去,刚才还和她在一个笼子里的野猫发疯了,那只猫疯狂的撞着盒子。

惨叫声此起彼伏,她的小鼻子忽闪忽闪的,瞳孔缩小,尽量把自己缩在角落里。

她感觉身上一痛,回头一看,从盒子里的小孔处伸进来的一样东西打进了自己的身体,在她挣脱的时候,已经打完了。

痛。

很痛。

她听见自己的嘶吼声,感觉到自己正在不停的撞着盒子,直到自己失去意识……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的身边站了好多人,不停的说着什么。

奇怪的是她居然能听懂。

能听懂是能听懂,但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她忽闪忽闪着小鼻子,蓝色的大眼睛带着恐惧的色彩看着他们。她试图离开这里,确发现自己被锁在一个白色的板子上,无法动弹。

她惊恐的挣扎着,‘嗷嗷’的叫着。

她看着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在她光滑的肚皮上轻轻滑动着,她恐惧的扭开扭去,试图躲过这把刀。

刀子在她的身体上划开一道伤口,她痛苦的嘶吼着,伤口慢慢的复原,但是痛处还在,白色的皮毛上沾染上鲜红的血液,顺着皮毛流淌在白色的板子上。

“啊!”

“S级警戒!试验品一号刚刚挣脱了束缚朝实验室跑去,重复一遍……”

‘碰’!

一个半长发的男人阴沉着脸走了进来,砸坏了实验室的大门,打伤了在门口拿药品的实验人员。

他不停的砸着屋里的实验器材,直到屋里的实验人员全部打晕在地。

他用力的粗喘着气,跌坐在地上,门外面的特工不敢接近他,他伸手摁住头,思绪混乱。他甩甩头,突然察觉到屋里除了他还有呼吸声,他警觉的起身,四下观察着,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实验台上。

他走上前,一只白色的兔子被大字型绑在实验台上,腹部白色的皮毛沾染上鲜血。

这个小家伙还活着。

他鬼使神差的伸手把绑着她身体的绳子解开,然后把这只兔子抓在手里。

兔子很小,也可能是他手太大的原因,他一手就能掌握。

小家伙慢慢的睁开眼睛,漂亮的蓝眼睛水汪汪的,小鼻子紧张的忽闪忽闪的,直勾勾的盯着他。

外勤特工从进来后,就看着他们危险的冬日战士正一脸傻笑的戳着手里的兔子。

外勤特工:冻傻了?

实验人员:放下那只兔子让我来!

“soldier?”

“……”傻笑

“winner soldier?”

“……”戳兔子

“……”

外勤长官扶额,这是解冻的时候没解好?闻风丧胆的冬日战士怎么变成了隔壁村庄看谁都傻笑的二傻子?!

还有他手里的兔子是哪来的?长官皱皱眉,用眼神示意了以下旁边的下属。

“sir,这是实验人员之前要求抓来的动物之一,是唯一一个接受了带有冬兵血液和血清注射没有死亡的动物。”下属拿着实验资料说

长官仔细思索了一下,告诉下属去把兔子关起来,把冬兵带回去重新洗脑。

然后

长官就接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准确的是他的下属们接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您的冬日战士很不配合,并干掉他们。

长官叹了口气,“既然他喜欢,就让他拿着吧,等一会儿洗完脑就忘了。”

给冬兵下完指令,带着他去洗洗脑,看着对方洗完脑用初生婴儿般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说。

“兔子。”

“……”(ꐦ°᷄д°᷅)

“接着洗!”

“兔子。”

“……洗!”(ꐦ°᷄д°᷅)

洗了三回之后还是这个回答。

长官心塞的摆摆手:“不用管他,把兔子给他,他开心就好。”

冬兵如愿以偿的回到自己房间用手戳着那只兔子。

她直勾勾的看着他,他戳她一下,她就挪一个位置,然后他再戳,她在挪,然后……她就从床上挪到了地上。

冬兵面无表情的兔子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翻起来抖毛。她翻在地上时冬兵清楚的看到了她肚子上还带着血的皮毛,他伸手从地上把她捞起来,朝门口走去。

‘Duang’的一脚就踹门上

外面的小兵差点没吓尿了。

冬兵一脸阴郁的从小窗户里看着他。

“水。”

“……用来干什么。”

“洗澡”把兔子拎起来

“……”

小兵去跟上级汇报,然后去给冬兵接了一盆水,温的。

兔子乖乖的坐在他手边上,任由他把她抓起来,她眨眨眼睛对上他毫无情感的灰蓝色眼睛,用眼神问他‘你要干什么?’

还没有得到回答的兔子就被冬兵扔到水里被迫洗澡。

兔子一脸大写的懵逼。

冬兵力气很大,兔子都有些担心自己要是挣扎过猛他会不会一下去掐死自己,挣扎了几下她就不敢挣扎了。

冬兵低头看看她,然后张嘴。

“有血,脏。”

从监控器里看到一切的长官更加心塞,看着身边刚来就差点被冬兵吓尿了的小兵,喃喃自语:

“啊……冬兵……你开心就好。”

第2章

被迫被洗白白的兔砸哆哆嗦嗦的缩在被窝里,白色的毛并没有被擦干,还有些潮湿。

冬天的西伯利亚简直冷到了极点,作为浑身都是毛的小动物来说,这应该不算什么,不过对第一次洗澡毛没有干的她来说简直就是要了命了。

就以她小小的身子散发的温度,在冰冷的被窝里根本就暖和不起来。

冬兵默默地看着死命往被窝里缩的小家伙,伸手在她还有些潮湿的皮毛上摸了摸。

兔砸根本就没有功夫去躲开他的手,她现在满心想着的都是自己暖烘烘臭乎乎的兔窝还有自己的12342个兄弟姐妹。

冬兵拿过一个毛巾,伸手把兔砸从被窝扯出来,然后粗鲁的用毛巾给她擦拭着潮湿的毛发。

兔砸被男人粗鲁的动作弄的根本坐不住,等冬兵给她擦完身子她整个白色的皮毛都炸了起来,离远看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肉肉的白色绒球。

她不满的瞅了他一眼,默默地舔舐着自己炸起来的毛。

肉肉的小身子一晃一晃的,冬兵鬼使神差的伸手戳了戳她柔软的侧腹。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力气和力道,兔砸被他戳得打了个滚。

她很快的起身,看了看本来已经舔好的毛又重新炸起来后,朝他不客气的龇牙。

兔砸龇起白白的板牙警告他,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冬兵回身从后面的桌子上拿出一根白菜。

兔砸马上就蹦到他身边用脑袋讨好般的拱着他的手仿佛刚才龇牙警告的不是她一样。

毕竟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

从来到这里到做完实验品的她完全没有吃东西,作为还在长身体的幼兔来说这简直不能忍。

冬兵把菜叶子伸到她嘴边,她迫不及待的开始吃吃吃。

她吃的很快,这一根菜叶子很快就在她的嚼嚼嚼下壮烈牺牲了。

冬兵又给她拿了根胡萝卜。

这次他在她吃一半的时候慢慢抬起,兔砸就跟着抬起,然后他在抬,兔子也跟着他抬……

最后她是站着吃完这跟胡萝卜的。

从冬兵的角度看,兔砸白白的肉肉的小肚子看起来手感就很好,他悄悄的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小肚子上挠挠,然后戳戳,肉肉的肚子手感很好,就像是上等的蛋糕一样柔软。

他曲起手指上下滑动着她肚子上的毛,感觉到手指下的小肚子慢慢变得圆鼓鼓的,冬兵这才发现兔砸已经把整根胡萝卜吃完了。

小小的三瓣嘴周围弄的橙乎乎的,兔砸眨眨蓝汪汪的眼睛,小爪子耷拉着,歪着头看着他。

他伸出手指在她软软的耳朵中间,摩挲着中间软软的毛,幼兔不舒服的躲了躲。

因为站着的兔砸重心不稳,摔了一个四抓朝天。

他拎起她给她洗洗吃的脏兮兮的三瓣嘴,男人控制的力道不好,洗的时候动作太大,这就导致了洗嘴最后变成了又洗一遍澡。

兔砸重新哆哆嗦嗦的窝在被窝里心里又开始思念自己的兔窝了。

第二天早上

冬兵睁开眼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他昨天做梦了,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

他梦见自己掉下火车,火车上的男人悲痛的喊着他的名字……那个男人喊他巴基,巴基是谁?你又是谁?

他用力的朝他吼到。

看着男人痛苦的神情让他也感觉到心里不舒服,回过神的他皱皱眉,起身打算清醒一下的时候,清楚的听到了不熟悉的呼吸声。

他揭开被子低头看去。

昨天他拿回来的兔砸正蜷缩在他的被窝里,四仰八叉的睡得很香。

他用他自己仅剩下的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肉乎乎的身体。

然而男人的粗暴的动作对于幼兔来说,实在是太过粗鲁。她被粗鲁的举动弄的醒过来,整个兔子都不太好。

她四肢着地,抻了懒腰。

有着水汪汪的蓝眼睛的兔砸此时正一副迷茫的样子,她晃晃悠悠的往他的肩膀上爬。

冬兵有些疑惑,他斜着眼睛看着她一步一步抓着他的衣服往上爬,整个兔子窝在他的侧颈。

轻轻的蹭了蹭,张嘴在上面‘吧唧’一口,在三瓣嘴在上面摩挲着。

兔砸(困):啊……胡萝卜……(傻笑)

冬兵(愣住):……

兔砸也做梦了,梦见她发现了好大好大的一根胡萝卜!作为胡萝卜的忠实粉丝她立刻撒开丫子朝大胡萝卜跑去。

胡萝卜又高又大,她根本爬不上去,让人没想到的是这跟胡萝卜竟然让她爬起来他头顶那里,她高兴的抱着胡萝卜亲了一口,然后开始咬……

冬兵发现窝在自己肩膀上的兔砸开始咬他的脸了!

他把兔砸从肩膀上抓下来,握在手里,晃了晃。兔砸的头歪倒在他手上,完全没醒。然后他使劲晃了晃,兔砸是醒了,然后被晃晕了。

他看了看明显是晕过去的兔砸,然后把他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就下床去训练了。

第3章

兔砸是被吓醒的。

冬兵把她放到裤兜里就去开始这一天的训练,正好早上是枪。械训练,然后……

‘砰!’

冬兵感觉自己的左裤兜一蹦,然后从裤兜口窜出一个毛茸茸的白脑袋,兔砸惊恐的耷拉着耳朵,小鼻子呼扇呼扇的,蓝眼睛正四下环顾着。

‘发生什么了?!’兔砸心里焦急的喊着

冬兵换个手拿枪,然后用左手摸摸她的头安抚她。

兔砸抬头看他,长耳朵耷拉着用小脑袋拱拱他的手。

冬兵把她掏出来,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她立马蜷缩成一个堆儿,蓝眼睛盯盯的看着冬兵。

冬兵顺了顺她有些炸起来的毛然后就接着训练了。

冬兵一直训练到中午才停下来,也仅仅只是休息一会儿,兔砸吃着胡萝卜和菜叶看着冬兵。

‘你不饿吗?’兔砸她看着冬兵

冬兵喝了一口水低头摇摇头。

兔砸歪着头想了想,伸手把自己的胡萝卜往他那里推了推。

‘那分你一点。’兔砸晃晃短尾巴

冬兵看了看,兔砸一副‘快夸夸我’的样子,伸手在她软乎乎的毛上面摸摸,然后拿起她的胡萝卜吃了一口。

然后整个脸都皱成了包子脸。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喜欢吃这种东西,冬兵面无表情的嫌弃脸。

看着兔砸一脸‘超好吃分给你一点’的眼神,冬兵只能面无表情的把整根胡萝卜吃完。

这就是面瘫的一大好处,完全猜不到你在想什么。

在兔砸炙热的注视下,冬兵再次接过她递给他的白菜。

卧槽,这个是什么鬼!

冬兵心里想着,面上面目表情的吃完了。

然后下午陪练的人都受到了冬兵的冷冻伤害。

晚上冬兵的伙食明显提高。

实验人员一直没有放弃从冬兵手里把他们重要的试验品抢回来,甚至闹到了佐拉博士那里。

佐拉博士被吵的烦了,就告诉平时管理冬兵的长官把兔砸抓出来给实验人员送去。

等他们来抓兔砸的时候,兔砸还在冬兵的被窝里打盹,冬兵坐在床边看着语言类的书。

长官直接就控制了冬兵,在对方不停的挣扎中,把尖叫的兔砸带走了。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骨骼清奇茶树菇《[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主美队]兔子与资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冬兵离开后,她在基地远处的森林里游荡,毕竟基地附近有摄像头,会被发现。不一会球球就从雪堆里钻出来,打算去找一个山洞。冬兵很清楚的就听到了这句话,这个傻兔子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能力。虽然很担心,不过看她拍着胸脯和他炫耀的样子,他还是同意了。先找到一个可以藏匿自己的洞,球球决定自己挖,她一头扎进雪堆里往下挖……他们亲爱的冬日战士脸颊上还带着鲜血,手里拿着□□嘴角挂着笑,简直不寒而栗。球球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洞穴,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过脏兮兮的,她在洞口嗅了嗅,好像是老鼠住过的,她也不...

2019-07-23 10:03:00

(BTS同人)我的男友世最帅[娱乐圈]小说[矿工瓜]在线试读

全文翻译过来大概是他的手指到处找不到,没办法放进坟墓他的腿和手臂,在房间里到处乱丢然后是白兰地妹子刚出场时候的背景音乐,这段背景音乐是鹅妈妈童谣中的一首。一个男人,一个不整洁的男人至于滚到床底的头,小可爱们还记得忙内有个镜头是从床上把头垂下来,看着床底笑起来的情景吗,一是对应了小红帽在床上肢解了祖母,二就是脑袋滚到了床底。-8L...

2019-07-23 10:03:00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7-23 10:03:00

我想当二辩小说[痴人说梦尔]在线试读

第11章 第10次见面学长在黑板上写了三组辩题,让大家上去在自己想打的辩题下边标记一下,我选了第一个辩题,大家都选完了以后,第一个辩题有三个人,袁阳问另外两个愿不愿意换到第二个辩题,她们都说不愿意,他最后问我愿意换吗,我点头。第一组同学上去对辩的时候,我紧张得完全不能认真听,我一直在准备我的论点。轮到我们第二组的时候,我的对手是陈安,她已经做过两次二辩,对于对辩应该是驾轻就熟了,我紧张得不行,等到我们各自念完论点后,我们就开始驳论了,这一块我准备的时候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所以我根本讲不出什么,刚讲了一两句话...

2019-07-23 10:03:00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7-23 10:03:00

流水生活小说[则美]在线试读

夏洛克已经察觉,转身的时候嘲笑道“死胖子,你心跳加快了。”弓木春点点头,凭着夏洛克的观察力,迪迪的存在迟早会暴露。迪迪显出身形,朝着夏洛克鞠躬,打了一个响指,食物从厨房漂浮过来。第4章 4“很丰盛,莉兹,谢谢你的款待。”说这话的时候他表现的无比的正经,和平时言语上能把人气死的表现判若两人。弓木春笑了,她眼睛眯成月牙,漏出六颗牙齿,怀里抱着爱德华,站在楼梯上,麦考夫一下子觉得她很美。等坐下来,弓木春看看麦考夫又看看夏洛克,麦考夫掩饰的说:“我告诉了...

2019-07-23 10:03:00

暮光之追妻之路小说[语安歌]在线试读

卡莱尔赶到的时候正好是黛西没有站稳而悬空的那一瞬间,他迅速的直接爬上了楼层,借力跳到黛西身边,在半空中抱住了因为极度害怕而闭上眼睛的黛西,接住了黛西的卡莱尔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显然紧张到都忘记吸血鬼是不用呼吸的了。“黛西,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有没有刮到的地方?有没有不舒服?”卡莱尔被黛西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问的有点无奈,他还是很担心黛西的安危,所以还是在不停的询问黛西的情况。黛西乖巧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没有,我很好,谢谢医生救了我...

2019-07-23 10:03:00

这个世界不平静[综]小说[影中月]在线试读

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灵,而且很奇怪的就是连平田拓的灵魂都没有,一般来说人在被杀之后因为执着或者不甘会有短时间聚成灵,然后根据人本身的执念或长或短的消散。“不可能!那把□□……那把□□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在了。和那个人一起……”平田广义猛然的捂住了他自己的嘴,好像是这时才终于发觉他说了不该说的话。话说回来毛利小五郎呢?遇到案件这类事侦探不是都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嘛?伊藤朔月有些不解,不过没多久她就知道了…&helli...

2019-07-23 10:03:00

[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小说[晚艳冷香]在线试读

只闻郭芙轻轻吟唱:“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歌声似黄莺出谷,鸢啼凤鸣,婉转悠扬,脆若银铃。杨过不由听得醉了。“有幸与芙妹来此安谧、静美的世外桃源是我造化。现虽入秋,瞧漫山却生机勃勃、五彩斑斓,此处使人忘却世间的烦扰,令人悠悠忘返。”杨过听说郭芙只带破虏来过,他是第二人,心中异常兴奋。心道:古墓虽也是避世之所,但阴暗清冷、死气沉沉,而这里当真是柳暗花明、生气盎然。若左手引芙...

2019-07-23 10:03:00

[文豪野犬]半夏夜曲小说[倩何人]在线试读

在空中胡思乱想着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贝原最终还是忍不住落到船上躺了一会,虽然有点晒得慌,但总算缓解了一下肌肉的酸痛。她舒展了一下肢体,翻身抱膝坐了起来,毫无干劲地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死目眼看着远方,“国木田君,你是沉船了吗……”“继续杀戮吧镜花,作为黑手党的一员。”“咳……或许真的如此,但是!”感受到脖间力量的加大和呼吸的困难,镜花却仿佛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无神的眼睛半睁开地望着天空,...

2019-07-23 10: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