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章节试读

[BG同人]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作者:风散雨烟【完结+番外】

文案:

白色的世界中,这份感情肮脏不义,

黑色的深渊里,是你我的容身之地。

你说你生来就属于黑暗,那么我愿追随你成为地狱里的天使——

白色也会玷污了黑色,正如这世间于你我。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阴差阳错 日韩

搜索关键字:主角:琴酒,雪莉,宫野志保,灰原哀 ┃ 配角: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赤井秀一,贝尔摩德 ┃ 其它:GS,G&S,琴志

第1章 【楔子】

深秋的东京,落叶铺满了街头。还飘荡在风中的叶子,飞得很轻、很高。但终于在一阵乱舞之后落在地面,沉沉的、永远的睡去。

“Sherry,你喜欢落叶?”漫步街头,他如是问我。

我的思绪被他的声音拉回来,我转头看向身边的他,“怎么这么问?”

“看你对这片景色很是痴迷啊。怎么,依旧向往这些落叶的自由么?”他不看我,俯身捡起一片枯黄的叶子。“几年前你对我说,你从来没有拥有过自由,那么现在呢?”

“直到现在我也不曾有过真正的自由。”我答。

“既然不曾拥有,那么,就别再奢求。”他捏碎手中的叶子,“Sherry,正如你看到的,它们得到了自由,而下一秒,等待它们的就是死亡。”

我不再说话。诚然,我向往自由,但我深知那种美好的东西不属于我。我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直接的、间接的,这双手已经残害了多少人的性命?我数不清了。有我的伙伴,有我的试验品,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可不管怎样,我很清楚,那些逝去的,是不会再回来了。或情愿、或不情愿,我背负上这样的命运,就知道自己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若一定要追溯这种生活是何时开始的,我想,就是那时了吧,也正是眼前这个人,使我真真正正的变成了Sherry。

这些年经历了很多个深秋,有他的、没他的,美好的、惨淡的。我们的故事开始于那个深秋,转折在另一个深秋,不知我们还是否有幸再相伴着走过下一个深秋……

第2章 【一】

留学归来。在寻常人眼里,这一定是一件美好而荣幸的事。于我却并非如此。拿着博士的学位证书,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看着每个同行的归国学子意气风发,不禁自问: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的路又在何方?十余年后再次回到这里,心中却莫名悲凉,这里的回忆是冰冷的,这个被称作“故乡”的地方,却不曾带给我一丝温暖。

我打了一辆车按照短信的指示找到一家酒吧。短信里说,会有人在那里接应我。

我点了一杯鸡尾酒靠窗坐下,不紧不慢的摇晃着杯子,等待着那人的出现。我并不喜欢喝酒,点一杯酒只是为了作为见面的暗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在等待中渐渐流逝,直到有一个一头金色长发的男人走到我对面坐下。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服务生,来一瓶Sherry。”他的嗓音富有磁性。

“你看起来不像是喜欢喝甜酒的人,Sherry不适合你。”我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些话。

“哦?”他饶有兴致,“那你觉得我适合喝什么样的酒呢?”他的眼睛对着我,应该就是他了吧。我迎着他的目光,“Gin。”

他起身,我跟在他后面。坐上他的保时捷,开车的不是他本人。他点燃一支烟,对司机吩咐道,“去研究所。”

我看着窗外向后飞快掠过的景物,恍惚中,回想起两个小女孩抱头痛哭的情景,那似乎是年幼的姐姐和我刚刚得知父母噩耗的场景。那时的我们,眼泪可以肆意的流淌,虽然无力改变残酷的命运,可我们依旧可以依着自己的性子想哭就哭,想闹就闹。而现在,我学会了带着面具与人交往,时间久了,我开始觉得,面具表现出来的我才是真实的,那个本来的我,大概早就被我丢在留学途中了吧。在组织的要求下我出国留学,或许是出于防范意识,十年的异乡生活使我渐渐学会隐藏自己,把自己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留给别人的只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我深知这种性格不讨人喜欢,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寂寞也会成瘾。

“宫野志保是么?”他翻看着我的资料,幽幽的问,“架子还真大,一回国就有这种待遇。”

“是啊,大哥。”一旁的司机附和着,“刚刚回国就能让boss直接对您下达指令亲自来接应她。排场可真不小!”

被称作“大哥”的人没有理他,反而问我:“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理由让那位先生如此重视你呢?”

各式各样的讽刺与挖苦这些年我见得不少,对于他的话也毫不在意:“理由很简单啊,我能为他开发出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他冷哼一声,说:“这就是你在组织里靠之生存的利用价值了。”

“利用价值?”我轻笑着问,“那么,你的利用价值就是杀人?你不觉得很自私吗?为了自己的生存去抢他人的活路,用别人鲜血浇灌自己的生命之花,你还真能下得去手呢。”毫不客气的回敬给他,这是我面对挖苦最常用的招数。

他一脸不屑,“为了生存,人都是自私的。实验室和射击场是两个世界。你刚回到组织,我们的观点不同很正常。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可不是一个人,但愿你能够在组织里站稳脚跟,如果你一旦摔下去,那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姐姐,会和你一同跌入万丈深渊。”

我就知道,组织会那么好心不让姐姐加入其中,就是要以此牵制我。在黑暗中前行最怕的就是让别人找到自己的软肋,而我的软肋已经暴露无遗了,我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只得任由他们摆布。现在回国再次与姐姐团聚,不知是福还是祸。

“大哥,到了。”一旁带着墨镜的大块头这样向副驾驶上的长发男子说。

“你在车上等,Vodka。”那人生硬的回复,听不出一丝情绪。

这才想起组织的短信里不仅提到了我们碰面时的暗号,也似乎提到了与我碰面的那个长发男子代号是“Gin”。

“用酒名作为代号,这种称呼也真是奇特。”下车后我这样说。身旁的男子面无表情,你也有一个酒名代号的。

“哦?是什么?”

“早在酒吧我就告诉过你,组织的科学家也这么迟钝啊。”他这话讽刺意味明显。

酒吧……我回想着,Sherry,西班牙的阳光是么……在黑色的世界里留我一处阳光,也算是对我的陪伴了吧。至少在混沌黑暗中给我一线希望。

研究所的地形很是复杂,七拐八拐我们绕到了一个大楼。他带我走到实验室,药物部的全员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啊,Gin。你们终于来了,全部门的人已经等了你们一个上午了。这位小姐出场的派头真是很大呢。”一个看上去50多岁的男子迎上来,Gin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下,点燃一支烟。

那男子似乎有些尴尬,又转向我:“这些就是药物部的领导成员,我是部长,代号Brandy,请多指教。”

“宫野志保,请多指教。”我伸出右手,淡淡的说。

一瞬间他的脸色似乎变了,但旋即恢复正常。“那你的代号……”

“Sherry。”

他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那么,这些是其他药物组的领导……”他逐一的向我介绍每一位领导成员。

太过复杂。一圈下来我几乎谁也没记住。

Gin领我走到我的办公室,“你今天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哦?是什么?”我虽询问,却毫不在意。

“你暴露了自己的姓名,如果刚刚在场的人有奸细的话,你一出组织的门就会被控制住。”

“怎么,组织里不允许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么?不过对我来说没什么关系。我不经常走出组织,在社会上也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没有人会关心在意的。”

“以后记得使用代号。”他丢下一句话便独自离开。

我步入实验室,开始了实验。

周围的一切都是这么的陌生,当我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离开了日本。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属于这里。我慢慢走到实验台前坐下,摇着试管中淡黄色的液体,想起了我的父母。我与他们分别有多久了?我不记得了。甚至对于他们的脸,我的记忆也是模糊的。只记得我的母亲那一头褐色的头发。人们称她为坠入地狱的天使,或许她真的是一位天使吧。可是,爸,妈,我不理解,为了这个药,你们甘愿牺牲掉自己么?组织里的人称这种药为梦幻般的药物,我不知道它哪里给人们带来梦幻,我只知道,这个药物是夺走我双亲的罪魁祸首,是使我们姐妹分离的始作俑者。我无法想象它会有怎样的梦幻效果,可是它却带给我一夜又一夜的失眠与噩梦。

我很清楚,当我被组织接回的那一刻起,我的噩梦又要无休无止了。我选择整日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不与组织的人打交道。对于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组织,我真的不想和他们牵扯太多。

然而,往往是事与愿违的,也许从我接手APTX4869药物研究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和这个组织不可分离了。

根据Boss下达的指令,任命我为APTX研究组组长,隶属药物部。这一段时间通宵达旦的实验,使APTX的研究突飞猛进,不久就配成了这种药物的第一批试制品。我将它们注射进入小白鼠的体内,确有几只的身体如我预期的见成效,不过由于白鼠的身体实在难以承受这种药剧烈的作用,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死亡了。我叫手下的研究员处理掉这些尸体。突然想到了我对Gin说过的话:“用他人的鲜血来浇灌自己的生命之花。”

在自然哲学中我们讲求众生平等,可我现在,不也是在拿其他的生命来满足自己的好奇与求知欲吗?我和他们,没什么两样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始难过,我和他们,是一样的?

许多组员要求用试制品做一批人体实验,被我否决了,要知道,用一种尚在开发阶段的实验药品给人体注射,无异于向他们直接开枪。不,应该说更甚于向他们开枪。开枪后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没有打中要害,他们幸运的活下来了并且一段时间后就会恢复正常,要么打中要害,生命马上就会结束,不会太痛苦。而注射药品,结果也有两个,要么是非常幸运的试验成功,可是他们的身体不会再向正常人一样,而且作为试验体,他们不会再有自由。但实验成功可能性微乎其微,大部分的可能,是他们会由于药物而丧失生命,并且会经历一段非常痛苦的弥留期。这种杀人的方式最是残忍。

研究组的人为此争执不下,而我却依旧专心的搞我的研究,不理会他们。科学既有精神又有原则,大学的导师告诉过我们研究科学是为了造福人类的,而活体实验有违科学原则,既然是原则,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打破。

第3章 【二】

几天后,一个研究员跑到我这里,传达了Gin的命令:“他让你今天下午去一趟射击场,并且要带上实验药(baidu)品的胶囊。“

Gin做事的手法还真是老辣。他知道我不愿去射击场,也知道当面向我索要药物的话会遭到我的回绝,他不想而且不屑与我争论,就以让别人传达命令的方式,直接要求我这么做。命令一旦下达,我就没有与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真是个麻烦的人物。我这么想着,带上了一盒APTX4869的试制品,出发前往射击场。

他并没有在那里等着我,其他的狙击手将我带到里面,发给我配枪,简单的告诉我一些用枪的基本常识后就离开了。留我独自在虚拟情景中练习。在组织里,射击是一门必修课。我的枪法虽然没有Gin那么精准,据说他的远程射击很厉害,但对我来说中短程的射击是没有问题的。

我已经训练了三个小时后Gin才出现。用他的话说,他是来验收成果的。他并不是我的教练,以他高傲的个性,不屑于做任何人的教练。是的,在组织里所有人的枪法几乎都是自学成才,剩下的,就只剩一遍又一遍无休无止的练习。这种练习有时候会是虚拟的目标,而有的时候,当你扣动扳机时,就真的有一个人从世上消失了。我又装了子弹,瞄准,射击。组织并不要求我能够狙击多远的距离,那并不是我的工作。我们这样的研发人员学射击并不是用来攻击,而是防御。我要学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射中近距离的目标。

上膛,瞄准,发射,命中。整个过程不到两秒。但这个时间,距离我的目标还差很远。

“太慢了。”身后响起Gin那有磁性的嗓音,“应该这样,”紧接着我听到了枪响,不及我反应过来,远处有一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个家伙的射击水平太差了,连你都不如,组织是不养废人的。”

我还在为刚刚那个人的死亡而感到心惊时,Gin却不紧不慢的说:“下面就是审核你枪法的时候了。”

这时我看见,Vodka带了几个被反绑的人进来。他们被丢在对面的墙根旁。浑身瑟缩,眼中充满着恐惧。

我心下一紧,转过头来问:“Gin,你这是要干什么?”

“现在,拿着你手中的枪,射穿他们的头,这就是对你的审核。”

我当即拒绝了:“我不会这么做的,清理门户不是我的职责。”

他一字一顿:“这是组织的命令。”

我依旧不做反应。他从怀中掏出枪,对着我,“它们早晚都会死,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审核一下你的枪法,以及你对组织的忠诚。”

我双手攥拳,没有说话,沉默是我防身的盾牌。我在心里赌,赌他不会杀我,在得到Boss的许可前他不敢杀我。话虽如此,我也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高傲与自尊,我明白我不能触及他的底线,否则,后果难测。

他见我不反应,以为我是在对抗。但他却把枪收起来了,冷哼了一声,“你不怕死,但怕姐姐死,对吧。”

我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快,扣动你的扳机,如果对面这个人不倒下,你的姐姐就会马上倒下。”

我由于吃惊和害怕,声音提高了几分:“你要做什么?!”

他十分轻蔑的说:“别忘了,组织可是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宫野明美。你认为那些监视她的人,会不带枪吗?”

说着他掏出了手机,“我现在拨通电话,只要我一句话,你的姐姐就会被杀。你为了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会牺牲掉自己亲生姐姐的性命吗?真是个有趣的选择题,亲人与原则,你要选哪一个呢?Sherry,我期待着你的答案。”

屋子里很安静。静的让人窒息。

“十、九、八......”我一惊,他突然开始倒计时了。我心中慌乱,对面这个人的生命,姐姐的生命,此刻都掌握在我手中。

“七、六、五......”我抬头看看对面墙角瑟瑟发抖的人,他的眼神充满着焦急、惊慌、恐惧、绝望,又似乎带着一丝乞求,看着我,看着我手中的枪,我突然感到很无助,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谁能救救我,救救他们?瓶中的阳光在与周遭的黑暗搏斗着,可它太渺小了,几番挣扎,几番争斗,还是被黑暗一点点的吞噬着,那阳光被黑暗撕扯的粉碎,可它又不甘心的聚拢来,同黑暗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四、三……”我想到了姐姐那灿烂的笑脸,她为了我舍弃了好多,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二、一……”我不能失去她!我在心中呐喊着。

“砰——”枪声响了。

时间好似凝固了。一秒钟的时间很漫长、很漫长。

我的枪口冒出硝烟。对,是我。是我开的枪。对面的人应声而倒、他的鲜血喷射到墙壁上,触目惊心。

我丢掉了手中的枪,浑身发软,瘫坐在地上。看着对面的这个人,这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我亲手毁灭。阳光终是无法抗衡庞大的黑暗,那一线执着,一线对生活的希望,也连同那线阳光,飘回、旋转,最终湮没在了黑色的海洋。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风散雨烟《(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名侦探柯南同人)深秋小说[风散雨烟]在线试读

“在哪?”他问。“现在下楼,有重要的任务安排。”“下楼,马上。”他一贯的作风,只丢下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喂?”我接通电话。“公寓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为什么是我?”我接过资料,匆匆翻看了一眼。是一个医学博士。...

2019-07-23 10:02:50

我想当二辩小说[痴人说梦尔]在线试读

第11章 第10次见面学长在黑板上写了三组辩题,让大家上去在自己想打的辩题下边标记一下,我选了第一个辩题,大家都选完了以后,第一个辩题有三个人,袁阳问另外两个愿不愿意换到第二个辩题,她们都说不愿意,他最后问我愿意换吗,我点头。第一组同学上去对辩的时候,我紧张得完全不能认真听,我一直在准备我的论点。轮到我们第二组的时候,我的对手是陈安,她已经做过两次二辩,对于对辩应该是驾轻就熟了,我紧张得不行,等到我们各自念完论点后,我们就开始驳论了,这一块我准备的时候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所以我根本讲不出什么,刚讲了一两句话...

2019-07-23 10:02:50

[综]请叫我雨神小说[骨骼清奇茶树菇]在线试读

先放下她,托尼唤了战衣,这穿上后,他低头一看。“走了。”托尼赶紧告诉她,让她看天空。托尼之前是抱过她,不过那时候这孩子紧张的很,浑身僵硬不敢靠着他,现在她一心想看彩虹,自然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小身子绵软的靠在他怀里。小姑娘傻乎乎的仰头看着他。他这么一讲,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含着泪的祖母绿瞳孔呆呆的看着天空。她脸上带上一丝笑容。...

2019-07-23 10:02:50

流水生活小说[则美]在线试读

夏洛克已经察觉,转身的时候嘲笑道“死胖子,你心跳加快了。”弓木春点点头,凭着夏洛克的观察力,迪迪的存在迟早会暴露。迪迪显出身形,朝着夏洛克鞠躬,打了一个响指,食物从厨房漂浮过来。第4章 4“很丰盛,莉兹,谢谢你的款待。”说这话的时候他表现的无比的正经,和平时言语上能把人气死的表现判若两人。弓木春笑了,她眼睛眯成月牙,漏出六颗牙齿,怀里抱着爱德华,站在楼梯上,麦考夫一下子觉得她很美。等坐下来,弓木春看看麦考夫又看看夏洛克,麦考夫掩饰的说:“我告诉了...

2019-07-23 10:02:50

暮光之追妻之路小说[语安歌]在线试读

卡莱尔赶到的时候正好是黛西没有站稳而悬空的那一瞬间,他迅速的直接爬上了楼层,借力跳到黛西身边,在半空中抱住了因为极度害怕而闭上眼睛的黛西,接住了黛西的卡莱尔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显然紧张到都忘记吸血鬼是不用呼吸的了。“黛西,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有没有刮到的地方?有没有不舒服?”卡莱尔被黛西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问的有点无奈,他还是很担心黛西的安危,所以还是在不停的询问黛西的情况。黛西乖巧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没有,我很好,谢谢医生救了我...

2019-07-23 10:02:50

这个世界不平静[综]小说[影中月]在线试读

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灵,而且很奇怪的就是连平田拓的灵魂都没有,一般来说人在被杀之后因为执着或者不甘会有短时间聚成灵,然后根据人本身的执念或长或短的消散。“不可能!那把□□……那把□□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在了。和那个人一起……”平田广义猛然的捂住了他自己的嘴,好像是这时才终于发觉他说了不该说的话。话说回来毛利小五郎呢?遇到案件这类事侦探不是都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嘛?伊藤朔月有些不解,不过没多久她就知道了…&helli...

2019-07-23 10:02:50

[同人]芙蓉浦·雁双飞(神雕改写)小说[晚艳冷香]在线试读

只闻郭芙轻轻吟唱:“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歌声似黄莺出谷,鸢啼凤鸣,婉转悠扬,脆若银铃。杨过不由听得醉了。“有幸与芙妹来此安谧、静美的世外桃源是我造化。现虽入秋,瞧漫山却生机勃勃、五彩斑斓,此处使人忘却世间的烦扰,令人悠悠忘返。”杨过听说郭芙只带破虏来过,他是第二人,心中异常兴奋。心道:古墓虽也是避世之所,但阴暗清冷、死气沉沉,而这里当真是柳暗花明、生气盎然。若左手引芙...

2019-07-23 10:02:50

[文豪野犬]半夏夜曲小说[倩何人]在线试读

在空中胡思乱想着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贝原最终还是忍不住落到船上躺了一会,虽然有点晒得慌,但总算缓解了一下肌肉的酸痛。她舒展了一下肢体,翻身抱膝坐了起来,毫无干劲地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死目眼看着远方,“国木田君,你是沉船了吗……”“继续杀戮吧镜花,作为黑手党的一员。”“咳……或许真的如此,但是!”感受到脖间力量的加大和呼吸的困难,镜花却仿佛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无神的眼睛半睁开地望着天空,...

2019-07-23 10:02:50

[天盛长歌]朱砂小说[陆宜安]在线试读

折柳按捺不住,直直望向我,“殿下!”她牢牢按住折柳的手,亦像是按捺着自己此刻委屈而不平的心。“简直不知廉耻。”折柳听不过去,脸色涨得通红,便要冲出去。激怒和羞辱纠缠着我的思绪,宁遥竟还有残存的理智,一把按住折柳,低声而坚定地道:“算了。”宁遥再度摇头,“算了!”“她再如何到底是公主,若肯放下身段迎合公子们,保不齐就成了呢。”他们交头接耳,大声地说笑喧哗,用力地诋毁人,用力地想像。他们取笑...

2019-07-23 10:02:50

[西游]妖怪被师父抓走了小说[水煮金山]在线试读

悟空猛地窜出水面,心中冷笑:这妖怪倒有些小聪明!便又飞上半空,开了火眼金睛细细查看这两岸峭壁,果然在一处深深凹进去的石缝中发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洞。原来那妖怪谨慎狡诈至极,把洞府建在潭底,洞口却开在这壁上。寻常人来了见到潭底妖气冲天,必会往水里去找,等到了潭底妖气消失,来人往往会被骗的摸不着头脑,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好在悟空有火眼金睛,能勘破一切虚妄,目力又远超常人,这才没被妖怪绕着。那通往妖精洞府的通道初时极其狭窄,随着悟空往里进,才渐渐开阔起来,越往里越宽,越往里越宽,到后来已经有两三丈高,可容七八人...

2019-07-23 10:02:50